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种做法比较符合在商言商之道,但从情感上来说,杨肇基不想背负亲手将全兴与川足分开所带来的骂名,也无法面对托付重任于他的汪市长。后一种同样是挨骂,意义却大不一样。

    就像自己支持的球队没能取得想要的结果一样,骂归骂,心里还是盼着它好。

    可是,吃惯大餐之后,还能忍受清粥小菜吗?

    惨淡经营的背后,能否获得一如既往的支持?

    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不过以目前国内联赛的势头来看,全兴这面招牌的含金量怕是很难保证了。同样,金牌球市也会在高*潮之后渐渐滑落,回归平淡。

    两种选择都无法带来想要的结果,还会有第种选择吗?

    迷茫,一个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家伙横空闪出,解决了这一问题。

    业余比赛,梯队建设,出国留洋,这些都是长久之计,短期内不但不能为全兴队带来成绩上的进步,退步到是很有可能。

    看,咱们为了整个川足球的长远发展牺牲了眼前利益,连姚厦这种金字招牌都敢送出国门深造!

    如此一来,不但形象妥妥地竖立起来,球迷,媒体,官方,都不可能忽略这么明显的事实,还拿以前的标准来衡量他们。

    成绩压力一小,经营的灵活性就大的多,从长远来看无疑是一步以退为进的好棋。

    于是人会谈结束的第二天,川各大媒体同时发出消息。称全兴队将全力支持川足球的基础建设,不再过于追求短期利益,并对姚厦的出国踢球持支持态度,云云。

    这样的消息要是放在以前肯定会吸引不少眼球。可惜尤墨这一天的行动实在太过拉风,媒体们连篇累牍的报导还嫌不够,哪有心思管全兴那一亩分地!

    投资百万办业余比赛,资助川足球少年出国见世面,府南河边千人聚会。玉林小区万人火锅宴,哪一样拉出来都值得大书特书一番。

    只可惜当事人依然神出鬼没,记者们的围追堵截没能收获第一手情报,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森纳官方发表的声明,心生遗憾。

    尤墨在川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俱乐部要是一无所知的话未免太缺乏商业头脑了。好在这货回国前找温格多请了几天假,也有说明自己是回国探亲访友,于是在获得准确消息之后,法国人迅速找来负责市场开发的俱乐部经理,立即起草声明。表示全力支持球员的此类善举,并将加强阿森纳与国内的合作关系。

    说实话,温格等这一天等的黄花菜都要凉了。

    经济学教授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阿森纳的新球场计划将在明年底正式启动,在此之前若能广开财路,那到时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无疑要小很多。

    这种合作关系一旦建立起来,算是双赢,因此在阿森纳官方声明发表之后,全兴也不甘落后,迅速发表了类似声音以示回应。

    双方远隔万里在那眉来眼去。最兴奋的莫过于汪市长。

    天府之国虽然物产丰富,人杰地灵,奈何地理位置偏僻,与外界的交流较沿海城市落后不少。现在借着足球热潮。他们居然和世界金融之都的顶级俱乐部搭上了线,如此一来,除了足球领域外,经济化方面同样可以展开合作!

    政绩啊,这些可是!

    想到这些,为官多年的他都忍不住兴奋。主动拨了个越洋电话过去,算是与民同乐。

    结果证明他还是低估对方了。

    “。阿森纳代表着一种足球风格,曼联代表了另一种,两种风格都有很多球迷认可,也都是咱们学习的榜样。最初的约定我仍然记得,足球之城的梦想仍然在我心。”

    尤墨回归带来的热闹足以让川人兴奋很久,不过对他来说这只是小插曲而已,并不会影响前进的步伐。到是温格有些担心他这一来一去会影响到身体状态,于是在第十轮英超联赛并没有把他的名字写在首发名单里。

    这场对阵曼城队的主场比赛,维尔托德出现在了单前锋位置,格里曼迪因为训练优异的进攻表现被主教练安排在了前腰位置,顶替他原来位置的是老将凯阿什利。博格坎普的伤情报告已经出炉,预计是两周左右。

    除了风格与位置实在难有变化的那种类型,温格都喜欢把他们轮岗一样适应尽可能多的位置。这种做法对于成长空间很大的年轻人来说是件好事,当然,也得当事人配合。

    两位法国人在这样一个赛季都算是苦尽甘来,因此训练格外卖力,也特别珍惜每一次的上场机会。本场比赛对手实力不强,又是主场作战,算是给了他们良好的适应环境。

    比赛第5分钟,不断寻求配合的两人终于擦出了久违的火花!

