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闹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清楚了来人是谁,所有人都楞楞地看着他,仿佛目光一旦移开,就会有难以置信的事情生。

    数百名意大利球迷,五十多名国人,十多个阿森纳球员教练,十几个意大利警察,目光随着他的脚步移动,直至他来到人群交汇处。

    意大利警察无缝是最吃惊的一个群体,他们很清楚自己的行为背后,隐藏着怎样的不可告人目的。

    种族歧视!

    严格来说,面对**时,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动用手武器的做法,只要不产生严重伤害,最终往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极少有弱势群体能讨回公道的时候。

    没办法,谁让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呢!

    现在事情起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原本耀武扬威的他们,不得不重新掂量一下事情的轻重缓急。

    到底是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重要,还是眼前这家伙的影响力更强大?

    两者原本并不矛盾,现在看来却不得不分个高下出来。

    结论很快得出。

    “呃,那个,您看,事态已经平息,并没有人受到严重伤害,是不是”

    一名头头模样的胖警察不知从哪个角落钻了出来,原本趾高气扬的嘴脸迅换上了满面笑容,度之快仿佛变脸**。英语也很流利,一看便知是个应对此类事件的老手。

    警察头头并没有说谎。

    几瓶塑料包装的饮料而已,扔的也不算高,即使砸在头上也造成不了严重伤害。相比之下,催泪瓦斯带来的影响还要更大一些。

    毕竟很多人没有尝试过窒息的滋味,心里上的恐惧放大了身体影响,不少人咳的脸都紫青了。

    当然,这种程度的伤害带来的影响很快就会过去,真正的影响才露出冰山一角!

    心里的愤怒,憋屈,不甘。在现实无情的刺激下,像一根根倒刺一样埋在心底。或者选择接受现实,让敏*感的心变得迟钝,或者奋起抗争。被扎的血流如注。

    还会有第种可能吗?

    “很好,意大利真是个好地方,一来就让人印象深刻。”

    尤墨直直地立在人群,标枪一样扎眼,脸上的表情与声音冷的让人无法直视。

    说实话。他知道这种事情其实很常见,但他无法接受这种事情因自己而起,更无法接受它在自己面前生!

    他从不迷信自己的影响力,可他无法接受迟钝麻木的自己,既使搭上这场比赛,他依然毫不犹豫!

    在他看来,比赛输了可以再去赢回来,冠军丢了还有下个赛季,人格一旦输了,他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呃。卍  好吧,随你怎么说好了。不过比赛马上就要开始,您是打算一直站在这里等着哨声响起吗?”

    仿佛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无心之举带来了意外收获一般,警察头头脸上有一丝狡黠的笑容划过,语气也从开始的诚惶诚恐变得有恃无恐起来。

    事情明摆着。

    想在别人的地盘上讨回公道,除了自身强大的影响力外,收集证据,联络媒体,找律师咨询,这些耗时费心的事情缺一不可。没有锲而不舍的毅力。压根想都别想!

    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对象还是执法者,代表着别人的脸面,想让傲慢的意大利人打自己的脸。那得舆论压力大到无法承受时才有可能。

    眼前这家伙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可他有这个时间与精力耗费在这种事情上吗?

    目前状态下的他,还有多少心思放在即将开始的比赛上?

    已经跳出来逞英雄了,真正不好收场的是他才对吧?

    意识到这种可能后,意大利警察们顿时放松了心情,颇有些等着看笑话的心情把尤墨团团围住。看他如何回答。

    “那会让你们笑的很开心。”

    尤墨的回答让他们有些失望,好在效果已经出预计了,他们并不介意剧本的质量有些下降。

    “那您是打算?”警察头头故意压低了声音,忍住笑意,伸手指了指尤墨来时的方向。

    “让我过去和他们说几句话。”

    尤墨说完之后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会给球队带来怎样的影响了,于是转过头,看了眼远处。

