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球之前双方的表现已经有了预兆,因此真正发生时阿森纳球员们情绪还算平静,没有冠军即将失之交臂时被愤怒与恐慌占据的表现。

    上半场踢的如此糟糕,场休息又近在眼前,所有问题还是交给半场来解决吧。

    结果平静的情绪在场休息时被爆怒的主教练给打破了。

    温格发火的时候不多,这一次算是彻底爆发。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球队条线的比赛态度被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在场休息结束前做出了换人调整。

    佩蒂特,维尔托德上!

    老实说,这样的反应与换人决定也不算太出乎意料,除了当事人满脸狐疑外,所有人听完之后也就耷拉着脑袋出去了。

    尤墨心其实有疑问,只是现在明显不是询问的时候。

    他没去问维尔托德是怎样处理这件事的,到不是不想,只是觉得冤有头债有主,既然选择当观众那就当个合格的观众。

    半场比赛很快开始,西汉姆联依然维持了上半场的高昂气势,一开场就用积极的逼抢让对手的场传递屡屡受阻。

    阿森纳还是老问题。

    边路缺乏突破能力,路缺乏默契配合。

    维尔托德的上场看似增加了前场出球点,可法国人明显不在状态的表现不但没能理顺进攻,频频出现的失误反而让球队的进攻质量连上半场都不如reads;!

    为何会出现状态问题?

    答案显而易见。

    越是沉冤得雪,大仇已报时,越容易兴奋过头。大喜伤心神。高水平的竞技比赛,注意力的涣散带来的影响非常致命,何况还是场决赛!

    好在尤墨的及时回撤增加了球队的防守硬度。西汉姆联队几次颇有想法的进攻都没能真正威胁到莱曼。

    随着时间的流逝,球队毫无起色的进攻表现让场边的温格眉头越皱越紧。原本明亮的眼睛被高高的眉骨遮挡,像是笼罩了一层阴影一般,迷雾重重。

    盛怒之做出的决定往往意气用事,他这次也不例外。

    球队在本场比赛的问题集在两个边路,他却一怒之在场休息就做出了路人员调整,如此一来,当事人的清白暂且不论,比赛的胜负天平却被他往对手那儿推了一把。

    其实佩蒂特的表现只是正常发挥。压根没有用药之后状态爆棚的表现,如果为了不让这家伙起疑心的话,比赛结束之后再进行尿检才是正确做法。可惜似曾相识的一幕让他瞬间做出了决定,即使这么做会以这场比赛,以球队本赛季的收成为代价,他也毫不犹豫。

    场上时间一晃已过65分钟,奥维马斯被替换上场,大卫*普拉特被换。

    换人的间隙不长,尤墨却抓紧时间找到了维尔托德。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这货觉得自己有必要采取点行动。

    “看来你没有直接告诉boss?”

    维尔托德脸上既没有兴奋之色。也没有失误频频带来的沮丧,局外人一般在那发楞。直到尤墨又重复了一遍,他才反应过来。压低声音道:“是啊,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帕特大叔帮了我的忙。”

    “哦,看来帕特大叔也没有直接告诉boss?”

    “看来是的,不然以boss的脾气,断然不会还把那个浑蛋放进首发名单。”

    “后来为何又告诉boss了呢?”

    “这种事情不该由帕特大叔拿主意吧,我想。”

    “那你想没想过,boss会因此责怪帕特大叔?”

    听了这话,维尔托德彻底楞住。

    做为告密者。他忘了自己的国籍,也忘了自己曾与当事人在一起鬼混过。他看起来只是语焉不详地告诉对方这件事情。实际上却把责任推给了对方。

    帕特*莱斯怎么会忽略这么简单的事情呢?

    两人一同出去鬼混,其一个成了告密者。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卧底的身份一旦暴露,当事人的怀恨在心是肯定的。至于何时报复,怎样报复,其实不关老头儿的事情。

    他既想报被人出卖的仇,又不想面对对方的怒火,最终躲在别人背后,成了个货真价实的胆小鬼!

