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行吗?”

    走在球员通道的时候,永贝里难得有些挠头。  他其实很想告诉这货:别开玩笑了,责任很大!

    结果慑于淫威,没敢问出口。

    “是的,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尤墨还没有开口回答,鲍尔德紧跟着来了一句。

    走在前面的两名荷兰人听到了后面的问话,齐齐转过头来。

    目光里同样充满疑惑。

    没有人在身体无恙的情况下愿意接受半场被换下的结果,尤其是这种被队友甩锅命的时候,心情沮丧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眼前这场比赛的意义远远大于分,如果为了继续待在场上而让自己的职业生涯蒙上污点,代价未免太大。

    “你是害怕自己说出的话兑现不了吧?真是好笑,用这种方式留在场上”阿内尔卡也转过头,一脸讥笑。

    法国人念念不忘于两场之约,此刻心情颇有些畅快。

    即使这家伙能留在场上,身为后卫能有什么惊人的挥?

    “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些怀疑放弃已经做出的承诺。”

    瞧着尤墨依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亚当斯面无表情地来了一句。

    英格兰人其实有些恼火于这货的自作主张,不过决定是主教练下的,他只是队长,只能无条件服从。

    说这话的意思,自然是希望这货能够吸取教训,别在用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来扰乱更衣室秩序了。

    结果不出所料。

    不见黄河不死心的家伙终于开口了,说出的内容一如既往地让人哭笑不得。

    “后卫呀,成年队我还没打过这个位置,想想都让人兴奋!”

    听了这话,所有人同时住口,连打量他的兴趣都没有了。

    只有一心想看好戏的阿内尔卡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大惊小怪起来。

    “哎呀,听这话的意思,你是把这当成游戏了?”

    法国人的叫嚷吸引来不少目光。原本失了兴趣的众人又竖起了耳朵。

    “足球是不是游戏是由对手决定的。我觉得对付一个想激怒你的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拍拍他的肩膀,笑着告诉他,‘下次继续努力。争取输球不输人’。”

    话音一落,球员通道的出口已经近在眼前。

    下午的阳光即使在冬日里也让人暖洋洋的,永贝里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那一席绿茵。

    下半场比赛转眼已过1o分钟,天空体育的两位解说依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什么情况这是?

    “太让人惊讶了。温格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不换上一个卫呢?”

    “是啊,让人不可思议的决定!难道法国人真不怕在其它位置踢久了,这个神奇的小家伙会失去门前嗅觉,变得平庸吗?”

    “这种事情是有非常多的先例的,毕竟每个球员的天赋都不一样,过于追求全面展的结果,往往是以丧失鲜明特点为代价的!有什么能比顶级射手的天赋更宝贵呢?”

    “等等,我们是不是忽略一件事情?”

    “嗯?”

    “他在凯泽斯劳滕的时候是被定位成全场自由人的,也就是在那种状况下他才取得了德甲金靴。德甲Vp以及双冠王称号的。难道距离球门远一些,他的进球效率反而会更高?”

    “呃,或许吧。离球门远一些既提高了射门难度,也让对手准备不足,或许他这种追求高难度射门的家伙会喜欢这种方式吧。”

    “真是个神奇的家伙,现在居然像模像样的踢起了后卫,而且表现还不错!”

    “是的,上抢,卡位,保护。协防,都做的一板一眼,不注意的话真的很难相信他是第一次踢这个位置!”

    “或许是防守型场的角色扮演久了吧,他对这个新位置适应的非常快。当然。热刺队的进攻犀利程度有些不够,传虽多,落点与时机选择却都不太好,最终造成的威胁程度有限,自然难以真正考验到他。”

    “嗯,这十分钟热刺队攻势看起来很猛。实际上进攻方式过于套路化,阿森纳队防线本就擅长低位蹲坑防守,面对这种冲击型踢法自然应对的轻松自如。”

    “大卫*吉诺拉的下场对于他们的攻击力影响还是很明显。”

    “是的,场上多一人的优势无法直接转化成胜势,格拉汉姆还是得多想想办法。”

    “阿森纳队顶住对手这几波的攻势之后,也渐渐寻觅到了反击机会,比赛胜负现在看来言之尚早!”