    格里曼迪路斜传后迅速前插,回撤接应的维尔托德不停球,直接一脚轻推,给了新搭档以高速奔跑人过球过的机会!

    原本并不突出的速度,在人与球的完美结合下拥有了极强的冲击力,曼城防守队员转身不及,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突破了整条防线!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格里曼迪下到底线后传出了一记线路刁钻的横传,回防的曼城卫大长腿一伸!

    乌龙!

    沸腾的海布里球场,原本无比期待这一刻的两人都有种不太真实感。

    “太棒了,吉尔斯,和你合作的感觉太棒了!”维尔托德拼命摇晃着同胞的肩膀,声音里的激动简直比自己进了球还夸张。

    他已经隐隐意识到团队合作带来的巨大能量了,因此队友的每一次精彩发挥都让他心潮澎湃。眼前这家伙曾经和他一样走了很长的弯路,现在能回到正轨上来孰为不易。他身为过来人,对于个滋味感触颇深,也希望能用这种方式鼓励对方。

    或许只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失去,才会如此吧。

    那种连一根稻草都不愿意放过的感觉。会把整个人都变得积极起来,用一种极低的姿态,去维护每一份得来不易。

    “是啊,那段最难熬的日子居然就这么过去了。真让人难以置信。”格里曼迪却迅速从兴奋走出,看了眼教练席。

    那个60岁还不到就已经须发斑白的老头儿。

    帕特*莱斯。

    老头儿没有在看他。

    “真想不到,吉尔斯踢前腰效果居然不错!”

    “他的传球与跑位的节奏感都很好,是个标准的团队型球员,只要能有人与他配合默契。眼前这一幕还会不断出现!”

    温格难得底气十足。

    身为主教练,最得意的即是此刻。

    知人善用,人尽其材!

    只可惜转头看了眼替补席后,法国人得意不起来了。

    尤墨与莱曼正在用德语快速交流,两人显然分歧颇大,肢体语言夸张不说,声音也毫无遮拦。

    “曼城队的门将应该早些出击,在门里待着等死啊?!”莱曼。

    “搞错没有,吉尔斯球都在脚下黏着,出来领红点套餐吗?”尤墨。

    “即使扑不到皮球。也要用气势吓对手一跳!”

    “射门角度那么小,出来吓唬谁?”

    “门将哪能等对方射门了再行动,传的线路判断同样重要!”

    “这可是英式传统门将,擅长的是门线技术,怎么可能指望他灵机一现改变以往做法?”

    “等等,我说的是最合适的处理方法,你和我扯的是什么,英式传统门将?”

    “是啊,看菜下锅是衡量用人水准的最高体现,你要是主教练的话。球队分分钟散架!”

    听着听着,温格脸上的疑惑变成了一屡无奈的笑容。

    球队的各条线几乎都无替补可用,唯独门将位置上的竞争让他切实感受到自己做了一笔好买卖。只可惜身为替补门将,出场希望是最渺茫的。莱曼已经0岁了,他不知道眼前这一幕的背后是不是隐藏着一颗躁动不安的心。

    “他们在吵什么?”

    听不懂德语的帕特*莱斯凑了过来,一脸好奇。

    球队现在的更衣室气氛有些严肃,眼前这一幕可不常见。

    “他们在争论曼城门将史蒂夫该不该出击。”温格转过头,双手一摊,像他的助手解释道:“他们讨论问题的方式真够激烈的。我很好奇,这是不是德国球队的更衣室传统。”

    “该不该出击?”帕特*莱斯脑袋里显然没有这个选项存在,仔细回忆了一番,才恍然道:“哦,是说吉尔斯带球突破到底线之前,门将应该出来封堵传吗?”

