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往往都有怪癖,荷兰人一点也不例外。

    除了脾气火爆与恐飞症外,博格坎普的思维方式显然和普通人不在一个频道上。尤其是与人交往这一块,他除了家人与少数朋友外,几乎从来不愿意与人主动交流!

    媒体这种擅长搅风搅雨的货色,最厌恶的就是圆滑世故的老家伙们,最喜欢的就是直来直往从不掩饰的个性青年。刚到意大利的时候,荷兰人的意甲联赛最高薪水的名头迅速吸引来无数媒体,全方位的报道俨然把他当成了公共财产,恨不得24小时架起摄像机记录他的一言一行。

    很快,小报记者们无底线的采访内容就让他变得厌烦不已,态度上自然也日渐恶劣。如此一来,荷兰人的形象在怨气满满的描述变得的越来越不堪,场上发挥稍有瑕疵,就会被双重标准批判的体无完肤。

    “天才”一词也渐渐含了贬义,被讥讽和嘲笑包围,让荷兰人倍感压抑。

    媒体这种东西就是这样,你可以尽量让自己不受它左右,但却无法忽略它带来的全方位影响。

    队友,家人,朋友,所有构成外部环境的因素,都无法在疲劳轰炸般的恶意歪曲下不受影响。时间一久,独善其身也就成了梦话。

    仓皇逃离了亚平宁半岛后,荷兰人来到了伦敦,这个以小报和狗仔闻名的世界之都。就在国际米兰庆幸止损成功,冷眼暗笑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温格宁愿顶着骂名,也要严格限制记者们的采访频率,尤其是曾与媒体闹的不愉快的家伙们,除了少数与俱乐部关系到位的记者能拿到专访外,其它人想都别想!

    要知道,英超联赛发展如此迅速。媒体的功劳堪称巨大。各支球队以及当家球星保持曝光度既是大势所趋,也是商业利益的重要源头。因为保护球员而大幅度降低曝光程度,既惹来媒体与商家的不满,也会让部分球迷与英足总颇有微辞。

    一向温尔雅的经济学教授在这方面表现的如此跟不上时代。显然有些出乎所有人意料。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温格的骂名没有白背,博格坎普在这种保护下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巅峰期。今年世界杯对阵阿根廷打入的那粒入球让他半支脚已经踏入了传奇殿堂,海布里这座球场也因为他的存在变得观赏性十足。

    场上表现耀眼迷人,场下生活低调神秘。这样的当家球星不光吸引着球迷,队友们同样好奇。

    尤墨和永贝里在球队待了整整个多月了,除了主教练与奥维马斯外,他们还没见其它人和他有过深入交流。

    眼前这句话明显表达了他的立场,那要不要回应些什么呢?

    瑞典人还在犹豫不决,尤墨大大咧咧的声音已然响起。

    “是啊,‘可惜’这种词用在竞技体育,那真是一点也不可惜。”

    绕口令一般的话一出口,替补席上竖起耳朵在听的家伙们同时动容。

    维尔托德这场比赛踢的是以往博格坎普的位置,永贝里口的“可惜”是这家伙虽然目前有着出色的发挥。却依然难以占据主力位置的意思,被荷兰人当场反驳后,似乎怎么回答都不合适。

    毕竟两人的更衣室地位天差地别,直指对方太过狂傲那得是多无脑的家伙才能干的出来?

    反过来吹捧一番当家球星的话,没节操的家伙估计能干的出来。瑞典人现在已经紧跟尤墨身后高举旗帜自立,这一转眼的功夫就向其它人卑躬屈膝,自毁形象也太过迅速了一些。

    想到了这些,替补席上的英格兰人是用看笑话的心情在欣赏永贝里的接下来表现的,结果却没想到。

    横插一杠的家伙说出的这句话,既没有丝毫顶撞的意思。也没有半点吹捧对方的意思。“实力”这个在竞技体育决定一切的字眼,成了让人无法反驳的存在!

    听到这样的回答,一贯孤高冷傲的荷兰人大概会惺惺相惜吧?

