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现在成了孤家寡人,身边不再有小伙伴们随时听令,嚷嚷几句也就莱曼往心里去了。

    德国人从来没有在那么多人面前哭过,本来还觉得挺羞耻,后来转念一想,咱这是真性情,比英国佬们的假惺惺要可爱的多!

    于是也就释然,放下了心理包袱。

    可惜心理包袱虽然放下,球队的防守依然存在很大问题,上一场对阵曼联时已经暴露无遗,这一场又被对手抓住了胖揍。身为场上挨枪子的家伙,心不恼火是不可能的。

    但恼火又如何?

    马丁*基翁是个一根筋,又有户口本加成,凭生只服托尼*亚当斯一个,其它人都不鸟。科洛*图雷倒是愿意听他摆布,但科特迪瓦人的法语方言味儿太重,球队的法国人都不太听的懂,他的蹩脚英简直派不上用场!

    这么一来,他又成了孤家寡人!

    身为门将,没有什么比孤军作战更可悲的事情了,于是在听到尤墨的嘟囔后,心油然而生一种知已感。

    当然,表面上不能显露出来,省的被人当成维尔托德的同类,扔海里喂鱼!

    “你别乱来哈,这场你踢的不咋样,老老实实进球去!”

    其它人还在纠结丢球问题的时候,德国人用德语嚷嚷起来。

    尤墨一听就知道莱曼在担心什么了。

    桥归桥,路归路,不是卫就别老是跑到卫位置上,抢别人的饭碗。效果好的话,会把别人衬托的太无能,效果不好就更不用说了,典型的出力不讨好!

    “咱可是助理教练对了,助理教练拿双份工资吗?”

    听了这话,莱曼觉得自己真是瞎操心。

    居然用助理教练的大帽子唬人。谁不知道那是空壳一个,除了吓唬新人菜鸟外,还能有啥用?

    咱已经二年级了,马上就二十五岁了。能被你吓到?

    “你爱干嘛就干嘛!”

    “别啊,等会有时间,咱俩聊聊?”

    “您是助理教练,找我谈心,我敢不答应吗?”

    “哇哈哈。作威作福的感觉真爽!”

    莱曼听的满脑袋黑线,瞧着这货往两名卫身前一站就不走了更是头痛,索性眼不见心为烦,眼里只盯着皮球。

    扳回一球后,南安普顿队士气大振,刚一开球就展开了疯狂围抢,格里曼迪拿球稍一迟疑,就被对方一脚破坏。皮球几经碰撞,最后依然被他们拿下,开始组织进攻!

    阿森纳前场球员其实也有高位逼抢的意识。奈何身板儿实在一般,单兵防守能力更不值一提。局部缺乏人数优势的情况下,很容易就被对手突破了前场钳制,顺利推进到了本方半场。

    按理说皮球位置越深越考验进攻能力,但对于长传冲吊型球队来说,顺利过了场就已经胜利在望了!

    这次也不例外,皮球刚过半场他们就不再向前,开始横向倒脚!

    这种安全系数很高的倒脚在比赛很常见,表面上来看,此时出现有贻误战机的嫌疑。实际上他们是在给队友以跑位的时机,省得皮球飞过去的时候,人还没有落位。

    奈何阿森纳球员的防守心态实在不够平和,被扳回一球后更是急于拉开差距。面对对手这种求稳的进攻策略,一个个都想富贵险求,结果一个个都两手空空的回来了。

    前场右路,45度传!

    皮球弧线很高,速度很快,落点控制的也不错。呼啸而来的时候,所有人看清楚了禁区线附近的人数对比。

    :4!

    南安普顿只少一人!

    多打多不如少打少,无论空地面,无论强队弱队,同样如此。阿森纳不是毫无防备,可屡次吃亏之后,心依然不信邪。尤其是卫马丁*基翁,瞧着对手已经把稳了第一落点,他仍然紧随其后冲了出去!

    结果自然悲剧。

    第一落点失守后,镇守第二落点的科洛*图雷再次吃了身高的亏,奋力起跳仍然没能够着皮球!

    头球接力!

    禁区里的头球接力难度并不低,配合成功后形成的威胁,丝毫不亚于精妙的脚下技术。尤其是南安普顿这种早有准备的娴熟配合,欺负的就是防空能力薄弱的阿森纳!

