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尔托德楞楞地看着换人区,心一片茫然。八一  网

    那里没有他想看到的身影,也不会有熟悉的声音传来,更不会有从前的故事重现

    他以为阿内尔卡走了之后所有的噩梦都结束了,为此他抛弃了一切以前热衷的娱乐活动,希望能有一个新的开始。他相信尤墨,相信那句话不是权宜之计,相信自己仍然会得到从前般的帮助。他虽然没有勇气主动靠近,但也在刻意保持与同胞们的距离。

    结果他现自己错了,错的很厉害。

    格里曼迪在得知他即将出场后,打电话告诉他,光盘已经被阿内尔卡转交给佩蒂特了,如果识相的话,就不要有非分之想!

    非分之想?

    他立刻明白了。

    阿内尔卡虽然走了,那些陈年旧事还没完,他依然只是个可怜的棋子,在更衣室争斗身不由已。

    他想过彻底与他们摊牌,结果却现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噩梦般的场景在现实生。

    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出场且挥出色的话,那个家伙就不会在锋位置上被密集赛程拖垮。只有用平庸的表现来衬托出对方的不可替代,同胞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才能达到!

    他觉得用球队的成绩为赌注来达到个人目的很荒谬,但他很清楚那些家伙们干的出来。

    原因其实很简单。

    阿内尔卡已经高调走人,佩蒂特也已经联系好下家,就连格里曼迪都不打算在这支球队待下去了!

    权衡再,他决定忍了。

    至少等到今年夏天,佩蒂特离开球队之后,再想办法好好补偿自己的过错!

    结果,意料之外的人叫住他,说了一句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

    “每个人都是天才,前提是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原来,那个家伙仍然没有放弃自己!

    原来。职业生涯的黄金阶段已经过去半年了,他依然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原来,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去他*妈的!!!

    永贝里上场后不久。尤墨就被叫过来准备上场了。此时比分依然是o:o,场面焦灼依旧。

    结果还没等换人牌上的Led灯亮起,此前一直表现平平的维尔托德像是突然球王附身一般,路接球就是个灵巧之极的变向过人!

    他的动作并不花哨,过人原理只是快灵活的重心晃动再加上节奏感良好的启动时机在挥作用。如果把这次过人放在其它背景下。所有人并不会奇怪。

    这家伙完全有这样的技术水平,只是正常挥而已。

    可今天他不但失误颇多,拿球也显得的犹豫不决,比赛已经踢了一个多小时了,体能明显下降的情况下,怎么突然找到感觉了?

    难道是因为知道自己马上要被换下,回光返照?

    带着疑问,所有人睁大眼睛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维尔托德没有让这些关注的眼神失望,大禁区前五米处完成突破后,丝毫没有减观察的意思。高冲刺的身体仿佛刚刚加满油的n1动机一般,动力十足!

    布莱克本防线顿时有些慌乱,他们在此前一直依靠完整的防守体系来阻挡对手进攻,虽说一对一的时候一直很注意协防,可对手这次突破不仅突然,向前的度奇快!

    这种状况下第一个负责保护的球员只来的及伸了一脚,后面两个冲上来的家伙差点撞在一起!

    于是,维尔托德从大禁区外1o米处开始狂奔,最终一路带球突破到了小禁区边缘,才用一脚击门柱的射门完成了自己的表演!

    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他们从球场内的大屏幕上的慢镜头确认之后,才开始各忙各的。

    有鬼哭狼嚎的,有抱头痛哭的,有交头接耳的。有仍然渴望再看一遍的

    正准备换人的温格也楞住了。

    啥情况,这是啥情况?

    法国人一向很有耐心,维尔托德之前如此糟糕的表现依然没有让他收回打算。可耐心归耐心,失望是肯定的。

    当打之年的家伙顶不上去,年仅19岁的家伙不得不扛起球队前进,这种状况搁谁眼里也觉得失望。

    就在一切已成定局。他即将看到一个耷拉着脑袋跑下来的家伙时,抓破脑袋也想不到的事情生了。

    这何止是正常挥,简直是常挥!

