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对于一支志在豪门的球队的来说,任何一项锦标都需要全力以赴,没理由在半决赛阶段仍以战略选择为由不倾尽全力。可自家人知自家事,单薄的家底让法国人实在不敢冒险。

    最终他的选择规矩。

    门将位置上莱曼终于亮相,四名后卫迪克逊顶替队长亚当斯出现在卫位置上,其它不变。后腰组合是凯*阿什利与格里曼迪,这两人在预备队算是老搭档,配合上到不会生疏。

    后场框架搭完,前场阵容显然有些吝啬。最终维尔托德被顶在最前面算是非主流锋,大卫*普拉特与加尔德组成老龄双翼,博格坎普一人位居其,算是众星捧月。

    这套阵容放在英超也算等偏上,只是相互之间的配合成疑。

    事实证明这种疑虑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配合这种东西源于了解,成长于熟练,升华于理念。所谓的“1+1>2”“化学反应”“擦出火花”,都得经过这么个过程才能达到,否则即使偶有神来之笔也难以提供稳定输出。

    阿森纳首发阵容防线虽然关键位置上换了个人,可对手的攻击力有限,莱曼只要自己不作,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格里曼迪与凯*阿什利搭档次数较多,也不存在配合上的问题。

    后场框架稳字当头,真正的问题出现在两名处于离队边缘的前卫身上。

    大卫*普拉特与加尔德两人合起来已经68岁了,身体机能下降的情况下,他们在边路的冲击力明显不复从前。这场面对实力与自己相当的对手,两人想凭个人能力闯出一片天纯属痴人说梦。

    传,跑,切。多利用边卫插上做章,边路配合才能达到效果。

    这种团队作战方式对于配合默契程度的要求无疑是很高的,两人已经淡出主力阵容很久了,未经磨合的情况下与队友的配合实在达不到要求。

    边路打不开。只能寄希望于路配合。

    其实单纯走地面的话,维尔托德的意识与技术功底还在尤墨之上,只可惜他这个非主流锋身体条件太过一般,传球只要稍有偏差,多半就成了进攻的休止符。而且前场没有高点。传只能选择低平球,这在无形当降低了进攻的立体性,把比赛的胜负交给了路短传渗透的质量。

    博格坎普有10号球员的盘带与传球水准,可他不是场节拍器,屡屡陷入对手包围圈的情况下,皮球在前场的运转都变得非常艰难,遑论威胁传球了。

    进攻打不开局面,对手组织起反击来自然劲头十足,结果上半场踢完的时候,阿森纳61%的控球率不但没能换来一粒进球。射正次数居然以比5落后!

    莱曼没有疯到在自己的处子秀上乱来,45分钟时间里他的注意力高度集,远接近挡手脚并用,力保球队大门不失,算是给自己的枪手生涯开了半个好头。

    主场球迷不乏大卫*希曼的忠实粉丝,面对这种表现他们喜忧参半。

    喜不必说,忧不必提,下半场比赛才让人着急。

    球队进攻屡屡受阻,控球率始终不能转化为得分机会,对手反击越来越有心得。这些不利因素想要解决,治本的代价太大,治标之后凭运气决胜负算是捷径。

    最终温格大腿一拍,尤墨在比赛进行到第60分钟时披挂上阵。

    法国人的想法很简单。

    反正场组织混乱。边路也指望不上,那就干脆像上一场一样,踢的简单一些。

    反复的倒脚传切费力不讨好,有机会就往禁区里送!

    不得不说,温格是在舍不得孩子的情况下,用肉骨头达到了同样的效果。

    “肉”自然是指肌肉。“骨头”自然是指硬度。

    经常踢野球的人都知道,那些看上去五大粗的家伙往往并不狠,那些看上去块头不大,眉宇间却有股狠厉之色的家伙才是真正的硬骨头。

    胆子大,动作快,硬碰硬时毫不含糊,这种家伙放到职业赛场上同样杀伤力十足。

    那些标准的刀山球,希望渺茫的奇葩球,碰运气的乒乓球,在这种家伙面前与普通的传球并无两样。那些让人望而生畏的粗壮大腿,肘子,肩膀,脑袋,在他们面前似若无物,该上就上,该用什么就用什么!

