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通天教主

 热门推荐:
    他和卢伟横行野球场时间久了,自然不会甘于虐菜。只可惜两人前者脚下技术不过关,后者身体太单薄,再加上两人年龄都老大不小,于是专业队的大门是没指望了。好在那时的川足球正热,各种业余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两人还在高时就已经投身其,玩的不矣乐乎。

    那时的业余比赛虽然组织混乱,奖励平平,但参与者都是些真正对足球有热情的家伙,少有图名图利,以吸引关注为目的的。

    可惜好景不长。

    当时的天府之国并不太平,各种混混搭帮结伙,四处乱晃,招惹是非。足球本来不是他们的菜,可架不住人多眼热,出风头机会一抓一大把带来的诱*惑让他们很快投身其,名利双收。

    混混们也不乏真正会踢球的,不过大部分赖以生存的手段依然是耍横,耍无赖,耍手段。卢伟当时被人群殴时就是在一场业余比赛,虽说尤墨大显身手吓坏了一帮小混混,可后来两人却因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时间一晃就过了两年,高考来临前98世界杯的盛况让两人从心灰意冷重燃热情,虽说很多直播看不到,可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从字依然能感受到顶级足球殿堂的魅力。

    世界杯结束之后高考也顺利收工,两人于是重新现身野球场,水平开始见天涨。

    踢球这东西就这样,一段时间不踢可能会缺乏身体感觉,但只要热情还在,休息一段时间往往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突破。

    那个夏天刚好川组织了业余比赛,奖励颇丰。

    第一名奖励万!第二名1万!第名5000!

    这个数目在当时吸引力十足,最终报名的队伍超过50支,比赛的激烈程度也远超想象。

    尤墨与卢伟的球队以高同学为主,身体上吃亏不小,好在两人一个负责组织。一个只管进球,丢的虽多,依靠两人的攻击力球队一路顺利地进入了八强。

    八进四的比赛他们遭遇到一支身强体壮的半业余队。

    半业余,是指其有专业经历的家伙在撑场。或许水平不足以成为职业,或许已经退役,不过放在野球场上依然是横行一方的存在。

    最终两人的球队以5:4的比分涉险过关。

    能拼到半数抽筋,人受伤,尤墨的领导才能在那时就已崭露头角。

    半决赛。他们遇见了一支年龄相仿的球队,就在所有人面带喜色,以为1万元奖金已经把稳的时候,他们惨遭血洗!

    2:9!

    残酷的结果背后有着残酷的真相。

    所谓的业余比赛并不业余,他们的对手居然是全兴二队!

    虽说对方为了掩人耳目没有派出一些熟面孔压阵,可专业队毕竟是专业队,踢这种业余比赛再不所向披靡的话,实在对不住多年的专业训练。

    获知真相后,第名的奖励他们已经有心无力了。最终果不其然,四名比赛他们又伤两人。1:输掉了比赛。

    兴致勃勃地召集人手,好容易凑齐了装备,每天辛辛苦苦的训练,最终却落了这么个悲惨结局,两人一怒之下找到了赛事组委会。

    结果证明两人是图样图森破了。

    川足协打着官腔就把两人轰了出去,压根没给他们辩驳的机会!

    这件事把他们刚刚集攒的热情浇了个透心凉,时至今时今日,尤墨依然难忘当时的一幕幕。

    他觉得愧对那些受伤的家伙们,即使自掏腰包让所有人出去搓了一顿,他依然难解心结。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他到现在也不喜欢和官字口的家伙打交道。

    “第杯,第个问题。”

    说完,卫群一仰头,又是一个满杯下肚。

    稍显安静的氛围。一问一答的两人把官方宴席演成了二人转。

    “请讲。”

    “既然听你说的条理清楚,看来是有备而来了。但是光说不练难免会有些磨嘴皮子,就是不知”

    卫群的话没说完,言下之意却清楚着。

    光说不练没意思,既然回来,既然来这里。用行动表示才有诚意!

    只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直白地问出口,万一对方没有准备,岂不尴尬?

    “卫大侠快人快语,痛快!”

