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

    又来?

    帕特*莱斯结结实实地楞了一下。

    换人权虽然是主教练温格的一亩分地,可身为第一助理,建议权的分量也是相当可观的。他如果认同了尤墨的看法,稍加掩饰就能瞒天过海。

    不过这样好吗?

    会不会太纵容这家伙了?

    “格里曼迪上一场我和一样踢了12o分钟,现在看着是挺积极的,效率却已经开始下滑了,如果我们不甘就此罢手的话”

    尤墨没有把话说完,声音也刻意压低了,效果却像擂鼓般醒神。帕特*莱斯长呼一口气,迅转头,直奔场边急火攻心的主教练而去。

    是的,即使教练席上坐着个五个教练,临场指挥依然可能会犯低级错误。

    格里曼迪不但上一场踢满了12o分钟,一周前的另一场联赛同样打满了9o分钟!

    为了弥补之前的错误,这位法国小将无论训练还是比赛都付出了远常人的努力,本场比赛虽说身体状态不佳,但跑动依然积极,表现依然活跃。只可惜人不是机器,如此高密度的赛程压根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的,现在比赛到了这个时间段,1o打11又o:1落后的情况下,留在场上还能挥什么作用?

    防守时被对手撞的人仰马翻?

    进攻时拖着沉重的步伐疲于奔命?

    都说士兵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可如果碰上个昏了头的指挥官,岂不成了枉死鬼?

    “卫?”

    温格的反应与帕特*莱斯想象的并不完全一致。

    惊讶之余反而饶有兴致地望了过来,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法国人显然还想进一步探讨一番!

    “是的,卫。”

    帕特*莱斯脑袋到是保持清醒着,知道比赛不等人。迅确认了主教练的看法之后,换人前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

    尤墨用眼神竖了个大拇指过去,最终得到了个“一切尽在不言”的眼神回敬。

    温格却紧跟在帕特*莱斯身后,样子有些迫不及待。

    临场指挥方面他只是偶有神来之笔。算不上大师级人物,情急之下犯些低级错误很正常。或许别的主教练会将错就错以维持权威,他却一笑置之,迅从善如流。

    当然。身为主教练,球员心的权威性是必须要维护的,他若知道这是尤墨出的鬼主意的话,断然不能开此先河。?

    这其实也是助理教练这一职务不能小瞧的重要原因。

    桥梁般化解球员与主教练之间的误会,家长般协调球员之间的矛盾。维护他们的利益,秘书般帮助主教练应对各种问题,这些都是助理教练的分内事情,能一一处理妥善的实在凤毛麟角。

    帕特*莱斯也做不到十之八,却依然被温格视为股肱,可见这一职位有多重要。

    “是的,卫。您看,上一场比赛带来的体力影响太大,现在已经踢到了这个时间段,球员们都很疲劳。指望阵地战破门的可能性实在不大。放在卫位置上或许限制了他的进攻才华,可您想想看,球队的防守依然存在问题,贸然打后卫风险很大,而他在定位球屡屡能有惊人之作”

    身为主教练的老伙计,只要温格一开口,帕特*莱斯就知道对方想了解什么。这番解释不但详细,逻辑也丝丝入扣,算是眼前状况下既加强防守,又保留进攻可能的最佳办法。

    “嗯。西尔万好像只有在o上场的时候挥出色”

    温格点完头之后又摇头,显然察觉到了什么。

    维尔托德其实是个比较容易情绪化的家伙,心理素质并不稳定。能在低谷爆,能用常挥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尤墨在其挥的作用太大,以至于形成了依赖性而不自知。

    眼前这场比赛是联赛杯决赛的餐后甜点,又是欧冠盛宴的饭前开胃菜,重要性并不显眼,于是他的身体与心理都有些提不起劲来。

    带着这种状态上场比赛,一旦状况出乎预料。带来的打击往往会爆击。

    什么情况?!

    对于球员来说,失误不要紧,因为失误乱了方寸难以让人原谅。维尔托德倒是没有多慌张,只是眼神不断地四处乱飘,希望那个家伙再次带着“秘方”来拯救比赛。

    全然忘了,自己才是比赛的主人!

