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阿森纳队能屡屡在比赛最后阶段绝杀对手已经颇有运气相助了,这一次没能重演再正常不过。可当比赛结束的哨声一吹响,蜂拥而来的记者们仍然一脸遗憾。

    进球一点也不精彩啊,没有反超一点也不过瘾啊,0分钟一点也不够啊

    记者们其实和阿森纳球员们一样,对于尤墨的上场抱以了不正常的期待。只是身为媒体,这种期待能制造不少话题,身为球员,难免会被批评。

    赛后更衣室里,温格的声音颇有些严厉。

    “球队仍然处于一段比较艰苦的赛程,需要不断地有人站出来,才能持续稳定地走下去。对于某个人过于依赖,只会让局面变得无法挽回。”

    “没有人能够持续爆发,也没有球队能依靠个别人的努力获得胜利,每个人都必须意识到责任,才能真正成为球队的重要一员。”

    “Mo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并不值得你们无休止地提高对他的要求。好了,留给我们准备下一场比赛的时间已经不多,希望大家收回不切实际的想法,用正确的态度去面对每一个对手!“

    已经上升到态度问题了,主教练的语气不可谓不严肃,不过在很多球员看来,如果这场比赛最终能逆转的话,也就不会有这番批评了。

    身为当事人,尤墨的反应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几次番观察后,结果让他们有些失望。

    既没有愤愤不平,也没有沾沾自喜,没事人一样听着教诲,听完之后该干嘛就干嘛,反正没瞧出来和平时有啥不一样的地方。

    于是有人忍不住了。

    “BOSS是不是反应太激烈了一些?”

    回到驻地各自散去之后,永贝里也不去寻自己的坐驾。跟着尤墨一路大步前行,随意聊了几句就开始愤愤不平,“球队伤了那么多人,赛程又那么密集。拿以前的标准来衡量现在的战斗力未免有些过于理想化。批评我们没什么,完全无视你的努力,把你特意摘出来放在大家的对立面,这种行为难道不是要求过高?”

    瑞典人的看法代表了不少阿森纳队员们的想法。

    表面上看是在打抱不平,实际上还是觉得球队的表现可圈可点。每个人的态度也足够积极,得到这样的评价未免有些寒心。

    其实就现有阵容来说,能发挥到这种程度已经远超想象了,身为主教练应该做梦都要笑醒才对,继续提高要求确实有点过分。

    只可惜现在百里路已行完九十,剩下的部分是决定这一年收成的关键时刻,温格在重压之下别无它法。

    “不,其实BOSS也矛盾着呢,只是权衡之下还是球队的长远发展更重要。我嘛,在他心里仍然是个未知数。”尤墨笑着看了眼对方。拉开了自家车门。

    这货紧忙慢赶总算把驾照给弄到手了,于是专职司机****得以解放,不用随时听候召唤了。

    王大记者在遇见他之前只能算半个事业型女性,离女强人这一角色相去甚远,后来在他身边耳濡目染久了,心底里潜藏的好胜心算是被彻底激活,典型的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这货其实也希望他的个女人都能有自己的事业,最好都能有自己的小圈子,不然成天寸步不离地围着他转的话。别说兄弟和事业了,身体都扛不住。

    ****无疑是最好办的家伙,不用他督促就自觉行动起来了,只可惜有他这么个成功典范在身边来回晃悠。她在事业上难免有些浮躁,有点急功近利。

    比如今天,本来说好要一起给干妈庆生的,结果饭点还不到就打了个电话给他,说晚上有事情,让他帮忙致歉。

    致歉就致歉吧。也不是头一回了,可她老人家还不肯告诉他晚上去赴谁的局,谈的是啥事情,说是要保密!

    好在这货心大,不问就不问,大不了事后给她老人家擦PP就是。

    “你呢,在你心,将来也是未知数吗?”永贝里坐在副驾位置上沉默了好一会,直到车开出了科尔尼基地才开口问道。

    话一出口,瑞典人自己都笑了。

    是啊,谁的将来不是未知数呢?