    已经半截身子驶入大门的球队大巴停在了路边,帕特*莱斯与永贝里两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下车子,静静地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看见对方已经注意到自己后,两人仍然没有出声,面容冷峻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尤墨没有走过去,只是朝他们挥了挥手,扬声说道:“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们先去准备吧。对了,顺便告诉Boss,名单里别写错我的名字。”

    听了这话,永贝里与帕特*莱斯同时转头,互相看一眼。虽然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忧虑,但最终两人都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尤墨的目光没有在两人身上停留,面前的意大利警察已经为他让开了一条道,他于是大步迈过,让自己的身影在国人的眼睛里变得更加清晰。

    足足五十个男女老少,从他跳车开始,直至现在,已经过去五分钟有余了,仍然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或许,他们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尤墨其实也一样。

    他的自信来源于平时不懈的积累,体现于整个职业生涯。而一场比赛只有短短的9o分钟,不可预知的因素太多,他无法说服自己,用一个最应景的承诺来安慰对方。

    或许,这种情况下没人需要安慰。

    “谢谢你们来看我的比赛。”

    尤墨一开口声音就有些颤抖,不为别的,只为面前这一张张饱含期待的面孔。

    “加油啊!”

    人群突然爆出一声呐喊,五十多人像是终于找到了可以表达心情的字眼一般,纷纷振臂高呼起来。

    尤墨静立人群之,默默地看着那一双双眼睛。

    激动,迫切。不安夹杂着莫名的兴奋

    直到声音渐落,一双双眼睛里只剩下期待的时候,他才平复住起伏的胸口,让自己真正地平静下来。

    或许已经离开太久。或许上一次被围在人群时遭遇的只是侮辱谩骂,或许这一声“加油”里包含着太多的情感,让他一触即溃。

    但是,这种时候,他怎能流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

    “放心吧。你们手挥舞着的东西不会褪色,无论身在哪里,置身何处。它活在你们的心里,也活在我的心里。”

    “今天的事情提醒了我,一个人的努力远远不够,几个人的奋斗可能也无法改变什么。”

    “只有意识到问题,了解到差距在哪儿,有了正视现状的勇气和改变这一切的决心,我们才能真正立足于这项运动,才能收获可以站直腰杆的底气。”

    “你们的遭遇不会黯然收场。你们胸憋着一口气也不会默默咽下,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回报你们的支持!”

    “谢谢大家!”

    骤然响起的掌声,一旁围观的意大利警察与球迷们脸上表情阴晴不定。

    他们虽然听不懂,但能猜的出来,他们不觉得对方有昴离开的可能,可心难免会有比较。

    如果自己支持的球员看到同样的遭遇后,也会用同样的方式来表达心情吗?

    也会不顾生命危险,无视马上开始的比赛吗?

    没有人知道答案,不过很多人默默地想了一会之后,面无表情地进场去了。

    大概。不会吧。

    拥有81o2个座位的梅阿查球场座无虚席,红,橙,黄。绿,四色看台上人头攒动,波浪般此起彼伏。

    随着高功音响念出的一个个名字在空回荡,球场上空自由自在的鸟儿被整齐的欢呼声惊飞,四下逃散,仿佛那一个个名字拥有着神奇的能量一般。让它们在惊恐迷失了方向。

    场上球员正排成了一排接受闪光灯洗礼,摄像机镜头显然知晓赛前生的一幕意味着什么,镜头于是不住地在尤墨身上逡巡,想从他的神情举止找到线索。

    结果却一无所获。

    他的脸上除了平静之外,还有些微微的笑意泛起在嘴角。

    他确实有理由微笑着面对这样一场比赛。

    时间回到半个多小时前,更衣室里。

    “吓死我了,真以为你会摔个骨折出来,然后在一堆记者的长枪短炮,躺在担架上挥手抗议。”

    永贝里在此之前一直坐在尤墨的身边,目睹了事情生的全过程。要不是跳车那一瞬间的动作太快,说不定后面生的事情就没有那种震憾效果了。

    毕竟尤墨这张脸只在德国能刷,英格兰已经要打不小的折扣了,意大利简直毫无影响力。

    现在事情算是顺利收场,永贝里一直悬着的心算是落在了实处,于是颇有心情地开起了玩笑。

    “哪有,你太小看我了,在德国的时候更高的难度我都尝试过,奥托*雷哈格尔当时也在旁边,心脏病差点吓出来。”

    尤墨的回答让更衣室里的所有人放下心来,气氛顿时变得热烈。

    身为职业球员,他们都能理解自己的支持者遭遇这种对待时的心情,但理解归理解,他们更清楚,这种遭遇在客场实在司空见惯,一旦因此怒火烧,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你就成了彻底的输家!

