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尤墨最先结识的小伙伴与其它人走过的路都不一样。

    他有实力却没有足够的运气,最终没能去巴西体验桑巴足球;他足够勤勉却不擅钻营,因此即使入选国家队也没有在重大比赛露过脸;他重情义轻得失,以至于一晃这么多年以后,他发现自己已经离梦想越来越远。

    当然,他最初的梦想很简单,只是好好踢球,好好做人,好好赚钱。

    可惜人不会停留在原地,竞技体育更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随着自身认识的突飞猛进,周围环境的巨大改变,他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

    在地方队,他如鱼得水,可惜球队内部缺乏竞争,外部缺乏竞争力,惊心动魄的保卫战之后,成绩就开始不上不,风气也随之变的散漫。在国家队,他战战兢兢,可惜自身资历太浅,球队内部水太深,好容易熬到法国,体验了一把足球盛宴的滋味,却只能以看客的身份被人遗忘在角落里。

    所有人都觉得他还年轻,前途无量,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虚度的光阴会带来难以承受的损失,就像现在,他与那两个曾经的老大已经越来越远,连后背都看不清楚了reads;。

    他以为凭着自己的努力,只要能在国家队站住脚,就会有和他们重逢的机会,就能让往日重现。现在他开始惶恐,这么去,即使那一天到来,他可能已经没有同场竞技的能力与信心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杞人忧天,这是在一次次默默地看完他们的比赛录像之后。专业的眼光告诉他的答案。

    改变已经刻不容缓,可从何手呢?

    与过客般的两人不同,他土生土长。一步步地从乡土走出,直至成为这座城市的宠儿。“嫁人要嫁卫大侠。生儿要如小姚厦”,这句街头巷尾传诵的谚语真实地说明了他在川人心的分量。

    他是这座城市的英雄人物,寄托着川军夺冠的希望,“兵马入川”后,球队也曾无限靠近过榜首位置,只可惜底蕴的缺乏让这支球队昙花一现,急功近利的行为更是在不断动摇球队的根基。

    英雄不就是力挽狂澜,带领所有人走向光明的那个人吗?

    他曾经以这样的目标来要求自己。结果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太渺小,大环境的改变太夸张,能够独善其身已经不可多得了,遑论改变他人。

    不能继续混日子,没有能力改变他人,那就只剩一条路了。

    走!

    可惜这条路并不如想象那么简单。

    先不说能否在竞争激烈的五大联赛立足,光是离开这座城市需要面对的阻力就让他望而却步。

    全兴俱乐部因为当初没能留两人而饱受指责,虽说事实情况真不是他们能左右的,可球迷不管这些。

    两人既然在梯队待过,怎么能眼睁睁地瞧着对方远走高飞?

    肯定是开出的条件达不到要求。球队缺乏雄心壮志!

    不得不说,经历过甲级联赛四年多的熏陶后,球迷的看法与从前大不一样。即使怀有良好愿望,也开始正视现实。

    如果当时两人选择留,现在不可能达到这种高度!

    当然,这种念头只能留在心底,公然表达出来会受到一致谴责。

    毕竟这支球队才是他们的希望所在,两个家伙既然早已离开,那就没必要厚古薄今,把自家的娃儿不当宝。

    全兴俱乐部也心知肚明问题关键所在。

    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别让错误重演才是当务之急!

    姚厦是在1994年底进入全兴一队的。当时签的是5年合同,今年已经进入了合同年。球员一直不表态,俱乐部自然有些被动。

    不过被动归被动。对症药的办法他们不缺。

    樊老头,卫大侠,这两位对他都有提携之恩,只要一出马,还不手到擒来?出国踢球必须要过足协关,体委关,政府关,哪一关做点手脚都会让简单的事情变得困难重重reads;。

    俱乐部经理满怀信心地披挂上阵了,事实情况却稍稍有些出乎意料。

    樊老头已经快退休了,不想因为自己的横插一杠而让得意弟子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卫大侠到是答应的痛快,可带回来的消息却不乐观。

    考虑!