    “是啊,是有这么个情况。”帕特*莱斯同样意识到了问题,语气有些严肃。

    战术上的依赖无可厚非,身为大腿不可能不让人抱,可如果心理上形成依赖,场上挥因此受到直接影响的话,麻烦就大了。

    “可能不只是西尔万,我们的球队好像在他缺阵时都不太会踢了!”温格的眉头越皱越紧,心跳开始直线上升。

    能在自己手下成为英Vp自然可喜可贺,可谁又能知道他心所想?

    金元砸下,阿森纳到那时还能留住他?

    一旦诺言兑现,球队岂不伤筋动骨?

    “目前来说,还是有伤病的原因在其挥作用。?”

    帕特*莱斯拍了拍老伙计的后背,话一出口立马缓和了之前灾难来临般的气氛。

    确实,别的不说,博格坎普的因伤缺阵是阿森纳踢不出华丽进攻的最大原因,阿内尔卡与佩蒂特同时不在场的影响力同样不小。现在球队的边路进攻依然犀利,路渗透却远不如从前,执着于并不擅长的进攻方式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嗯,看比赛吧,西尔万开始活跃起来了。”温格点头说罢,苦笑满脸,“还有弗雷德里克。”

    要是放在以前,或者将来回归小伙伴身边之后,尤墨断然不能让所有人产生如此强的心理依赖。不过现在是他考验自己的最佳时刻,他想看看在重压之下他能做到何种地步!

    这种做法或许有些不利于队友成长,对球队的长远影响也可能以负面为主,但他已然明白了一件事情。并且通过这件事情看到了将来。

    豪门有豪门的游戏规则,即使球员心有所属,强大的利益面前依然有可能身不由已。俱乐部高层也罢,主教练也罢。甚至经纪人也罢,都会在豪门的名利场上横插一杠,影响着球员们的职业生涯。

    他若只是怀着良好愿望去影响别人,将来难免会不断收获苦涩果实。

    因此,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没有混豪门的底气。就别怪游戏规则太残酷!

    场上。

    1o打11的阿森纳反而比11打11时表现的更稳定了,进攻虽然没有马上创造出机会来,可防守的稳健表现渐渐让人心踏实了不少。

    比赛就是这样,攻与防既是矛与盾,又是鱼与水。任何一支球队,只要能做好其一环,就能让人看到希望,也能明确努力方向。

    当然,相比于进攻来说,防守的难度并不夸张。难的是在防守的同时,进攻依然拥有自己的特点。

    特点即想法,坚持下去就成了风格,坚持风格并不断收获荣誉,才能成就豪门气质。

    场上这支阿森纳队本没有主心骨,尤墨只要一上场,即使踢的是后卫,依然成为所有人心的精神信仰。

    突破造犯规,通过定位球挥他的神奇能力,这一点帕特*莱斯并没有告诉他们。却毫无意外地成为这支球队的开门钥匙。

    简单的办法或许并不能时时灵验,但在极端艰难的情况下,越复杂的办法越让人信心全无!

    一旦认准了,劲往一处使了。“大力出奇迹”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不仅仅是用来调侃射门。

    比赛在激烈的身体对抗继续前行,阿森纳的反击开始挥威力,热刺队则渐渐回辙,打算用人数优势围成滴水不漏的铁桶阵,以度过剩下的十多分钟。

    红点套餐之后,阿特金森开始找平衡。判罚尺度有意无意地偏向阿森纳不少。对于热刺球员来说,同样的动作在之前并不会让哨声响起,现在则屡屡碰壁,让他们窝火不已。

    火气一大,头脑难免不够清醒。与此同时,尤墨上场之后俨然如鱼得水的两个家伙终于开始擦出火花!

    第分钟,维尔托德路衔枚疾进,漂亮的变线过人后,斜插肋部的永贝里球到人到!

