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里,球队气氛严肃的可怕。

    所有人仿佛又回到赛季初刚开始集训的时候,那种充满了反省与自责的氛围里,需要非常用心地投入进去,才能让自己颤动的灵魂得到安抚。

    犯错并不可怕,不知道自己犯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真正可怕的是,明知道犯错,却依然经受不住诱*惑,依然自我催眠般的视而不见!

    直面真相的勇气不是人人都有,面对鲜血淋漓的现实,很多人会选择麻醉自己,今朝有酒今朝醉。当媒体已经选择性遗忘,球迷已经原谅他们的时候,那些调剂生活,放松心情的东西再度粉墨登场,让他们心的伤痕渐渐愈合,陈年往事也不再成为禁忌的话题。

    看,我们赢了曼联,完成了赛季开门红,所有人也都从心理阴影走出,开始迎接新的挑战了。为什么还要拿过去的错误,来破坏这美好的气氛呢?

    就在这一片歌舞升平的氛围,他们目睹了一件事情。

    整个夏天都没给自己放假的家伙,输了,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输给那个让他们又爱又恨的家伙,输的的体无完肤!

    而他们呢,还有什么资格保持乐观,沾沾自喜,以为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光明的未来唾手可得?

    难道还像上个赛季一样,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他身上,最后输的血本无归?

    即使侥幸赢了,好意思把自己的名字刻在奖杯上吗?

    不能,绝对不能!

    行动,从现在开始行动!

    “怎么看起来没精打采的?”

    开往锐步球场的大巴车上,帕特*莱斯伸胳膊捅了捅旁边的家伙。

    球队这一轮联赛对手是博尔顿队,虽说也在曼彻斯特,但与另外两支以城市名字开头的俱乐部相比,他们的名气与成就都无法相提并论。于是也就和地处伦敦的小球会一样,成为绿叶般的存在,而不是德比对手。

    “太沉闷了呀。最近!”尤墨压低声音抱怨。

    “还不是你自找的!”老头儿乐的眉毛胡子乱颤。

    “我后来又溜回来了呀!”尤墨一脸痛恨。

    “迟了,你已经被大家彻底抛弃了!”老头儿一点也不同情他。

    “在家也被隔离,在队上也被孤立,难道我一天只能陪着一帮老头子聊天喝茶?”尤墨欲哭无泪。

    这货在队上遭冷遇也就罢了。大家需要时间整理心情,实在不想搭理他。自从床*上大显神威之后,一起尚且吃尽苦头的两女,哪敢单独找他谈心。可人一起的话,她们又觉得不能太勤。会把他掏空,于是私下里一协商,给弄成了一周两次。

    原本这货一周能有四次的,现在胃口比以前大了,口粮却缩水了,挣扎反抗无效之后,只能泪流满面了。

    “想当人,是要付出代价滴,年轻人!”帕特*莱斯不无感慨。

    “意思是我也弄副眼镜挂上,改名‘克拉克’?”尤墨深恨自己装B不彻底。总是露馅。

    “那也没用,你也不想想看,类似的事情都生多少次了,现在哪儿还有人把你当正常人类!”帕特*莱斯猛摇头,一脸怜悯。

    “妈蛋,难道我已经彻底的告别童年,步入成人社会了吗?”尤墨忍不住用爆粗口。

    “你女儿都会走路了!”帕特*莱斯笑着提醒。

    “不行,是Boss非要找人试探我的,不然我藏的那么好!”尤墨满心不甘,可惜话一出口。前排温格那张扑克脸立即伸了过来。

    “身为教练,与球员打成一片是工作方式,而不是工作目的。虽然你拒绝了助理教练的工作内容,可我还是觉得应该让你熟悉一些当教练的技巧与常识!”

    面对顶头上司的碎碎念。尤墨只能黯然神伤道:“说吧。即使我拒绝,您还是会继续说的。”

    “面对毫无经验的新人时,教练的一言一行很容易被神化,这一阶段建立权威与信任是最简单的,不过风险也比较大。如果尺度把握不当,老是用能力之外的东西来夸大其词。就会形成恶性循环,直至形象破灭,权威成了笑柄!”