    第一落点后蹭,降低球速,第二落点横向传递,拉开射门角度,第落点

    咦,那是谁!

    怎么会是他???

    尤墨一路高速冲刺,直到离莱曼只有米不到的时候,双膝微曲,左脚蹲地,稍一发力,身体已经横在对手身前。双臂展开,脖子向后一仰,额头轻碰,皮球已经飞出了横梁!

    满场惊呼声,德国人站着没动,眼睛瞪圆,恨恨地看着面前的家伙。

    尤墨落地后笑的很开心,居然还朝他眨了眨眼。

    “这么玩,早晚有一天进乌龙!”莱曼转过头,不想再看见这货。

    “没办法呀,我要老是站在卫位置上,不砸人招牌吗?”尤墨也没空理他,对手正忙着发角球,禁区里很快就挤满了人,想找个好地儿看风景都不容易。

    “上一场也是?”

    “你猜?”

    “我可没时间!”

    两人嘴里说着话,脚下可没闲着,结果南安普顿质量不错的角球没能逃过莱曼的十指关,阿森纳开始组织进攻。

    尤墨很是卖力地跑了上去,结果却一如既往地跑了空趟。

    这一次是皮雷斯尝试了一脚远射。

    南安普顿门将迅速摆好皮球,大脚开出,双方在场展开争夺。最终客队的士气压倒了主队的技术,阿森纳球员们不得不全线回防。

    其实南安普顿球员的个人能力只是一般,战术打法也毫无亮点,能在这十多分钟内牢牢压制住比自己实力强的多的对手,靠的就是胸那股气。如果对手的表现再成熟一些,防守体系再富有层次一些,顶住他们的板斧之后。一切就变得的简单了。

    可惜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自认为状态甚佳的阿森纳球员们同样憋着股气。

    一股恶气!

    这一次南安普顿的故伎重施没能得逞,皮球在路被断下。阿森纳球员们潮水般向前涌去。

    尤墨慢腾滕地吊在红白大军的后方,边跑边四顾左右。

    心急果然吃不了热豆腐,这一次推进到对方禁区前沿的时候,阿森纳自己出现了传球失误,皮球被对方轻松断下!

    反击!

    由于阿森纳压上的太快。太猛,丢的又太突然,太容易,南安普顿只是几次简单的传递之后,场的大片开阔地带已经尽在掌握!

    这一次反击机会比尤墨半路杀出的那次更好,以至于不用通过长传冲吊,皮球已经被顺利地运往阿森纳的禁区前!

    4打5!

    类似状况再度出现,场边的温格已经不止是皱眉了。

    愤怒!

    他搞不懂弟子们在着急什么,也无法理解被扳回一球后弟子们的心态变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心态变化居然会轻易抹平两队之间的实力差距!

    如果比赛能够就此断的话,他很想揪住其一个家伙问一问。可惜天不遂人愿,已经屡次犯错的阿森纳防线,在马丁*基翁的冒失上抢后变得更糟糕,南安普顿在对方的禁区里形成了配合!

    这种配合太过致命,以至于经验丰富无比的莱曼都心一凉!

    危险!

    好在德国人的骨子里流淌着坚韧,胸口跳动着不屈,稍作判断后,莱曼果断弃门出击,压低身形。正对来者!

    一对一的较量没有分出胜负。

    莱曼虽然没能断下皮球,但也成功延缓了对手的打算,南安普顿球员被迫转身,护住皮球。

    反击机会稍纵即逝。因此稍一观察后,皮球被迅速转移,来到了更加危险的位置!

    莱曼这次心不凉了。

    完了!

    迎面冲过来的家伙速度奇快,老将鲍尔德奋力追赶也没能干扰对手!

    门将已经弃门出击的情况下,没有人能承受住空门的诱*惑,南安普顿球员也不例外。为了增加砝码,高速奔跑的家伙没有选择停球,减速,对准空门,直接一脚推射!