    精确到厘米与毫秒的配合让他们面前的对手望球兴叹,最终热刺队只能祭出犯规大招,以黄牌和直接任意球为代价,扑灭了这次闪电般的快攻。

    接下来的直接任意球,维尔托德硬是把尤墨按在了皮球前面,给了他一脚闷横梁的机会。

    全场惊呼声,阿森纳球员们只是稍稍惋惜了一下就继续投入进攻了,那副积极的模样很难让人想象这曾经是一支球风偏软的球队。

    任意球对尤墨来说可是个新鲜玩意,能在让人心跳加的时候体验一盘简直值得好好回忆一番。只可惜时间不等人,他只能默默记下那一刻的身体感觉,留到以后找专家来慢慢研究。

    第9分钟,热刺队的反击一而不可收拾,一直攻到了阿森纳禁区腹地。最终的一对一单挑,尤墨明显快出一截的反应度弥补了位置上的小小缺憾,射门被他用脚挡出!

    皮球飞出去很远,最后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左路奥维马斯脚下,于是荷兰人想都不想,直接带球一骑绝尘而去!

    场边的温格只能继续苦笑。

    还少算了这家伙!

    其实对于奥维马斯来说,心理依赖只是换了个对象而已,症状并不严重,此时被主教练划分到重症监护室未免有些冤枉。

    好在他并不知道场边的温格在想什么,而且即使知道了,心也不会有恙。

    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这家伙自己才找到了久违的乐趣!

    奥维马斯的突破远比永贝里来的犀利,于是热刺球员只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左路大禁区线上,热刺队长两黄变一红!

    索尔*坎贝尔。

    这位美洲牙美加人后裔时年25岁,是98世界杯英格兰队主力后卫。

    刚好他的搭档就是英格兰队长托尼*亚当斯。

    如果不是两家俱乐部势同水火的话,温格其实有意挖他过来当阿森纳队长的继承人。现在瞧见他一脸郁闷地走下场,法国人心情颇为复杂。

    有点快意,有点惋惜,有点刺痛。

    接下来生的事情加重了这份复杂情绪。

    “你这个混蛋,你毁了我们的周末狂欢!”

    “为什么不站住了等他耍把戏,你这个胆小鬼!”

    “懦夫,快滚吧,你不配戴上热刺的队长袖标!”

    看台上传来的谩骂声毫无保留,尽情地宣泄着怒火。

    或许是酒精刺激,或许是期望值过高,或许是他的表现在两次德比战都只一般,热刺球迷此时的声音并不理智。

    可惜场上随后生的事情催化了这种不理智!

    奥维马斯不会傻到用左路任意球来考验尤墨的右脚弧线球技术,因此荷兰人自导自演,冲刺两步后一脚横传!

    让人大跌眼镜的选择导致热刺球员纷纷招,尤墨却早有准备,两进两出后刚好出现在皮球滚动的路线上!

    原因嘛,有些难以启齿。

    奥维马斯为了保险起见,在热刺球迷满场嘘声大作的时候就已经找到了他,详细介绍了自己的打算

    尤墨本来以为自己出任卫后,球队的任意球战术他会成为禁区里的高点存在,结果完全没料到队友们会一而再,再而地考验他的远射技术。

    还好,这种右脚重炮轰门他在凯泽斯劳滕时就上演过不止一次,现在上手不但毫无生疏感,对手却完全被晃点了!

    谁能想到,14粒入球有11粒头球的家伙,居然在任意球战术跑到外围远射?!

    都知道他不会老老实实地待在后防线上,可谁能记起他曾用1o+公里/小时的远射彰显霸气?

    想不到自然会付出代价,尤其是横梁已经救驾过一次的情况下。

    坎贝尔的身影停留在球员通道入口处,黑黑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高大的身体在寒风微微有些晃动。

    温格在振臂高呼后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即使耳边的谩骂升级,攻击对象牵涉到父母亲人的时候,他的反应依然有些淡漠。

    或许真的伤心了吧,温格想了想,转过头,看着被弟子们簇拥起来的那个家伙。

    尤墨远远地竖了个大拇指过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