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就是这样,鸡蛋里挑骨头都轻而易举,何况这么明显的漏洞在那摆着,拿来当武器简直手到擒来。

    直指真相的目的除了打击阿森纳球迷外,球员与教练同样是潜在目标。

    表现再好也只是为自己谋个好去处,这样一来,岂不又是一个阿内尔卡?

    如同一盆冷水一样,《卫报》记者莱尔的这篇评论让赛后一片飘红的气氛有所回落,即使是最铁杆的球迷,也迅速从获胜的喜悦走出,开始忧心忡忡于球队单薄的阵容了。

    凯阿什利的伤情报告很快出炉,长达两个月的预计伤缺已经基本结束了他在本赛季的征程。

    连续的伤病仿佛多米诺骨牌一般,倒下一个又一个。有心人统计了一下,最终得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数据。

    最近的九场比赛,阿森纳平均每15分钟就会出现一次缺阵超过一周的伤病!

    为什么会在这一阶段出现爆发式的伤病潮,且受伤的都是上赛季的夺冠阵容?

    答案显而易见。

    双冠王荣誉加身后,他们在赛季前的各种准备并不充分!

    体能贮备,心理强化,继续提高的决心,冲击欧冠的决心,都让人难言满意。

    或许情节有些老套,但老套的情节为何屡屡上演,其的原因不难猜测。

    共患难容易,同富贵很难。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前者是之前连续爆发更衣室问题的真实写照,后者是冲刺关键阶段出现连续伤病的最根本原因。

    好在球队目前战绩一片大好。士气也没有因为英格兰老将的伤势而受到影响,面对下周就将举行的联赛杯决赛,他们已经跃跃欲试。想要染指这项球队从未获得过的冠军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利好出炉。

    当然,在外界看来是利好。球队内部则不太好说。

    佩蒂特伤愈复出,有可能在联赛杯决赛披挂上阵!

    这位曾经的更衣室大佬受伤之后被温格特事特办,准许其回国治疗。现在伤势已经无碍,自然掂记着属于自己的一亩分地。

    和他的状况差不多,已经沉寂了那么久,一篇旧事重提的评论压根满足不了莱尔的胃口,于是在周日晚上目睹曼联队主场被利物浦队顽强逼平后,仅有的顾虑被彻底扔在一边。一个电话打到了佩蒂特的手机上。

    晚上八点过d酒吧贵宾包间。

    两人已经是这里的熟客了,只是前段时间各自忙碌才没有来这里放松一下,现在重新聚首自然要找些乐子。

    女人,水烟,酒精,两人没有急着商谈正事,等到酒色渐燃,身体开始飘飘欲仙的时候,让他们痛恨的名字才不会成为倒胃口的存在。灵感也会随着空气的烟雾蒸腾而来。

    “怎么样,我这个主意不错吧?”莱尔双手各握着一枚人间凶器,面现得意之色。

    “嘿嘿。不错,刚好听说他在国内大出风头,开销肯定不小!”佩蒂特也不遑多让,身边女子早已被他剥了个精光,只是身为花丛老手,没那么急色罢了。

    “克劳德在这方面算是专家,可惜他这会不知道泡在马德里哪家夜店。你有合适的人选吗?”莱尔不无遗憾地说道。

    “别忘了,克劳德和他打过交道,直接找上门来不但会引起怀疑。说不定还会联想到你我头上!”佩蒂特忽然想起一事来,眉头紧皱着摁响了服务铃。

    “嗯。瞌睡的时候有人送枕头看起来不错,可那个家伙像狐狸一样狡猾。多半会起疑心!”莱尔点头说罢,又有些不解地看着对方。

    气氛正嗨呢,喊服务生进来搞什么?

    “嘿嘿嘿”佩蒂特干笑了几声,并不作答。

    不一会,服务生里奥一脸惶恐地走了进来。

    包厢里****的气氛让他有些不自在,想把注意力放在眼前人身上,眼睛却不受控制般乱瞟。

    他的年龄最多也就十五六岁,虽说那方面不再是一无所知的菜鸟一个,可受制于性格原因,他在这种地方干了半年多也没能破掉处男身。

    不但没能,还差点被人开了后门!

    这一次同样悲催。

    “混账家伙,小心我戳瞎你的眼!”