    确认这货有在认真听之后,温格面部表情松动了一些。

    “你在这一点上做的还不错,懂得有所保留。要知道,人都有逆反心理,越强调的事情,越会有胆大包天的家伙和你对着干。如果让他们一眼就看穿你的底牌,那双方的关系就成了猫与老鼠,真正想要传递的信息会被歪曲,误解,甚至对着干!”

    “面对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们时,指望用言语来打动他们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所以我们要做两手准备,更多地用长远目标,而不是眼前利益来打动他们。”

    “面对开始走下坡路,或者信心不足的家伙们时,短期目标非常重要,是让他们迅振作的最佳良药!”

    不知不觉,法国人的声音大了起来。尤墨一直笑着在听,没有表意见。不远处,与教练们保持一定距离的家伙们,时不时地抬起头,竖起耳朵,看着,听着。

    偶尔,也会有微笑在嘴角划过。

    事实证明,温格对于新人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比赛第6o分钟,面对似曾相识的局面,法国人手一挥,科洛*图雷下,劳伦上。

    此时的比分是1:o,唯一的一粒入球来自于维尔托德,在比赛的第19分钟,接皮雷斯传,大禁区角上兜弧线破远角。顺利破僵之后,阿森纳连续错过了几次不错的得分机会,算是给对手保留了一线希望。

    博尔顿有样学样,面对久攻不下的对手,防守时他们屯兵后场堆人头,进攻时长传冲吊瞎搅和。虽然没有立竽见影的效果出来,场面上却比开场时的被动局面好了不少。随着时间渐渐推移,1:o的比分雷打不动,他们的士气开始高涨,传质量明显提升,制造的威胁也开始真正考验莱曼!

    科洛*图雷经验不足的问题在这种状况下暴露无遗。

    对手之前的进攻是雷声大雨点小。因此只要站好位置即可。现在的进攻是立体式,多点开花,还指望站桩式的防守解决问题,显然有些不合时宜。

    其实把责任都推到科特迪瓦人头上也有些过。

    毕竟没有在成年队的比赛摸爬滚打过。这刚来就成了主力,场上又没有老司机带路,再加上语言不通带来的交流障碍,失误频频也就不难理解了。

    即使对手实力平平。

    温格用换人来解决问题是把双刃剑。

    如果是个意志坚定的家伙,会在下来的时候冷静分析。努力提高。如果是个心理素质薄弱的家伙,很容易一蹶不振,就此成为边缘人物。

    头顶没有任何光环,甚至因为身价过低而被人嘲笑的科洛*图雷,被换下场时表情还算平静,不过一张脸本来就黑,摄像机都看不出来真实心情如何,其它人更不用说了。

    与科特迪瓦人相比,同样是英一年级新生的皮雷,在这支球队俨然混的如鱼得水。场上场下都开始猛刷存在感。法国人已经步入职业生涯的成熟期,来到阿森纳这种量身打造的球队之后,很快就找准了自身定位,与表现活跃的阿什利科尔一起,把球队的左路攻势组织的风生水起!

    除了边路突破制造杀机外,法国人的右脚功夫同样了得,本场比赛他在大禁区前横向带球内切射门一气呵成,差点在助攻后完成自己的处子球。

    相比于奥维马斯的单点爆破,尖刀直入,皮雷的冲击力要稍逊一筹。不过双脚平衡更为出色的法国人踢的很聪明。高频变向与节奏变化让他的意图很难被对手知晓,极少有陷入缠斗的时候。

    个一年级新生境遇迥然不同,二年级的家伙们也同样遭遇了不同问题。

    永贝里继上一场高光表现后,这一场只要一拿球。就会陷入对手的包围之,少有高光表现的时候。

    所谓的新秀墙,即是如此。

    拿球习惯,目的,弱点,这些重要情报经历一个赛季的积累之后。几乎每一个英教练团队都会拿来仔细分析,寻找破解方法。

    瑞典人的弱点其实很明显。

    拿球时很少直接一脚出球,喜欢带一下,寻找到合适的节奏之后,再进行下一步骤。

    上一场比赛他与维尔托德双剑合璧,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这一场的对手充分吸取教训,在他拿球前留出空当,断他的突破与传球线路,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同为二年级新生的莱曼,这一场表现的更稳健了。