    尤墨这次没有端着酒杯装样子,说罢同样一饮而尽。

    叫好声轰然响起,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家伙们感受到两人之间激烈的碰撞了,于是一个个兴奋的眼睛发光。

    两人无官无职,虽说都是名人,可言行一向以出格著称,今天算是棋逢对手。

    “计划有,不过没有在座诸位的支持,一切都是空谈。”

    尤墨浑厚的声音刻意压低,说罢,嘴角含笑,缓缓扫视一圈。

    与他的目光产生碰撞后,所有人心里都有些异样。

    不见年少张狂,豪情壮志,只有沉着冷静,思维缜密。

    “想要支持很简单,一句话的事情,想把事情办好却不简单,几十年的时间可能都不够。”

    一直把玩着手酒杯的汪市长适时出声,算是表态。

    这话的前半句霸气十足,后半句却发人深省,让一干惯于逢迎拍马的家伙们同时默然。

    只是不知是有所触动,还是识实务。

    “种子咱们不缺,缺的是合适的土壤与优秀的庄稼人。”

    尤墨的目光锁定了目标,神情难得有些严肃。

    两人以前的交流虽不多,彼此印象却上佳,这次回国日程确定之后,堂堂市长亲自打电话给全兴俱乐部经理,算是出面斡旋。

    要不也不会有眼前这一幕。

    “确实,你走之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多少好材料荒废在半路上。看的多了,我甚至有些怀疑,投入如此大的人力物力去争那个所谓的冠军到底值不值得。”

    汪市长的脸上有痛苦之色一晃而过。声音透着一股疲惫。

    从主管体的副市长一跃成正后,足球再也不像从前般带给他快乐了,所谓的“金牌球市”,既是政绩。也是压力。

    “在我看来,冠军值不值得,要看含金量。那些花大钱引进各种球星,斥巨资请来世界级教练的做法,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含金量。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说呢,人没有在合适的位置上,作用自然发挥不出来,钱没有花在刀刃上,效果肯定会打折扣。”

    尤墨缓缓开口,声音平静,却让听者面面相觑。

    这个,也太针锋相对了吧?

    全兴虽说不是今天的主角,可在川人心仍然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如此直言“不是长久之计”。会不会把刚刚缓和的关系又冰冻起来?

    “继续讲,你是外来的和尚,不用管那些风言风语,我相信你也并不在乎那些异样的眼神。”

    “外来的和尚酒量一般,见笑了。眼前国内联赛的形势看似不错,可我相信在座的诸位也都能看出问题所在。”

    “酒不是今天的主题,联赛存在的问题也不是,还是说说你的想法吧,我们先从力所能及的做起。”

    “那我不自量力了。首先是业余比赛,我的观点是身为组织者。要站在最普通的参与者角度考虑,想他们所想,急他们所急,让他们真正感受到参与带来的乐趣。而不是最终奖励有多诱人。”

    “不用客气,继续。”

    “我打算每年夏天花100万办一届杯赛,分成人组与少年组两部分,名字没想好,第一名奖励万,第二名1万。第名5000”

    “就以你的名字命名吧,我相信在座的诸位会让剩下的91万花在刀刃上。”

    “谢谢。其次是梯队建设,我的想法是每年在川选择10名15岁左右的少年,到伦敦科尔尼训练基地免费体验一个月。”

    “据说阿森纳的设施在全球都算顶尖的,真为这些孩子们感到高兴。”

    “希望两件事情在今年夏天就能成行。”

    “没问题。”

    “甫一回国就引爆惊人言论,尤墨与全兴之间到底有何矛盾?”

    “业余比赛与梯队建设,外来的和尚能否从根本上改变川足球发展模式?”

    “每年自掏腰包100万办业余联赛,每年为10名少年提供科尔尼训练基地免费夏令营机会,国内第一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大手笔!”

    “只字不提全兴,反复强度参与精神,大投入能取得预期效果吗?背负整个川足球重任,全兴能否一如既往?”

    “人才重要还是成绩重要?眼前成绩重要还是将来重要?”

