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在意料之,故事也就失去了乐趣,每次都生意外,故事同样会让人乏味。

    这场对阵巴塞罗纳的欧冠四分之一决赛看点众多,赛前媒体普遍认为会是一场球星的盛宴,会是一场火星撞地球的对攻大战。真正等到比赛开始,双方布下阵势你来我往的时候,所有人才现,不但想象的激烈对攻没有出现,对于防守的高度重视让比赛平衡始终难以被打破。

    o:o的结果让所有关注者都不太满意。

    阿森纳曾经创造过几次不错的机会,尤墨甚至差点凭一已之力抢出一个单刀来,只可惜机会没能转化为进球,平平的创造力也没能让乏味的比赛变得有趣。

    这让赛前对他预期很高的媒体和球迷们有些不爽。

    吃惯了大餐之后,循规蹈矩的挥总是让人觉得这不该是他的水平,却在有意无意间忽略了对手的因素。

    是的,范加尔带来的全攻全守,正是体能问题严重的阿森纳最不想碰见的对手!

    尤其是客场作战,战术有些保守的情况下,双方都在指望球星的个人能力来打破平衡,最终双双收获鸭蛋结局也就不足为奇了。

    相比于无球技术,尤墨的有球摆脱能力还远不够看,球队连对手的禁区都攻不进去,他也只能寻求非常规手段来解决问题。

    可惜非常规手段需要状态,需要灵感,需要运气,不是强求能得来的东西。在连续爆一段时间后,他的状态也难免出现了起伏,好在体力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他在防守的作用依然突出。

    维埃拉,格里曼迪,再加上他,名前卫要扫荡有扫荡。要组织有组织,虽然很难制造出真正的威胁来,却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防线受到连续冲击。

    反观对手,巴塞罗那正选锋克鲁伊维特与场大将菲戈同时因伤缺阵。球队受此影响进攻手段有些单一。在阿森纳众志成城的防守下他们没能收获客场进球也算正常,只是心里难免有些遗憾。

    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o:o的比分让双方都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回合。

    赛后新闻布会上,面对众多记者的质疑,两位老帅都没什么好脾气。

    “阿森纳的顽强表现让人吃惊。这和他们以往比赛的内容并不太符合。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同样不在巅峰状态,人员也不齐整,双方战术执行能力都很到位的情况下,没能进球并不让人意外。在我看来,双方的第二回合较量才是真正的决战,没必要太在意客场进球!”

    “没办法,我们的赛程密度在那摆着,实在别无选择。与对手相比,我们在这一个月内多打了两场比赛。其还有一场12o分钟的决赛。现在我们已经取得不败战绩了,不用为这一场比赛没能破门得分而过分担忧。下回合在诺坎普进行的比赛不会是今天的重复,放心好了!”

    温格的话不无放烟雾弹的味道,记者们却信以为真,开始憧憬起双方的第二回合较量来。

    其实对于法国人来说,能以疲惫之师逼平夺冠大热巴塞罗那队已经殊为不易了,接下来还有两场联赛和一场足协杯要打,压根没办法确认到时候能否以更好的姿态与牌面实力去面对第二回合比赛。

    好在场比赛的对手实力都不算强,赛程密度与前一阶段也不能比,只要球队能继续维持目前的凝聚力。把握好休养生息的机会,到时候还是能有与对手掰手腕的实力。

    意识到这一点的不止是主教练,球员们也在畅谈这种可能。

    周末的第十二轮联赛开始前,阿森纳的更衣室里一片热闹。

    由于a瓶尿检呈阳性。唯一的杂音制造者,法国人佩蒂特被主教练排除在18人大名单外。如果两周后的B瓶结果也一样的话,这位更衣室大佬多半要和球队彻底拜拜了。

    他不在,更衣室的国籍问题也就不在成为交流的障碍,所有人各抒己见,俨然把赛前准备变成了一场茶话会。话题也从眼前这场比赛散,直指周后的第二回合较量。

    身为焦点,尤墨自然也少不了言,不过他的兴致并不高,寥寥几句就交待了。

    这货到不是因为队友们的轻敌表现而担忧,让他少气懒言的另有其事。

    上一场比赛结束后,他瞧见了范加尔与奥维马斯言谈甚欢的场面,于是深埋心的记忆顿时苏醒,难以名状的伤感涌上了心头。

    他其实还没有真正经历过亲密战友的主动离去,这突然一下呈现在面前,心难免会觉得异样。

    一场电影还没有看完,身边人已经不在。

    那结局是喜是悲还有什么盼头呢?