    安静无比的海布里球场,还有个身影没有放弃。

    他的绝对速度不快,百米只有11秒5,但常年训练有素的身体弥补了这一缺憾,他在10米内的爆发力足以超越短跑运动员。这次反击对手处理的很有效率,因此他即使全速追赶也没能遏制危险的产生。

    追啊追,追啊追,可就在皮球已经渐渐远离,机会已经离他而去后,不知从何而来的兴奋劲儿忽然充斥全身!

    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

    事后,莱曼回忆道:

    我看到他在追着皮球跑,一开始还抱有希望,不过看了一眼之后,我就清楚了。那不可能!人不可能追上那种速度下的皮球!

    就在我已经放弃,准备去球网里捡球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花,他的身体像是突然向前蹿出了一大截一样,没有任何预兆,一下子就出现在球门线上!

    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幻觉,好像其它人也和我一样,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有没有能计算出那一瞬间他的绝对速度的机器?我想知道答案,我实在忍不住,我现在就想知道答案!

    莱曼想要的答案其实没什么技术难度。

    有高速摄像机在,稍加分析,再一计算,就能得到答案了。

    答案确实唬人。

    10米092秒!

    当前百米世界纪录是美国人格林在今年六月创造的,9秒9。刨去起跑加速阶段,强如百米之王,10米最高速度也就090秒!

    别忘了,球场不是塑胶跑道,球鞋不是跑鞋,尤墨更不是速度见长的家伙!

    那是为何?

    没人知道答案。

    当事人被温格再度雪藏,新闻发布会都没去。

    结果用两粒进球为球队锁定胜局的维尔托德,当了一盘出头鸟,大胆猜测了一把。

    法国人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被丢海里喂鱼,原因不明,可能是被嘲讽惯了。

    “对他来说,没什么比有难度的事情更让他觉得有意思的了,以至于经常会出现这么一种情况。”

    “大家都觉得没希望了,不可能了,再怎么努力也没用了,他却兴致勃勃地站了出来。”

    “我来试试!”

    “其实他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有时候不但不成功,还会被我们笑话。但奇怪的是,他从不会因为成功而得意,也不会因为嘲笑而动怒。”

    “他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孩子,在得到一件心爱的玩具之后,用他无尽的想象力,来开发各种各样的玩法!”

    维尔托德这番猜测充满了个人主义色彩,按理说会有人跳出来反驳。结果却怪了,第二天的各大媒体在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引用了法国人的话,俨然把这当成噱头或者正确答案了。

    “没有进球,没有助攻,Mo在用一种谁也想不到的方式,证明着自己的价值!”

    “足以媲美世界纪录的冲刺速度!实在难以想象,他是为了解围!”

    “球场上的变色龙!Mo再次贡献巅峰之作!”

    “独两元的西尔万*维尔托德风头被完全压制,这就是天才的实力!”

    “防守也能如此出彩,足球的魅力让人欲罢不能!”

    诸如此类的追捧随处可见,媒体在热闹之余也颇有几分感慨。

    有这家伙在,不但不会缺新闻素材,反而会担心版面够不够!

    只可惜上赛季结束的太突然,高*潮之后还没来及好好回味,一切就戛然而止了。现在终于盼到这家伙回归,可得逮住机会好好询问一番!

    帕特*莱斯同样有一堆问题要问他。

    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老头儿亲自驱车赶往尤墨家,寒暄完毕后开始直入主题。

    “当助理教练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你的目的我和阿尔塞纳都已知晓,那接下来的时间里,你是不是打算”

    “我打算干的事儿太多,办假证得延后了!”尤墨回答的一本正经。

    “什么?假证?哦,看来你不打算真把自己当成助理教练?”帕特*莱斯稍稍一楞后,心窃喜。

    “薪水又不能领两份,****那么多心干嘛!”尤墨一脸奇怪。

    “咳咳咳我和阿尔塞纳都有些担心,觉得你既然有这个能力,如果不安排相应的工作内容给你,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帕特*莱斯笑容满面之余,不忘实言相告。

    “等以后的吧,现在我可没那个时间!”尤墨也笑。

    “以后吗?看来你是真的打算往主教练的方向努力?”帕特*莱斯心一动,面带好奇,问完还不过瘾,又加了一句,“以后是什么时候,准备退役的时候吗?”

    尤墨笑的愈发灿烂。

    “明年啊,您退役的时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