    果然。

    “不错,看不出来你的年纪不大。看问题到是挺透彻。”

    博格坎普的回答没有出乎英格兰人的意料,同样,认为尤墨是在自绝前程的家伙们心敲响了警钟。

    当家球星的认可实在难得一见,会不会成为这家伙挑战更衣室大佬们的重要砝码?

    “您过奖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西尔万天赋不错,也够努力。可能是同胞们个个都名扬天下的缘故吧,他有点太着急了。”

    尤墨看似随意的几句话一出口,所有听众齐齐有些楞神。

    与永贝里的现场点评不同,他这种背后议论队友的行为那可是不雅举动,搞不好会直接影响彼此关系。

    但是,事情总会有例外,比如这种犀利到一针见血的逆耳忠言,无论当面还是背后,动机总不至于被人怀疑。

    “你的话让我有些惊讶。”博格坎普微一点头,表情依然严肃,“西尔万应该选择你的,和法国人泡在一起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这话一出口,英格兰人直吸冷气。

    什么意思?

    代表荷兰人认可这家伙了?

    “法国人并不全是你说的那样,丹尼斯。”

    同样有些偏冷的声音从替补席远端传来,众人迅速转过目光。

    维埃拉?

    怎么能忘了这家伙!

    “哦?”博格坎普显然也有些意外,只不过这种意外并不足以扰动心神。荷兰人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看了对方一眼,继续说道:“或许你是对的,我比较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说罢,目光移开,集到嘴角含笑的家伙身上。

    “还有你,同样值得期待。”

    这场足协杯最终以:1收场。

    上半场两队互交白卷后,阿森纳在下半场一开始就加快了节奏。面对对手突如其来的高频率高位逼抢,考垂队显然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后防线连续出错后。维尔托德一记路直塞给了阿内尔卡直接破门的机会。

    法国人之间其实并不缺乏默契,这种传跑配合换作以前完成的可能更稀松平常一些,但在经历了许多波折之后,其的意义已经不再单纯。

    主场面对这种档次的对手。打破僵局意味着比赛难度直线下降。最终比分也证实了这一点,后面两粒入球分别由帕洛尔和替补上场的博格坎普攻入,直到比赛行将结束的时候,考垂才通过角球扳回一个寥以解慰般的入球。

    比赛整个过程无惊无险,甚至对于不少英格兰球员来说。替补席上发生的事情都比场上比分更值得关注一些。

    “终于结束了。”终场哨声响起后,跑道上一直在热身的永贝里长舒了一口气,在心里默念了这么一句。

    他实在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差点招来祸端,虽然最终化险为夷,但其的教训显而易见。

    更衣室既是职场,也是战壕,任何一言一行都不能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否则只能指望别人来补锅了。

    “还在介意那件事?”尤墨像是看出来他的想法一般,走近了拍拍他的肩膀。

    “嗯。”瑞典人并不矫情,点头认可。“对你说谢谢好像没什么意义?”

    “何以见得?”尤墨笑着问。

    “前几天没事干的时候,我去收集了一堆凯泽斯劳滕神话的资料,研究了一晚上,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永贝里也笑。

    “马尔默队有个叫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的家伙,你认识吗?”尤墨继续笑着问。

    “嗯?他才1岁吧,你居然认识?”永贝里楞了下神,才继续说道:“确实是个天才,我记得有一篇关于他的报道,据说他在12岁的时候参加一场比赛,0:4落后的情况下他在下半场登场。一人连入8球逆转!”

    “天才都有些怪癖,别留下心理阴影就好。”尤墨点了点头。

    “哈哈,我的神经还算粗壮,今天的事情算是个教训吧。”永贝里神情严肃起来。“谢谢你的关心,我会永远记住今天发生的事情,但不会因此产生偏见。”

    “那就好。”

    “对了,兹拉坦要来我们球队吗?需要我出面联系一下?”

