尤墨的接球位置在大禁区前,对他来说并不是个适合做花哨动作的地方,不过眼前这一幕很容易让精神高度紧张的对手想起了似曾相识的情景。壹看书·1?k?an?s?h?u?·c?c?

    再来该是右脚高抬,来一记体操动作般的射门了吧?

    那还了得!

    意识到这种可能之后,原本处于观望状态的家伙们再不迟疑,一拥而上将其撞倒在地!

    其实说老实话,那种背对球门的一字马射门方式看着潇洒无比,实际上由于摆腿距离过长并不好力,距离稍远破门机率就大大降低,指望它远射破门纯属看天吃饭。尤墨在此时祭出只因为身前身后都是人,以他的动作频率无法在人堆将球护好而已。

    最终,位置极佳的任意球机会博格坎普没有错过,一记刁钻之级的右脚弧线之后,2:o的比分让西汉姆联队心凉到底。

    都是那个该死的家伙!!!

    终场哨声在十五分钟之后吹响,原本没什么火气的比赛因为西汉姆联的邪火无处释放而变得粗野。好在温格看到大局已定后就用维尔托德替下了尤墨,没有让他成为对手的集火目标。

    只可惜有人做了替死鬼。

    终场前两分钟,佩蒂特在场拿球时被对方铲倒,短暂治疗后他仍然没能站起来,最终坐在单架上下了场。

    维尔托德站在球场的另一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报应啊,这可是!

    与他相比,尤墨的神情就平淡多了。

    踝关节内翻位倒地,看来没个十天半个月怕是不行

    温格脸上的忧虑没有因为26%的低预测被打脸而有任何缓解,不过旁边的帕特*莱斯神情倒是镇定的多。

    不破不立,说不定还是好事一桩!

    比赛结束后场上只有寥寥几人相互交换了球衣,结果上一回合被动的兰帕德这一次主动走了过来。

    他的目标是阿森纳替补席,结果还没走拢就被人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几遍。好在英格兰人脾气还不错。没有被对方不善的目光惹火,仍然面色平静地走到了尤墨身前。

    “比赛内容与我们之前想象的差距太大,因此情绪有些失控,敬请谅解。”

    兰帕德的开场白让周围的阿森纳球员有些吃惊。尤墨的表情却依然平淡。

    “很正常,赛前期望值与比赛内容不符,心态上自然会有所体现。”

    “还没有恭喜你们,连续两场比赛都有让人惊讶的表现。”

    “谢谢,你们的上升势头很好。要??看书??·1?k?anshu这样的挫折只要处理得当,同样会成为宝贵的营养,帮助你们在以后的道路上走的更好。”

    “我想他们应该会在冷静下来之后明白这一点,下个赛季见!”

    “好的,下赛季见!”

    两人没有交换球衣,几句聊完之后就握手道别了。阿森纳球员们却像现了新大6一般,立即有人凑了过来。

    “怎么感觉你和他很熟的样子?”

    永贝里心情相当不错,原因可能与维尔托德类似。

    他可是很清楚地记得,远赴意大利的旅程佩蒂特那副倚老卖老的嘴脸,现在十年河东转河西。他自然觉得扬眉吐气。

    “我这个人比较自来熟。”尤墨张口就答,说完之后目光转向替补席的另一边。

    那儿有两个人正在交谈。

    帕特*莱斯,格里曼迪。

    两人的表情颇有些严肃,仿佛在完成一项重要的交接任务。

    “咦,这个家伙?”永贝里顺着他的目光瞧了过去,看了两眼之后小声念叨了一句。

    “是啊,意料之外,情理之。”尤墨说罢就搂着他的肩膀往更衣室走去,结果还没走拢就被混合区的记者们围住了。

    两人于是对望一眼。

    “回头再聊。”

    级麻烦制造者!

    这么个不太高大上的称号在比赛结束后就被尤墨领走,与之相比。“super1ap”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其实比赛结果虽然有些出人意料,但总还在接受范围之内,真正让人想不到的是比赛过程。

    纵观整个比赛,就像是两个风格迥异的拳手在台上比赛一样。其一个竭尽全力不断动猛攻,结果却被对手全防御姿态轻松化解,最终不经意间露出的破绽却被对手一口咬住,一击致残,两击致命!