    球场如战场,可战场哪里都有,何止是球场?

    能看清楚对手的小把戏,能在故意挑衅面前保持冷静,能用场上表现来粉碎对手的目的,这样的家伙才是真正的英雄,否则只是惹人笑或者让人同情的失败者而已,丝毫不会让对手有所顾忌。

    “我还以为你会冲到警察堆里大打出手,然后被引渡回国,成为失败的民族英雄呢!”

    帕特*莱斯混在球员当没走,此时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效果还不错,一屋子人的都笑了起来。

    “大叔,你以为我还年轻吗?”

    尤墨这话一出口,屋子里的笑声顿时变大,很多人不得不捂住肚子防止抽筋。

    帕特*莱斯被这么一句大实话噎的够呛,咳嗽了两声之后仍然没有放弃,”好吧,虽然你在我们心的确不像个热血少年,但是说老实话,你是不是在努力掩盖自己的真实情绪,真正面对面的时候”

    老头儿话没说完,言下之意却很清楚。

    从愤怒到轻松,你这情绪跨度也太大了一些,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情绪流露?

    更衣室的笑声渐止,所有人的目光同时变得专注。尤墨目光环视了一圈,未开口先咳嗽了两声。

    似曾相识的状况让年轻人们又忍不住想笑,老家伙们却依然严肃。

    “对我来说,每一种情绪都可以转化为动力,成为向上的营养。”

    顿了一顿,他的声音缓缓继续。

    “落魄失意的时候,我能比平时更冷静,担心忧虑的时候,我能比平时更谨慎,愤怒不甘的时候,我的身体更具爆力。所以,不用担心,哪种状态下都是真正的我。”

    更衣室彻底安静下来,所有人的心情也仿佛经历过一场过山车旅程一般,从各种激烈的情绪走了一遭,现在真正地静下心来之后,他们现已经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走上场,赢下他们,仅此而已!

    1999年2月28日,晚点o分,悠扬的哨声吹响了比赛。

    国际米兰气势如虹,甫一开场就用连续的攻势将阿森纳牢牢压制在半场。

    从个人能力上来说,这支球队的纸面阵容要明显强过对手,两个客场进球带来的底气让他们有充足的理由放开了打对攻。

    毕竟他们只要进一个,对手就得进两个,这种情况下越早打破僵局,接下来的主动权越容易掌握。

    身为老牌劲旅,他们非常清楚,保平即可出线的时候最容易掉入的陷阱。

    一上来就以保平的姿态稳固防守,表面上看是万无一失的举动,实际上这种行为对于本方士气是种极大的打击。

    比赛这种东西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越有退路越难以挥出全部实力,一旦情况有变,对手的挥出预期,低沉的士气很容易让心理变得的脆弱,直至最后崩盘。

    先用进攻拿下对手,一球领先之后再稳固防守,伺机反击,这么做的效果无疑要好的多。

    看,我们在保平就能出线的情况下依然不保守!

    阿森纳的应对也算早有准备。

    在温格看来,国际米兰是支典型的攻强守弱,依靠个人能力维持竞争力的球队。两队在第一回合打成了2:2,第二回合看起来阿森纳情况不妙,但谁又能保证上一场最后时刻的情景不会再上演?

    越是需要用进球来决定生死的时候,往往越不能急于进攻,这一点与保平争胜下的陷阱有异曲同工之妙。

    真正的自信,往往体现在耐心与隐忍之,在爆的那一瞬间才得以闪耀全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