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点球是很多大心脏家伙的最爱,球迷和媒体们也相当认可这种举重若轻的动作,认为这是拥有绝对自信的表现。?  ???  ?

    这的确是一种心理交锋。

    所有人都清楚,点球的最大威胁是角度与度。而勺子点球却偏偏完全摒弃这两点,笃定对手会离开原位而且回救不及。

    尤墨在冲刺到小禁区附近皮球的落点前,很有闲功夫地瞧了眼守门员。

    这位名叫“克米莱斯”的门将年龄约莫o岁上下,刚刚指挥队友前压完毕就遇见如此精准的长传反击,眼神的慌乱明显可见。

    最终,他选择弃门出击,想在尤墨拍马赶到前解除这次危机。

    皮球的度虽快,但弧线很高,不然也不至于如此轻松地越过长人林立的斯托克城防线,落点在右路小禁区线外两米远处,射门角度连o度都不到。已经有反应过来的家伙在迅回追的情况下,他实在是狠狠犹豫了一把,才扑了上来的。

    在他看来,只要干扰到对手的停球,那迅赶到的防守队员就能轻松化解这次危机。而且在他之前的判断,只要动作够快,对方即使顶到球也会被吹个冲撞门将的犯规出来。

    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手居然跳的那么早,那么高!

    而且,滞空能力那么夸张!

    想象的落点,比实际上的要提前了足足1米左右,他这犹豫一下再上前的举动,完全在对手的预料之。如此一来,想要先碰到皮球的可能已经被无情抹杀!

    高冲刺后的起跳会因为惯性向前冲去,这种状况下,滞空能力决定了动作质量。

    对于尤墨来说同样稀松平常的举动,再次惊呆了所有人。

    皮球的度依然很快,虽有下降的趋势,但向前的动力还很充足。皮球下降幅度很慢的情况下。甩头攻门会把皮球顶到二层看台上去。尤墨对这种情况早已驾轻就熟,高高跃起后双臂舒展,腰腹绷紧,向上的动力与重力加度的搏斗还没有分出胜负时。他的身形仿佛停滞了一般,上半身稍稍后仰,等待皮球出现在前额时,缩颈,仰头。轻碰!

    黑白相间的家伙准确地磺在他的前额正的位置,薄薄的水花溅起,蒙住了他的眼睛。从额头上传来的力道有股奇异的美感,让他一触之下立即心生感应。

    有了。

    比赛第8o分钟,缺乏队友捧场的庆祝动作结束后,尤墨搂着永贝里的肩膀走向换人区。这货没把注意力放在如痴如醉的看台上,只是微笑着挥了挥手。

    仿佛这样的绝杀对他来说早已稀松平常。

    更加疯狂的咆哮声,瑞典人看不下去了,要不是已经走到了换人区的话,他早就忍不住开口问个究竟了。

    这家伙虽不是爱装x的货。但这副神情也太找抽了吧?

    两人在替补席上坐定,表情轻松地看起了比赛,永贝里左右瞧了瞧,终于打开话匣子。

    “你不是吧,这样都不兴奋?”

    “你和维埃拉在进球的作用更大。对我来说,这样的挑战完成不了的话可能会更在意一些。”

    “呃,谢谢你的夸奖,不过让我不太能理解的是,为何用这种方式赢下比赛都不能让你尽情展现自己的激*情呢?”

    “场休息时Boss的表情你看的很清楚吧?”

    “是的,球队上半场踢的太过散漫。Boss花费的心血有付诸东流的危险。”

    “接下来的比赛我们该怎么踢?”

    寻常的一句问话,让唯一的听众彻底楞住。

    身为卫冕冠军,主场面对排名仅仅第11位的对手,他们居然一点都没有表现出凌厉到让对手招架不住的攻势。两粒进球无一不是个人能力的集体现。下半场球队虽然状况有所好转,但仔细想想进球者的身份,所有人都乐观不起来了。

    在擅长头球的对手身上还以颜色,而且一还就是两个,媒体与球迷的兴奋可想而知。现在比赛眼看就要结束,顺利拿下的可能性极大。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明天所有媒体绝对是一片飘红!