    以上种种评论在官方的引导下趋向明显。

    眼下全兴队联赛排名第,既创造了同期历史纪录,也依然保有夺冠希望,按理说应该是众星捧月的时候。可尤墨一回来就开始唱反调,并且直指大投入不是长久之计,因此即使言之有理,也难免会引发争议。

    身在职业圈却不想着帮衬同行们,这家伙难道真不怕得罪人?

    为了带走姚厦,不惜再次承受千夫所指,背负重重压力?

    他与卫群的一唱一和默契十足,难道两人早已达成共识,要革全兴的命?

    能以一人之力与整个川足球的象征相抗衡,背后的支持力量显而易见。只是前脚还握手言欢,后脚就形同路人,这种转变未免速度太快,让人怀疑起之前那一幕的真实性来。

    全兴其实也憋了一肚子苦水。

    金牌球市的背后自然是成绩的压力,这里面除了球迷的期望之外,官方给予的压力只会更大!

    去年的大投入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引来质疑声一片,今年的追加投入刚刚见到些成绩,结果一不小心却发现自己成了负面典型。

    业余比赛,梯队建设,这些长远之计他们并没有忽略,只是身处风口浪尖,难免会被压力所困,难有长远眼光。

    现在舆论转向明显,再对着干未免不智,于是在接受采访时,除了努力解释双方只是观点不同,并无任何矛盾外,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往成绩压力上引。

    “职业联赛是国家足球的立足之地,也是各种战术打法的试验田,各种球员的培养所。能依靠本土球员取得好成绩谁不想,可眼下状况在那摆着,能有好的选择谁愿意花冤枉钱?”

    媒体其实也不乏全兴的铁杆支持者,听了这话立即意识到问题所在了。

    业余比赛,梯队建设,这些东西好是好,见效却不是五年的事。身为川足球的骄傲,寄托着所有球迷的期望,全兴俱乐部哪有那个宽松环境?

    于是问题回到原点。

    “姚厦的确有出国闯荡的实力,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也希望自己培养的球员能站在五大联赛的舞台上。可眼下球队的战绩较前一阶段来看并不理想,他一旦走了,右前卫位置哪有合适的替代者呢?”

    这话一出口,瞎子也能看出来问题所在了。

    强扭的瓜不甜,谁也不想留下一个人在心不在的家伙。可人走之后成绩必然受影响,到时要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官方施压,球迷齐骂,他们找谁说理去?

    于是所有人恍然,开始全民讨论。

    到底是培养一个世界级的球星重要,还是全兴夺冠重要?

    要是没有见识过两人的巨大影响力,这种讨论并不存在市场,分分钟结果就出来了。现在人出去还不到年,一开口就是一百万办业余比赛,一年再花几十万培养青少年人才。站在球员角度一对比,国内这亩分地还有啥盼头?

    意识到这一点,共识算是基本达成。

    球员有球员的想法,俱乐部有俱乐部的难处,其实没有对与错,只是双方的利益选择而已。

    球迷的态度有所转变,官方呢?

    “在姚厦出国踢球这一块,足协是持支持态度的,只是出国踢球不是想去就能去的”

    足协依然是官腔十足,可明眼人也能看出有官方意志在其表态了。

    支持!

    不过既然要出去,没有好的下家自然事倍功半。那个家伙既然已经抛出大手笔了,会不会早有准备呢?

    “真没想到,你回来才天,整个川都要闹翻天了。”

    春熙路一家茶餐厅里,李娟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语气平淡。

    “干嘛不高兴?”尤墨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摘了墨镜。

    “还是戴上吧。忽然想到你当时的遭遇了。”

    “现在看来还是值得。”

    “凭什么嘛!”

    “刚刚祸害了人家姑娘,被人打一顿也值得了。”

    “好意思说,当时折腾的人腿都软了!”

    “姚厦这小子怎么这么慢?”

    “有排场了嘛!”

    “估计也是像我一样,去哪儿都得藏踪匿迹。”

    “对了,你打算好把他安排在哪没有?”

    “哪有,你当我是通天教主啊?”

    “那些人传的神乎其神的,收不了场让人看你笑话!”

    “能逗人笑也不错嘛,听你这么一说,我决定想一个比南锡和水晶宫更不如的去处!”

    “姚小胖要是听见了,会不会恨我?”

    “将来他会谢你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