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席上的两人最终一直交流到场哨场响起。?  ?

    这支球队没有德国人,德语对于所有人来说如同天书般晦涩难懂。不过,虽然听不懂,但不妨碍所有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什么情况这是?

    比赛正在激烈进行,两人居然看的一点也不投入,反而交流的挺起劲?

    球队正在持续被动挨打,他们这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是何意思?

    一老一少年龄差距那么大,有什么好聊的?

    带着这些疑问,以及o:1不变的比分,满场的嘘声,阿森纳队迎来了场休息。

    场上球员们自然无心观察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努力跟上对手的节奏就不错了,停下来思考都成了奢侈的事情,哪儿还有闲心了解教练席上生了什么。场哨音响起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头也不回地向更衣室走去。

    这场比赛切尔西带来的压力太大,让他们的身心都有点疲惫,仿佛仍有些难以置信一般,所有人在更衣室坐定之后,同时有些呆。

    对手这是打了鸡血了?!

    温格的到来打断了球员们漫无目的的猜想,法国人面色严肃,一开口,明显比以前洪亮的声音就让所有人吃了一惊。

    Boss也打了?

    “我和你们同样吃惊。这支切尔西队本来只是个不起眼的小邻居,对我们构成不了多大威胁。现在看来,他们和我们一样,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完成了从游球队向顶级劲旅的巨大转变。”

    “随着英联赛的影响力逐渐加大,博斯曼法案的顺利实施,外籍球员及外来资本的大量涌入,庞大的商业利益促使每一支球队的竞争力不断加强。切尔西只是抓住了时机,比别的队伍早走了一步而已。”

    “如果我们还抱着以前的眼光打量其它对手,那眼前这场比赛生的一切会经常上演。直到我们渐渐堕入平庸,再也无法以强者的身份面临挑战!”

    “我们选择的目标,远远不是一两个赛季的成功所能完成的。大家也都清楚,所谓的豪门。并不是一时的风光无限就能带来的。必须经过长期稳定的展,鲜明的风格与理念的沉淀,一项项荣誉摆满陈列室之后,才能把球队的名字前面加上‘豪门’二字。”

    “这条道路非常非常遥远,可能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都还不够。这种情况下。你们间可能会有人跟不上前进的脚步,可能会有人觉得那些东西太难了,无法带来足够的动力。”

    “有这种想法不足为奇。每个人的职业生涯都很有限,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要走的道路的权力。现在球员转会越来越频繁,像以前那种一辈子只为一支球队效力的日子几乎一去不复返了。”

    “倾尽全力,打造一支豪门球队,还是以此为跳板,成为进军豪门的重要本钱,这两种选择摆在你们的面前。”

    “不要急着做出选择,我也不会要求你们回答这个问题。静下心来仔细想想。或许对你们的长远展更有帮助。”

    “好了,我要表达的意思已经说完了。下半场比赛希望大家把自己端起的架子放下来,向对手学习,寻找一下我们已经渐渐遗忘的冲劲儿!”

    说罢,温格转身走人,留下一屋子人大眼瞪小眼。

    身为职业球员,没有人敢拿正式比赛开玩笑,只要一上场,全力挥是最起码的职业素养。可是,所有人也都清楚。“尽力”与“拼命”二字的区别。

    给老板打工,给予的奖励再丰厚,心依然缺乏归属感。久而久之,很多人的注意力开始下降。即使尽了全力,依然无法激活潜能,找到突破自我的钥匙。

    眼前这支阿森纳队,更衣室这些球队上季最佳阵容的大腕们,实际上已经到了职业生涯的分水岭。

    继续向前或许还能赶上别人的步伐,原地踏步肯定会被甩下。更别说安于享乐了。

    冠军到手之后必然存在动力缺失的问题,阿森纳队既不是第一个面临如此局面的球队,也没有任何与众不同的地方。

    动力何在?