    感情丰富的家伙往往如此,些许的失落都会被放大,何况离别的伤感了。

    还好有其它兄弟在。

    “怎么了,生了什么事情吗?”

    快要出球员通道的时候,永贝里拍了拍尤墨的肩膀,压低声音问道。

    虽然看上去有些粗犷,其实瑞典人挺细心的,除了察觉到对方情绪有异外,他还从队友们乐观的态度感受到了一丝危险。

    为保级而战的桑德兰队,真的不堪一击吗?

    “没什么,想起了些陈年往事。”尤墨笑的有些勉强,只是转头看了瑞典人一眼,就继续表情木然地向前走去。

    永贝里楞了一下,心不详的预感顿时加重。

    快走两步之后,他的声音有些急切,“不对,你不该是这副样子去比赛,要不我和Boss说一下,临时更改名单应该来的及!”

    “不用了,每个月总会有几天是这样”尤墨有气无力地直哼哼。卐  `

    “靠,你不要吓我好不好!”永贝里顿时高兴,手搭住那货肩膀一阵摇晃。

    “吓你干嘛,你又不是柔弱少女。”尤墨被晃的脑袋都大了,于是马步一跨。单臂一拦,把65公斤的瑞典人扛在了肩头。

    站在原地不动也就罢了,最多让队友们吃一惊,可这货毫不自觉。就这么扛着永贝里走出了球员通道!

    海布里球场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呼声。

    什么情况这是?

    “放我下来”

    虽然心里有一点点自豪,可永贝里脸皮实在没他那么厚,听着看台上嗡嗡的议论声越来越大,瑞典人脸上挂不住了。

    尤墨没有松手放他下来。

    “如果有一天,我扛不动了。你再下来也不迟。”

    “不会一直让你这么扛下去的!”

    “不,能扛着往前走是件幸运的事,至少比毫无目的强。”

    矫情完了,这货的情绪平复了不少。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只要身处豪门,就不会一直温情脉脉,总难免人来人往,总会有新人笑旧人哭。

    他能接受为了名利离开的家伙,也能看清楚豪门背后的权力游戏,却无法面对岁月无情带来的遗憾。好在他是个职业运动员。行走在胜负的世界里,总会有不断的目标吸引着他。

    就像眼前这场比赛一样。

    桑德兰不是病猫,是黑猫警长么?

    尤墨看了眼高悬天上的o:1比分,又看了眼一脸茫然的队友们,只好在心默默吐槽。

    丢球看似有运气成分,实际上很正常。

    这场比赛距离上一场与巴塞罗纳的恶战仅仅四天时间,即使有轮换,大部分阿森纳球员们的体能仍然处于低谷期。再加上过于放松的心情带来的失误连连,被对手抓住机会弄进去一个再正常不过。

    所谓的“黎明前的黑暗”,其实指的就是眼前这种情况。

    桑德兰队目前排名第14位。正是努力一把就能上岸,松股劲儿就跌落深渊的位置,这种状态下的球队属于见到老虎都敢咬一口的类型,卫冕冠军什么的压根不虚!

    丢球出现在比赛第分钟。阿森纳球员们兴奋的心情被浇了个透心凉之后也振作了一会,可惜一来时间不多,二来身体确实不在状态,于是上半场剩下的时间很快溜走。

    哨声一响,所有人低着个脑袋往更衣室走去。

    尤墨懒洋洋地走在队伍最后面,时不时地东张西望。

    看台上一片安静。仿佛又回到了格拉汉姆时代。

    哦,不对,那时候领先的是阿森纳!

    “身体感觉怎样?”