    不过挥虽然惊艳,必须拿下的比赛可没多少时间了。正印锋最近训练状态并不太好,可此时换上也必然能用身体素质为球队丰富打法。如此一来,对位换人实在有些不甘心。

    于是法国人灵机一动,把被换下的名字改成了“埃曼努埃尔*佩蒂特”。

    不得不说,除了执着外,温格还是有些小聪明的,只要替补席上有好牌,他的换人很多时候都能收到不错的效果。

    这次也不例外。

    尤墨真没想到自己的偏方居然效果这么好,现在病人既然生龙活虎的,他这个医生自然不能甘居人后。

    其实让永贝里叹息的人默契的确存在,即使很长一段时间没在一起配合了,稍微磨合一下也比其它人来的强。

    个人状态爆棚,新鲜血液给力,集体配合默契,这些利好刺激下,比赛的最后十五分钟变成了一场屠杀!

    第9分钟,永贝里与博格坎普在右路成功二过二后带球溜到了底线处。过来接应的维尔托德身体灵活的像个泥鳅,大禁区边缘接球就是个两次变向!

    被晃开的防守队员最终没能干扰到射门,布莱克本队门将虽然早有判断,依然没能阻挡这记角度刁钻的贴地斩!

    1:o算是给所有人吃了颗定心丸,接下来的比赛阿森纳队踢的更加轻松写意。

    第85分钟,上次在进球扮演了背景布角色的尤墨果断出来抢镜,奥维马斯的左路任意球被他一头撞进了球门!

    第91分钟,维尔托德接博格坎普直塞后用小身板勉强倚住对手,给了高插上的维埃拉以完美的起脚机会,最终这记时不下12o公里/小时的射门把比分锁定为:o!

    完成一粒进球一次助攻后。温格特意把他换下接受全场球迷的起立鼓掌。

    谁也没想到,平时总是一副猴急样儿的家伙,面对如此盛景居然一脸严肃,仿佛刚刚结束的是自己的封神战一般。完全没有大功告成时的欣喜若狂,反而像是接受了一场洗礼。

    没有人知道究竟生了些什么,即使是始作俑者,也完全猜不到结局居然如此夸张。

    比赛结束后永贝里兴奋的不行,尤墨则隐隐察觉到了问题。

    这货对于人心的了解与分析能力远常人想象。眼前这种异常状况很容易就勾起了他的兴趣,仔细琢磨起来。

    结论其实不难得出。

    这种夸张的能量来源并不是感激之情在挥作用,反而更像是压抑很久之后的爆!

    他的那番话与其说是指明道路,不如说是引爆压抑情绪的导火索。

    不过说老实话,他这次纯属死马当活马医,压根没打算把这个墙头草一般的家伙列入自己的长远计划。而且既然分析出结论,原因也不难找到。

    所谓的“把柄”,是用来威胁人的好东西。同样,屈服于对方淫威的家伙,心的压抑可想而知。自从上次飞机上阿内尔卡主动提起这一茬。到现在已经足足个月了,法国帮在与他的各种对抗压根没占过上风,期间自然需要这家伙贡献一番力量。

    想明白了这一切,尤墨依然不打算主动做些什么。

    面对威胁,先要克服的就是心里的恐惧。指望外力,指望时间,指望对方心怀仁慈,都是侥幸心理在挥作用。不能坦然面对的话,帮的了一时,帮不了一世。

    果然。

    赛后第二天一片颂扬声。《卫报》再次披露了重大花边新闻。

    “已经结婚且育有一子的阿森纳队当红小生西尔万*维尔托德,曾于去年初主动勾*引小有名气的东欧艳星爱娃*罗斯。两人频频约会议期间,曾用dV拍摄下激*情镜头”

    除了新闻自然还有照片,至于光碟的细节内容以及来源问题。这些就属于商业机密了。不过说老实话,这种新闻既然说的如此详细到位,当事人多半只能默认了。

    对于欧洲人来说,没结婚前怎么胡*搞都没啥关系,可一旦有了法律意义上的家庭,出轨所需要承担的责任与压力相当夸张!

    尤其是那些名人们。除了名誉上的巨大损失外,受法律保护的夫妻共同财产要被无过错方刮分走至少分之二!

