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这家伙的话含义后,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英格兰人最要脸面,“往自己脸上贴金”这种事情正是他们的逆鳞!

    这句话一出口,无论对方是何目的,彼此之间的关系算是到头了。明白这一点的家伙们或者一脸同情地瞧过来,或者幸灾乐祸地等着看好戏,或者依然不太相信一般,相互眼神求证。

    你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怎么能在得罪法国人的同时,把英格兰人一并得罪!!!

    荷兰人虽说个个都是大腿,但没有外人能真正走入他们心里,新人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老家伙们可清楚的很。大卫*普拉特楞了好一会,开口时声音已经艰涩嘶哑,仿佛之前经历了一场漫长的辩论赛。

    “我知道你心情不爽,可说话分寸掌握不当的话,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o,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我们英格兰人可能性子比较急,不太好打交道,但比起法国人,荷兰人来说,还是值得你托付信任的。”

    这话说的算是比较委婉了,能从傲慢挑剔的英格兰人口说出来颇为不易。

    众人还在回味,马丁*基翁先炸毛了。

    “大卫,我不知道你和这小子私交怎样,但我绝对不允许有人当面这么评价英格兰人!”

    大卫*普拉特显然打算和事佬当到底,听了这话也不反驳,转头问亚当斯:“老大,事情已经这样了,没必要再深究下去,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好。希望你们还记得自己属于哪支球队。”

    托尼*亚当斯的这句话让风波暂时告一段落,恶战在即,球队仿佛又回到了出发前的状态。

    当然,所有人也都明白,眼前这一切只是假相,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时间回到一天前。晚上九点半,estood酒吧。

    昏暗的灯光,劲爆的音乐,晚妆摇曳,酒精味醇厚,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放松无比。

    阿内尔卡没有待在熟悉的包厢里,皱着眉,端起的酒杯停在空,正望着酒吧入口出神。身边的娇艳女子早已等的不耐烦。朱唇轻启,媚眼如丝,结果却一直被他无视。

    直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入口处,他才把杯酒悉数送入喉,起身,快步迎了上去。

    来人正是佩蒂特。

    几句寒暄后,两人进了包厢,直入主题。

    “皇马方面已经有人正式找我谈了。一切顺利的话,冬季转会窗一打开就可以直接官方报价。”

    如果换作以前。说出上面这番话时阿内尔卡绝对兴奋的眉飞色舞,现在却明显打了折扣。

    “怎么了,不高兴?”佩蒂特笑了笑,伸手抓过一瓶威士忌,“看来找我不是为了庆祝这件事。”

    “没错,我忽然觉得就这么离开好像便宜了某些人。”阿内尔卡点点头。举起酒杯,“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佩蒂特稍稍楞了一下,打了个哈哈,“找我来不是为了八卦吧?”

    “嗯。那的确不是我该关心的。”

    “想和他摊牌?”

    听到这句话,阿内尔卡面现犹豫之色。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放弃一雪前耻的想法,奈何对方始终不露破绽。他对于球队的重要性再大,年龄在那儿摆着,吃过几次苦头之后,再想无事生非找对手麻烦,先不说英格兰人怎么看,他自己这一关都难过。

    眼下冬季转会窗口再过一个多月就将打开,皇马这次的报价不可能还被俱乐部拒绝,如果再不抓紧时间的话,心头刺就将一直插在那儿,想拔都没机会了!

    “是啊。”阿内尔卡默然思考了一会,轻啧一声,眉头皱起,“我敬你。”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想干就干呗。”佩蒂特面现狡黠之色,举瓶和他碰了一下。

    “嗯?不会吧?”阿内尔卡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眼睛又问:“意思是英格兰人不会插手?”

    “没错。”

    “为什么?”

    “此一时,彼一时嘛。”

    “怎么说?”

    “荷兰人一个伤一个恐飞,你又刚刚上演帽子戏法,英格兰人敢拿你怎样?你即使和他当面发生冲突,那些老家伙们也会主动息事宁人,顺便给自己戴上个‘忍辱负重’的高帽子。”

    “哦”

    “据我一直以来的观察,那个家伙好像并没有和英格兰人有多少来往,除了普拉特那个老酒鬼在那忙前忙后外,其它人应该还在观望。”

    “嗯,那家伙怎么想的?”

