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站在欧冠淘汰赛的舞台上,尤墨心里颇有些异样感。》,

    他从一支默默无闻的少年队出发,一步一个脚印,历时六年时间,终于站在了半山腰,可以仰望山顶的风光了。

    看到的风景越多,心态与眼光自然与从前大不相同。他开始明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样一句看似压力重重的话背后,隐藏着的真相。

    更大的责任,更高的要求,这些都是迈向巅峰的必需营养,任何逃避的想法都会给职业生涯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这一路走来,或快,或慢,或掌声一片,或骂声不断,或高歌猛进,或黯然离别,一桩桩,一幕幕,都恍如昨天般色彩鲜艳。

    或许,此时此刻的心情,也会成为值得铭记的一瞬,陈列在人生展览馆,供自己慢慢回味。

    现在,哨声响起,大幕拉开,比赛,开始了!

    国际米兰的大牌球星们并没有把这支英超墙内开花的球队放在眼里。

    可能因为拉齐奥队赢的毫无压力,也可能是贵为世界第一联赛的豪门自信,更有可能觉得对手的风格刚好被自己所克,反正无论哪一种,都让他们觉得对手有些言过其实,现在是冲上去揭开那层薄薄的面纱,露出真面目的时候了。

    这种心态支撑下,国米将士们一上来就反客为主,用几次凌厉的攻势惊出了看台上5000名枪迷一身冷汗。

    与此同时,随队远征北伦敦的000名国米球迷们又唱又跳,欢快的仿佛节礼日聚会。

    阿森纳球员们多半是带着紧张与忐忑开始比赛的,客队气势汹汹的板斧砍下来,比分没能改写。心理上的压迫感顿时加重了。

    比赛太过重要,对手太过强大

    两个紧箍咒一般的声音在每一个信心不足的脑海里回荡,拖慢了他们的步伐,降低了他们的反应速度,压抑了他们的创造能力。

    上半场前十五分钟很快过去,比赛呈一面倒之势。好在大卫*希曼如有神助,接连扑出对手两次近在咫尺的射门后,0:0的比分堪堪维持住了。

    略显沉默的海布里球场,温格满脸焦虑地站在场边,两只手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

    身为主教练,有些时候可以统领一切,有些时候却只能默默期待。

    比如眼前这种情况。

    年轻球员受到场外因素影响很正常,任何人也不会在这一点上过于苛求。

    老将们则不然。

    他们的职业生涯已经开始收尾。成长空间接近于零,这种状况下被对手的气势压制,连平时的一半水平都发挥不出来的话,信心上的打击比年轻人遭受的要严重许多。

    毕竟一贯稳定的东西被打破,再重建需要的功夫要多出许多倍来。

    温格可以通过大声叫喊来试图唤回他们的注意力,可这种事情并不符合主教练的作风,也不是他最擅长的鼓励方式,勉强为之反而容易加重他们的心理负担。觉得boss同样已经不堪重负了。

    大声叫喊行不通,此时换人也不可能。那战术上的调整呢?

    刚想到这里,场上的两个人开始对话了。

    “换个位置吧,丹尼斯。”

    “不用,在你的位置上保持耐心。”

    “哦,好。”

    温格并没有听见两人在说什么,不过看清楚两人在交流之后。他莫名地放下心来,又静静地站了一会,转身回坐。

    帕特*莱斯是顺着主教练的目光才发现状况的,于是不等法国人坐稳就问道:“他们在交流什么?”

    “不知道。”温格摇摇头。

    “不知道?”

    帕特*莱斯有点楞神。

    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托尼*亚当斯不在的时候,场上已经有人能够勇敢地站出来。扛着大家前进了吗?

