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轻松的一段赛程结束后,魔鬼赛程近在眼前。

    从十二月旬开始,到新年来临,刚好二十天的时间里,阿森纳队将打一场欧冠,一场联赛杯,场联赛。

    平均四天一场比赛的节奏,基本上算是一周双赛了。

    五场比赛难度不一,重要性差距甚远。其欧冠已经锁定了小组第二,主场又是对阵小组最弱的加拉塔萨雷斯,因此属于难度不大且重要性偏低类型。联赛杯的比赛向来不被温格重视,目前又只是16进8阶段,因此同样鸡肋。

    场联赛最关键的莫过于第十八轮主场迎战曼联队。

    两队积分目前差着六分,阿森纳只要在场比赛取得一场胜利且其它两场不大比分输球,拿下半程冠军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种看上去偏低的难度,以及高达8%的英最终夺冠率,让外界对于他们的夺冠前景相当看好。

    不过说老实话,如果主场输给曼联,一来一去六分不说,士气的影响将会相当致命!

    联赛是漫长的8轮比赛,想要笑到最后,稳定性是第一位的。想要保持稳定性,除了尽量减少伤病带来的负面影响外,士气的作用至关重要。

    阿森纳本赛季能一直力压曼联稳居积分榜位,开赛那一波五连胜奠定的基础至关重要。刨开那五场比赛,综合两队的后面场次来看,后者的稳定性以及拿分率都要偏高一些。

    弗格森在与温格掰了两个赛季的手腕后,早已收了最开始的不屑一顾,本赛季曼联队在他的带领下低开高走,目前正处于顺风顺水的阶段。面对即将来临的榜大战,全队的士气都空前高涨。

    他们的对手阿森纳队近况明显不佳。

    更衣室斗殴事件之后紧接着就是联赛欧冠两连败,虽然后面赢了一场足总杯一场联赛,但那两场比赛都是没什么说服力的虐菜战役。如果在这一阶段密集的赛程无法保持挥的稳定性,那上一场比赛出现的状况肯定会重演。

    总不能指望运气爆棚,场场最后时刻绝杀吧?

    身为主教练。赢球只是份内事情,不值得高兴一整晚。降低运气的负面影响,保持队伍的稳定性,明确球队的前进方向。这些工作才是最迫在眉睫的。

    队伍的不稳定因素刚刚回归,因此训练法国人盯的很紧,结果一来二去,还真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家伙居然每天训练结束后在加练!

    如果是普通的新人加练那不值得大惊小怪,可这家伙来球队快半年了才开始加练算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打算洗心革面了?

    加练就加练吧,先前高调宣布自己特训归来算是怎么回事?

    拽上队内头号球星又算是怎么回事?

    不练射门练停球?

    “问问丹尼斯,看他在搞什么鬼。”

    第十轮客场挑战米德尔斯堡前,温格唤住帕特*莱斯,转头朝训练场努了努嘴。

    “丹尼斯估计和我们一样迷惑。”老头儿边走边说,一脸的不情愿,其实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在这半年,他和尤墨打交道的经历最多,虽然时常会觉得头痛,但强烈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家伙拥有隐藏很深的领袖气质,不能用常规思维来理解那些天马行空的所作所为。

    上一场比赛他也瞧见了尤墨热身时明显不佳的身体状态,因此比赛的后十分钟他一直手心里捏了把汗。直到神奇的助攻出现,球队最终取得胜利,他才长出了一口气,开始思考接下来该用何种态度来面对这家伙。

    他不是主教练,没有强烈的控制欲*望,可他也非常清楚对于年轻球员放任自流的危险所在。

    是不是该主动提醒一下?

    怀揣着这种想法,他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阿尔塞纳让我问问你,那家伙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场边一直耐心等待到两人加练结束。帕特*莱斯先话别了尤墨,再叫住了博格坎普。

    之所以不问当事人,原因简单着。

    这家伙还在戴罪立功阶段呢,身为球队管理人员。自然不能表现的太过关心。

    “练习停球啊,您在场边看了那么久。”博格坎普难得面带笑容,语带戏谑。

    对这位热情直爽的老头儿,荷兰人一直挺有好感,不过由于自身不擅言辞,两人打交道的时候不多。

    “呃。好吧。那你说说看,这些基础内容为何到现在这个阶段才想起来?”帕特*莱斯佯怒状瞪了对方一眼,努力绷紧脸皮。

    “大概有人指点他吧。”博格坎普微笑着回答完毕,脑海浮现了另一张脸。

    不熟,看过却忘不了。

    “哈哈,难道是他的好兄弟,e?”

