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帮显然意识到他们已经被隔离的事实,没有人真如亚当斯所说,询问一下之前讨论的内容。◇↓,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光明正大的告知就是说在前面的丑话,即使厚着脸皮问下去,得出的结论也只是让自己更加尴尬而已。

    那就不问,反正维埃拉也在场,局面发展虽然有点出人意料,但法国人依然觉得自己有能力解决问题。

    英格兰人的最后一段话显然有些刺痛人心,更衣室最终以沉默结尾。

    时间不会因为感慨而停止流动,下个周末是国际比赛日,考虑到尤墨这一阶段有些超负荷运转,温格索性给他多放了一天假。

    于是,来英国个多月后,家迎来了久违的客人。

    卢伟,郑睫。

    两人的到来让一家人都兴奋不已,唯独当事人却有点不以为然。

    “到我们大城市来也不收拾整齐一些!”

    这话一出口,嘘声四起的同时,众人还真仔细打量了一番。

    两人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其它原因,大冷天的额头见汗不说,身上衣冠的确有些凌乱。

    “跑了会路嘛,大惊小怪!”郑睫瞧见异样的眼神后恨得牙根痒痒,若不是实在分开太久有点舍不得的话,早就挥舞着拳头冲上去了。

    “大城市的娃,听说最近晚归次数不少?”卢伟就淡定多了,对这货的话完全听而不闻,话都是对着尤馨雅说的。

    “就是,现在一点也不如以前老实!”****抓紧时间告状。

    在她的印象,卢伟虽然对外高冷有余,亲和力不足,但只要说出去的话。分量还是够的,至少身边这位不会不当一回事。

    “是啊,坑货卢总,喜欢什么阿森纳嘛,一帮老少都是酒鬼!”尤墨最擅长的就是实话实说,这次也不例外。话一出口,气氛顿时有点僵。

    当初为什么选择各方面条件都很一般,且球风明显不对路的阿森纳,整个欧洲都曾热议过一段时间。最终得出的结论也是各种版本都有,想象力极其丰富。

    可真正知道答案的人心里都很清楚:你们这些人的想象力还不够格,事实真相会让你们泪流满面

    当然,玩笑开过,现实还是需要正视的。相比于氛围更好,球风更合适的曼联队。阿森纳在拿了双冠王之后想要更进一步,难度大的肯定超乎想象。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尤其是孤身一人的情况下,独善其身都殊为不易,遑论改变他人了。

    “怕你松了劲,特意给你找点困难的事情,居然不感激我?”

    一堆人的目光注视下。卢伟难得有些一本正经。可说出的话虽然在理,最后一句算是什么情况?

    “好吧。为了表示感谢,我帮你联络上丹尼斯了,有兴趣请他来吃顿饭吗?”尤墨同样一本正经的,手腕一翻,兜里掏了张卡片出来。

    “克劳德*阿内尔卡?”卢伟顺手接过,念出的名字让所有人为之一楞。

    不是博格坎普吗。怎么又扯到阿内尔卡?

    “尼古拉的哥哥,上次晚归就是因为他。”尤墨完全没有在意话题的跳跃性问题,当然也无视了其它听众的面面相觑。

    “他弟弟的经纪人对吧?有点印象,怎么着,是他在运作转会皇马的事情?”卢伟点点头。随口问道。

    “是啊,和我一拍即合,差点成了好友!”尤墨猛点头。

    众人皆扶额。

    什么叫“一拍即合,差点成了好友”?

    这是在变着花样埋汰人吧?

    “哦,不错。”卢伟却没有异议,名片递回来的同时又问:“应该是个贪心不足的家伙吧,没向你提些大胆的建议什么的?”

    “暂时没有,他当时喝高了,开始的时候还差点朝我挥拳相向。”尤墨说罢一脸遗憾,双手一摊,直摇头。

    ****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手指头戳戳江晓兰,示意对方跟紧节奏。

    “什么情况?干嘛还瞒着我们?”

    “真要打起来估计才瞒着你们,现在不是老实交待了嘛。”卢伟一脸的义正词严,说着手还抬了起来,在这货的肩膀上拍了拍,“很遗憾吧,居然没打起来。”

    “说正事呢,别打岔!”尤墨同样严肃地打开自己肩膀上的手,不顾周围一片恶狠狠的目光和拧在腰上胳膊上的手,奋不顾身地说道:“我准备干一票大买卖,把阿森纳办成个球星速成班,怎么样,帅不帅?”

