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么的好有既视感!

    第二十八轮英超联赛,阿森纳主场与利物浦已经踢了40分钟了,结果无论比分还是场面都让看热闹的家伙失望透顶。

    搞毛搞,主场被人摁住了胖揍?

    敢不敢压出来互捅?

    实话实说,阿森纳阵的英格兰人有些不耻于这种方式与对手较量,奈何他们是清一色的后防球员,面对这种状况实在有心无力。

    当然,表现活跃的阿什利科尔除外。

    这位老兄近来表现只是一般,距离人们期望的高度相差甚远,今天这场比赛可是万众瞩目的强强对话,因此他的表现欲*望空前强烈。好在左边锋奥维马斯对这种状况早有所料,跑动积极不说,防守时回撤往往极深,很多时候看起来两人俨然已经互换了位置。

    与他恰恰相反,已经几乎淡出所有人视线的格里曼迪表现的不温不火,丝毫没有急于上位的表现欲*望流露。

    很多人把这种状况解释为新人在大场面下通常会出现的紧张不适,事实情况却不尽然。

    能得到温格认可进入球队的首发名单,格里曼迪的实力毋庸置疑,但若不是帕特*莱斯及时出手敲打指点,说不定他依然会在执迷不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现在机会来临的恰到好处,他自然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抛开两人不谈,眼前这种状况对于其它人来说同样是种考验。

    大场面就在眼前,却不得不压抑自己的进攻欲*望,去执行严格刻板的防守要求。

    身为职业球员,严格执行战术纪律是基本要求,按理说不应该被私心杂念支配,但实际上很多球员都容易情绪化。在外界环境的刺激下一不小心就热血上涌,忘了主教练一再强调的注意事项了。

    比如马丁*基翁。

    这位老兄在亚当斯受伤后很是伤心难过了一段时间,随着时间流逝,伤感渐渐平息。为对方做点什么的想法渐渐涌上心头。

    性情人往往如此,老好人一般的苦口婆心很容易被他们抛在脑后,直至大错铸成,现实无情的一面显露无遗的时候,他们才恍然惊觉。

    可惜为时已晚。

    比赛第41分钟。马丁*基翁在大禁区前带球被断,罗比*福勒送出致命助攻,迈克尔*欧完成致命一击!

    全场叹息声,温格难得有些失态,法国人快步走到场边,挥拳怒吼不已。

    状况很明显,面对对手的全场压迫式打法,没有合适的拿球空间后卫们应该稳妥为上,宁愿送给对手进攻机会也不能托大被断。马丁*基翁在控制住皮球之后,完全有时间大脚解围或者分边交给队友来处理。可他却在自家最危险的地带秀起了脚法,最终被断的无话可说,球丢的毫无分锅可能。

    这不是他第一次犯错了,比起上次的红点套餐,眼前这种失误还在接受范围之内,但此一时彼一时,眼前状况下主教练的如意算盘很明显要泡汤,已经伤不起的兵工厂不得不亮出刀子与对手搏命。

    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可能让所有人的努力化为灰烬,甚至可能直接影响赛季收成之后,马丁*基翁慌了。

    失误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误的后果自己承担不起,只能压在别人肩膀上!

    对于高傲的英格兰人来说,这种感觉比死还要难受。

    他么的,你就是个废物!

    在他心。有个这样的声音在来回晃悠,让他心神恍惚,注意力涣散,若不是场结束近在眼前,他可能还会拱手送上大礼。

    “马丁,你告诉我。是不是昨天没喝完的酒,在上场之前一气喝完了?”

    场休息的哨声响起之后,大卫*希曼的咆哮声再也抑制不住,滚雷般在场上炸开。

    愤怒的声音让所有人的脚步为之一顿,虽然知道此时围观并不合适,但多数人还是没能忍住,边往前走边回头张望。

    马丁*基翁楞楞地站在原地,楞楞地瞧着新上任的队长,那个脾气并不火爆,话也不多的英格兰同胞。

    两人无论资历还是成就都不可同日而语,按理说此时出声教训一番并不为过,可熟悉两人性格的人对此并不乐观。

    马丁*基翁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忍受这样不留情面的斥责吗?