    帕特*莱斯在球队的更衣室里一直扮演着救火队员角色,那些没胆量的家伙,难以启齿的事情,以及无法化解的矛盾,很多人已经习惯性地把老头儿当成了倾诉对象,完全没有考虑到那一头白发是怎么来的reads;。

    “其实我也有考虑不周的地方。”

    又一次比赛间隙的时候,尤墨难得有些表情严肃。

    他因为义气上头忽略了如此简单的事实,仔细一想后才明白问题所在。

    面对跳梁小丑般的家伙,他只觉得可笑,其实没什么兴趣去报复对方。他只是因为同情维尔托德的遭遇,才把反击的机会交给了对方。

    他比任何人都要尊敬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他无法接受自己的无心之举带给对方的困扰,他的身体从未像现在般充满渴望。

    渴望用一场胜利,用一个冠军,用他所有能做到的一切,来让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儿笑容满面!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还没有足够的勇气来面对这一切!”

    维尔托德用力捶了捶自己的胸口。

    那里有鲜活的东西在跳动,呯呯有声。

    。

    比赛时间已经不多,西汉姆联在用完两个换人名额后果断回收打起了防守反击。阿森纳队在第2分钟时已经换了个人上来,开始猛攻。

    永贝里与奥维马斯同时在场带来的效果非常明显,阿森纳的进攻充分利用场地宽度做章,即使没有形成突破。也为肋部的传切配合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格里曼迪和维尔托德则摇身一变,像两支泥鳅一般在两个肋部活跃。尤墨成了攻坚战的桥头堡,禁区里几进几出杀的是人仰马翻!

    比赛第分钟。阿森纳队获得了前场定位球。

    前几次定位球并没有制造出足够的杀机,永贝里于是果断谦让。主罚权交给了格里曼迪。

    这位仁兄仍然蒙在鼓里,完全不清楚维尔托德与尤墨在对什么暗号。不过,从对方的眼睛里他仍然感受到了些什么。

    那种从心底迸发的渴望,会让人的眼睛发出灼热的光芒,任何人只要稍稍触碰,就能感受到灵魂深处的震动!

    既然如此,还需要询问原因吗?

    与永贝里追求精确的任意球风格相比,十号位出身的格里曼迪眼看到的是空当。

    这其实是路球员与边路球员的最大区别。

    边路球员无论突破还是传。面前的空当都要多的多,因此对于空间的感觉他们往往不够敏锐。相反,路由于人员密集,想要有所作为就得在电光火石之间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

    格里曼迪抬头观察完毕后,这次位置靠右的任意球没有选择球门正为自己的落点。

    那里的人头密密麻麻,即使有队友能够勉强够到,第二落点也很难有射门机会!

    大弧线,远门柱!

    马丁*基翁纯属无心之举reads;。

    他是个急性子,很难在如此热血沸腾的时刻保持冷静,好在莽夫也有灵机一动的时候。

    原因嘛。自然是记起欧冠淘汰赛时尤墨那一番演讲了。

    越是需要进球的时候,越不能急于进攻!

    远门柱高高跃起,向后一甩!

    回头望月!

    由于过于关注对手的危险人物。西汉姆联这次防守的重心全部集在了路,因此当马丁*基翁头球回做时,迎上接应的奥维马斯身边空无一人!

    一脚能把球网射穿的大力轰门后,场上比分1:1!

    “马克,谢谢你。”

    尤墨迅速从球网捡出皮球,边跑边喊。

    奥维马斯沉浸在球迷的欢呼呐喊声,并没有听清楚,维尔托德却听的真切。

    “感谢你让我找回了真正的自己,o!”

    “接来呢?”

    “嗯?”

    “超越自己呀。笨!”