    “我猜他们已经想到解决办法,所以保持耐心好了。”

    “哦,好。”

    短暂的插曲没能改变什么,接下来的比赛阿森纳球门依然岌岌可危。

    国际米兰实际上并未派出他们的最强攻击阵容,智力双萨之萨拉斯坐在替补席上,忧郁王子罗伯特巴乔同样没有出现在首发阵容。可这些人即使没在场上,罗纳尔多与雷科巴两人也足以搅动阿森纳老迈的防线。

    尤其是两人的前者,“外星人”的称号一点水分都没有。

    速度,力量,技术,爆发力,正处于职业生涯巅峰期的巴西人无一不精。跑位,配合,判断,节奏感,他同样堪称一绝。门前嗅觉,想象力,创造力,这些衡量一流与顶尖之间距离的东西他不输给任何人。

    如果说阿内尔卡是“全面”二字的代名词的话,那罗纳尔多就是“全能”的典型代表,两者之间的差距不是“世界足球先生”的头衔能概括的。

    这样的家伙在巅峰状态下一个人肯定防不住,好在阿森纳的后卫们一个个都足够小心谨慎,从来不会放空了让他与队友一对一。

    尤墨孤身一人留在对手半场,看的心潮澎湃。

    这种距离球王只差一步的家伙在巅峰状态下确实无解,尤其是带球冲起来之后,那股扑面而来的破坏力简直让人窒息!

    现场观摩了接近半小时之后,尤墨找到了些灵感。

    如此全面的家伙,除了锋位置之外,其它位置同样能够胜任吗?

    问题看起来有些无厘头,实际上在此时浮现并不违和。

    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影锋,后腰,卫,这些构建球队主框架的位置巴西人完全有能力胜任。这种能力来源于足球天赋,但更多地成长于对这项运动的理解。

    就像每个位置上不同的球员会踢出不同的风格一样。只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就能在自己的领地里称王!

    反过来说,对于场上其它位置的理解,让巴西人的意识远超常人想象,只是被出色的个人技术与身体素质掩盖,并不为人津津乐道罢了。

    理解了这些。尤墨才恍然明白一件事情。

    那些步入殿堂,成为传奇的家伙们,速度,力量,技术,想象力,所有的一切都是武器,唯有“意识”二字才是武器管理员。

    没有足够的意识,武器再优秀也发挥不了多大作用!

    面对来势汹汹的对手。博格坎普没有托大,在吩咐完尤墨坚守位置后,他自己回撤的很深,除了防守贡献力量外,皮球在后场的运转流畅了很多。

    后防不稳的最大原因往往不是一点被打爆,而是一点被打爆后整个体系陷入瘫痪。

    两者看似一回事,实际则不然。

    足球比赛想在一对一的状况下遏制住对方箭头人物并不容易,因此两军对垒时某一点频频出状况很常见。如何应对才显示出一支球队的应变能力。

    如果是边路被爆,那来自边路的传与小角度射门会多出许多来。守好肋部与路,防好近角就能缓解不少压力。如果路被爆,那整支球队的防线需要增加空间,需要立体站位来缓解路长驱直入带来的压迫感。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

    一波强势进攻结束后,后防球员绷紧的神经难免会稍微松懈一下,如果刚交给队友就被断的话。那过高的进攻密度无疑会拖垮整条防线的神经,犯错也就成了必然!

    博格坎普回撤如此之深的目的即在于此。

    后场多了他这么一个传球点,皮球运转起来自然流畅许多,即使阿森纳球员仍有些不在状态,可当家球星在最危急的时刻出现在自己面前。带来的信心提升非常明显。

    他们有尝试过高球找尤墨,结果往往是第一点争下来了,第二,第点没了着落。

    毕竟对手的战术体系严谨,球员站位很有讲究,指望后场一个大脚就出奇迹纯属天方夜谭!

    好在这样的上半场让阿森纳球员们目标降低了很多,进攻打不开局面在情理之,保持好前一阶段的防守水准就行。

    于是,罗纳尔多的破坏力在他们有些不思进取的选择下被遏制住了,上半场结束的时候,0:0的比分岿然不动。

    比分看着能够接受,场面上的被动挨打却让看台上的球迷们愁眉不展。

    国际米兰上半场就完成了多达11脚射门,几次差之毫厘的情况下,万一下半场有哪次运气好些呢?