    “我看他是打算单干。”

    “不自量力!”

    “英格兰人估计也是这么认为。”

    “哈哈,有意思。看来英格兰人也想让他吃点苦头?”

    “看他的表现吧,如果太狂了,他们自然会有这种想法。”

    “明白了!”

    土耳奇人的主场一向不好打,这场也不例外。

    加拉塔萨雷斯按实力排名应该位于小组垫底,即使加上主场加成也仅仅提升一个档次而已,按理说无法与阿森纳分庭抗礼。可双方真正站在球场上,在52500名观众疯狂的呐喊比赛的时候,冥冥的力量让他们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

    火炬,烟雾,鼓声,旗帜,巨型海报,汇成了特有的球场化。

    粗犷,野性,蛮不讲理。

    足球比赛往往如此。

    双方的差距并没有到碾压程度时,所有的环节很容易被良好的状态刺激,频频展现出与实力不对等的战斗力。

    加拉塔萨雷斯踢的并不粗野,原因到不在于好客,实在是阿森纳队个顶个的不在状态,压根没有秀脚法拉仇恨的苗头。

    旅行途发生的事情显然影响了所有人的心情。甚至连志得意满的阿内尔卡也没能例外,比赛表现的注意力不够集,失误频频。

    除他之外,永贝里和维尔托德显然是因为心理有负担,场上才表现的步伐迟缓,判断犹豫。

    整支球队状态不佳。忙于防守的尤墨极少有跑到对方禁区的时候,一已之力改写比赛的可能近乎于零。

    一场高水平的较量,个人能力再夸张,也必须建立在团队发挥的基础上才能有效发挥作用。这也是很多国家队即使拥有世界顶尖级的球星,依然难以在大赛上有所作为的主要原因。

    当然,尤墨也不是那种自己编剧,自己导演,自己终结的那种类型,目前阶段他的目标还是一头一尾。间部分依然在能力范围之外。在这支阿森纳队,他的场上作用更多体现在防守以及进攻终结者上,能理解他的思维,跟上他的节奏的家伙还没出现,压根没办法彻底释放他的战斗力。

    这一点并不为人所熟知,甚至眼光毒如教授,都觉得他在凯泽斯劳滕做到的事情难以复制,只要能发挥出终结者的作用即可。

    主教练如此认为。队员自然难以免俗。无论是法国人,荷兰人。英格兰人,到目前为止依然不觉得和他能够形成默契配合,于是更多的传球选择下,他总是会被无视。

    这一场尤为明显。

    荷兰人不在场上,英格兰人和法国人被他一并得罪,勉强能与他形成配合的两个家伙又不在状态。如此一来,他的表现和整支球队一样低迷。

    仿佛要和上一场比赛形成鲜明对比一般,大面积的状态问题带来的惩罚,在场结束前如约而至。

    犯错的是维尔托德,问题和上一场刚开始的时候一样。防守时盯人不紧,选位失误导致边路被爆。唯一有些区别的是守门员大卫*希曼再次被老迈的双腿拖累,起跳高度明显不够,最终皮球没能解围出禁区,混战被对手一击致命。

    这种进球看似有些运气成分,其实充斥着很多细节上的必然,只是身为观众无法得窥全貌而已。不了解这一点,眼的每一场比赛运气都会大行其道,成为强队的拦路虎,弱队的护身符。

    温格难得在场休息时发了火。

    身为主教练,最难以接受的就是球队如同过山车一样的表现,尤其是大胜之后的集体低迷,很容易被人联想到过度庆祝,小瞧对手,出工不出力之类的问题。飞机上的风波并没有传到他的耳朵里,原因是英格兰人不屑打小报告,法国人打小报告等于是变向抹黑自己。

    毕竟在这支球队,他们和尤墨的不对付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主教练虽然仁慈,可眼睛够毒,想通过片面之词影响他的决定,难度堪比登天。

    挨了训的家伙们都有些心不在焉。

    英格兰人处境尴尬,即使对眼前局面有心理准备,依然不能无视这样一个事实。

    尤墨口的“所有人都会吃苦头”正在渐渐成为现实!

