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的最后十分钟双方依然坚持互爆,用毫无保留的对抗让全场气氛燃至了沸点。︽,

    双方的态度都很坚决。

    对于阿森纳来说,既然放弃防反打强攻,没理由只是扳平收获一分就收手。

    即使对手的应对越来越强硬。

    对于利物浦来说,犯错的代价已经交出,现在是重新找回分的时候了。

    即使自家门前岌岌可危。

    比赛到了这个时间段,双方的体力都已走到尽头,真正决定胜负的往往是意志力。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

    比如今天这场比赛。

    永贝里下场之后,阿森纳的攻势依然不减,但一条腿走路的情况不见了!

    这种状况看似突兀,其实完全合乎情理。

    进攻对于空间的利用直接决定了进攻效率,身为调教进攻的大师级人物,温格不会让球队攻势过于偏向某一边。之前阶段由于奥维马斯与博格坎普的二人转太过明显,法国人才没有阻止永贝里横刀夺爱的举动,现在看着效果已经不错,自然开始拨乱反正。

    尤墨没有把换人的真正目的告诉瑞典人,其实也是怕打击他的积极性。

    是的,在温格看来,球队的攻势严重****有些不合常理,而且不是在主教练授意之下进行的,一直坚持下去的话,未免有些视战术纪律于无物,把个人意志凌驾于团队之上的嫌疑。

    也幸亏这几场比赛主攻右路的成绩还不错,才让永贝里成了知难而上的典型,一时风光无两。但是反过来说,如果球队不是一味坚持主打右路,而是左右齐头并进的话。会不会效果更好一些呢?

    没有人能给出答案,或许本场比赛的对手能给出。

    比赛第8分钟,互捅的双方因为阿森纳这一战术变化分出了胜负。

    利物浦毕竟年轻,球员们的战术意识远不如国米球员老辣,比赛到了这个时间段,有限的防守兵力自然哪儿有火往哪儿扑。完全忽略了对手暗藏的杀机!

    这次进攻由全场表现平平的格里曼迪发起,与队友两次成功配合之后,法国人带球从路向前。

    由于本身速度不快,体力也到了油尽灯枯的阶段,于是他的带球突进并未引起对方重视,利物浦后场球员只有一个防守型后腰且战且退,给了他充分的观察时间与动作空间。

    奥维马斯的起速即从这时开始。

    跑位这种东西看似简单,其实大有学问,对于看比赛一直关注于拿球队员的外行而言。经常会感慨于某位球员的屡屡上镜,却不曾发现里面的玄机。

    比如眼前这种情况。

    观察到队友拿球无压力的时候,自然是高速插上拉开空间的最好时机,否则即使技术上高出一筹,过去要球同样等于帮了对手大忙!

    利物浦队此时的防守重心依然在本方左路,集在博格坎普与加尔德身上,殊不料一对一的情况下,他们阵哪有高速启动下荷兰人的对手!

    最终格里曼迪的精准长传没有浪费。奥维马斯接球之前已经摆脱了防守,大禁区前用一个内切的假动作晃开第二名防守球员后。继续沿外线向前突进!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奥维马斯底线处倒角地面传,维尔托德不停球,直接推近角破门!

    声嘶力竭的呐喊声,进球的家伙却有些楞神,仿佛仍然不敢确认一般,他盯着球网打转的皮球看了一眼。又抬头看了眼高悬天上的显示屏,才被蜂拥而来的队友给打醒了。

    一辈子能有这一刻,死了也值。

    维尔托德躺在地上,静静地看着已经暗下去的灰色天空,默默地想。

    比赛在五分钟之后结束。比分锁定为2:1,阿森纳在第二十八轮联赛结束后依然保持了五分的领先优势。

    与全场球迷又哭又喊又笑又闹的状态相比,球队的气氛稍显平淡。

    原因与温格的赛后讲话有关。

    很明显,在主教练看来第二粒进球才是球队实力的正常体现,之前那种方式无论目的何在,都不是件值得提倡的事情。

    这番讲话目标直指博格坎普与永贝里,措辞虽然委婉,但明眼人一看便知问题所在。

    球队里自然是主教练说了算!