    比分被扳平后,西汉姆联队迅速压了出来。

    这支球队能在短期内吸引如此多的关注。除了兰帕德的表现抢眼外,其它人的出色发挥同样重要。只是球队的年龄不太合理。年轻球员的表现起伏不定,才导致球队冲击第一军团无望,至今只能为欧联杯席位努力。

    好在他们不缺心气,不缺胆色,也没有因为即将到手的冠军溜走而后悔莫及,看到对手气势如虹地扳平了比分后,他们的血性被迅速激起,一发而不可收拾起来!

    比赛的最后十分钟双方都没有任何保留,对攻战进行的如火如荼。只可惜两位门将的表现同样精彩,才让真正的高*潮阶段反而缺了进球做点缀。

    四分钟补时结束,加时赛不期而至。

    西汉姆联光脚不怕穿鞋的,阿森纳则有些坐蜡。

    这一个月内他们要踢足足场比赛,眼前才第二场就踢到了加时赛,身为主教练,温格难以避免地忧心忡忡起来。

    可是冠军就在眼前,难道还能拱手相让?

    “怎么样?”

    五分钟休息时间成了球员们最后的加油阶段,所有人都在抓紧时间补充能量,唯独尤墨却起身走向了教练席。主教练没在那里,只有帕特*莱斯独自一人在那坐着,看到有人走近,老头儿抬起了头,开口问道。

    “托马克的福,我现在觉得自己可以从球场的一端直接飞到另一端!”尤墨笑的很灿烂。

    “哈哈,那就好,加时赛他们会踢的更疯,你还是要注意动作,别被对手没有保留的拼抢给伤着reads;。”帕特*莱斯脸上的笑容稍显僵硬,说完还摇了摇头,显然是对自己的乌鸦嘴记忆犹新。

    “别往心里去,温格先生承受的压力太大,总会需要一个人来帮他梳理情绪。”尤墨走近了一些,拉韧带的同时若无其事地说道。

    “嗯?”帕特*莱斯楞了,勉强开口问道:“难道”

    “没错,是我得知了消息之后通知西尔万的,原本只打算帮他完成心愿,却没有想到可能的后果,结果让您左右为难了。

    ”尤墨脸上的笑容依然灿烂,只是声音却有些伤感。

    因为他看的很清楚,那张皱纹纵横交错的脸上,有种被岁月侵蚀后的安详,随着嘴角的笑容浮起,老头儿的眼睛都要闭上了。

    声音也仿佛喃喃自语。

    “我的直觉还不错,西尔万果然不是那种出卖朋友的人。”

    加时赛的上半场双方均无建树,节奏却不可避免地慢了来。

    毕竟两队在天前都刚刚踢过一场联赛,且都是尽遣主力上阵,现在这场比赛加上补时已经踢了足足110分钟,饶是铁人也难以继续满场飞奔。

    不过节奏慢归慢,相比于对手,阿森纳的众多国脚体力更为堪忧。

    维埃拉,鲍尔德,奥维马斯,永贝里,马丁*基翁,这些家伙在国际比赛日都参加过一到两场比赛,上一场又没有得到轮休,现在自然是还债的时候。

    好在这样一场比赛,还有两个家伙充满了干劲!

    维尔托德已经疯的停不来了,尤墨却逐渐冷静来。

    这其实也是两人最大的区别。

    维尔托德是典型的团队型球员,容易被气氛感染,发挥的水平高低与心理状态息息相关。尤墨是真正的杀手,游离在体系之外,冷眼旁观才能真正发挥出致命威力。

    只是身为杀手还不够,他才决定从阴暗走出,成为一条时时改变颜色的变色龙!

    不过现在球队并不需要变色龙,他只需回归本色,在美妙的机会来临前用嗅觉找到它即可。

    剩的,交给身体的本能!

    第11分钟,退守半场的阿森纳队迎来了反击的机会。

    上赛季还是非常规手段的作战方式,本赛季已经成了屡屡上演绝杀的得分利器!

    快速反击!

    这次反击的发起源于一次后防线上的大脚解围,又高又飘的皮球没能飞远,到了线附近就开始落。

    尤墨身边方圆十米内都没有队友,看起来除了干扰对方外,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结果,让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