    “在笑什么?”尤墨边开车边走神,压根没问对方坐自己车上想干嘛,也没听清刚才说的是啥。

    “在笑我自己,说不定阿森纳对我而言同样只是一段旅程。”永贝里叹了口气,坐正了,双手揽住后脑勺。

    “像不像谈恋爱的感觉?”尤墨嘿嘿一笑,飞快地转头问道。

    “嗯,有点。以前刚到哈姆斯塔德的时候,觉得特充实,好像每一天都过的非常有意义,然后就觉得这里是自己职业生涯的最佳归宿了。现在想想,那或许就是一段恋爱刚开始的感觉吧。”永贝里也笑,神情忽然就轻松不少。

    是啊,既然是恋爱,必然存在保鲜期,那些海誓山盟或许很可笑,但在当时是真心的就行。

    “那还介意BOSS对我要求高不高干嘛?”

    “总觉得你已经做到球员所能做到的极致了,却仍然得不到他的夸奖。”

    “或许危机感已经超过了满足感吧,我带给他的。”

    永贝里顿时楞住。

    他只是个英超一年级新生,来阿森纳队仅比尤墨早一个月而已。可就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震撼于眼前这家伙的一言一行了。

    如果把范围放大,视角转换,他相信其它人心的震撼也不会比他少多少。如此一来,即使是主教练,也难免会受影响,在不知不觉产生依赖或者排斥。

    就像今天的主教练赛后总结一样。

    说给弟子听的同时,能意识到自己同样深受影响了吗?

    “换成其它人的话,我肯定会觉得他狂的没边。唯独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无话可说。对了,我听有人说。BOSS是因为不想让你拿英超MVP,才缩短你在联赛出场时间的?”

    “那我得感谢他。从风格上来说,欧冠的每一个对手,每一场比赛。我都不想错过。”

    “哈哈,和你聊天真是愉快极了!”

    “好吧,确实很愉快,不过我好像闯红灯了?”

    “好像是的。”

    与此同时,科尔尼训练基地。主教练办公室。

    下午一点过进行的比赛结束有个多小时了,现在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办公室的灯在寂静散发出幽幽的光,洒落在两张沉默的脸上。

    温格与帕特*莱斯在看录像,已经快一个小时了,两人仍然没什么交流,仿佛一场无声电影一般,连观众都要保持沉默才能营造出沉重的氛围来。

    比赛的技术含量很低,几乎连任何一场上赛季的比赛都赶不上。结果也不如意,曼联队趁势又把分差缩小为五分了。当然,最让他们揪心的还是老问题。

    为何那个家伙会对所有人的心理造成如此大的影响!

    帕特*莱斯嘴巴闭的紧紧的。生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告诉对方那个惊天秘密。

    虽然主教练已经隐隐察觉到了。

    “好吧,我承认自己有些要求过高了。球员们都很努力,即使体力到了极限,意志力也不比任何时候差。”

    温格没有去追问老伙计,不是不想,只是身为统率,事事了无巨细反而不如放手而为。

    “那不是你的问题,阿尔赛纳,俱乐部的想法在你的推动下步子迈的太快,真不知道最后是谁在推着谁走了。”帕特*莱斯说着说着。开始摇头,“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他们仿佛都忘了,竞技体育只有建立在充足的准备上才能走的稳当。否则只是拿鱼缸里的水来灭火。”

    “鱼儿会自己找寻大海的,放心吧。”温格却忽然笑了起来,身体后仰,在椅背上弹了两下才稳住。

    “是啊,有一只鱼儿已经游到了马德里,不过好像海水的滋味不太适合他?”帕特*莱斯也笑。眉头舒展了不少。

    尼古拉*阿内尔卡这个名字于两人而言并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现在即使是开玩笑,两人还是忍不住会叹息。

    幸福太过短暂,世事总难两全。

    其实叹息真的有些多余,阿内尔卡在皇马混的再不如意也不会怀念阿森纳。

    “与里瓦尔多和帕特里克*克鲁伊维特相比,他还是嫩了一些。算了,不说他了,谈谈你的想法吧,我是说接下来这场比赛。”温格用力摇了摇头,仿佛这么做能把那些不愉快彻底甩掉一般。

    “丹尼斯要到一周后才能进行对抗训练,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赶上与巴塞罗纳的第二回合比赛。目前情况来看,接下来这场有麻烦了。”

    帕特*莱斯皱着眉头说罢,拿起桌子上的报表,逐一指着上面的数字念道:“弗雷德里克,血乳酸水平超标55%,吉尔斯,8%,帕特里克,65%,西尔万,62%”

    温格的脸上的皱纹被一个个让人头疼不已的数字拉长,变深,渐渐凝固。可仔细听了好一会,那个熟悉而又痛恨的名字始终没有出现。

    直到帕特*莱斯脸上浮现神秘的笑容之后,一个让人惊讶的数字才蹦了出来。

    12%!