    两人一个是当家球星,一个是迅速蹿红的后起之秀,且都与另一个话题人物关系密切,如此一来,最后时刻绝杀对手带来的喜悦自然打了折扣。

    不过第二天的媒体可不管这些。

    尤墨在完成连续场助攻之后,又开始了连续场进球的杀手级表演,如此无逢衔接的表现自然引来媒体一片追捧。

    其实说老实话,最近两场比赛他踢的都不算好,结果一次凭着头脑,一次凭着运气,楞是把头条属性的猜想给坐实了。

    除此之外,刚从出轨丑闻走出的维尔托德居然帮助球队绝杀对手,这绝对值得大书特书!

    要知道这可是榜首球队与第名的争冠关键战役,最后时刻绝杀对手带来的绝不仅仅是分。

    士气!

    管它有无运气成分,冠军队就要有冠军相,能在场面不好看的时候依然拿下胜利,能在犯错的情况下奋起直追直至逆转,能在缺兵少将的窘境下豪取联赛连胜,卫冕征途岂不一片光明?

    这些吹捧也算有理有据,虽有夸张与猜想成分,但总体而言都在正常范围之内,于是之前还被喷的体无完肤的维尔托德摇身一变,成了浪子回头的榜样人物。

    除此之外,温格的换人再次收到奇效,自然引来一片赞扬之声。

    比赛即是如此,一胜遮百丑,如果阿森纳最终没能拿下胜利甚至惜败于对手。那球队整个上半场表现无疑会被揪出来大批特批,法国人身为主教练,黑锅当然要背实。现在分到手,与身后追兵的分差重新回至两场球,那上半场表现被顺理成章地解释成防守反击抓对手错误,兵不血刃拿下分的战术思想在支配。

    所以说。只要分拿到手,表现不堪的地方都会有人洗地。反之亦然,只要结果不尽如人意,表现尚可的地方都会有人抹黑。

    虽然有些残酷,有些过于现实,但指望外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无疑是弱者的象征,真正的强者会把外力拿来为已所用,而不是被外力支配,成了可悲的棋子。

    格里曼迪算是看清楚了这一点。因此比赛结束后他既没有力助球队获胜的狂喜,也没有赛后评价不高的愤怒,依然平静故我。

    “想要真正融入他们的配合之,你还需要仔细观察他们的跑位习惯,动作特点,战术意识。做到心有数,比赛时才不至于犯些想当然的错误”

    第二天训练结束后,格里曼迪又被帕特*莱斯叫住。开小灶。

    同样是一对一辅导,这次与上次明显不同。

    上一次的时候法国人既满怀戒心。又心生去意,在被敲醒前压根不觉得自己在这支球队还有什么盼头。这一次他算是真正地找到了归属感,虽不强烈,但全身心参与进去之后,成就感足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毕竟他没有枪手血统,身为外来户一个。给不了机会那就毫无继续下去的意义。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帕特*莱斯算是乘热打铁。

    只有建立起对球队的深厚感情,球员们才会有荣辱与共的意识,同样,比赛若只是职业素养在那支撑的话。不要说超越了,80%的实力能发挥出来就不错,更不要说人在心不在的状况影响队友及更衣室氛围了。

    格里曼迪长于进攻,弱于防守,按理说首秀就在绝杀球有所贡献也算完成任务,但这样一场高强度的比赛,容错率实在太小,压根没有一慢二看通过的时候。于是他与队友之间的磨合问题被充分放大,间接导致球队的攻击效率偏低。

    这种配合上的默契缺乏可以通过大量的比赛来解决,可目前状况下几乎每一场比赛的重要性都不能忽略,哪儿还有足够的本钱以供挥霍?

    想要快速越过这一阶段,相互之间的深入了解与积极沟通算是条捷径。不过格里曼迪先前干了不少混帐事,现在哪儿还会有队友主动找他探讨这些问题?