    以媒体的一贯尿性来看,两粒进球起到很大作用的两位助攻者肯定不会多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家伙肯定会被热捧。如此一来,场上的阿内尔卡,场下的佩蒂特,两人的脸面往哪儿搁?

    阿内尔卡本场表现不可谓不努力,但身为前锋,没有进球没有助攻没有高光表现,只有竞争对手一已之力扭转比赛的鲜明对比在那摆着,如此状况任谁也说不出一个“好”字来!

    佩蒂特是有伤在身不假,但那只是不能上场的小小借口而已,事实情况外人不了解,球队内部没人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法国人本就得分能力平平,如此一对比下来,连主力位置都堪忧了!

    下一场比赛天后就要开打,对手是欧战经验丰富的意甲劲旅拉齐奥队。本就动荡不安的更衣室现在矛盾不升级就谢天谢地了,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安定下来?

    “接下来的比赛怎么踢?”

    永贝里想来想去也没个答案,最终把问题扔了回去。

    “当成难度提高的挑战吧,有没有兴趣?”

    尤墨伸了个懒腰,起身。

    永贝里所料丝毫不差。

    整支球队的不在状态所有人都能瞧出来,这种情况下依然扛着球队前进的家伙,无疑是引爆关注的最佳看点。夸张的个人能力加上打脸般的复仇方式,充分调动起各路球评家的胃口,极尽所能地各种煸情。

    “温格的夏季引援大获成功,两名新人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拯救了整座泰坦尼克号!”

    “o以让人疯狂的方式复仇成功,夸张的身体素质完全有能力改写亚洲人的田径纪录!”

    “无兄弟,不足球。告别了好兄弟e,o在这支球队找到了新的伙伴!”

    “克星的克星,他是谁???”

    周一一大早,老特拉福德。

    弗格森把手头的咖啡放下。双手拿起报纸,看着看着,嘴角的笑容溜了出来。

    基德比往常迟到了两分钟才来,此刻轻手轻脚地放下东西。刚想看看老爷子的表情,就被“刷”的一声轻响给抽搐了面部肌肉。

    弗格森那张红润的脸庞从放低的报纸探出,一脸严肃。

    “又迟到了!”

    两分钟而已啊,您不是在看报纸吗,为何一点都不专心?

    基德在心猛吐槽。脸现愧色,点了下头。

    “跟我说说昨天的比赛,我没看直播。”弗格森把报纸放在一边,端起咖啡,小抿一口。

    “整支球队的表现来说,不及格,个人的表现来说,都不错,个别人的挥接近满分。”基德显然早有准备,此时回答起来头头是道。

    弗格森边听边点头。听完了,把手咖啡一气喝完,还没开口,长长的饱膈先打了出来。

    好一会。

    “有意思,个人表现都不错,整体表现反而不及格,这说法新鲜。照你这么一说,接近满分的表现也不足为虑喽?”

    基德难得自信一把,猛点两下头。

    “万一他就一直这么扛着球队走下去,最后导致整支球队都围着他转。怎么办?”弗格森随手拿起扔在一边的报纸,指了指被他用红笔圈出的一行字。

    基德伸长脖子仔细看。

    “自由人战术并未过时,只是球员能力达不到才让这种打法成为泡影。o在凯泽斯劳滕的巨大成功并不是偶然,阿森纳即使贵为卫冕冠军。也不妨从借鉴出值得学习的东西来。”

    基德有些不以为然,撇了撇嘴,刚想开口,就被弗格森打断了。

    “战术上可以冒险,战略上可以吗?”