    金钱,荣誉,越自我,这种动力好比燃料,效应各异。

    金钱具有普适效应,带来的刺激最直接,也最快,但污染重,副作用多,容易产生抗性,长期效应差。以金钱为动力做出的选择,善始善终的实在不多。

    荣誉同样具有普适效应,带来的刺激不够直接,不够快,但污染小,副作用少,抗性低,具有一定的长期效应。以荣誉为动力做出的选择,或成功或失败都值得尊重。

    越自我这种东西,只有极少数人适用,这种动力不显眼,效应挥很慢,但无污染,无副作用,无抗性,具有夸张的长期效应。以此为动力提高自己的家伙们,无一不在自己的领域做到了极致。即使天份有限,成就也远远乎想象。

    “以此为跳板,成为进军豪门的本钱”这种念头同样也是动力,对于雇佣军来说无可厚非,但在此时被主教练当面点破,任何有这种想法的家伙脸上都不好看。

    世人都要脸面,更别说风光无限的足球明星们。他们即使心里瞧不起温格与阿森纳的抠门劲儿,也不会在不属于同一阵营的家伙们面前表现出来。现在这种私底下抱怨的事情被主教练拿到台面上说起,所有人的眼神都有些闪烁。

    阿内尔卡,以及同样有这种念头的家伙们,该何去何从?

    “加油吧,大伙!”

    最终佩蒂特吼了一嗓子,结束了更衣室的尴尬气氛。

    阿内尔卡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第一个走了出去。法国人与荷兰人都走完之后,英格兰人相互对望了一眼,表情有些凝重。

    温格的这种作法必然带来更衣室动荡,表面上看,他是站在英格兰人这一边,是为了球队的长远展。实际上法国人从性格上来说并不足够强硬,矛盾一旦激化。最终结果还很难讲。

    保守的英格兰人其实并不看好法国人的激进举动,只是眼前事情已然生,积极面对才是正道。

    下半场比赛很快开始。

    按常理来说,切尔西猛攻了半场比赛之后。该暂缓脚步,主动回收打防守反击了。可这支球队仿佛不知道自己的平均年龄有多大,不清楚高强度的比赛节奏对体能的要求有多高,不认为眼前的对手有多强一般,继续用上半场的方式在战斗。

    阿森纳队有点吃不消了。

    他们在潜意识里仍然有些瞧不起对手。认为切尔西只是上升势头良好而已,并无与自己一战的实力。上半场算是常挥的话,下半场肯定会有所回落,他们只要按照正常的节奏来比赛,控制局面,拿下对手并无多大问题。

    有这种心态作祟,再加上场休息时温格主动激化矛盾的举动带来的注意力转移,场上所有球员都有些心有余力不足的状况生。

    于是,惩罚在比赛第6分钟时到来。

    维亚利路突破被维埃拉放倒,o米直接任意球的对话。矮脚虎佐拉用一记漂亮的弧线球击败了曼宁格。意大利人沸腾了整座球场的同时,继续给奥地利人的枪手生涯刻上耻辱印记。

    大卫*希曼本场比赛已经伤愈复出坐在了替补席上,温格为了安全起见才没有派这位老将出场。结果赛前被寄予厚望的曼宁格再次让人失望,高压之下他的挥只能用一团糟来形容,除了这记直接任意球判断失误外,气场不够导致的处理球慌乱屡次出现,如果不是几名经验丰富的老将辅佐的话,丢球肯定不止两个。

    这样一场比赛进行到现在阶段,双方的挥简直让人认不出哪支是卫冕冠军,哪支是新近成军的小字辈!

    o:2的结果明晃晃地挂在半空。斯坦福桥高亢的歌声,温格的表情依然平静。

    法国人已经活了大半辈子,本来就不擅长用激*情演讲煽动情绪的他,很清楚自己的话给更衣室带来多大震荡。

    他的心里。依然回荡着尤墨的那句话。

    “上赛季的我们!”

    法国人精通运动心理学,能理解球员们在功成名就之后的心理变化。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手们的高前进带来了如此巨大的压力,留给他调整的时间居然如此之短!

    就像这场比赛一般。

    他和弟子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十字路口已经出现在眼前。这支阿森纳队是继续坚持理想主义,剔除那些干扰心神的因素。还是主动改变,满足所有人的利益需求?

