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简!

    世事往往如此,博大精深看似唬人,其实“博大”与“精深”之间即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大道至简是建立在“为学日增,为道日减”的基础上,跳出那些束缚思想的条条框框,用奥卡姆剃刀削枝剪叶,直指真相。

    每一个认真练习过脚技术的人都知道,简单的动作模仿是最容易上手的,熟练之后转化成无意识动作也并不困难,真正分出高的,是触球部位的精准度与临场变化能力。

    两者的后者比较抽象,提高起来远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前者则不然reads;。

    现代足球越往前发展,高速运动,对抗状态,或者狭小空间内,种状况处理球能力要求越来越高。如果不能把握每一次触球的精准度,那皮球的运行线路必然不够严谨,随之而来的往往是匆忙的调整,狼狈的拼脚,甚至拱手让出球权。

    4号球是五人制或者人制室内足球比赛用球,与标准比赛用球相比不仅小了一号,弹性也稍弱。

    毕竟场地不同,木地板上的比赛皮球弹性如果不降低一些的话,稍有碰撞就会飞来飞去,直接影响比赛观赏性。

    对于尤墨来说,小一号的皮球能让他在触球精准度上获得提高,弹性较弱的皮球看似降低了动作难度,实际上对于目前他的带球技术而言,更简单一些的状况反而更容易上手。

    既有难度,又有帮助,练起来才不会因为难度过大而进展缓慢。也不会因为太简单而心生懈怠。

    当然,格里曼迪给出的方法只适用于入门级别,属于脚技术的基础阶段。短时间内不可能有突飞猛进的效果出来。

    只有把基础打牢,场上动作才有根。人球结合的信心才更足,效果才能呈现出来。

    好在他有的是耐心,阿森纳有的是土壤!

    周末的比赛是欧冠淘汰赛第二回合前的开胃菜,阿森纳即将在主场挑战太妃糖埃弗顿队。

    由于这场比赛打完天后就将远赴意大利,温格于是果断派上了轮换阵容。永贝里,奥维马斯,尤墨,维埃拉。这些得力干将都没有出现在首发阵容。最为夸张的是博格坎普不但没有进入11人名单,人都没有出现在海布里球场!

    患有严重恐飞症的荷兰人在比赛开始前已经启程,故地重游去了!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位置的人员安排颇有深意。

    阿什利科尔本场首发,莱曼本场首发。

    虽然同样都是首发,两人的状况却恰恰相反。

    前者本来已经牢牢占据了主力位置,结果在媒体的一片吹捧颇有些飘飘然,加之又认识了娱乐圈摸爬滚打的谢丽尔,一来二去训练状态滑明显。温格对于年轻人一贯有耐心,但这并不代表眼神不好容易被糊弄,因此英格兰人被略施薄惩。在一场顶级大餐坐上板凳席。

    后者表现出来的耐心与认真的态度惊讶了不少人,主教练也是其一个。在他们的印象,德国人一向以狂放不羁闻名。结果来球队已经接近两个月了,无论场上场所有人都挑不出刺来。更为难得的是大卫*希曼被提成队长之后,替补席上枯坐的他居然丝毫不为所动,训练态度愈发认真!

    温格看在眼里,记在心,在需要人员轮换时果断写上了他的名字。

    其实在大卫*希曼突然焕发出第二春之后,法国人本打算在联赛杯与足总杯上用莱曼当主力的,联赛与欧冠仍然是英格兰人的菜。结果在公布首发阵容之后,更衣室里稍稍有些惊讶。

    原因很简单。

    眼前这场联赛看着不起眼reads;。实际上同样不容有失!