    帕特*莱斯大笑了几声后突然压低了声音,一脸窃喜。

    这事儿要是传到弗格森耳朵里,多么地大快人心!

    “看来是了。”博格坎普微一点头算是认可,嘴角笑容泛起,“放心吧,他的所作所为都有长远考虑,不会是一时兴趣或者迫于压力。”

    “找你练停球针对性的确够强,看来他的好兄弟虽然去了曼联,但心思仍然停留了不小一部分在他身上。”帕特*莱斯收了笑容,感慨道,“他的身高比他兄弟高的太多,因此在一起练习的时候无法起到榜样作用。对了,丹尼斯,你那些动作的来源据说也是街头足球?”

    “是啊,现在的球员培养在很大程度上扼杀了创造力。反复强调的战术纪律与身体对抗其实来源于足球,不应该高于足球。”博格坎普收了笑容,一脸严肃。

    “是的,和我们那时候相比,现在的球员更像机器,比赛也充满了机械化的味道,真不知道算是足球的进步还是倒退。”帕特*莱斯感受到那份虔诚了,于是也认真起来。

    “没办法,市场太大,压力也太大。越是顶级球队越缺乏想象力存在的空间,更别说培养环境了。”博格坎普摇了摇头,脸上不无惋惜之色。

    曾经以人才鼎盛著称的郁金香国度,现在也开始慢慢倾向于机械化生产了。前途是悲是喜本不该由他操心,但直觉上的不妥难免会让他的情绪有些失落。

    “要是能把德国人与荷兰人的青训系统结合起来,再加上一段少年时期的街头足球经历,那就完美了!”

    帕特*莱斯到是没有沉浸在失落情绪,老头儿还是一心扑在阿森纳队身上。英格兰国家队从不在考虑范围内。不过既然已经感受到对方那份心情了,跟着感慨两句也是人之常情。

    “英格兰的内外环境都不适合年轻球员生长,因此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看好这个国家的整体足球水平。”博格坎普也没有感慨起来没完,说着说着话锋一转,直入主题:“就拿前段时间队上那件事情来说吧。要是放在以前,我踢街头足球的那个阶段,o的行为简直太平常不过,要是不反抗才会被人笑话!”

    “哈哈,可惜你不是主教练。丹尼斯。”帕特*莱斯干笑了几声,脸色有点尴尬。

    如此态度鲜明地支持一个被内部停赛的家伙,传出去可不太好!

    “是啊,幸好我不是。”博格坎普没了聊天欲*望,索性加快了脚步。

    “好吧,你赢了。”帕特*莱斯紧追了几步,稍有些喘。

    “放心吧,我不会把我的看法如实告诉他的,算是回敬您这句话。”博格坎普站住了,定定地瞧着面红气喘的老头儿。

    “好的。做为回报,我会劝说阿尔塞纳,看看兹拉坦的事情还有没有转机。”

    “应该不用了,据我和他的交流来看。球队已经不需要一个身价昂贵而且没有任何经验的锋替补了。”

    “嗯?他和你说的?”

    帕特*莱斯忙不迭的问完,心挂上了大大的问号。

    这算什么,出尔反尔?

    “他在转了一圈后才现,自己在锋位置上远远没有做到极致。”

    “啊,那么?”

    “是的,他的目标是自由人。之前阶段只是熟悉各个位置,现在是深化。”

    “让人有点期待啊,他的身体状态怎样?”