    “嗯?”“真的假的?”“又吹牛!”

    一片疑惑声,卢伟都难得有些惊讶了。

    “老牛,这样不好吧?”

    “哪儿不好?”尤墨据理力争,“温格要盖球场,股东要健康发展,英格兰人要脸面,不办成欧洲第一大黑店,怎么对的起父老乡亲?”

    “用完就扔,有售后和出厂说明吗?”卢伟直摇头,猛叹气。

    “他俩在说什么?”听楞了的****转头问江晓兰。

    “他俩在说什么?”完全没听懂的江晓兰问郑睫。

    “你俩在说什么?”听不懂就问的郑睫果断发问。

    “说正事呢!”“别打岔!”

    两个家伙刚一说完,体罚就开始了。

    哎哟喂叫唤了一气后,女松手,继续听他们说正事。

    “莱曼我已经推荐给温格了,我们的比赛你有看吧,怎么样,给提点建议,哪些位置有合适的人选?”尤墨深感老婆多了不是啥好事,体罚都要挨双倍,此刻为了搏同情,声音都是抖的。

    “你踢的一般。”卢伟欣然点头,开始点评,“和上赛季相比,你的上半场表现有所提高,下半场明显下降。估计是年龄大了后劲不足吧。”

    “靠,你有没有听懂我的意思?”尤墨明知故问。

    “没有。”卢伟果断承认,继续点评:“技术方面有进步,想法也比以前多了些,可惜配合上一塌胡涂。”

    “也没有吧,还是有几个漂亮配合的。”****听的不落忍。果断出声捍卫自家男人。

    “这支阿森纳其实挺可惜的。”卢伟一脸的不置可否,继续说道:“你家男人来的不是时候,要是去年的话,估计这帮人成就不止于此。”

    “挺可惜?”女一起瞪大了眼睛。

    “上医治未病,医治将病,下医治已病。现在这支阿森纳队一年夺冠毁年根基,神医也治不了,只有动刀换血。”

    卢伟这话一出口,旁听已久的周晓峰难得有些动容。

    “一年夺冠毁年根基。这话说的有水平。”老爷子轻叹一声,继续说道:“江山没打下来的时候,总觉得心有股劲,相互之间即使看不对眼,也不会把个人得失放在第一位。这支阿森纳队之前一直活在曼联队的阴影之下,所有的矛盾,仇恨,目标。都指向分明。后来拿了冠军,自然觉得大仇已报。是时候追求些别的东西了。”

    又叹了口气,老爷子才不无惋惜地说道:“追求些别的东西,好了说,是有追求,不好了说,是你追求这些。我追求那些,到了最后才发现彼此已经不是一路人了。”

    “卢伟看的很透彻,说的虽然简单,意思却深远着。守江山难,其实难就难在很多人成功后容易高估自己。开始计较个人得失,忽略了江山需要不断治理才能稳固这么个简单道理。”

    “这支阿森纳队年龄结构还算合理,有了上赛季的实力打底,这季又有墨墨和永贝里加入,按道理来讲是该更进一步了。可联赛打到现在,从暴露出来的问题来看,的确如同卢伟所说。”

    “根基已毁,人心思变。”

    老爷子的话让欢快的气氛稍稍有些回落,不过很快,重逢带来的喜悦就冲淡了不能相逢未嫁的遗憾。晚饭时一家人难得放开了酒量,除了实在月份大的吓唬人的江晓兰,其它人都喝了不少。

    久别重逢自然满腹话儿要说,晚饭一结束,江晓兰就拽着郑睫回了房间。

    昔日的小姑娘已经成了名人女友一枚,品味自然与时俱进,稍稍点评了下室内装饰后,郑睫话锋一转,“好奇怪,我还以为他俩见面会抱头痛哭呢!”

    “嗯?不会吧,墨墨不好说,卢伟肯定不会用这种方式表达感情。”江晓兰满脸不信,坐在椅子上的身体稍稍后仰,让腹部弧线尽情炫耀。

    “很辛苦吧?”郑睫接受信号不准确,一脸同情地瞧了过来,“你都不知道他过来之前有多兴奋,要不然也不至于提前下车跑了十分钟!”