    对于西汉姆联队来说,这样的结果与过程既让人失望之极。又输的无话可说。

    年轻的代价吧。

    对于媒体来说,这一次扮演老猎手角色的居然是球风偏软的阿森纳队,这就值得好好研究一番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研究的,认真看完比赛之后的每一个人都能直指真相。

    如果没有那个狡猾残忍的家伙存在,已是疲惫之师的阿森纳队说不定会败走厄普顿公园!

    已经用不断的场内场外新闻刷新认知了,这一次又来,难道这个家伙真有与生俱来的头条属性?

    身体状态不佳依然能主宰比赛走向,继续这么展下去,他和阿森纳难道会一路高歌猛进下去?

    有这种想法的无疑是阿森纳铁杆球迷,真正保持清醒的人们并不乐观。壹看书·1?k?an?s?h?u?·c?c?

    很明显,佩蒂特受伤之后,原本就捉襟见肘的阵容厚度再次被削弱,稍有闪失卫冕计划就会付诸东流。

    下一轮联赛虽然要在一周后举行,但对手可是排名第的老牌劲旅利物浦队,还想依靠这种方式来获取胜利的话,招式未免用老,效果也肯定会打折扣。

    毕竟这种风格不是阿森纳最擅长的比赛方式,偶尔为之可能效果不错,长此以往则有些不伦不类。

    “你说,利物浦会不会因为拿分心切,像西汉姆联一样犯些低级错误?”

    身为尤墨最亲密的战友,永贝里真有些担心他会用这种方式继续下去。于是在第二天的例行假期。瑞典人携着女友,捧着鲜花,名义上是来看望新妈妈江晓兰,实际上不无提醒之意。

    “会啊。只要方法得当。”

    尤墨的回答直接了当,永贝里听完之后心下一惊,刚想开口,却从对方嘴角浅浅的笑容获得了提示。

    难道?

    “两支球队其实有很多共同之处,仔细一分析你就会有所现。那些认为我们不会一而再。再而地用这种方式取胜的家伙们,只是一厢情愿地彰显自我罢了,并无参考价值。”

    一席话说完,永贝里心下豁然开朗之余,隐隐之察觉到一些思路上的提示。

    利物浦队本赛季上升势头良好,目前夺冠呼声不小,队除了去年世界杯一战成名的追风少年迈克尔*欧外,还有新近蹿红的2o岁小将杰拉德。

    以新人为当家球星的球队,风格不用说也偏向朝气活力型,虽说客战卫冕冠军胜算不大。可年轻人最喜欢有难度的挑战,难保他们不会在客场向榜球队起猛攻,以期改变整个夺冠形势。

    如此一来,岂不昨日重现?

    “嗯,看来我的担心有些多余。”永贝里没有遮掩什么,坦然相告。

    “不必客气,其实这样的比赛对我来说帮助很大。”尤墨点头谢过,同样直言相告。

    永贝里楞了一下,抬头作回忆状说道:“印象你拿球的机会并不多,对方给予的压迫也太凶狠了一些”

    大实话的言下之意很清楚。

    球都没见你住拿几下。有个毛的提高价值?

    “前段时间我一直在抓紧时间提高有球技术,可贪多未免嚼不烂,这样一场比赛刚好让我消化消化,找找问题。”

    尤墨的回答让永贝里彻底放下心来。

    脚下技术这种东西包含实在太过宽泛。意识,判断,神经反应,肌肉协调性,等等,几乎所有足球运动必备的元素都有涉及。想从根本上提高脚下技术。以上的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忽略,以走捷径为由指望一招简单的过人动作吃遍天下,最终只会碰的头破血流。

    尤墨在之前几场比赛贡献了多次助攻,其挥最大作用的莫过于进步神的脚下技术。如果换成别人的话,说不定此刻正沾自喜或者自觉即将无敌于天下了。

    但这货心里清楚的很。

    即使基础弱,底子薄,偶尔为之仍然能让对手防不胜防。可如果把这当成常规武器,指望着它攻城拔寨,无坚不摧,那最终只能怡笑大方。

    实力的提升没有捷径,任何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只有经历过足够的考验,才能称之为武器!

    “如果boss不打算用上一场的方式来踢呢?”

    解决了问题一之后,永贝里马上找到了问题二。

    的确,战术打法的制定是主教练的事情,身为球员,执行能力再不过关,也不至于简单的收缩防守与压出去对攻都分不清楚。

    “不如我们来分析分析,boss面临的状况与真实想法吧?”