    丢球是他们的锅,不进球是全队的锅,两者合二为一,他们的处境可想而知。当然,已经下定决心忍辱负重的家伙们暂时不会有立场上的动摇,无论尤墨与法国帮谁胜谁负,他们已经把自己置身事外,功过不沾了。

    法国帮阿内尔卡不愁下家,佩蒂特虽说年龄偏大,可世界杯冠军的光环在那摆着,明年就将进入他的合同年,续约问题上他现在掌握着多半主动权。维埃拉表现依然稳定,但这位老兄面临的处境和尤墨一样,都是被队友的不佳状态影响,疲于奔命且见效甚微。

    其它人间,永贝里还好,维尔托德就惨了。

    锋位置上他的硬实力依然替代不了阿内尔卡,即使同胞成功转会去了皇马,温格心的锋人选依然不是他。除此之外,影锋位置有球队当家球星博格坎普,右路有冉冉升起的瑞典新秀永贝里,他很清楚自己在奥维马斯复出前打不出名堂的后果。

    眼前这场比赛还没开打他就有了心理阴影,状态甚至连上一场闷着头踢的时候还不如。整支球队都无法振作的话,他用什么来挽救自己摇摇欲坠的主力位置?

    温格没有点名批评他,算是留了点面子。

    在法国人看来,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成为巨星的潜质,保持耐心是主教练的必备素质。

    “状况如同你之前所说的一模一样,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快要走出球员通道的时候,一贯有主意的瑞典人终于开口,问出了这句让他心里很是没底的话来。

    摆烂是件极其简单的事情,同样,在有责任心的家伙看来,主动摆烂的行为背后,无论有多么正当的理由支撑,依然是件有违职业道德的事情!

    他真的害怕尤墨会这么回答。

    “那是他们自找的,我不打算改变这一切。”

    还好,熟悉的声音没有复制他脑海里的字眼。

    “西尔万,你和弗雷德里克找各种机会传,尽管往我头上砸。”

    尤墨自从正式与法国帮开战,与英格兰帮决裂后,被孤立的同时,也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这句话一出口,冷笑声如约而至。

    “听见了吗?只要传就行!”阿内尔卡第一个发出声音,语气里讥笑满满,“没有人不知道你头球厉害,瞎子也看的出来边路频频起高球为了什么,你真把球队当成斯托克城队了?”

    “哟,自由人不当了?”

    佩蒂特顾忌身份,没有撒开了嘲讽,只是这话一出口,英格兰人都忍不住笑了。

    笑的同时,轻抬下巴,撇撇嘴角。

    除了和法国人不对付外,德国人一向被他们看扁,所谓的“自由人战术”在英格兰人眼里简直离经叛道!

    一个人能有多大能量?

    想覆盖整座球场?

    想影响整场比赛?

    想改变整支球队?

    现代足球可不是以前慢腾腾的时代,自由人只是四不像而已,早就该丢到博物馆了!

    “不当了,这种档次的对手,有你和帕特里克担纲双后腰,防守应该是不用我帮忙了。”

    轰然而至的嘲笑声,尤墨居然一本正经地回答了佩蒂特的问题!

    所有听众顿时卡住。

    这家伙的场上位置的确够自由,但这种自由是建立在主教练默许的基础上的。之前无人提及此事,主要是因为这家伙进球效率高的可怕,防守的作用也人尽可见。即使球队前场缺了个传球点,那也只是后腰位置上的一个普通选择而已,对于球队进攻体系的影响并不夸张。

    而且事实上尤墨的脚下技术并非一无是处,偶尔有皮球过来的时候,简洁有效的动作虽然不能直接制造威胁,但过渡作用完全没问题,甚至有心的家伙们还专门统计了他的传球成功率。

    4%!

    这个数据对于场球员来说算是合格水平,如果失误主要集在前场向前传递的话,完全是个可以接受的数字。

    事实上的确如此。

    这支球队没人看的起他的脚下技术,后场球如果不是非常稳妥的情况下根本不会交给他来处理。

    如此一来,自由人显然有实无名,真实无比地存在于这一阶段他的每一场比赛。

    本场比赛由于博格坎普铁定缺席,温格顺势把按在替补席上已久的佩蒂特放出,排了个421圣诞树阵形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