    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卫群对自己这位小兄弟的看重是全方位的,虽说为川人争光很重要,但若因此浪费天赋,一再错过机会的话,难免有些目光短浅。

    眼全兴看似兵强马壮,实则问题多多,国内联赛则更不用提,即使拿了冠军,对于球员本身的实力提升依然帮助不大,何况夺冠希望渺茫,职业生涯有限。姚厦已经22岁了,这要与俱乐部再签个五年合同,职业生涯的走向也就基本定型了。

    卫群身为老大,眼光自然与一般人要长远的多,也看的很清楚。

    有那两个家伙在那立着,为国内的一亩分地争的头破血流并不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当然,即使是老大,在兄弟面对这种人生转折点时也不能越俎代庖,直接帮对方拍板。

    毕竟事关职业生涯的含金量,选择权的分量太大。

    姚厦在犹豫不决感受到了对方的好意,于是心的天平渐渐倾斜,注意力也更多地转向足协与体委这些权力部门,开始试探口风。

    就在俱乐部心生不妙,即将展开全面攻势的时候,一件让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帮姚厦分析完状况,选择权交还之后没几天,卫群出事了!

    被人连划1刀!!!

    个二队的小家伙们在喝酒唱歌时得罪了一帮混混,事情闹大之后他们面临着废左腿还是右腿的选择权!

    无奈之他们的一个想到了办法。

    找老大!

    是的,被袍哥化深深影响的一代人,卫群算是其代表。即使这些小家伙在外人看来是自作自受,他依然选择单刀赴会!

    最终他被人用把火枪抵在脑袋上,5把长刀架在脖子上。2把短刀随后开始在后背上纵横仟陌。

    代手兄弟受过是身为老大的责任,混混们虽然佩服对方的义气。但手没有丝毫留情。

    不过在五分钟之后,被吓到的不只是个惹出麻烦的小家伙,混混们同样惊呆了!

    卫群面朝墙壁,一声不吭,现场能听见的只有利刃割破肌肉组织的怪异声音,与鲜血像没关紧的水龙头一样,发出的“滴滴嗒嗒”声。

    没有呻*吟,没有求饶。没有知觉一般,他一直站着,一声不吭。

    越来越安静的恐怖现场吓坏了行刑者,最终混混们一哄而散,留了个吓到腿软的小家伙和艰难往外迈步的他。

    接来,更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被送到华西医院后,急救医生发现他的后背已经被画成了一张复杂无比的人皮地图,臀大肌被划成了四半,失去牵连的肌肉被临时塞进原来位置,像一块块积木一样reads;!

    “医生。我要踢球,你一定要救救我,我想踢球!”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卫大侠。在听到医生口“肌肉组织受过如此重伤,运动能力很难恢复到以前水准”之后,放声大哭。

    见惯各种硬汉眼泪的主刀医生仍然摇头。

    眼前这种外科手术需要大量输血与全身麻醉,即使神经吻合良好,肌肉组织恢复状况不错,无氧运动能力与神经反应仍然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降。

    可能降的幅度并不夸张,但放在竞技体育往往成了平庸与优秀的分界线,优秀与顶尖的分水岭。

    最终,卫群拒绝了两样可以缓解疼痛的措施。在长达个多小时的清创缝合手术,意识一直保持清醒。硬生生地抗了来!

    他被缝了200多针,被已经累到手软的主刀医生称之为“不是人。是野兽!”

    “我来了,他们才有救,我不跑,他们不会被废,谁让我是大哥呢?

    醒来之后,他被问到为何要帮几个谈不上交情的小家伙时,如此回答。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或许是老天爷网开一面,或许是关二爷的暗庇护,手术后卫群的恢复状况良好,一个月不到的时候,神经系统已经恢复如常,肌肉组织的康复也远超预期!

