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往前跑,球在身后追,这种事情其实在球场上不算罕见。∏∈,但是发生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当事人又是寄托所有球迷期望的家伙时,所有人难免会觉得这是上天有意的安排。

    如果能有人在他耳边喊上一嗓子,该多好!

    其实所有人也都明白,激烈进行的比赛,机会出现往往是一瞬间的事情,等反应过来喊出声,再传到当事人耳朵,再做出动作,可能黄花菜都凉了。

    嗅觉,来自于敏锐的直觉,或者先天天赋所致,或者后天不断磨炼而成,但能将嗅觉练到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度,灵敏无比的神经反应是第一位的。

    “贼一般的机敏,鼻子一动就能闻到空气的异常气息,耳朵一耸就能听见危险来临的讯息”

    这样一段话用来形容那些顶级机会主义者再合适不过。

    因为这里面压根没提“眼睛”二字!

    尤墨确实没有任何转头看的动作。

    他在奥维马斯传球那一瞬间已经越位了,这种情况下,慢腾腾的边退边看很容易误导裁判。

    转身,头也不回地绕过防守队员往回跑,这种行为彻底堵死了参与进攻的可能。

    既然奥维马斯的传球他不能碰,迎面冲过来的阿内尔卡就更不可能把皮球做给他了,所以他打算冲到大禁区线再转身观察情况。

    刚冲了没几步,另一种可能让他的全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补射!

    由于惯性思维的存在,忽略了这种可能其实很正常,同样,因为机会主义杀手最擅长的方式就是补刀,所以他没有被惯性思维一直牵扯着往回跑。

    于是。高速奔跑的身体来不及急停,就这么起跳,空180度转身,眼前一黑!

    那一瞬间皮球进没进他都不知道,鼻子上传来巨大的酸痛感让他实在睁不开眼睛,直到欢呼声彻底沸腾了整座球场。他才稍稍整理了下混乱的思绪,明白过来。

    ****,出门忘看天气了,这种事情都能遇到!

    海布里球场巨大的欢呼呐喊声消失的很快。

    等到所有人都看清楚慢镜头回放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后,整座球场都楞住了。

    怎么可能!!!

    难道真的有人后脑勺长了眼睛?

    难道那一瞬间真有人通过脑电波传递消息给他?

    难道是他的好兄弟用眼神告诉他的?

    所有人都没有答案,包括看台上的四位阿哥。

    “大羽,好兄弟,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李贴刚刚还叫唤的起劲,看清楚状况后果断收声。软语相求。

    “靠,为啥要告诉你,有用吗?”李京羽其实也不敢确定,不过打肿脸充胖子他很在行。

    “你其实也不知道吧。”隋东谅冷冷的声音传来,直指真相。

    “哎呀,有用没用都说说看,人多力量大嘛!”李健再次当起了和事佬,心下却有些奇怪。

    这个谅子。怎么和以前不太一样?

    “羡慕我就直说,嘿嘿嘿嘿”李京羽听到有人这么呛他不但没有跳脚。反而一反常态地笑了起来。

    众人一脸恍然,隋东谅居然没有反驳,只是脸色愈发难看。

    “哎呀,来日方长嘛,出门在外要保持好心情!”

    ****身为主人自然不能无视客人心情,说完还主动拍了拍当事人的肩膀。大眼睛忽闪着,一脸无辜相。

    隋东谅顿时脸上发烫,声音都结巴了,“啊,那个。不好意思啊,嫂子,我”

    “我什么我,你当老大问我们几个的经纪人是啥意思?”李健适时出声解了兄弟之围,说罢又转头问****,“嫂子你这几年越来越年轻漂亮了,有啥秘方说来听听呗!”

    “呀,你说老大是不是光想着自己越位了,往回跑的时候突然想起补射的可能了?”李京羽适时嚷嚷出声,把偏离的主题拉了回来。

    话一出口,听众全部楞住。

    这种可能完全存在,但是电光火石之间,有几个人能马上做出正确反应?

    进球确实有运气成分,可没有足够的实力,运气也会擦肩而过吧?