    莱尔眼一斜,手一扬,满满一杯啤酒撒了小服务生一头一脸。

    冰凉的感觉让里奥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由于紧张,他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还好,有扮红脸的家伙让他稍稍放松了一些紧张心情。

    “哎呀,小家伙好奇嘛,火气这么大不怕擦枪走火?”佩蒂特出声帮他解了围,说罢勾了勾手,示意对方过来。

    里奥显然被莱尔的举动勾起了不好的回忆,此时虽然人走近了,身体却僵硬着微微后仰。

    直到听清楚对方的吩咐之后,他的神情才彻底缓和下来,不过眼睛仍然不敢往另一边看。

    “老哥我身子骨不比你们年轻人了,不整点东西刺激一下不尽兴呐!”佩蒂特略显尴尬地解释道:“尤其是喝了酒之后,想整点花样都力不从心了。唉,想当年老哥我一夜战翻女,现在可不行喽!”

    “哪儿的话,出来玩嘛,自然要尽兴。”莱尔马上变了副嘴脸,转头笑着说道:“听清楚了就快去办,要带劲点儿的。不懂的话问你们领班,他是专家!”

    里奥连连点头,带着满脸没擦干净的泡沫退了出去。

    一出门,刚才还诚惶诚恐的神情迅速消失不见,左右瞅了一眼之后,迅速在不远处发现了酒吧领班。

    小跑过去。低声说罢,他指了指自己满头满脸的啤酒沫。

    领班见状点了点头,示意他去收拾干净再出来接着上班。

    里奥如遇大赦。一路小跑着回到了服务生专用的更衣室。

    翻出手机,找到那个虽然没打过。但已经牢记在心的号码,毫不犹豫地拨了过去。

    冤有头,债有主,这一次尤墨不打算自己动手。

    接到里奥的电话之后,他迅速打了个电话给维尔托德,让对方自己看着办。

    结果却让他哭笑不得。

    维尔托德显然学历不咋样,听完了居然一头雾水地问道:“出去玩整点带劲的很正常呀,咱们又没证据的。空口白话地告诉主教练能行吗?”

    面对这种不学无术的家伙,尤墨一贯没有好话等着,这一次也不例外。

    “boss最痛恨什么?”

    “作弊嘛,我听帕特大叔说过!”维尔托德隐隐察觉到问题的关键了,一颗素质不怎么样的心脏开始呯呯猛跳。

    “带劲的玩意你试过没有,效果如何?”

    “呃,当然,当然效果很好,觉得浑身都是劲!”维尔托德声音有些忸怩,脸上也有些发烫。

    “那不就得了!”尤墨没好气地回了一句。顺便拍拍正在自己身上作恶的家伙,示意对方动静小点儿。

    ****哪是听人劝的主儿,见状更是得意。动作越来越大不说,哼哼声飘的满屋子都是。

    这货在国内大出风头,回来可没少挨批斗,不过批斗归批斗,一家人还是挺为他高兴的。

    毕竟当时受的委屈太过让人印象深刻,能用这种方式让别人自己打自己的脸,心恶气出的那叫一个痛快!

    只是钱花的太猛了些,难免让部分群众有些发愁。

    伦敦的消费水平可不是凯泽斯劳滕能比的,他到了阿森纳之后。商业领域并无进展,收入这一块只有俱乐部给的薪水有所增加。其它方面依然停留在之前水准。

    按理说薪水也足以应付各种开支了,可这货去年又是结婚又是买房又是添丁。花销前所未有的大。如此一来,原有的积蓄花光不说,卢伟又成了他的债主。

    老一辈人都是苦日子过惯的,一听说欠钱比谁都紧张。之前听说代言合同已经初步搞定,百万英镑巨款即将到账后算是松了口气,结果被他这么一折腾,原本放下的心难免又提了起来。

    ****也没少为这事操心,只是比起金钱,她更看重自己在这家伙心的位置。现在算是小别胜新婚,她自然用尽浑身解数来让竞争对手相形见绌。

    尤墨哪能不清楚她的小算盘,不过明白归明白,女人之间那是天敌,刻意压制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容易激化矛盾。

    把握好原则尺度就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尝不是坏事。

    只可惜维尔托德的迟钝反应让他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想法付诸流水了。

    “我还是没搞懂,用了带劲的玩意之后那方面是厉害了,球场上没什么帮助吧?”