    这样的家伙放在场叫“搅肉机”,放到对手禁区里,只能用“人肉炸弹”来形容。

    比赛第分钟,莱曼的辛苦没有白费力气。右路老将加尔德奋力跑出空当,最终接博格坎普直塞形成突破!

    法国人难得有这么好的传机会,自然不敢有丝毫大意,边带球边观察,一直带到了角旗附近,才用右脚兜了一记弧线出来。

    老将的经验在此时显露无疑。

    尤墨既然能凭一已之力在对手禁区里搅风搅雨,那机会出现时受到的重视也是无人能比的。这次阿森纳队右路形成突破之后,南安普顿队防守队员立即组成了包围圈!

    拉,拽,挡,围

    要不是已经进了禁区的话,战术犯规是妥妥的。也就是已经进了禁区,防守队员稍一犹豫,像泥鳅一样灵活的家伙终于成功摆脱了骚扰!

    加尔德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沉住了气,直到尤墨突出重围之后,才用一记准确的小弧线越过了面前的防守队员,给了抢前点的家伙以充分的准备时间!

    这样的好意尤墨自然不能错过。

    冲刺急停,左脚蹬地,身体向右前方横移,整个人像一驾飘移的赛车一般,精准无比地出现在皮球面前!

    准备工作圆满完成,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弓身,拧腰,甩头。利用皮球并不夸张的旋转带来的小小弧度,硬是顶出一记势大力沉的空爆破出来!

    惊人的肌肉力量让整个动作完成的非常之快,可所有睁大眼睛看着的人们,都觉得有一种在看慢镜般的错觉。

    或许只有真正的专业人士能解释这一点。

    节奏!

    简简单单的甩头攻门。其的每一个环节都完成的认真严谨,细致到让人发指的地步。整个动作规范的如同教科书一般,所有人自然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再加上他在发力把“寸劲”的技巧充分融入了进去,前期动作看上去就更加清晰明确。节奏感十足。

    楞了足足一秒之后,海布里球场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

    这座球场一向被人诟病为激*情不足,热力不够,可自从这货到来,那些充满暴力美学的进球频频上演之后,所有目击者们明白了一件事情。

    面对这种既精准无比,又冲击力十足的破门方式,不疯狂地吼上一嗓子的话,真的要憋出病来!

    尤墨已经放下了所有纠结的心事,自然对这种气氛享受之至。这次他的庆祝动作不再老土。

    向前快跑两步之后,前空翻,没有任何调整,再接一个前空翻!

    那些正在尽情释放激*情的家伙们见状顿时哑火了一半,不过还好,短暂的消停之后,重燃的战火更加猛烈!

    声嘶力竭,不眠不休,忘情忘我,仿佛经历了一场劫难之后。重新见到阳光的时候,激动的心情驱使着身体,直到释放完所有精力才能彻底安静下来。

    “天呐,我怎么感觉耳膜要被震坏了?”

    帕特*莱斯笑的合不扰嘴。瞧着温格笑容满面地转身落座,立即双手放在嘴边,大喊大叫。

    “够了,帕特,你才要震坏我的耳膜!”法国人作愠怒状挥起了拳头,最终轻轻落在了老伙计的肩膀上。

    “真的。我在这里待了足足20年了,从来没见过这么热闹的时候。乔治带着队伍奇迹般夺冠的时候,声音都没这么大!”帕特*莱斯说完之后开始大口地深呼吸,仿佛空气传来的声音有身体急需的营养。

    听了这话,瞧见老伙计的这副样子,温格却有些楞住。

    过了一会,重新开始的比赛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的时候,法国人的声音才幽幽响起。

    “丹尼斯曾经和我说过,所谓的‘优雅’,其实就是把动作用一种超乎想象的严格来完成。即使是即兴发挥时想到的动作,也要严格遵从运动力学规律,尽可能地把每一个环节都完成之后,再回过头来看看效果如何。”