    这位京城神人魏八的儿子,用这样一种方式震撼了整个天府之国,也深深震撼了俱乐部的每一个人。

    姚厦毫不让人意外地打消了一切念头,准备在俱乐部准备好的合同上签字。

    是的,这件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得出的结论也不尽相同。在姚厦看来,能在如此绝境之坚持到奇迹出现,卫老大是因为心的足球梦不死,冠军梦不灭,才得以完成的。

    他若就此离去,或许只有等到国家队夺取某项桂冠时,卫老大的心愿才能得以完成。

    可是,经历过这种事情后,国家队的大门还会为卫老大打开吗?

    结论很残酷。

    就在决心已,一切即将水到渠成时,汪嵩嵩及时发觉了好兄弟的转变,于是站出来阻止了他。

    “你这样的选择,看起来是用义气来回报卫老大,可你想过没有,这种义气会让对方压力很大!一旦不能完成,一旦那些和你同期入选国家队的家伙们个个都在国外站住了脚,卫老大会不会非常自责?”

    “而且你别忘了,我们还有另一个老大!”

    听到这话,姚厦久久无语。

    送别尤墨与卢伟之后,他就全身心地投入了这支球队,几年来与两人的联系很少,交流也仅限于逢年过节之类的问候。

    刻意保持距离的原因,是他觉得自己没出息,无法像两人一样,一刀斩断过去再重头来过reads;。

    现在有心开口也觉不好意思,于是汪嵩嵩拍拍胸口应承来,一个电话打到了尤墨这里。

    得到的回答让两人同时错愕。

    “周是国际比赛日,刚好很久没和兄弟们聚一聚了,安排。”

    两人不敢多问,也无法猜测对方的真正意图,应承来,客气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开始大眼瞪小眼。

    什么情况?

    问都不问,只听说卫老大被砍,姚小胖不走就要回来一趟?

    原以为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难道在曾经的老大心,他们仍然和六年前一样,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吗?

    “听老大的意思,好像是打算回来一趟?”姚厦仍然有些回不过神来,自言自语般开口,又自问自答,“不是吧,这么些年了,他怎么还像那时一样冲动!”

    “没什么啊,他和卫老大都是一类人,只不过他更擅长用脑,能用更合理的方法来处理问题。真正在好兄弟面临危险时,他比卫老大还能打!”汪嵩嵩瞧着对方语无伦次的样子,想笑又不忍。

    “是哦,我还清楚的记得,决赛前夜,老大那双血红的眼睛,在路灯看的人直起鸡皮疙瘩。后来我有好几次都做梦遇见过,差点被吓醒!”姚厦没觉得自己的状态有何异常,继续胡言乱语。

    “差点被吓醒?好吧,你这梦做的比你身板还结实。”汪嵩嵩忍不住吐槽。

    “哎呀,意思理解了就行,细节什么的干嘛强求?”姚厦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你说老大到底是为什么回来,是因我这个没出息的家伙,还是敬佩卫老大的义气,打算回报当年仗义执言之恩?”

    “听你这么绉绉的说话真不习惯。两者都有吧,我猜。”汪嵩嵩脸上的笑容一晃而过,神情严肃起来,“当年老大是把你我托付给卫老大的,这几年没怎么交流一方面是我们自己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相信卫老大的为人,知道我们不会走偏。”

    “是啊,说起来也是庸人自扰,我们觉得差距太大,自己太没出息,才才没有主动和老大联系的。可实际上搞运动这一行,自己都觉得得自己没出息了,还有救吗?”姚厦叹了口气,声音刻意做苍凉状。

    “滚蛋吧你,还不是因为俱乐部放卫星,让咱们都觉得有奔头才一直没决心的!现在问题越攒越多,希望越来越渺茫,你整天愁眉苦脸的,能有出息才怪!”汪嵩嵩不买帐。

    “对了,你呢,我是说假说……”

    “我和你不一样,我从始至终对自己定位都很清楚。能力的天花板在那摆着,出去只是自讨没趣。”

    “那你……”

    “没什么啊,你在国内已经碰到顶了,不出去闯荡实在可惜。我在国内依然有自己的目标,只不过不像俱乐部那么好高骛远而已。”

    “我要是有你的头脑……”

    “那你就不是姚厦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