    五分的领先优势远远谈不上保险,何况两队还有一场在老特拉福德的直接对话。阿森纳单薄的阵容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现在还有足足十场联赛在那摆着,其任何一场没打好都有可能成为夺冠道路上的马失前蹄。

    埃弗顿队上一次在主场输了个1:。实力看似平平,可导致上一回合溃败的原因更多是战术层面上的失策,现在换成了客场挑战卫冕冠军,他们不可能旧错重犯,跌倒在同一个坑里。

    实际情况也差不多。

    比赛一开始埃弗顿队就摆出了场搏杀的架式,进攻毫不拖泥带水,防守时脚又快又狠。

    这种态度其实更接近于保级队伍,他们目前的排名虽不在保级区,但自家人知自家事,想报一箭之仇就不可能只图一时之快。

    就像上一场的阿森纳一样。

    不过身为游球队,生存之道就是令行禁止,埃弗顿队阵可没有自视甚高的家伙,于是场面看着有些一边倒,实际上双方都没能创造出好机会来。

    阿森纳面临的还是老问题。

    替补球员的水准与主力球员差距过大,真正有轮换实力的数量太少,一旦几个关键人物不在,全队往往控球率虚高,效率平平。

    好在凯阿什利与格里曼迪一攻一防贡献都不小,两人的状态也确实不错,0:0的比分才没有被对手的反击改写。

    上半场在激烈的拼抢踢的很热闹,45分钟一晃而过,比分岿然不动。

    场休息时温格难得发表了一番颇有激*情的讲话,全队的士气也为之一振。

    为何有违平时作风?

    法国人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不能在重大比赛首发出场,是人都会有遗憾产生,这场比赛看着踢的热闹,事实上球员们并不太兴奋。身为主教练,不可能用“你们的实力与他们还有差距,因此打好眼前这一场才是最重要的”来教训别人。

    用热情的声音来煽*动气氛。用丰富的肢体语言来唤醒身体的潜能,用充满自信的演讲让听众重拾信心,这些才是带领一支弱旅创造奇迹的捷径。

    最终效果还不错。

    阿森纳队半场一开始就用潮水般的攻势让对手疲于奔命。十分钟之后由维尔托德在禁区创造了一粒点球。

    全场屏住呼吸五秒后,终于有机会站上12码线的法国人一蹴而就。顺便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小小心愿。

    连续两场联赛都取得进球!

    这么个不起眼的目标是他在赛前临时制定的,完成之后自然乐不可支。

    他的庆祝方式吸引了很多目光。

    “谢谢你帮我找回了自己,现在我已经在路上了!”

    掀开球衣,露出t恤上歪歪扭扭的字母,这种事情在球场上很常见,不过在此时出现还是引发了一阵猜想reads;。

    丑闻曝光后几乎净身出户的家伙,缘何会有脱胎换骨般的改变呢?

    这个“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是男是女?

    为何阿内尔卡一走。他就呈井喷式爆发,难道两人的关系并不如传说那么好?

    猜测声,终于压出来对攻的埃弗顿队运气还不错,一次前场配合,阿什利科尔心不在焉的防守同样送给了对手点球机会!

    英格兰人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没进入一场比赛的首发阵容,因此本场比赛踢的颇为郁闷。好在这样一场比赛,球迷们的卖力呐喊让他逐渐找回了比赛感觉,半场一开始,他就用连续的助攻帮助球队奠定了进球前的巨大优势。

    可谁也没想到,仅仅五分钟之后。灾难降临了!

    年轻人往往会犯这种错误。

    小看对手!

    任何一场实力差距不大的比赛,先进球的一方往往会面临对手的强势反弹,如果忽略了这一点。仍然拿以前的老眼光去打量对手,犯错也就成了必然。

    这次攻防转换他没有按后卫的正常思路进行站位,反而在回追到半路时就势一记铲球结束了自己的防守任务。最终球没有被断,老迈的大卫*普拉特即使奋力回追也无法跟上对手的速度,埃弗顿队彻底打开了阿森纳的左路通道!

    5岁的老将迪克逊不得已迎了上去,在对手的高频变向前左支右绌,即使倒地铲球也没能破坏此次进攻。

    点球毫无异议,第一责任人是谁同样毫无异议。

    身为英格兰后起之秀,阿什利科尔的速度不是其它两人能比的。倒地铲球这种东西相比之并不是他擅长的东西。以已之短击敌之长,防守时太过冒失。这两点让他小飞侠没当成,背锅侠名符其实。

    “哇哦。看起来不错的样子,他能扑出来吗?”