    “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犯错而变得畏手畏脚!”大卫*希曼没有让其它人的担心变成现实,不等对方开口说话就继续说道:“谁也不想犯错,谁也避免不了犯错,如果个个都像你一样,犯错之后就不会踢了,那比赛还有继续进行的必要吗?”

    “我,我只是,只是”

    “我知道你仍然耿耿于怀,希望能用一个完美的赛季弥补队长离去的遗憾。可是你要看清楚,接下来我们的每一个对手都很难缠。如果仅仅只有一种方式去赢得胜利的话,很容易被对手抓住弱点,就像上一场的西汉姆联一样!”

    “谢谢你,大卫,不,队长。”

    对话结束,包括当事人在内,所有阿森纳球员们相视一笑,快步走向更衣室。

    十五分钟后。

    “呼,真让人意外。”

    下半场比赛开始前,永贝里仍然在摇头感慨。

    世事变化太快,他猜了开头却猜不到过程,结果更是笼罩在层层迷雾之,让他只能感慨世事无常。

    温格站在场边完整地看完了那一幕,因此在更衣室里并未大发雷霆,不过说老实话,下半场比赛形势一点也不乐观。

    单纯指望对手犯错来获得机会的做法太过消极,身为卫冕冠军,此时不搏太伤士气。

    如此一来,压出去进攻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可防守怎么办?

    难道用维尔托德替下格里曼迪出现在锋位置,尤墨回撤至后腰位置继续自由人打法?

    刚给了希望就因为队友犯错而背锅,这未免太过残忍了一些。而且接下来这段时间内格里曼迪仍然将以主力身份出现在后腰位置上,如果第一场就留下心理阴影。接下来的比赛肯定会受影响。

    最终换人没有出现,温格只是要求他们在回防更积极一些。

    “是啊,要开始互爆防线了,想想都让人兴奋。”尤墨原地跳了两下,保持身体热度。

    二月旬的天气正是一年最冷的时候。下午四点过太阳就已经有气无力了。不过这话一入耳,永贝里顿时觉得光线有点晃眼,身体里有股痒痒的渴望在寻找出口。

    “快点开始吧,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你刚才还在感慨不已。”

    “哈哈,刚好吓他们一跳!”

    话音刚落,哨声响起,博格坎普在两人身后微微一笑,迈步跟上。

    疾风骤雨顿时袭来!

    利特浦队仍然有些沉浸在完美的上半场表现,身体与注意力都有些不太集,面对阿森纳突然提升的节奏他们明显有些不适应。下半场比赛仅仅过了10分钟不到。门前已是险象环生!

    比赛就是这样,想以不变应万变必须拥有足够的实力以及充分的心理准备才行,否则对手一旦不按常理出牌,比赛主动权很容易就拱手相让了。

    这支利物浦确实与西汉姆联有许多相似之处,区别只是他们的实力更强,心气也更足,但经验上的欠缺让他们对于眼前状况始料未及,随后应变能力偏弱的问题被充分暴露,最终导致犯错连连。

    阿森纳的攻势仍然延续了对阵国际米兰时的办法。

    主攻右路!

    让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进攻方式有很多版本的原因,只是至今仍然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版本出现。

    再怎么说两条腿走路也比一条腿好吧?

    不过对于此时的利物浦队来说。只是一条腿蹦哒就让他们无暇顾及了。

    别忘了,路才是威胁最大的地方,阿森纳可不会只在右路做章!

    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之后,进球来的水到渠成。

    比赛第5分钟。阿森纳再成围攻之势,皮球在大禁区前转了多半圈之后,毫不让人意外地转到了右路,永贝里脚下。

    瑞典人此时站在右路边线,身前身旁都是人,看起来只有回传一条路了。

    结果状态奇佳的家伙毫不犹豫地带球冲了上去。节奏把握精确之极的两次变向让他灵活的像只泥鳅,在狭小的缝隙辗转腾挪,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已经突出重围!