    “嗯,从最终结果来看,他说的不错。不过Mo说的也对,传统英式门将可不会在那种情况下选择出击。”温格瞧着瞧着,脸上有笑容浮起。

    两个家伙年龄差距那么大,争论起来时却丝毫没有尊老爱幼的味道,吹胡子瞪眼睛的仿佛两只公牛。

    “廷斯是防守队员,不看进球看防守是正常反应,Mo来掺和什么,难道他还想回来踢卫?”帕特*莱斯也笑,声音轻松起来。

    “但愿你只是开玩笑!”温格脸都白了,声音作颤抖状。

    “别紧张,阿尔塞纳,开个玩笑!”帕特*莱斯赶紧拍拍老伙计的肩膀。

    球队的前场已经伤的惨不忍睹了,这后防线再一散架,接下来的比赛只有缴械投降的份了。

    “他是个野心远超旁人的家伙,英超MVP对别人来说已是职业生涯的巅峰了,对他来说只是个小山峰,远远无法满足那颗饥渴的心。”温格作远目状,声音里不无伤感。

    “或许从兹拉坦那件事情开始,他和你就已经走在不同的道路上了。”帕特*莱斯叹了口气,不无遗憾。

    他的心甚至起了疑惑。

    连续几场联赛,法国人宁愿变阵也不给那个家伙充足的上场时间,会不会是因为担心拿了MVP才走人的诺言在赛季结束时就会兑现?

    “从球员角度来说,他的做法无可厚非。”温格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可以守望很多年,他们却只能像流星一样,闪耀之后终将归于平淡。”

    “是啊,无可厚非。”帕特*莱斯心不在焉。

    “打起精神来吧,那一天始终会到来的。”

    “和蒂埃里谈的怎样了?”

    “有些进展,不过他到尤图斯才一年,频繁转会的影响不好,他有些担心。”

    “嗯,的确会带来不小的压力。对了,当初Mo转会时居然没闹出多大动静,怎么做到的?”

    “凯泽斯劳滕太小,勉强把他留下不但不能带来认可,反而会招致很多质疑。或许是觉得他已经做到了极致吧,即使最挑剔的球迷,也无法要求更多了。”

    “一个人竟然能改变一支球队的气质,想想真让人不可思议。”

    “他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阿森纳的气质。”

    “嗯?”

    帕特*莱斯楞住。

    好一会才悠悠开口,“难怪,是说我们最近的绝杀进球多的让人难以置信。”

    温格摇了摇头。

    “阿历克斯为曼联队注入了灵魂,而我只能为阿森纳注入风格,这或许是我们之间的差别吧。对于人心的理解,我的想法还是单纯了一些。”

    场上吹响了场哨声,1:0的比分在曼城队的顽强抵抗下保持到了场休息。

    落后了却没有急于扳平,反而屯兵后场伺机反击,这种表现或许有些有损人气,放在此时却是正确选择。

    过去的一周阿森纳球员几乎都参加了国家队的比赛,因此下半场必然会面临体力问题。如果人员齐整,板凳深度足够的话倒也无妨,可惜卫冕冠军的窘境是人都瞧的出来。

    温格没有瞧出来对手的打算,更衣室里简单地强调了几点就结束了,结果下半场比赛开始后没多久,对手骤然提升的逼抢节奏就让阿森纳球员们很不适应。

    其实从双方的场上实力对比来说,卫冕冠军与下游球队并不如想象那么大,0:1的比分也远未到绝望的时候,于是曼城队越战越勇,一边倒的局面被扳回不说,利用对手的失误他们开始频频威胁大卫*希曼把守的大门!

    失误多往往代表身体或心理不在状态,前者不用多说,FIFA病毒早已有之。后者其实被这段时间良好的战绩掩盖,没有引起很多人重视而已。

    维尔托德,格里曼迪,凯阿什利,轴线上的个人都不是球队的真正主力,虽说表现还不错,但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核心球员,心理素质也只是一般般。现在场上形势有变,球队进攻受阻严重,人开始着急起来。

    越急越出错,这句话放在此时再贴切不过。

    惩罚在尤墨上场之前降临了。

    而且是雪上加霜的那一种。

    老将凯阿什利路带球向前,面对猛冲上来的对手他本想来一次高速冲刺的变向过人,结果老迈的膝关节不堪重负,皮球被断下反击成功不说,英格兰老将倒地后就再也没能站起身来!

    看到这一幕,看着高悬天上的1:1,所有人心同时涌上了不详的念头。

    该不会损人又失分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