    听了这话,基德有点呆。

    战略层面的东西涉及长远展。他即使有心,也缺了点眼力,但在老爷子身边待久了,耳濡目染的也算了解了不少。略一思索,他先是轻咳一声加了点底气,再缓缓开口说道:“战略上冒险,意味着一旦不成功就没有回转余地,这对于一家大俱乐部来说是难以想象的。”

    “没错,一两场比赛不算什么,偶尔的满分表现更不足为虑。如何在保持向上势头的同时,限制对手的长远展,才是最有效的竞争手段。”弗格森表情依然严肃,说话时手指在报纸上轻敲,仿佛那段评论即将成为现实。

    “您说的是,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毕竟存在。假如,假如说哈,o持续这种表现一段时间,那球队即使战绩不佳,他的更衣室地位也会直线上升。而且,球迷的支持也不能忽略了。”基德表情同样严肃起来,说着说着,随手从包里拿了张a4纸,指着两行醒目的数字。

    “奔跑距离,11ooo米。”

    “射门次数,次。”

    弗格森显然吃了一惊,吸了口冷气的同时,双手撑住桌面站了起来。

    “这是个极度危险的家伙,我们对他的认识还是肤浅了一些。”

    名与利是一对好兄弟,要来都来,要走都走。

    尤墨来到伦敦之前,大大小小的媒体,电视台,网络,当然也包括街头巷尾的议论,都唯恐力度不够一般,反复渲染,使劲夸张。真正等到赛季开始,几场比赛一打,球队的表现远远盖过了他的个人风头。此时更多地被媒体拿来讨论的,反而是他的风格与球队不搭的问题。

    这种状况实属正常。

    卫冕冠军的技战术打法早已经过严苛考验,无论是场面还是结果,都证明了温格这套办法足以打造一支豪门球队。尤墨的踢球风格距离正统的青训系统出品差距甚远,他擅长的事情压根没有可复制性。

    无法复制意味着很难形成默契配合,入队时间尚短的情况下,主力位置不保也算情理之。

    如此一来,即使创造了俱乐部的转会纪录,他仍然是被拿来丰富球队的战术选择所用。整支球队还是按照上赛季的老路子在前进,压根没有把他竖立成核心,专门为他打造战术体系的可能。

    连续的胜利之后,他其实还算不错的表现被进一步掩盖,虽然没有无良媒体把“水货”的大帽子扣在他头上,但个人影响力下降是不争的事实。

    这种状况导致他的商业价值直线下滑,来英国两个多月了,新的合作伙伴居然一个都没谈下来!

    和他在德国无人匹敌的人气相比,目前阶段显然有些高开低走的嫌疑。

    其实如果主动降低门槛的话,商业合作伙伴并不缺人选。但克莉斯娜现在可不是新嫩一个,那些觊觎尤墨背后的庞大市场,想乘机捡便宜签长约的家伙,统统被她无视!

    诚意,价钱,实力,缺一不可,个条件都满足之后,才有坐下来谈判的机会。

    如此高的姿态自然难让同样心高气傲的英国佬们接受。

    “在这支即将横扫欧洲的兵工厂战车里,他只是一门普通的榴弹炮而已,还真把自己当成虎式坦克了?”

    “国市场没什么了不起,那里的人们穷的买件衣服都要考虑会不会影响肚皮问题,即使有富人,也不会对足球感兴趣!”

    “一年一百万英磅?天呐,到底是谁疯了?”

    这样的议论充分贴和了英国佬们的酸葡萄心理,或者拍拍屁股走人,或者继续观望,或者由粉转黑,冷嘲热讽,反正就没一个有足够的诚意继续谈下去。

    克莉斯娜足足忙碌了一个多月,都没有能进入第二轮谈判的对象!

    联赛完败给切尔西队之后,指望这支球队横扫欧洲的梦想迅破灭,连带着商家们也有些意兴阑珊,无法对于联赛杯独两元的家伙提起兴趣。

    直到这场比赛结束。

    商人无利不起早,自己打自己脸什么的毫无压力,英国人再好面子,也架不住媒体们的疯狂热炒。比赛结束的当晚,克莉斯娜就接了不下十个会谈请求电话!

    要是搁以前,经纪人绝对先挑几个不顺眼的撒开了嘲讽一番。

    不是嫌影响力不够吗?

    不是怕国市场没有消费能力吗?

    不是嫌贵吗?

    现在一个个的诚意十足,早干嘛去了?

    还好,与各种大佬们打交道多了,她也慢慢明白了一些事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