    “Mo的那些进球充满了别样的美感,其很多看起来都是天赋带来的艺术品。可当你把它们集起来,一遍遍回放,一遍遍研究的话,你会发现,所有的动作当,都有严格到让人惊叹的控制能力在其。”

    “这种控制能力并不是天赋,我觉得应该是让人难以想象的艰苦训练带来的吧。”

    “真的想看看他保持了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法国人的念叨声,比赛的激烈程度明显比前一阶段上了个档次。

    时间已经所剩无已,南安普顿队现在是光脚不怕穿鞋的,索性压出来打起了全攻全守。

    这支球队能多年稳居英超游,靠的就是出色的青训系统。他们的场上阵容看起来年轻,实际上一个个比赛经验都很丰富,到了这个时间段,年轻人不但没有急躁,反而保持了不错的集力在比赛。

    反观他们的对手。

    阿森纳队平均年龄毕竟要大的多,这场比赛体力消耗看起来不大,可并不轻松的比赛过程加大了老家伙们的精力燃烧,面对破釜沉舟奋勇一搏的对手,枪手们之前的冲击型打法顿时有些不合时宜!

    好在温格及时看出来问题所在,手一挥,跑道上热身的维埃拉与奥维马斯同时被叫了过来。

    这两人的脚下技术在球队都属佼佼者,同时上场释放出的信号再明显不过。

    控制比赛,拿下胜利!

    两人的个人能力没的说,战术执行能力也非常到位,于是比赛的最后阶段阿森纳队不再频频大脚向前。

    控球在脚,耐心传递,用柔韧绵长的内力比拼,取代了之前大开大合的外家功夫。

    结果没想到。

    已经成了焦点人物的家伙没有待在一亩分地里等着天上掉馅饼,他也摇身一变,积极参与了进来!

    配合依然有不够默契的地方,处理球的选择仍然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脚下技术也没有摇身一变的可能,但那种强烈的支配比赛欲*望,那种屡遭破坏后依然故我的执着精神,那种无处不在的热情迸放,渐渐传递出来,平息了看台上嗡嗡的议论声。

    他们支持的球队以华丽为名,这让他们瞧不起那些靠冲击力吃饭的队伍,也看不上那些脚下技术粗糙的家伙们。

    及时雨般的现实将他们打醒,让他们看清楚了球队与世界顶尖的距离,也让他们明白,阿森纳只是个小破厂,华丽场面虽然是永远的追求,但若没有胜利的结果做支撑,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一场空欢喜!

    “感觉好奇怪,为什么Mo一换上来,所有人像是有了办法一样,所有的选择都不再犹豫,失误了也不会相互传染,更可怕的是,进球也有了保障!”

    比赛已经结束有一会了,1:0的比分确保阿森纳队进入了联赛杯决赛,看台上的球迷们在经历了明显分为个阶段的比赛后,仍然有些意犹未尽。

    “是啊,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突然找到了路哦,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贬低今天上场的那些球员们。我只是觉得,一支球队里能有他这样的家伙在,应该是件挺幸运的事情吧?”

    “哈哈,你太客气了。照我说,阿内尔卡能办到的事情,Mo将来也能办到。Mo能办到的事情,阿内尔卡一辈子也办不到!”

    “不是吧,前段时间你还黑他黑的起劲呢!”

    “嘿嘿嘿,人总有情绪化的时候嘛,谁让阿内尔卡在前一段时间表现也那么出色呢,要怪只能怪老天爷的安排吧。”

    “好了,认真讲,你真觉得Mo将来也能有阿内尔卡那样的脚下技术?”

    “坦白说,可能性不大,但今天比赛的最后阶段你也看见了。他的那种态度是最可贵的,即使无法达到顶尖球员的水准,也肯定会比从前进步很多。”

    “嗯,同感。他在场上始终能传递出一种积极的能量,就像个无声的演说家一样,只用肢休语言就能打动所有人!”

    “好吧,你说动我了,我要去单挑那些Mo的批评者们!”

    “算啦,不是人人都舍得放下面子的,缓缓再看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