    阿森纳防守时虽然军用命,可球队天前刚踢完一场硬仗,继续疲于防守的话会不会体力先出问题?

    主场进攻都打不开局面,客场还能有盼头?

    这些疑问高悬天上,随着时针一起向前跳动,很快就走完了15圈。

    两队场休息时都没有换人,下半场比赛在沉闷即将进行。

    尤墨与荷兰人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他们低估了对手的状态与决心,高估了队友的能力与信心,最终在仅有2%的控球时间里,他们压根没能在前场制造出足够的威胁来,遑论打爆某个点了。

    现在下半场已经开始,换人已经合乎情理的情况下,继续这种思路进行比赛还有必要吗?

    高水平的足球比赛即是如此,赛前准备再充分,比赛时依然可能派不上用场。能在一号方案发挥不了作用时迅速拿出二号,号方案来,才是一支球队迈向成熟的标志。

    “没有必要了吧,我觉得现在是需要通过进攻挽回士气的时候,执着于打爆对手某个点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快出球员通道时,奥维马斯不无遗憾地说道。

    罗纳尔多在这半场比赛多在路与右路活动,荷兰人身为左前卫自然不能干看着阿什利科尔被虐,频频回撤很深的情况下,他觉得的应该先挽回士气再想别的。

    “不,淘汰赛是两个回合,下一次交手时我们面临的局面只会更艰难。这场比赛如果不能表现出让人惊讶的能力,那对手的信心无疑会大大增强。而我们即使凭借运气在这一回合赢了对手,下一回合依然会被打回原形。”

    博格坎普难得一次说这么多话,不过两位听众都选择性忽略了这种罕见的事情。

    奥维马斯是因为惊讶,尤墨则因为找到了同类。

    即使演砸,绝不平庸!!!

    重新开始的比赛双方都没有按上半场的剧本走。

    国际米兰队显然意识到破铁桶阵的难度了,于是主动把阵形回收,打算引*诱对手出洞后,用已方超强的个人能力来解决问题。阿森纳队骨子里流淌着进攻血液,主场踢成这样已经够郁闷的了,即使输他们也不愿意在下半场继续维持下去。

    一方主动回收,另一方积极抢攻,比赛顿时变得好看起来。

    第49分钟,博格坎普与永贝里成功配合后一脚直塞找到了大禁区前沿的家伙。

    尤墨在皮球过来前没有直接冲上去接球,反而先用身体倚了一下对手,接着往回跑了两步之后就果断降低重心,沉腰坐马。最终对手在奔跑猝不及防,整个身体从他头顶压了过去。

    犯规!

    虽然对手整出来的动静挺大,实际上纯粹是没准备下遭了暗算,这张黄牌吃的冤枉之极。不过欧冠裁判不同于英超裁判,这样的判罚尺度也给阿森纳众将们提了个醒。

    最终难得的定位球机会,尤墨高高跃起,甩头攻门,结果对手门将身手甚是了得,移动凭借着快速反应向左后方倒地。并未舒展的身体姿态并不好看,可实用的技术选择让近在咫尺的射门做了无用功!

    用拳头将皮球从门线上击出!

    尤墨从地上一骨噜爬起来,记起了这个名字。

    吉安卢卡*帕柳卡!

    很明显,禁区混战只是用手挡住皮球并不足以解除威胁,用拳头则在第一时间帮了队友们的大忙!

    第52分钟,国际米兰长传反击未果,大卫*希曼不等面前人群散开,瞅准目标就是一个大脚!

    英格兰老将看的很清楚,此时的对手正往外压以图反击效果,而本方球员仍有两个点没来及回防。

    最终他的良好判断没有落空,尤墨在对方大禁区前十多米处高高跃起,头球点给了右路严阵以待的永贝里。

    瑞典人在前几次回防都表现的不够积极,好在对手主攻右路,没有合理利用起左路的薄弱防守。

    这一次,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