    接下来,豁然开朗的空间让他有了舒服之极的传机会,最终他几乎是瞄着尤墨的跑位传出了一记右脚弧线球!

    就在全场球迷已经坐不住,纷纷起立准备疯狂怒吼的时候,马失前蹄的事情发生了。

    由于发力太猛,尤墨起跳的高度超出了皮球落点,最终他只能退而求其次,额头向下顶出了一个反弹球。

    好在整个进攻过程皮球的运转相当流畅,对方门将即使做出反应也很难直接将球救下,最终横向倒地用手一挡之后,皮球落在了禁区的另一侧。

    就在全场叹息声即将响起的时候,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已经被对手围攻压制到喘不过气来的利物浦后卫们犯错了,解围的皮球被闷在队友身上,蹦跳着出现在诱人无比的地方。

    意外情况让所有人都有些楞神,尤墨却暗叹运气不错。

    球场上瞬息万变,随时随地都有意外出现,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往往在错失良机后抱头郁闷不已。

    殊不知错失的机会也会回头,幸运女神也会连续垂青!

    启动,冲刺,抢在后卫之前用左脚尖一捅,皮球应声入网!

    骤然响起的疯狂呐喊声,尤墨有些楞神。

    咦,左脚?

    重新开始的比赛利物浦总算回过神来,开始稳扎稳打。

    这支球队毕竟有着辉煌的过去,能在其效力的家伙们或多或少都有些豪门自信在胸,已经在对手的攻势下疲于奔命快二十分钟了,再稳不住阵脚实在说不过去。

    阿森纳则依然延续了前一阶段的攻势,场面虽然占优,机会却比之前少了成有余。

    焦灼的局面一直持续着,双方都开始调兵遣将。

    阿森纳在第65分钟用老将加尔德换下永贝里,第4分钟用维尔托德换下了尤墨。

    两次换人的意味其实很清楚。

    1:1的比分仍在接受范围之内,两名战略意义至关重要的家伙实在伤不起,还是留点力为下周的一周双赛做准备吧。

    面对主教练的主教练的良苦用心,球迷们明显不太买帐,尤墨被换下时全场起立鼓掌之后,议论声嗡嗡响起,持续了足足五分钟。

    球迷的议论无法改变什么,替补席上的永贝里站了起来,递了条毛巾给刚下场的尤墨。

    “有点可惜呀。”

    瑞典人当然觉得可惜。

    阿森纳扳平比分后不到五分钟他就被换下了,是人都会觉得刚送出助攻就被换下未免有些操之过急。

    “是啊,不过对手已经还了一个给我们,现在大家扯平,刚好一分胜负。”尤墨却心知肚明原因所在,不过没有当面点破的打算。

    “嗯,看西尔万的了。”永贝里毕竟是个年轻小伙,一听这话顿觉心理平衡了许多。

    互捅嘛,当然要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进行才过瘾!

    “平局的话,曼联与切尔西都要偷笑了。”尤墨用毛巾仔细擦拭着头发,心思却飞的有点远。

    虽说每周一个电话一直保持着,可足足半年多不见依然会让距离感真实无比。

    傻丫头在干嘛呢?

    “是啊,没想到曼联队居然咬的那么紧,切尔西也像缓过来劲一般,最近两场赢的颇为轻松。”永贝里仍然目光专注地瞧着场上,没有注意身旁家伙人在心不在的状况。

    “曼联人员齐整,又是追赶者心态,压力比我们小的多。切尔西只是年龄结构不太合理才导致前段时间成绩滑坡的,现在只要能拿下欧冠资格,俄罗斯富豪入主的可能性就会大大上升,这种状况下自然军用命,发力追赶。”尤墨漫无边际地瞎想了一会,注意力也转回了。

    刚好,场上形势起了变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