    温格选择了前者,一条注定崎岖坎坷的道路。

    比赛结束于o:2。

    尤墨,维尔托德,永贝里,人先后获得了上场机会。结果切尔西队坐拥两球领先优势,心态无比放松地打起了防守反击。

    德尚,勒伯夫,德赛利,这些法国国家队的常客高水平比赛经验不比对手来的差。维亚利,佐拉,这些擅长防守反击的意大利人并没有遗忘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在他们早有准备的层层布防下,最后时刻大举压上以求一搏的阿森纳队显然缺乏足够的耐心以及穿透力。

    其实纵观整场比赛,切尔西队的地面进攻并不足以撕开卫冕冠军的防线,两粒定位球得分赢下比赛的状况更像是弱队暴冷的普遍模式。真正值得媒体们大书特书的,是阿森纳队明显不在状态的进攻组合以及坑爹的门将。

    阿内尔卡,奥维马斯,博格坎普,佩蒂特,维埃拉,帕洛尔,曼宁格,个人的赛后评分都在及格线上下晃悠。

    “五连胜后卫冕冠军停下了脚步,全场低迷的表现让他们只能在伦敦德比吞下苦果。他们的对手表现出了惊人的斗志,这或许是爆冷的最大原因。”

    “原本一骑绝尘的阿森纳队遇到了拦路虎,切尔西用完美的表现为球迷们奉献了一场焦点大战。六轮之后双方只差一分,本赛季联赛冠军的争夺战注定会激烈到乎想象!”

    “替补上场的o没能持续他的神奇表现,碌碌无为的25分钟时间里,他的身影更多是以背景布的形象出现在球场上。很明显他和球队存在磨合问题,能否迅解决成了温格的心病。”

    “大卫*希曼已老,曼宁格太嫩,兵工厂遭遇门将危机!”

    加上各种杯赛在内,已经豪取八连胜的球队不至于输了一场就被所有人口诛笔伐。比赛结束后第二天的评论也比较客观,没有过多的情感倾向。除了切尔西的铁杆粉丝肆无忌惮地嘲讽挖苦外,绝大多数人都觉得阿森纳队只是暂时陷入低迷状态而已,不至于因此造成多大影响。

    事实情况却不是这样。

    法国帮本以主教练的嫡系自居,结果这场比赛输球也就罢了,居然还输了面子!

    阿内尔卡想去皇马的事情世人皆知,更衣室拥有话语权的家伙们对此各有立场各有评论。总体上来说,英格兰人瞧不起这种行为,认为他的做法是对提拔培养他的主教练的背叛,是对这支球队的不忠。法国人当然选择支持自己的同胞,以俱乐部抠门为理由也算合情合理。荷兰人则不置可否,完全立状态。

    此事放在桌面之下自然不会造成多大影响,一旦摆到桌面上,英格兰帮与法国帮的矛盾立马激化起来。先前格里曼迪与大卫*普拉特的口角之争并未被人完全遗忘,这种状况下顿时成了指责对方的理由之一。

    “他么的英格兰人一天到晚就会痴心妄想,刚拿了联赛冠军就想盖新球场,凭什么让我们拿曼联球员一半的薪水?”

    “虚伪的英格兰人只要面子,明明向银行大举贷款了还不承认,非说自家俱乐部财务状况良好。良好个p呀,老子周薪只有2英磅,说出去丢人不?”

    以上法国人的观点有事实做支撑,说出去丢人与否实在难以定论。

    “没有阿森纳,没有温格,你们法国人什么也不是!”

    英格兰人并不善辩,他们的观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两种观点如此对立,带来的影响远比一场失利要大的多。

    不过,肇事者却管不了那么多。

    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周日晚上9点,尤墨来到了事先约定的地点。

    “虚伪的英格兰人只要面子,明明向银行大举贷款了还不承认,非说自家俱乐部财务状况良好。良好个p呀,老子周薪只有2英磅,说出去丢人不?”

    以上法国人的观点有事实做支撑,说出去丢人与否实在难以定论。

    “没有阿森纳,没有温格,你们法国人什么也不是!”

    英格兰人并不善辩,他们的观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