    帕特*莱斯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声音里忧虑满满。

    老头儿觉得是自己的建议出了问题,才导致这家伙状态平平的。现在瞧着他步履缓慢地走在最后,难免会被黑锅压的喘不过气来。

    “好着呢,就是这里有点走神。”尤墨指了指自己的大脑袋,笑。

    “哦?是什么事情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心不在焉的?”帕特*莱斯担心刚放下,好奇心又起。

    “以前都是我走,别人送我,现在轮到别人走了,我在那守着。”尤墨懒洋洋地说罢,又开始45度望天。

    老头儿却完全没有同流合污的意识,反而大吃一惊道:“什么,谁要走?还有,你不走?”

    “是啊,你看,尼古拉因为我走了,埃曼努埃尔也因为我才递了转会申请,我要是再拍拍屁股走人,还会有人愿意听我解释吗?”尤墨笑的没个正形,不过还是没能逗笑对方。

    帕特*莱斯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和阿尔赛纳都不希望你走,你的队友们也不希望你走,但走与不走不是我们说了算,你自己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尤墨收了笑容,定定地看着面前这张被岁月侵蚀的脸。

    沟沟壑壑不算深,却很密集,在一张颇有喜感的脸上缠来绕去。本来有些混浊的眼睛不知为何忽然变得明亮起来,仿佛心埋藏已经久的话终于说出口一般。

    “我自己的想法很简单。”

    “每一支球队对我来说都是一段宝贵的旅程,或许时间上有长短之分,但没有贵贱之别。”

    “想让每一支我待过的球队都取得理想的成绩,这种事情可不容易,我想试试看。”

    声音终了,余音却在球员通道里回荡。帕特*莱斯楞楞地站在他背后,直到背影消失在无边的黑暗。

    转过头,是一个明亮的下午。

    更衣室里温格并没有飙,只是语气严肃地分析了一番对手的战术布置就完工了。

    球队踢的如此之差为何还能逃过鼓风机伺候?

    法国人其实很矛盾。

    他不希望弟子们过于依赖任何人,但在一切都回归正常的时候,他又难免会想起那些让人热血沸腾的瞬间,无限渴望它能在眼前重演。他知道自己的这种期待同样是依赖性的体现,只是身为球痴一个,怎能不迷恋那些充满想象力与爆力的艺术品?

    他希望弟子们爆出惊人的能量,来完成同样的事情,可理智又告诉他,那不是正常人能办到的!

    这两场比赛那个家伙总算平庸了,他可以不用担心弟子们的依赖性会加重了,所以他觉得失利能够接受,只要所有人能意识到问题,知道那个家伙不是无所不能的就行。

    带着矛盾的心情,法国人结束了自己的更衣室之旅。

    然后,没有然后了。

    比赛第56分钟,永贝里右路45度传,大禁区线上的尤墨高高跃起,横向顶了个反角出来。维尔托德坦然收下大礼,小禁区线上铲射破网!

    比赛第6分钟,已经淡出所有人视线的老将大卫*普拉特,与格里曼迪在左路形成了配合,最终英格兰人带球跌跌撞撞地杀出重围,左路大禁区外低平球传。尤墨在高冲刺后人到球到,右脚轻轻一垫后,皮球应声入网!

    比赛第分钟,替补上场的老将加尔德再次贡献一粒精准到位的右路任意球,最终出击的门将没能隔山打牛,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捡漏的家伙在那拆礼物。

    比赛第82分钟,两球一助攻后恋恋不舍走下场的家伙,在满场起立的鼓掌声,一脸微笑地朝他走来。

    温格真不知道是该拥抱他,还是该拿把枪出来毙了他。

    怎么能这样!!!

    更可恶的还在后头。

    “英Vp,嘿嘿嘿!”

    “你这家伙”

    “您不打算跟我握个手吗,或者拍拍我也行!”

    “呃,什么意思?”

    “摄像机镜头在盯着咱们,您不会是忘了吧?”

    “可恶,为什么要让我做违心的事情!”

    “您这一拳可真够狠的,年轻的时候练过吧?”

    “说,到底想怎样!”

    “我忽然特别想拿个英Vp,然后看看大家在议论什么!”

    “信不信我下一场就把你放在18人大名单外!”

    “下一场是足总杯吧?”

    “那就下下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