    “这场万众瞩目的德比大战居然踢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真的让人感慨足球世界的神奇魅力。”

    “哈哈,有悬念才刺激,让我们继续拭目以待!”

    比赛时间正往换人点迅迈进,双方主教练仿佛较劲一般,都在按兵不动。

    格拉汉姆一直认为自己对温格的了解远大于法国人对自己的了解,现在有些改变看法了。

    是的,骨子里浸透防守意识的英格兰人,在这种状况下压根没有得意忘形到以为胜利唾手可得了。在他看来,少打一人的阿森纳队依然拥有顷刻之间改变比赛的能力,只要手下弟子们努力维持的高位逼抢强度一下降,水银泄地般的快反击立马会让局面完全掉转!

    因此,热刺队攻势再猛,也是建立在后防稳固的基础上的。他们并没有充分利用场地的纵向宽度,边路传很少下底,目的就是为了及时回防形成包围圈,利用人数优势掐灭对手的反击。

    横传与回传的风险远远低于向前直传,热刺队在吉诺拉下场之后采用的就是这种稳妥起见的进攻方式。他们的两个边拉的很开,利用场地宽度以及局部人数优势来维持攻势,一点也没有冒进的意思。

    换句话说,就是两支球队在比耐心!

    谁沉不住气谁就有可能送给对手致命一击的机会,这种状况在势均力敌的比赛还是经常会出现的,在德比大战这种激烈到忘乎所以的气氛下实属罕见。

    不过话又说回来,眼前这个比分是双方都能接受的,反而是冒险压上导致失利才是难以下咽的苦果,因此双方一直很有默契地在禁区外纠缠。

    直到某个不甘寂寞的家伙喊了一嗓子。

    “没劲啊。这么踢下去看台上的人都要走完了!”

    听到这话的人不少,有些沉不住气的家伙还立即转头瞧了眼看台。

    结果哪有嘛,看台上不但人不见少,一个个的注意力高度集。仿佛一不留神就会错过精彩场面。

    大部分人没把这货的瞎嚷嚷当回事情,只有两个家伙不但听进去了,还仔细琢磨了几遍。

    永贝里,奥维马斯。

    两人面对对手的挑衅,自己人的红牌一直都很冷静。可当他们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之后,淡定不能了。

    的确,面对故意挑衅的对手,击败他才是最好的还击。什么自己虽败犹荣,对手胜之不伍,裁判判罚不公,都是失败者为自己开脱的借口而已。阿森纳队本来拥有完美的开局,结果却因为对手的挑衅而丧失了追求胜利的冒险精神,这显然不是一支冠军之师该有的风范。

    眼前状况其实明眼人都能瞧的出来。

    永贝里和奥维马斯身为球队的左右两翼,正是因为担心尤墨初次出任卫可能会出岔子。才一直甘居后场防守的。如果冒险压上,拉开了进攻,左右边后卫势必成为对手突破的目标,那种状况下的传质量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卫面临的考验也明显会上一个不小的台阶。

    现在对手不肯主动做出改变,宁愿接受1:1的比分也不想让他们有可乘之机。如果他们继续按兵不动,那教训对手的可能性会随着时间流逝一点点变小,直至流于空谈。

    甘心吗?

    图书馆一样的看台,那不又回到格拉汉姆时代了吗?

    不!!!

    比赛从第65分钟开始,像是猛然刮起了一阵腥风血雨般。双方都开始提了!

    格拉汉姆调教下的热刺队防守质量确实不错,已经适应了半场比赛的情况下,他们对于阿森纳队两翼齐飞的战术不再陌生。英格兰人瞧出对手的打算后一声令下,他们立即把本方左路回撤的更深一些。任凭对手传控球做的让人眼花缭乱,就是牢牢把稳身后与路防守。右路防守他们也不再派人贴身紧逼奥维马斯,反而留出空间给对手,布重兵于正面防守和掐断来球路线上。

    总体而言,就是两翼回撤,让出空间!