    “怎么可能!!!”

    温格忍不住叫了起来。

    天前刚刚踢满了120分钟且右腿抽筋的家伙,今天又踢了足足5分钟,怎么会有如此夸张的恢复能力?

    “列也很吃惊,因为在入队体检时,他的血红蛋白含量并不算顶尖,有氧耐力甚至只是游水平,再加上19岁的年龄限制,实在不应该出现如此夸张的数字。”帕特*莱斯语速很快,说着还伸出拳头在空挥舞了两下。

    “难道?”温格瞪大了眼睛,一把抢过报表。

    “没错,他的身体素质或许不算最顶尖,但柔韧性与灵活性相当惊人,据说他自己有一套特别的休息放松办法,长期坚持的话,不但能快速恢复体力,还可以预防伤病的出现!”帕特*莱斯把自己给说激动了,一张老脸上满是兴奋的光芒。

    “意思是之前对他采取的保护措施有些过头?他的体力完全足以应付一周一场的比赛?”温格长呼了一口气,心跳渐渐回落。

    刚觉得呼吸平稳了一些,一股异样的感受又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跑了出来,法国人只觉得心里的某个地方开始刺痛起来。

    那种视若珍宝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瞧着它离自己而去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难过了,简直百倍于索尔*坎贝尔那双落寞的眼睛!

    “就目前阶段来看,他的体能呈现一种有趣的现象。一周一赛能够轻松应对,一周双赛首发一场,替补一场的话,也能保持相当高的水平。”

    帕特*莱斯没有察觉老伙计的神情变化,仍然在那啧啧称奇,“照我说,比起那些仗着身体条件出色而任性妄为的家伙,他这种依靠规律的生活与科学的训练建立起的体能优势,不但能长期保持下去,反而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技战术水平的完善而作用越来越大”

    “好了,帕特,休息一会。”

    木质品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划过,温格跌坐椅上,脸色变得苍白。冷汗从额头上不断地冒了出来,法国人捂着胸口渐渐委顿下去。

    “怎么了!呀,坚持一下,我打电话叫列过来!”帕特*莱斯吓了一跳,手一抖,报表像雪花一样四处乱飞。

    “不,不要紧,给我倒杯热水。好像,是胃痉挛”温格费力地伸出手来,朝老伙计摆了摆。

    好一会。

    “唔,你怎么了,阿尔赛纳,要不要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帕特*莱斯瞧着脸色渐渐恢复的法国人,心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

    “不用了,又不是心脏出问题。对了,之前还没有说完,如此多的球员体能都亮起了红灯,难道主场比赛我们仍然只能用慢节奏的攻防来保留胜利的希望?”

    温格像是自问自答一般,说完开始苦笑,“我好像又犯同样的错误了,这种情况下,压出去和人打对攻才是昏了头的举动。”

    “是啊,没有办法,股东们和英足总一样,想要脸面,想要利益,却又不肯脚踏实地。这场比赛看来又将成为个人表演的舞台了,只是不知道会以怎样的方式来演出。”帕特*莱斯摇头说罢,意味深长地看了老伙计一眼。

    “你让我怎么选择,难道为了减少将来的麻烦,而生生放弃眼前这次绝好的机会?”

    温格情绪又有些激起来,刚想起身却被对方摁住了。

    “别激动,阿尔赛纳,照我说,比起那些家伙们,你对Mo的情绪要复杂的多,还是不要拿将来的可能来为难自己了!”

    听了这话法国人有些楞神,还没等回过神来,帕特*莱斯那略显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像胶布一样,封住了他的嘴。

    “我以为你是对他要求太高才这么做的,现在看来,是他的所作所为触动了所有人的神经,才导致了眼前这副局面。”

    “即使他本赛季结束后就离开,球队依然会不可避免地打上属于他的烙印,所以咱们越介意他的影响力,越会在无形当放大这种影响力。”

    “球员们会说,‘哇,BOSS居然如此反常,看来那个家伙刺激到他了!’”

    “留给时间吧,或许时间能裁定一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