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无论思想激进与否,年龄几何,社会地位高低,所有人也都承认,金钱的作用变得越来越夸张。于是在不知不觉,人们考虑问题的角度也开始随之变化,不再过于看重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尤墨这次回川的消息迅速传变整个天府之国后,所有人八卦了一番往日恩怨就不再纠结,关注的焦点也不再是卫群的侠义之举,而是这家伙能给整个川足球带来些什么。

    这并不代表人们已经完全认可他的所作所为,只是在利益抉择更符合自身利益的打算而已。

    毕竟人不能活在过去,越往前看越能感受到这家伙的巨大影响力。

    上亿的转会费,过千万的年薪,人虽不在国足,国足却到处都有他的影子,甚至有消息称体育总局内部有大佬一直在力挺他,明年的亚洲杯上就要兑现彼此的承诺。

    这样的家伙显然不可能屈尊全兴,为国内联赛拼死累活。

    既然如此,合理利用他的川人身份,为川足谋利才是活在当的体现。怨妇般的牢骚不但于事无补,反而落个缺乏容人之德的集体形象。

    天府之国的子民们一向以人杰地灵自称,面子工程看的比较重,于是等到尤墨的身影出现在双流机场时,几十个小学生分两列排开,手捧鲜花,整齐热烈地“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起来。

    出了机场,更夸张的阵容还在外面等着reads;。

    黑压压的人头一眼望不到边。少说都有几千人吧吧,一见他现身立即群情激动起来。冲天而起的“雄起”声吓了他身后的围观党一跳。

    这货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都说十年河东转河西,可他仅仅用了两年半时间就从千夫所指重回全民偶像,跨度太大难免扯的蛋疼。

    好在这货演技很是了得,面对全兴俱乐部头头脑脑们颇有些抢戏的举动毫不在意,握手言欢的架式仿佛至交好友。

    全兴出面当这出头鸟自然会落个好名声。

    看,当年你执意要走我们留也留不住,现在衣锦还乡了,我们不计前嫌摆开阵仗欢迎你!

    尤墨也是心知肚明这一点。所以才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戏做全套般配合着完成了欢迎仪式。

    不过晚上的宴会邀请被他委婉拒绝了。

    他始终记得自己为何而来,并没有被眼前的盛况迷惑,以为自己举手投足间就可以趟平一切困难。

    这份清醒落在全兴俱乐部的头脑眼自然有些失望。

    都说年少得志最轻狂,可这家伙却像个城府颇深的年人一样,外柔内刚滴水不漏。

    如此一来,想象的效果难免要打个折扣。

    失望归失望,这一出演完之后,至少在川人心他们的形象高大了不少,其它方面的利益努力争取就是。过于激进搞不好还容易坏事。

    双方心照不宣,于是很有默契地打完收工后各自走人,只留一群围观党在那意犹未尽。

    “气场啊。这才是气场,全兴那些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市长来了估计都不会被他们如此重视!”

    “市长也是他的球迷好不好!对了,市长怎么没来呢?”

    “费话,市长来了他们还出个毛的风头!”

    “是哦,全兴是咱川足的希望,他要是能帮上些忙,全兴俱乐部才是最直接的受益方。不过我听说他回来可能要带姚厦走,有这回事吗?”

    “不好说。他来之前可能希望不大,他来之后真不好说。”

    “是啊。人比人气死人,没有对比真不知道差距。”

    “姚厦要是真走了。川足还有希望吗?”

    “谁知道呢?比如说哈,如果今天的主角是姚厦的话,全兴能不能夺冠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吧?”

    “眼界不同,想法也不一样,据说从明年开始,川体育台也要开始转播英超了。”

    “确不确定哦?”

    “千真万确!”