    “不会吧?”江晓兰一脸惊讶,声音难得提高八度,“我好像从来没见卢伟激动过,他没事儿吧?”

    “能有啥事?他就是个闷骚脾气,离开你们家这位后,一边在那强迫自己不去关心,一边又忍不住东翻翻,西找找,唯恐落下一点你们的信息。”郑睫说着说着有些叹气,眼神落寞。

    “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冷静到不会表达情绪的人呢,想不到比墨墨还要感情用事。”江晓兰是个软心肠,一见之下立马湿了眼眶。

    “搞错没有,你家那位只是重感情,感情用事是我家这位的专利!”郑睫却没有被带偏节奏,一听这话立即反驳。

    “那为什么不经常过来看看呢?”江晓兰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简单无比的问题却让郑睫有点楞神,眼神游离了好一阵子,才幽幽开口,“谁不想呢?就像今天这样,大家在一起多开心?可是,大家都是有事业的人,身上的责任在那摆着,想要进一步的提高,大概就只能尝试着单飞,独自面对挑战吧。”

    “是啊,丹姐,娟姐,还有你,他们,都有一堆事情要做,粘在一起,沉迷于美好的过去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缺乏动力。”江晓兰长舒了一口气,心情反而好了不少。

    “是的,他们无论在川足少年队,还是国少队,凯泽斯劳滕队,都是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把最重要的责任背负起来,才取得了眼前的成绩。这要念念不忘于大家在一起的日子,还不如别出来,就在国内,一支球队待到退役算了。”郑睫点点头,神情也明快起来。

    “嗯,其实墨墨每次离开一支球队到另外一支,都挺难过的,我真有点担心这么持续下去,会不会在某一天精神崩溃。”江晓兰眉头乍开又拧,眼忧虑满满。

    “不会啊,你想太多了。”

    “为什么?”

    “你看他们今天见面的样子,是不是看起来有点平平淡淡?实际上你担心的东西会被时间慢慢冲淡,再见的时候已经不会激动到难以自持了。”

    “是啊,但愿他们不是把难过憋在心里。”

    “当然不会,我们家这种感情用事的家伙,也就是没见面的时候激动不已,真正见着了反倒激动不起来了。”

    “你觉得他们晚上会聊什么?”

    “不知道,懒的猜。”

    “”

    ****房间里,尤墨和卢伟聊的内容开始还能让赖着不走的家伙听懂,没一会就变得云里雾里,最后只能打着哈欠自己睡到了专门留给客人住的房间。

    “你的大买卖听起来不错,实际操作没那么简单。”卢伟果断泼冷水。

    “是啊,我又不是主教练,碰着机会偶尔推荐一下还行,当成常态会影响整支球队的氛围。”尤墨也有点挠头。

    “没错,在其位谋其职,你老是把手伸到别人的一亩分地里,想法再好,也会惹人怀疑,被人误解。”

    卢伟不怕打击这家伙,继续往狠了说,“前面你也说了,碰到机会。可机会这种东西,单纯去碰的话能有多少成功率?首先得自己缺,其次得有好人选,最后还得对方愿意来。而且这一切是在操作顺利的情况下遇见的问题,转会这种东西需要实地考查,谈判扯皮,周期往往还不短。想想看,黑店是不是不那么好开?”

    “嗯,还是包子铺好开些。”尤墨点头认可。

    “所以呢,你从克劳德身上获得了灵感,想在经纪人间挑一个得力的家伙?”卢伟话锋一转,直指真相。

    “犀利了你”尤墨回答的有气无力。

    “门德斯这种类型的?”卢伟问的同样不敢确定。

    “”尤墨果断闭嘴。

    “不怕客大了欺主?”卢伟难得表情有点严肃。

    “不怕。”

    “好吧,你也是一路货色,的确怕不起来”

    “嗯,还是包子铺好开些。”尤墨点头认可。

    “所以呢,你从克劳德身上获得了灵感,想在经纪人间挑一个得力的家伙?”卢伟话锋一转,直指真相。

    “犀利了你”尤墨回答的有气无力。

    “门德斯这种类型的?”卢伟问的同样不敢确定。

    “”尤墨果断闭嘴。

    “不怕客大了欺主?”卢伟难得表情有点严肃。

    “不怕。”

    “好吧,你也是一路货色,的确怕不起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