    为什么这家伙能知道答案,难道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算了,下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才不会憋在心里瞎琢磨,很快就把众人的情绪拉回比赛了。

    扳平比分之后,压力落在了曼联队这一边。

    弗格森站在场边,大手频频向前挥舞。

    其实平局是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但曼联队今天的状态明显比对手要高出一截,领先到这个时间段被扳平实在心有不甘。

    和双方在赛季开始前那次交手一样,尤墨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又一次打乱了老头儿的布置。

    居然在比赛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候,祭出了前锋?!

    这种胆大妄为的举动并不是温格的一贯风格,尤其是眼前这种分量十足的比赛,法国人一向谨慎有余,冒险不够。

    412阵形打防守反击,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阿森纳这边后防线缺乏足够的保护,老将们体力严重下降的情况下,被打爆是件很有可能的事情。同样,曼联队这边如果倾力投入进攻以图改写比分,那留在自家后场的枚钉子同样可以肆意凌虐红魔防线。

    0分或者分,弗格森瞬间做出了选择。

    于是,比赛的最后十分钟成了一场进球盛宴。

    第84分钟,卢伟路突破被放倒,贝克汉姆一记右脚大弧线直挂死角!

    瞬间寒意来袭的海布里球场,阿森纳队在分钟之后还以颜色。

    第8分钟,替补上场的维尔托德与回撤接应的尤墨形成了配合,最终左路突破成功后送出一记精准到位的倒角传。博格坎普大禁区线上不停球直接拉弓爆射。皮球最终划出了一记下坠明显的弧线,穿透了舒梅切尔的十指关。

    4分钟补时的第1分钟,尤墨大禁区前背身接稳博格坎普路直塞,不等队友支援到来,直接交叉步转身面对防守队员。

    防守他的帕丽斯特以为机会美妙,于是连忙上前一步。身体一侧,准备扛开对手。结果一条粗壮的大腿更早一步横在了皮球前面,断绝了一切非分之想。

    两人身体激烈地碰撞了一下,最终结果是早有准备的家伙获胜。

    尤墨用一种谁也想不到的方式碾压了对手,最终凭借替补上场的体能优势,抢在补防的斯塔姆之前,一脚捅射破门!

    看台上几欲疯狂的球迷们很快就清醒了。

    一分钟后,卢伟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阿森纳的大禁区前,这一次亚当斯即使犯规也没能阻止他。

    让人眼花缭乱的盘带并不给人以花哨之感。所有的动作简洁流畅的仿佛高山流水一般,让人叹为观止!

    不过他最终的射门并没有直接得分,大卫*希曼奋力扑出皮球后,曼联队内头号射手安迪*科尔补射破门。

    :!

    两支球队在短短的15分钟内完成了五粒入球,这让对于结果并不满意的两队球迷实在无法苛求更多。和他们一样,看台上的四个家伙在最后的十分钟内已经停止了讨论,像一群普通球迷一样,为球场发生的一切忘情投入。

    狂呼呐喊。抱头掩面,喜极而泣。悲不成声

    虽然卢伟也算是他们的老大,但那只是称呼上的尊敬而已,感情上的依赖与投入压根不能和尤墨相提并论。同样,阿森纳队与曼联队在他们心的位置也差不多,倾尽全力仍然没能帮助球队全取分的结局,难免让他们抱头遗憾了很久。

    其实这场比赛对于尤墨和卢伟来说。和其它每一场联赛并无不同。

    两人放下彼此之间的执念后,两支球队的经历于他们而言就成了一场漫长的修行。至于英超冠军这种旁人艳羡不已的成就,对于带领一支升班马拿下德甲冠军的他们来说并无太大吸引力,眼前这场比赛赢也罢,输也罢。都不会动摇他们的想法。

    “哟喝,小伙子状态不错嘛。”

    比赛结束后两队球员正忙着交换球衣,卢伟随手接过永贝里的,点了点头,却没有马上脱下自己的,反而转身朝尤墨走去。

    瑞典人一脸尴尬,于是紧跟着他身后,出声提醒也不是,不出声也不是,急的直挠头。

    “靠,你准备空手套白狼?”