    德国人开始明白,阿森纳的防线问题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而是整支球队的防守意识与能力不够造成的。即使把表现欠佳的家伙们换下去,球队的防守在高水平的较量仍然不够看。

    这种情况下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就好,因为别人的挥而耿耿于怀,最终导致自身挥失常,未免有些本末倒置。

    与德国人相比,尤墨的表现不太让人满意。

    他在这场比赛失误偏多,传球成功率刚过半,四脚射门仅有一脚在门框范围内。

    这对于平时成的传球成功率,六成的射正率的家伙来说,无疑是不合格的表现。

    问题出在哪里?

    他自己最清楚不过。

    上一场比赛他的身体完成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爆力更强了。但足球运动不是力量越大越好的项目,不能合理利用自己的爆力,带来的结果即是如此。

    力太猛,精确度下降!

    这种状况和他刚进入专业队时一模一样,当时是用铁砂袋裹腿解决了问题,这一次却没那么简单。

    先不说赛前检查能不能过关,单就是负重状态下频率变慢的问题就很棘手。

    成年队的比赛激烈异常,场上机会稍纵即逝。动作频率一旦降低,好机会的质量就会随之下降,普通机会就会变得难以捕捉。综合到场上表现,就是犀利感下降,把握机会能力不足。

    看来又得把狗头军师找过来,躺平任调*戏了。

    这货再次踢飞一脚远射后,不无遗憾地想。

    “你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了?”

    维尔托德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有些好奇。

    这位仁兄是个奇葩。

    所有人都在深刻反省的时候,他不但没有任何内疚感,反而坚信自己的信仰没有错,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他的人生导师!

    现在导师出了问题,他自然关心无比。

    “是啊,这次不是一个月总有几天的那种了”尤墨一脸沉痛。

    “我一直有观察过你的踢球方式,现你在力的时候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习惯,对吗?”维尔托德加快语。

    “对,属于你们口的‘国功夫’的一种。”尤墨承担的防守任务比对方要多的多,话没说完人已不在。

    “嘿,跑这么快!”维尔托德只觉得眼前一花,背影都没见着。

    两人的交流一晃而过,比赛却没有风平浪静下去。

    第6分钟,史蒂夫*鲍尔德在与对手的一次争顶扭伤了脚踝!

    温格顿时坐不住了!

    这不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刚把替补右后卫换上去当卫使,正牌右后卫就因伤下场,要不要这么搞!

    “要不把o换下来,冷静冷静?”

    帕特*莱斯的声音从替补席传来。

    英格兰人正在给即将上场的博格坎普面授机宜,看清楚队医列做出的换人手势后,讪讪地停了下来,朝荷兰人抱歉地笑了笑,转身回来。

    温格一扭头的功夫,刚好看见荷兰人那一脸失望的表情了,于是心一动,沉声说道:“不用,他不是不冷静,是身体出了点状况,让他打卫吧,丹尼斯上!”

    帕特*莱斯稍稍楞了一下,旋又笑了起来,“是啊,之前的两场比赛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博格坎普也笑,“自由人嘛,大家都还不太适应这种存在!”

    “不知道廷斯会有什么想法。”温格的声音从场边传来,不无忧虑。

    莱曼有什么想法?

    “哇哈哈,我这次可是师出有名!”尤墨的大嗓门毫无遮掩,在德国人耳边肆无忌惮地响起。

    莱曼真懒的理他,奈何队友们都在看着他们。

    “一个月,给我一个月的时间,看我怎么越你!”

    “别提了!我现在愁坏了,劲太大,控制不住!”

    “原来是这样吗?难怪Boss让你踢卫!”

    “现在问题算是解决了,以后咋办?”

    “以后?以后再说呗!”

    听了这话,尤墨竖了个大拇指回敬。

    “得我真传了,德国人!”

    “你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开书15个月了,第一次有万点打赏,真的泪牛满面

    感谢杜雨露同学!

    加更送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