    尤墨没有简单地回答问题,一如既往地用问题来解决问题。

    温格面临的状况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缺兵少将,赛事繁多,难度骤增

    想要安然度过难关,以最小的代价去获取胜利无疑是最好不过的,反之即使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击溃红军利物浦,也难以保证后面的比赛依然保持良好势头。

    毕竟有起就有伏,人就这么点,状态一旦起伏不定,战绩必然会被拖累,最终成为崩盘的导火索都说不定。

    现在才二月旬,距离各项冠军决出的时间还差个月有余,即使所有伤员能够顺利复出,但越临近赛季结束球员们的体能状况越严峻,保不准在这漫长的个月仍然会6续出现伤病。

    温格可是个老江湖了,接近二十年的执教经历在那摆着,如此关键的阶段怎会意气用事?

    想到这些,永贝里恍然大悟道:“真是服了你了,难怪你能经常出人意料,原来无论准备工作还是思维方式,你做的都远远乎常人想象!”

    面对如此褒奖尤墨一贯是坦然受之的,不过这次有些例外。

    除了神情有些木然外,他的声音也是懒洋洋的,仿佛一场不知时间的午睡一般,醒来时恍如隔世。

    “这方面有个家伙比我在行的多,而且严格说来,我也是受他影响。”

    永贝里楞了好一会,才缓缓开口道:“真没想到,我还以为你一直如此呢。”

    尤墨笑了。

    “我又不是天才,哪有那么容易就获得天才般的成就。”

    聊完了比赛心得,球队内部问题也被摆上了桌面,两人好一通交流。

    佩蒂特受伤之后温格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以稳妥起见,用岁的凯*阿什利取代他。

    另一种则有些冒险。

    吉尔斯*格里曼迪!

    这位法国人今年22岁,按理说正值当打之年,可实际上由于后腰位置人员富余且表现出色,他一直没怎么捞着稳定的出场机会过。后来由于在更衣室里招惹事端,更是被温格打入冷宫,宁愿派上行将退役的老将也不给他机会。

    不过毕竟还是年轻,主教练略施薄惩就算揭过了,真要一直不给机会未免过于严厉了些。

    现在尤墨位置前提,佩蒂特又因伤缺阵数周,他的出场顺位顿时大大靠前。只是他既缺乏高水平比赛经验,又存在与队友的磨合问题,贸然派上去未免有些冒险。

    其实需要考虑这些问题的应该是主教练才对,两个家伙一本正经的讨论并不能改变既定的事实。不过永贝里属于典型的近墨者黑,用心思考这些问题丝毫不觉有异。

    尤墨心也觉欣慰。

    一支球队就是这样,能有一群以球队为家,视比赛如生命,对荣誉充满**的家伙存在,凝聚力就会渐渐形成,加强,直至整支球队充满活力。

    尤其是一支已经拿过冠军的队伍,仍然能有这样一批人在其活跃的话,建立王朝,剑指豪门,甚至成为传奇都不足为奇。

    所谓王者之师,其高度并不是纸面实力乎想象就能随便达到的。稳定,高效,韧劲十足,这些不起眼的特点才是王道基石!

    这一切对于阿森纳这种以雇佣军起家,球风偏软的球队而言,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且除此之外,新球场建设带来的压力肯定不小,破坏力更是个未知数。

    不过对于尤墨而言,有难度的事情才有挑战性,正如这一路走来时遇到的各种曲折一般,或许没有那些困难也就不会有今时今日的他。

    “米饭大叔主动找他谈话应该不只是简单的提醒。”永贝里继续分析道:“格里曼迪拥有法国人的脚下技术,身体条件也不错,唯一的缺点是度偏慢。他与维埃拉搭档的话,整支球队的后防线很难前提,进行持续的高位压迫。”

    “是的,卫的年龄在那摆着,维埃拉也是强于正面防守的类型。”

    “但是呢,这场比赛我们很有可能以防守反击的战术来迎接利物浦的挑战,所以我大胆猜测一下,周末的名单上应该有他。”

    “嗯,同意。”

    “那他和佩蒂特的关系,会不会”

    “即使是干坏事,愿意冲锋在前的家伙也比坐享其成的更值得理解一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