    “没有的事,不用。我也只是听说,没有亲眼见过。他和你都是瑞典人,所以想多了解一下。”

    “哦,估计BOSS会比较感兴趣。”

    “应该吧。”

    两人闲聊着进了更衣室,结果没想到刚踏入屋内,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就响起了。

    “来的刚好,有些事情我觉得应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两人稍稍有些惊讶,目光环视了一圈,发现屋内除了博格坎普,维埃拉之外,并无英格兰人以外的家伙。

    开口说话的荷兰人,说罢还点头朝他们示意了一下。

    “好的,我们有心理准备,可以随时开始。”尤墨没有迟疑,第一时间就点头应承下来。

    “很好,和你打交道其实挺爽快,那我就长话短说好了。”

    出声的是托尼*亚当斯,表情平静,语速不快,完全没有秘密会议般故作神秘感。

    “现在球队的状况大家心知肚明,我身为英格兰人的代表,并不情愿看到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因此,Mo之前对于我们英格兰人的评价就此揭过,不会成为彼此关系的裂痕。至于法国人与他之间的矛盾,我希望大家理智看待,尽可能站在球队的角度去想,去做。”

    亚当斯的声音低沉浑厚,空荡荡的更衣室里余音歇了好一会,才有声音继续响起。

    “每个人的经历,想法,眼光,都不一样,所以不要觉得别人的选择很愚蠢。我是法国人不假,但我认理不认人,希望各位以同样的态度对我。”

    维埃拉面无表情地说罢,目光转向更衣室两位大佬。

    “好的。”“很好,没问题。”

    博格坎普与亚当斯同时说罢,又对望了一眼,最终由英格兰人开口说道:“每一名新人都渴望被人认同,但同时他们免不了受些委屈,希望之前的遭遇不至于让你们意志消沉。丹尼斯平时话不多,今天主动找我让人有些惊讶。我其实并不了解替补席上你们谈论了些什么,不过出于信任,我觉得我们英格兰人同样需要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

    严肃的气氛被法国人的陆续到来给打破了。

    第一个进来的是维尔托德,这家伙今天表现不错,赛后接受采访时很是眉飞色舞了一番,兴奋劲明显延续到了现在。随后跟着进来的是阿内尔卡与佩蒂特,前者表情如常,后者则眉头紧皱。最后进来的是格里曼迪,虽然没说话,但走路习惯不太好,还没接近更衣室,巨大的鞋底摩擦声就传了进来。

    法国人的自由散漫堪比非洲兄弟,身为队友本该早已见惯不惊。

    今天却不同往日。

    “吉尔斯,拖鞋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并不让人心情愉悦。”

    开口的是博格坎普,惊讶的是一屋子的人。

    身为当事人,格里曼迪一脸尴尬,想出声辩解又觉得无话可说,最终只得点点头,目光转向佩蒂特。

    法国帮大佬明显有些疑惑,用力清了清嗓子才开口问道:“今天这里的气氛和以前不太一样嘛,托尼,丹尼斯,帕特里克,出了什么事情吗?”

    “哦,没什么,你们来之前我和他们坐下来谈了谈,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我多了解一下内容。”亚当斯随口接过,声音平静如常。

    这一句话内容丰富的让人很难马上反应过来,佩蒂特做不到,其它个更做不到,于是气氛稍显沉闷。

    “看来我们的到来有些不合时宜。”

    最终还是佩蒂特打破了沉默,法国人说罢冷笑满脸,嘴角向一边翘起,久久不肯落下。

    “没有的事,你们来之前这里同样沉闷。”亚当斯没拿正眼看他,目光转向窗外,声音忽然有些嘶哑,“乔治不是个好人,但他留下了一些不错的记忆给我们。我已经记不清楚以前的更衣室是个什么样子了,大概我老了吧,会有些怀旧。”

    “我们告别了酒精,选择了更清醒的生活,结果依然恋恋不忘那些挥霍青春的日子。或许是空虚吧,对于英格兰人来说,面子总是比什么都大。”

    “我们告别了酒精,选择了更清醒的生活,结果依然恋恋不忘那些挥霍青春的日子。或许是空虚吧,对于英格兰人来说,面子总是比什么都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