    “没问题。”

    98至99年英联赛第十轮比赛,阿森纳队客场挑战米德尔斯堡不算是重头戏,曼联主场迎战目前排名第四的切尔西才是。

    可惜事与愿违。

    先结束的重量级较量,曼联队与切尔西队激战了整整九十分钟都无法攻破对方的大门,最终只能无奈憾平。随后举行的卫冕冠军虐菜征程,两队踢的激*情四射,最终阿森纳队客场以5:收获了一场奠定半程冠军的胜利。

    尤墨在这场比赛依然是替补出场,不过当时的比分已经是4:2了,时间还有十多分钟的情况下,温格把他派上场显然是继续寻找比赛状态之举。

    球队的前4粒进球由阿内尔卡开纪录并梅开二度,奥维马斯打入第球,替补出场的维尔托德打入了第4球。

    这样一场激*情碰撞,进球个个精彩。

    阿内尔卡的破门方式还是运动战利用出色的脚下技术摆脱防守,一粒角度刁钻的远射,一粒近距离爆杆,踢的对方守门员只能望球兴叹。

    上一场的突然哑火以及替代者还算合格的表现,给他敲响了警钟,因此这场比赛法国人投入的尽心尽力,前场反抢积极不说,进攻组织的作用被充分放大,最终打破了比赛平衡。

    和他的状况差不多,佩蒂特也意识到自己自从伤愈复出后持续不佳的状态了。本场比赛本身难度不大,对手又很配合地主场打起了对攻,于是他的全情投入产生了良好的化学反应。

    尤墨本场比赛未能引起了不小的怀疑声音,不过有心人还是能找到答案。

    天后就是欧冠主场对阵加拉塔萨莱斯了,必要的轮换当然是为了球队在面临老对手曼联队的挑战时,能有足够的战斗力来应战。阿内尔卡毕竟是双冠王的重要一员,身体无恙的情况下自然比尤墨那不知所云的踢法保险的多。

    事实证明温格的选择非常明智。

    尤墨在二十分钟不到的比赛时间里,依然延续了上一场的踢法,不过运气这次没能照顾他,直到比赛结束,他依然与进球无缘。

    这次甚至连助攻也没刷着。

    第5粒入球由阿什利*科尔完成,进球方式是快反击小角度劲射破门,为他传球的是佩蒂特。

    进球后英格兰人很是兴奋,双拳紧握不停地朝着观众席怒吼,直至先跑过来的法国人用力摇晃着他的肩膀时,才回过神来与队友们庆祝。

    佩蒂特在这种时候不忘回头观察尤墨表情。

    可惜没能如愿。

    尤墨双手叉腰立在不远处,满脸笑容。

    不过法国人没有气馁,比赛结束后就忙不迭地登6了俱乐部官方网站,希望能从那儿找到志同道和的家伙。

    结果自然不会让他失望。

    “现在才想起来主动适应球队的打法,未免也太迟钝了吧?个人觉得o是个被高估的球员,德甲金靴不过如此!”

    “如此夸张的优势之下他依然没能破门得分,整整1场联赛仅仅5粒入球,我可以说他是球队历史上第一水货吗?”

    “创造俱乐部转会费历史的数字压垮了他,以至于他只能用拳头,在队友身上找自信了!”

    “冬季转会窗口把他卖了吧,阿内尔卡一定要留下!”

    “和永贝里相比,o踢的就是一砣xx!”

    晚上,家。

    “气死我了,啊啊啊!”****把键盘拍的山响,啸声连绵不绝。

    “馨雅不怕,明天就把那个大坏蛋关起来!”尤墨抱着宝贝女儿躺在被窝里,安心享受二人世界。

    小小姑娘才不会被娘亲大人的声音吓着,听了他的话也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安心叼住奶瓶不松口。

    “你们两个!”****说了这句有点卡顿,好一会才接上溜,“都给我出来!”

    “出来干嘛?”尤墨探了个脑袋过来,顺便伸手想抢下奶瓶。

    结果没能如愿,尤馨雅脖子被拽长了都不肯松口。

    “靠,一个只会吃,另一个就会吃,你们爷俩能不能有点追求?”****一见这两位爷就来气,举起的手都哆嗦了。

    “我没有,你呢?”尤墨放弃努力,转为商量。

    尤馨雅果断表示拒绝,小脸傲娇着转了过去,小嘴忙碌个不停。

    “唉,你那什么狗屁特训,能给老娘靠点谱吗?”****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叹气,眼神无助的很。

    这话尤墨简直听不下去,于是果断反驳。

    “我什么时候靠谱过?”

    这话尤墨简直听不下去,于是果断反驳。

    “我什么时候靠谱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