    即使通过一系列努力最终挽回了婚姻,事业上升期的家伙因此受到巨大影响是肯定的,

    维尔托德以前在法国只是小有名气,来阿森纳时间并不算长,两年而已,既不是大腿也没有入选过国家队,按理说损失并不夸张。可刚刚踢上主力,刚刚有了良好挥,刚刚被主教练委以重任就被曝光出这种事情来,打击不可谓不狠。

    第二天午,主教练办公室。

    “满意了吧,这下所有人都满意了吧!”

    当事人还没有出现,帕特*莱斯成了温格的出气筒。

    米饭叔一脸苦笑,只是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他能理解法国人的心情,但没有什么能帮上的忙。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沙漠行走已久的人,看到不远处有一汪清泉后正兴奋的全身充满干劲,却被告知那只是海市蜃楼而已。

    给了希望再亲手掐灭的感觉让人恶心的想吐,饶是久历风霜的教授也无法避免。

    “从丑闻被曝光的时机来看,应该是有人特意针对他,只是这么做目的何在呢,为什么去年初的事情,隔一年之久才曝光呢,难道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或者隐情”

    帕特*莱斯看着自己的老伙计那一脸遏制不住的愤怒,缓缓给出了深思熟虑后的答案。

    事实上现在探讨这些并无多大意义。

    丑闻就是丑闻,越粉饰越难看,积极面对才是正道,找原因分析动机什么的应该等风头过去之后再慢慢进行。不过说老实说,处理危机这一块温格堪称专家,实在不需要他指点些什么,说这些只是帮助他尽快冷静下来,不要因为愤怒而扩大损失。

    维尔托德与永贝里一样,都是主教练长远规划下的重要力量,眼前这种事情不会一直火爆下去,因此当事人的承压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只是一味斥责,搞不好会起反效果,甚至可能就此一蹶不振!

    正面教育为主,根据当事人性格来分析承压能力,表明态度的立场上尽可能的排忧解难,这才是恩威并施的表现。

    “好了,我知道自己的情绪有些过激,叫他进来吧。”

    温格静静地看着自己老伙计,眼神闪过一丝悲凉,于是转过头对着门外,努力平复自己的面部肌肉。

    “嗯。”帕特*莱斯应了一声,转头出去,不敢再看他。

    过了一会。

    温格仔细观察了一番当事人的神情状态,最后试探着问道:“你好像对此有心理准备?”

    “是的,早晚的事情,所以我愿意接受您的任何处罚。”维尔托德端坐在椅子上,双手平放,老实的仿佛小学生一般。

    “有心理准备就好。”温格松了口气,再开口时语气变得严厉,“你我同为法国人,应该知道身为公众人物,这种事情的影响有多坏。尤其是现在媒体无孔不入的状态下,想让事情不要公布于众,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做”

    一番教育之后,当事人的态度让他放下心来,于是语气重归和缓。

    “事情既然已经生,必要的惩罚是俱乐部脸面的体现。因此你得准备一下,先起草一份措辞恳切的悔过书,目标是自己的家人。当然,身为公众人物,社会责任也必须要有所体现”

    认真地听了好一会,维尔托德还是没忍住。

    “请问,接下来的比赛我需要休息几场?”

    温格稍稍楞了一下,又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眼,才摇头苦笑道:“两到场吧,等这一波话题热度真正降下来的时候,你再出现在比赛场上更合适一些。”

    “嗯,好的,家庭这一块我会努力协调的,真是给您添麻烦了。”维尔托德脸色依然平静,声音也严肃的没有平时的一点影子。

    温格的好奇再也掩饰不住,于是问道:“你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能告诉我答案吗?”

    “有个人告诉我,让我别再羡慕那些天才,走对了路,任何人都能成为天才。”

    维尔托德脸上的笑容一晃而过,虽然微小,却被对方敏锐地捕捉到了。

    温格笑了起来。

    “我猜是那个家伙告诉你的吧。”

    “您怎么知道?”维尔托德一脸诧异。

    “你们都觉得他是天才,我不这么认为,仅此而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