    闲聊并不能改变什么,旁听已久的李娟却心满意足了。

    她现在可是见识过大场面的家伙,今天一看风头不对立即隐身人群,没事人一样看着那个家伙在台面上与人握手言欢reads;。

    虽然看久了心里难免有些犯酸,可理智告诉她,眼前这一幕是个再好不过的开始。

    顺便她也意识到当时两人的选择是多么的英明神武。

    竞技体育,唯有实力才能突破一切枷锁,这句话放在现实社会同样准确。

    想想看,如果两人像张笑瑞那样板凳坐穿,或者像杨辰那样在德甲为保级而战,还会有今天的盛况吗?

    能忍住嘲讽,不落井石就不错了,理解?那是什么东东?

    当然,如果两人不走的话多半也成了城市英雄,处处受人追捧。可国内的联赛是个什么水平?国足又是个什么水平?

    球迷可以想当然,觉得他们应该等两年再走,可搞体育的人都清楚,机会一旦错过就会付出巨大代价。凯泽斯劳滕当时要是没降级,还会有两人的事吗?

    今天的这一幕是他们一步步走出来的,毫无水分可言,说白了,就是实力压制!

    这种实力不仅仅是场上表现,场影响力,财力,甚至还包括圈外的人气,都在步步为营,改变着人们的看法。

    “姚小胖不知道今天来没来,我估计他即使没来也肯定心动不已。”

    晚上九点过,锦江宾馆一间套房里,李娟醉眼迷离地趴在床上瞎哼哼。两人以旅途劳顿为由婉拒了昔日伙伴的邀请,跑到这里胡天胡帝,好在她口的姚小胖仍然有些心虚。没敢措词强硬一些以彰显主人派头。

    这座川第一家五星级宾馆并不是尤墨的菜,不过考虑到这儿距离运动技术学院颇近,他也就无所谓了。

    即使那里不再是他的家。每次一回来却又忍不住想靠近一些。

    李娟到也不是有心显摆,只是觉得自家这位既然有这样的社会地位。自然要从高标准来要求衣食住行。

    今天这一幕给她的震动不小,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忽略自身实力的培养了。

    对于女人来说,生活品味这种东西需要静心来花功夫在上面才能有所收获,她可不想让自己一直停留在傻丫头阶段,被另外两个家伙笑话不已。

    “这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摆脱这些需要的勇气才值得称道。”

    尤墨在忙碌不忘拍拍她紧绷的pp以示奖励,动作虽大节奏却不快。显然也是清楚她的脾气,知道久旱逢甘雨时最怕遇见的事情。

    有没有搞错,子弹也不带齐就敢来挑战?

    “是哦,他现在可是这里的宠儿,打车都不用花钱,一张脸吃遍整个天府。”李娟的脑袋清醒了不少,声音颇有些遗憾。

    如果能像杨辰那样离开多好?

    “他的心结太重,不明白感情这种东西有保鲜期,一张脸刷久了难免让人厌倦。”

    尤墨也是轻叹一声,放缓了动作reads;。

    房间里的气氛稍微有些转冷。

    从重感情这个角度上来说。姚厦比他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眼前这道坎看似简单,实际上谁也无法理清其的千头万绪。

    “算啦,不说他了!”

    李娟顿时不干。身体蛇一样的扭转过来,二话不说换成女王位摇晃起来。她今晚喝的可不少,疯起来拦都拦不住。

    结果自然悲剧。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呢,总不能一支球队待不了几年就换地方吧?”

    两人把战场转移到浴室,又继续起前面的话题来。

    “寻求突破,即使不能也要让人看到努力,即使老了也要让人看到雄心。”

    “那爱情呢?”

    “知已是最好的归宿,不行也要往亲情方向努力,指望爱情来维持婚姻太脆弱。其它现实利益难免倒胃口。”

    “亲情呢,为何年龄越大越觉得沉重?”

    “没什么好办法。尽心尽力,其它的各安天命。”

    “亲情与爱情有矛盾的时候呢?”

    “忠孝都难两全。何况亲情与爱情。”

    “是我太贪心了吗?”

    “不,贪心的是我。给你们勾勒的前景太美妙,忽略了背后的代价。”

    “奇怪,你居然能若无其事地说这些。”

    “代价的背后,是美妙的前景。”

    “绕晕我了!”