    尤墨正和贝克汉姆海吹神侃,一扭头的功夫就开始打抱不平了。

    “丹尼斯的帮我要过来。”卢伟吩咐完那货,两下脱了自己的,转头交给瑞典人,笑了笑。

    “啊,真不好意思,那我”永贝里表情瞬间石化,嘴张的老大,半天说不完一句话。

    “不关你的事,他是丹尼斯的忠实球迷。”尤墨转头解释了一下,继续谆谆教导贝克汉姆:“来我们国呢,最不能错过的就是美食了。如果你能吃辣的话,那天府之国就是最好的去处”

    “走吧,再听下去你会被他拐走的。”卢伟拍了拍侧耳倾听的瑞典人,微笑着示意他和自己来。

    “你们的表现简直太棒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有些好奇。”永贝里是个直脾气,话没说两句就直入主题了。

    继前段时间的高光表现后,瑞典人最近俨然进入了低谷期,这几场比赛他的表现不可谓不卖力,但效果着实一般。今天这场比赛他的发挥更是低于水准线以下,说成拖累球队可能有些夸张,但这样一场焦点大战只能扮演路人角色,换成是谁都不甘心。

    “每个人都需要有危机感,一旦觉察不到的时候,就需要给自己找找麻烦了。”卢伟微笑着说罢,与迎面走来的博格坎普挥了挥手。

    永贝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静静地立在一旁,听着这两位的交谈。

    “和从前的你相比,变化很大,他也一样,是你们的约定吗?”

    “是啊,每个人都会留恋美好的过去,想要彻底告别,既需要时间,也需要足够的勇气。现在只是刚开始,困难还在后面。”

    “你的这份清醒让人惊讶,看来他也做好同样的准备了。”

    “或许吧,他不是个需要我操心的家伙。”

    永贝里听着听着,变了脸色。

    两个家伙在仅仅0分钟的出场时间里,一个独进两球,一个直接制造两粒入球,这份表现完全足够所有的英伦媒体热炒上一个星期。结果比赛结束后半小时不到,两人居然已经完全翻过了这一页,开始长远考虑了?

    这是怎样成熟的心态?!

    ”对了,丹尼斯,e想要一件你的球衣。”

    永贝里楞楞地瞧着两人聊了几句后就各奔东西,好一会他才忽然反应过来,小跑到博格坎普面前。

    “哦?”荷兰人瞅了眼他手上的曼联队8号球衣,笑着问道:“看来他做了一笔划算买卖。”

    “呃,好吧,算我欠你的”永贝里还真没怎么见过这位大佬朝自己笑的这么开心,于是有些挠头。

    “有一次奥维马斯告诉我,坏脾气的源头是与人交流太少。我觉得用这个机会让你请我们吃饭大概算是个好理由。”博格坎博脱下球衣,交到瑞典人手上,依然笑容满面。

    “啊,没问题,没问题!”永贝里乐的合不拢嘴,几乎是连蹦带跳着奔赴曼联队阵。

    可惜还没跑拢地方,拦路虎出现了。

    弗格森虎着个脸,上下打量着不速之客。

    “阿历克斯先生,您好,我是来送球衣给e的。”永贝里没有被吓到,毕恭毕敬地弯腰说道。

    “你走吧,曼联队没有你的位置。”弗格森听耳未闻,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

    “呃,好吧,麻烦您转交给他。”永贝里强忍住咳嗽,捂胸作痛苦状。

    “已经被我没收了,回去转告o,如果他来的的话,我会考虑一下的。”弗格森伸手接过,忽又变得满面春风,说罢还笑着拍了拍瑞典人的肩膀。

    “”

    永贝里双目含泪,本打算直接抢过来,结果手伸了一半发现那张笑脸不见了。瞧着凶神恶煞般的苏格兰老头儿又回来了,他于是只好点点头转身跑开。

    不一会。

    “您找我谈买卖?”尤墨晃悠着大脑袋出现在弗格森面前,一本正经地问道。

    “嗯,你比瑞典人聪明的多!”老头儿得意洋洋地摇了摇手球衣,一脸戏谑。

    “丹妮娅回俄罗斯了吗?”尤墨叹了口气,继续问道。

    “是啊,她好像成功打动了她那个富可敌国的堂兄,看来咱们的对手又要多一个了。”弗格森双手一摊,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托她传话给我,说这一年是我人生最美妙的一年,有这么回事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