    对于阿森纳将士们来说。这种空间既是肆意驰骋的土壤,也是布满荆棘的险地。

    没有人敢保证每一次进攻都能取得良好结果,甚至有时候明明进攻组织的不错,临门一脚还差点改写比分,最后却因为大举压上的空当被对手利用,一波反击就导致整场比赛前功尽弃!

    对于现在这支阿森纳队来说,1o打11的情况下铺开了进攻,等于是把防线弱点主动暴露给对手,是明显的不智之举。可惜尽管温格在场边眉头紧皱,场上的四个家伙却已经不管不顾了。

    博格坎普,奥维马斯,永贝里,阿内尔卡,四个人撒开了丫子狂奔,除了压上进攻积极无比外,居然还在前场交叉换位起来!

    这四人里面前个不用多说,最后一个家伙如此卖力表现,除了为转会增加砝码外,还有让尤墨出出洋相的念头。

    毕竟主动要求出任卫的是他,怂恿队友冒险的也是他,防线一旦出问题,第一责任人必然是他!

    当然,如果他因为进球心切丢了自己位置,那洋相就出大了!

    因此阿内尔卡使出了浑身解数,务必要让球队的进攻变得犀利,让主教练和所有队员们看到希望,才不至于回到之前无聊的状态去。

    尤墨当然不会傻到犯这种低级错误。

    担任卫对他来说并不是心血来潮,以前在凯泽斯劳滕的时候,卢伟曾经明确地告知了这种可行性,只是没有捞着机会试验一番。

    有可行性就一定要试验一番吗?答案显然不是非常肯定。不过他的目标是自由人,需要用尽可能多的位置体验来提高自己。卫这种球队关键位置需要良好的意识,出色的预判,果断而不鲁莽的上抢,准确而不失冷静的处理球动作,这些对于自由人的综合素质提高是显而易见的。

    他已经过了用进球来证明自己的阶段,需要提高的是统治比赛的能力,当然,更靠后的场上位置也有助于他更全面地阅读比赛,获得宝贵的经验沉淀。

    球队在下半场前2o分钟那种防守态势,对于他的个人能力要求很低,因此瞧着局面已经陷入僵持,他毫不犹豫地嚷嚷起来。

    其实直接拍胸口保证再指挥队友插上也并无不可,但那么做显然有些目无人,即使有人愿意按照他的想法行事,彼此也会留下不良印象。

    目前这支阿森纳队的更衣室还是职场,离同生共死的战场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不至于因为自己迫切的心情而忽略这一点。

    不过还好,这支球队与他关系最铁的两个哥们同时在场且把持着关键位置,只要他们呈两翼齐飞态势,比赛局面肯定会往他所希望的方向展。

    现在,机会来了。

    比赛第1分钟,考验来临。

    前场一系列华丽配合后,博格坎普一记路贴地斩被热刺门将奋力扑出,位置不错的防守队员抢在阿内尔卡身前把皮球破坏出了禁区。

    这次进攻由于持球时间比较长,导致阿森纳队整体阵形比较靠上,结果高位逼抢没能在第一时间阻拦皮球运转后,整条防线在线附近就直接暴露在对手面前!

    二话不说,所有人都撒开脚丫子向回撤。

    热刺队虽然难得觅此良机,却没有被胜利在望冲昏了头,这可能也是他们的赛前目标定的不高有关。拿球的家伙非常冷静地摆脱,过人,传球,直到确认机会已经近在眼前的时候,接回皮球的他才抡圆了大腿,送出一记准确的长传球。

    皮球落点控制的非常精确,站位本就靠后的大卫*希曼只是抬头确认了一下,就放弃了出击的念头,迅退回禁区。

    亚当斯本来是负责拖后的,奈何皮球的落点刚好在他的防区,指望另一侧且位置靠前的家伙回追破坏显然不太现实,因此英格兰人没有犹豫什么,第一时间靠近过去,想在身体对抗让对手失去位置。

    可惜,他的对手没给他机会。

    格拉汉姆显然瞧出来阿森纳鱼死网破的打算了,在比赛第65分钟就连换两人上来,其一个就是这位名叫杰梅恩*迪福的18岁小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