    尤墨与卫大侠的见面会成了整个川足的盛事。

    各种领导,各种名宿,各种代表,欢聚一堂,把酒言欢。汪市长在座,全兴俱乐部自然要往后站,最终尤墨所在的大圆桌上除了卫群之外,再无球员有资格在座。

    这种官方宴会并不对两人脾气,不过彼此也都清楚对方所想,此时并无任何不快。两人都不是闷葫芦,面对一众高官权重毫不怯场,一唱一和简直浑然天成!

    其实两人的所作所为是有不少雷区的,眼前这台戏虽说是为他们所搭,但言语之间惹祸端的可能依然存在。好在两人都经历过大风大浪,知道眼众望所归的人心指向。

    提升整个川足球的水平,而不仅仅是全兴俱乐部的联赛战绩!

    经历过四年联赛的熏陶之后,全兴这面招牌已经承受了太多期望,此时若不能长远打算,难免会把所有赌注押在一手牌上。

    其实若能保证牌面成色,一手牌也无妨,可惜全兴只是家酒厂,并无承担川足球重任的义务。今年的大举投入看似阵仗不小,实际上放卫星并不代表决心大,形势所迫而已reads;。

    一旦今年夺冠无望,全兴开仓甩卖或者直接挂牌出售,那到时候可就悔之晚矣。

    “那在你看来,如何能真正提升整个川足球的水平呢?”

    酒过旬,卫群举杯问道。

    大侠就是大侠,伤其实还没有完全好利索,此时依然面不改色。相形之尤墨则说的多,喝的少,全凭一张嘴皮子闯荡江湖。

    “个人看法,不足之处难免,请各位见谅。”

    客套话在这种场合并不多余,尤墨在说完之后赢得了一片点头颌首,于是接来的话很多人听的蛮用心。

    “人都有惰性,可任何一名运动员想要站在金字塔顶端,天赋与勤奋同样重要,方法与思考不可或缺。如此一来,得失之间的矛盾很容易在一朝成名后引爆,让绝大多数人的成就仅限于此。”

    “任何一项运动都是以人为本的游戏,过于强调精神力量,忽略游戏本质,最终很难突破自身瓶颈。”

    “从运动的本身出发,用更多的荣誉和乐趣来刺激人们投入这项运动,远比用金钱换成绩来的踏实。”

    一片掌声之后,卫群一饮而尽,“这杯我敬你,别急,还有第二个问题,问完你再喝!”

    尤墨很配合地把放到嘴边的酒杯拿开,点头,微笑

    “寻找乐趣这种东西,越往高走越不容易坚持,不过能以此为动力坚持来的,成就确实非同凡响。荣誉嘛,顶尖这一拨或许能看的见摸的着,普通一点的,基层的,拿什么来满足呢?”

    这话一说完,在座的所有人脸上都闪过一丝惊讶。

    在他们眼,所谓的侠义之举并不值得提倡,卫群那种做法反而是背后的法律意识淡泊更值得拿来说道。尤其是身为公众人物,与黑*道混混们不时地搅和在一起,搁谁眼也觉得有些不务正业。

    现在这番话一出口,所有人顿时有些另眼相看。

    谈吐,见识,礼节,哪一条也不像个江湖混混!

    “乐趣不难找,难在坚持。同样,荣誉不难找,难在不变味。”

    尤墨脸上同样有讶色闪过,好在这货心理素质强大,脱口秀一般侃侃而谈起来。

    “乐趣这种东西,想要坚持就得有归属感,认同感,这涉及到俱乐部品牌建设,我是外行,就不发表看法了。”

    “荣誉这种东西不一定别人给的才光荣,对于基层来说,自家人给的同样吸引力十足。想要不变味,就得从参与即光荣的角度出发,多用实物奖励,尽量让水平一般的,年龄偏大的,别有目的的,都能感受到参与的乐趣,而不是紧盯着最高奖金,想尽办法来钻空子。”

    声音终了,掌声寥寥。

    不是内容太过平常,而是内容直指真相,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他是如何了解到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