    帕特*莱斯也是考虑到这一点了,所以才在训练结束后那两个家伙加练时特意叫住了他,边看边聊。

    格里曼迪开始还不太清楚对方用意所在,听了一会又看了一会之后,有些动容。

    他在这支球队毫无根基,虽说是法国帮一员,但最底层的小弟有谁会去在意他的死活?

    死活都不会去在意,面子问题更是无从谈起!

    现在为了帮他补回欠缺的东西,主教练的第一助理教练特意留下来,拉着他一起现场观摩。效果如何暂且不说,这等于是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可能的尴尬。

    对于一个屡生事端且心生去意的家伙而言,“感激”二字并不足以形容此刻他的心情。

    只有坦诚相待,他才觉得心情绪有了着落,不至于折腾的他翻江倒海,五内俱焚。

    “想想真是可笑,西尔万的下场在那摆着,我居然还心甘情愿地与他们合作,成为他们的武器,拿来攻击别人。”

    静静地听了一会,看了一会之后,格里曼迪忍不住感慨出声。

    性格上来说他还算爽利,即使帕特*莱斯没有主动问起,他依然毫不避讳什么。

    结果说完好一会了,想象的震惊,愤怒,急切,都没有出现在对方的脸上。

    老头儿轻叹了口气,脸色未变,也没有转头看他。

    “算啦,事情已经过去了,西尔万付出了代价,也因此成熟了不少。如果能继续延续上一场的表现,说成因祸得福也不为过。”

    这番话,这份神情,让格里曼迪彻底楞住。

    在他心如哽在喉的事情,居然早已不是秘密?

    那他还纠结个什么劲儿?

    “是啊,西尔万比我更有勇气。换成是我的话,说不定不敢迈出这一步!”格里曼迪深吸了口气,缓缓开口说道:“可能在他们心,自己的利益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球队,俱乐部,队友,球迷,统统都往后站,谁挡在前面都不会有第二种选择。”

    听了这话,帕特*莱斯不由地转头,看了他一眼。

    老头儿的眼神有几分好奇,仿佛对如此之大的转变有些心理准备不足一般。

    好在人上了年龄之后,道理张口就来,压根无需准备。

    “所以说呢,球场如战场,依靠雇佣兵或许能打几场胜仗,但若一个国家都只能指望雇佣兵的话,结局可想而知。”

    “在聊什么?”

    半小时一晃而过,不等格里曼迪深思话含义,尤墨的大嗓门在不远处响起。

    他和老头儿的关系人尽皆知,只是瞧见一旁站着的是自己的死对头之后仍然不改以往作风,用意似乎已经明朗。

    果然,帕特*莱斯一语直指真相。

    “和吉尔斯聊聊天,顺便看你们折腾些什么。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过来坐会?”

    “没问题。今天和丹尼斯探讨了一番逆足脚问题,刚好和你们交流一下。”尤墨大大咧咧地走过来坐下,面对格里曼迪稍显尴尬的神情,他在说话的同时不忘点头示意。

    法国人脸上表情顿时轻快不少,只是仍然没有出声说些什么。

    帕特*莱斯见状笑容满面,不过旋又想起正事,“逆足问题?进度这么快吗?”

    “哪有,您难道认为我会一直拉着丹尼斯这么练下去?”尤墨一脸奇怪地问道。

    听了这话,老头儿忍不住伸手在他后背上拍了一巴掌。

    “算你小子知道轻重!丹尼斯现在也算老家伙了,不能和你们这些年轻人比。”

    尤墨坦然受之,点头说道:”您这话还是小点声说比较好,丹尼斯可不觉得自己老了。“

    “你这家伙让人没办法和你好好说话!”帕特*莱斯真楞了一下,直到看清楚不远处博格坎普脸上的笑容之后,才回过神来咬牙切齿,“说说看吧,你们对于逆足问题的解决方案。”

    正经问题让尤墨顿时有点挠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