    这话说的也是实情。

    壮阳药与兴奋*剂同根不同类,作用也大不一样,用了前者床*上表现的确勇猛无比,球场上能维持正常发挥就不错了。

    如此一来,怎样让主教练看出疑点呢?

    “尿检。”

    尤墨有气无力地说罢,心很是憔悴。

    搞敌我斗争这一块,老外们实在不行呐!

    联赛杯决赛在两天后到来,阿森纳的对手是老面孔。

    铁锤帮,西汉姆联队!

    超新星兰帕德的冉冉升起让这支球队吸引了诸多关注,人气也一路攀升,在这场比赛之前达到了让人惊讶的高度。

    赛前预测,看好他们能最终夺冠的比率高达48%!

    虽说两队在联赛战成平手,可牌面实力在那摆着,历史战绩更不用提,博*彩公司哪来的底气?

    仔细一分析,答案不难得出。

    对于温格和目前的阿森纳来说,联赛杯是连鸡肋都不如的赛事,眼下球队阵容几乎凑不齐18人大名单了,哪儿还敢尽遣主力上阵?

    而且这场战罢,周末就要在白鹿巷与同城死敌来一场德比大战,天后又将在海布里迎来欧冠四分之一决赛对手巴塞罗那队。如果为了捡芝麻丢了西瓜,那迎接他们的将会是铺天盖地的指责与嘲讽!

    温格心知肚明这一点,首发阵容一出炉,西汉姆联队喜上心头。

    莱曼,温特伯恩,基翁,劳伦,鲍尔德,普拉特,维埃拉,佩蒂特,加尔德,格里曼迪,尤墨。

    这个阵容虽说有一定的竞争力,可左右两个边路平均年龄已经超过2岁了,冲击力无从谈起,进攻只能从路做章。

    如此一来,西汉姆联队只要扎紧路篱笆,防空警报时时拉响就行。

    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正阿森纳软肋。

    边路没有突破,进攻只能依靠45度传或者路渗透,前者在对手早有准备的大巴面前毫无作用,后者则因为自身原因很难做到极致。

    路渗透需要的技术含量很高,没有博格坎普与维尔托德这种技术细腻的球员在其穿针引线,前腰位置上的格里曼迪很容易陷入与对方的肉搏战。

    尤墨就更悲惨了。

    球队创造不出好机会,他只能屡屡无功而返,前场几乎没人能与他形成默契配合,于是他的脚下技术缺陷被无限放大,场上失误频频。

    上半场比赛一晃已过0分钟,0:0的比分愁坏了阿森纳球迷,西汉姆球迷则兴奋的高歌不断。场边的温格有些坐不住,走到了场边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眉头紧锁地瞧着场上。

    帕特*莱斯眉头比他皱的还要紧,时不时地还要转过头,看一眼替补席上若有所思的维尔托德。

    老头儿不是不信任他,只是事关重大,难免会有顾虑。

    佩蒂特虽说身在曹营心在汉,可实力在那摆着,作用搁那放着,任谁也不能随意忽略。现在球队已经阵容单薄的让人发指了,难道因为场下找乐子带来的副作用而弃之不用?

    “在看什么?”

    温格的声音忽然在老头儿耳边响起,吓了他一跳。

    “这么踢下去怕是有麻烦呐。”帕特*莱斯转过头,声音有些不自然。

    “是啊,皮球在场运转的有问题,他们早有防备,路防守做的很好。”温格往后仰了仰身体,双手环抱胸前,眉头依然不展。

    “埃曼努埃尔发挥还行,看来受伤期间没有懈怠。”帕特*莱斯松了口气,开始旁敲侧击。

    老头儿心里清楚自己的职责所在,即使有疑虑也不会知而不报。用这种委婉的方式转达的话,带来的负面影响要小的多,决策时受情绪的影响也会减弱不少。

    “嗯,还行吧。”温格稍一点头,算是认可,不过还没等助手发表看法,话锋一转道:“可惜他的发挥还是以个人为主,不见长进!”

    帕特*莱斯心有些发凉,声音也有些弱,“昨天有人告诉我,说他在赛前出去玩乐时用了一些不该用的东西,您看?”

    温格明显楞了一下,转头过来时目光变得灼人。

    “叫列准备一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