    场地边边上,永贝里手搭尤墨肩膀,一脸好奇。

    莱曼站在球门央,双臂高抬,不停晃动,整个人仿佛人猿泰山一般,就差仰天长啸了。

    “不知道啊,气势还行,而且据说反应挺快,经验嘛,从年龄上来看应该也不差。”尤墨一脸轻松地点评了一番。

    这两个货和其它人完全不同,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的焦虑感,神情语言颇有些看好戏的味道。

    或许是年轻,或许是眼光长远,或许只是目前的球队氛围让他们如鱼得水。那些让人眼馋的巨大的名利在他们心毫无存在感,甚至与比赛胜利拿分相比,看一看队友在重压之的表现会更有趣一些!

    “来了,来了,能不能,能不能”永贝里的声音随着点球手的助跑而加快,直至终点,“哇哦,居然真扑出去了!天呐,太漂亮了!”

    “是啊,漂亮的心理战。”尤墨脸上的惊讶一晃而过,眼神变得幽远,仿佛这一幕让他回到了六年前。

    倒霉催的大羽,在法甲南锡碰的头破血流没有?

    “哇,真的吗?心理战?是说他有一个提前的移动reads;!”永贝里兴奋的控制不住嘴皮子,“不对!是提前的横向移动,不然就会被判犯规了!看慢镜在对手助跑结束前的一瞬间,向左迈出了一步!万一对方来个假动作的话哈哈,我估计埃弗顿这样的队伍,点球手应该不会有很多类似经历”

    瑞典人所料不差。

    莱曼料定这样的对手不会玩花活,或左或右必然会选一边,主罚前也不会有节奏变化。如此一来,对手的罚球选择并不会因为他的横向移动而变化,可动作肯定会变得犹豫!

    动作一旦犹豫,球速与角度肯定会有所体现,只要50率生效,那扑出去的可能性将超过八成!

    换言之,这种状况他的点球扑出率在40!

    可怕的数字仅仅代表了一项技能,并不能完全展示德国人的实力。不过扑点球这种东西最让人喜闻乐见,他的名字在球场上空第一次回荡就是明证。

    “哇哈哈,真没想到,第二场比赛他就出名了!”

    巨大的噪音,永贝里笑的很开心。

    “是啊,对于门将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荣耀了。”尤墨笑着摇摇头,把那些陈年往事扔在了一边。

    “哇哦,双拳击出,太帅了!”永贝里楞楞地瞧着莱曼在人群高高跃起,楞楞地瞧着天空越飞越远的皮球,心却在回味刚才那句话。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至高荣耀,眼前这家伙的呢?自己的呢?

    “状态保持的不错嘛,看来阿什利科尔得请他吃饭了。”尤墨收回注意力,继续点评。

    “你呢,心最高的荣耀是什么?”永贝里却无心看去了,于是问题脱口而出。

    “我?不如问问你。”尤墨并不惊讶,笑着转头问道。

    “我嘛,当然是希望在我的出色发挥,瑞典队也能有属于自己的丹麦童话!”永贝里仔细思量了一会,声音郑重其事。

    “好主意,丹麦童话的缔造者马上就要退役了,咱们得抓紧时间才行。”尤墨随口答道。

    “是啊,能做到他那种成就,大概会成为民族英雄吧。”永贝里一脸憧憬,“其实瑞典人对于足球并不十分热衷,但我相信,只要能让他们看到希望,只要能让他们渴望奇迹,一切就有了存在的土壤。即使我们这一代达不到那种高度,播的种子依然会生根发芽,直至长成参天大树。”

    感慨完毕,瑞典人记起正事。

    “对了,你呢?”

    “我嘛,号称是承载着十二亿人的希望。不过还好,无论在哪支球队,能和几个兄弟一起,为一个目标奋斗,我就满足了。”

    “哇,不是吧你,这么简单的目标能带来足够的动力吗?”

    “越简单越有道理,越复杂越唬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