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婆一块看国演义,

    我顺嘴说了句:你说我在国里面能做什么?

    老婆悠悠的道:绑在草船上,借箭!

    我。。。。

    一支球队的主教练如果在重压之下选择感情用事的话,所造成的后果堪比更衣室定时炸弹。这一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像国时刘备因关羽被杀而即刻起兵寻仇一般,祸根深种而不自知。

    英超的主教练权力极大,说成是军统帅亦不为过。温格不是董事会成员居然能左右4亿英磅的球场建设计划,这不得不说是整个俱乐部权力重心高度倾斜的缘故。

    当然,双冠王以及鲜明的球队风格是权力背后的有力支撑。

    尤墨对于温格的揣测源于多年以后的点滴了解,其间经历的风雨历程即使没能深刻影响法国人的性格,也会在很多地方留下鲜明的烙印。因此,至少在目前阶段,他的揣测还缺乏足够的论据。

    周晚点半,依然是海布里。

    尤墨和永贝里一同出现在首发阵容,阿内尔卡被维尔托德替下,其余位置人员不动。

    有了上周末复仇意味浓厚的逆转大戏在前,本场比赛枪迷们的底气足了不少。跟随拉齐奥队远征海布里的球迷还没展示出他们的雄心壮志,就被一浪高过一浪的大合唱给碾压的无影无踪。

    其实单纯就战绩来看,联赛六胜一负高居榜首的兵工厂已经和身后追兵拉开了4分以上的差距,两项杯赛同样以胜利开局的情况下,枪迷们很快就选择性遗忘了完败给切尔西所带来的耻辱。

    如果上一场比赛没能拿下所谓的“克星”斯托克城队,那之前被有意无意忽略的问题肯定会被嗅觉灵敏的媒体发现,放大,直至影响深远。

    可惜不是。

    不但不是,新英雄的诞生刺激着枪迷们的神经,让他们无比渴望用强大的对手来衡量他的战斗力。

    到底是昙花一现。还是真材实料?

    “嘿,似曾相识啊,你觉得呢?”

    开场哨声响起前,维尔托德很兴奋。

    球队在夏季转会引进尤墨之后。法国人被理所当然地排在了锋的第顺位,上场机会想想就觉得渺茫。

    这两个家伙虽然都比他年轻,可无论是人气还是实力,都不是目前的他能比的了的,更别说主教练心目的地位了。

    本来他是把眼前这家伙当成主要竞争对手的。结果没想到这家伙跑去和佩蒂特竞争了。一不小心,阿内尔卡的位置成了他需要挑战的目标,如此一来,于公于私他都觉得动力满满。

    身为同胞,同样有希望挤入法国国家队22人大名单的情况下,他当然渴望用场上表现来征服温格和雅凯,这是私心。

    阿内尔卡的转会是早晚的事情,他在锋位置上的历炼明显是主教练有意而为,如果能顺利取代同胞的位置,整支球队的运转才不至于受到多大影响。这是公道。

    “是啊,你的记性不错嘛。”

    尤墨早就在笑着看他了,不过笑点却不是他兴奋到两眼放光的神态,而是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

    本来头顶就是个地海,结果外围还给弄成了彩色沙滩,这造型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你好像对我的发型感兴趣更多些?”维尔托德显然察觉这货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于是咬牙切齿。

    “是啊。”尤墨点头,趁对方还没燃烧起来之前,又补充了句,“个性十足!”

    “哈哈哈”

    维尔托德扬起的拳头重重拍在了这货的肩膀上。笑声放肆到对手都有些吃惊了。

    这家伙板凳上坐的太久,这是准备放出来咬人了?

    与此同时,阿森纳替补席上道不善的目光同时传递了过来。

    阿内尔卡,佩蒂特。格里曼迪。

    法国帮人组已经很久没有同时坐在替补席上了,此时除了郁闷之外,只有愤怒。瞧见圈弧里那个家伙一副很熟络的样子在那和死对头互动,他们真有冲上去问个究竟的念头产生了。

    你这家伙,到底是何立场?

    开场哨声终止了各种猜测,维尔托德用实际行动开始阐述疯狗精神的内含所在。尤墨也不遑多让。大禁区外十米处接到永贝里的斜传球后,一记势大力沉的重炮轰门直接闷在了立柱上!

    此时比赛时间仅仅过了19秒。

    “噢,差之毫厘!”“噢,天呐!”

    天空体育的马丁*泰勒和安迪*格雷同时吃了一惊后,有些抢词。

    两人身为资深解说,对这支阿森纳队的异常状况早就有所察觉,如果不是依然亮眼的成绩在那支撑,两人早打算深刻分析一番这支球队所遇到的问题了。

    解说这个职业,严格说起来介于脱口秀艺人与媒体人之间,一言一行都需要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而且,越是实力雄厚的电视转播机构,对这种平衡的要求就越高。

    既要专业,又不能乏味;既要有激*情,也不能少了理智分析;既不能过于偏向,也不能不考虑球迷的情感倾向

    如此多的要求之下,原本准备充分的资料就有了取舍。比如开场这一脚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射门,就明显推翻了两人的事前功课。

    曼联助教基德重点关注的两个数据,两人同样不会放过。在他们看来,只踢了80分钟的情况下,11000米的跑动距离,仅仅次射门就收获两粒进球的神奇数据,充分反应了焦点的家伙在这支球队的不寻常状况。

    既勤奋又有天赋的家伙,很明显缺乏队友的支援。无论是开火权还是传球对象的选择,他都不是球队排名靠前者!

    新来乍到缺乏默契的情况下,这种事情也不难理解,在两人印象。这家伙即使坐在替补席上看完整个比赛,也不会有丝毫的怨怼之情流露。这说明他完全清楚自己的能力能给球队带来多大帮助,因此并不急于改变现状。

    两人的观点在上一场尤墨微笑下场的时候得到了验证,也进一步坚定了两人的看法。

    这家伙的心性非常成熟。完全懂得新人的强势崛起会给更衣室带来多大震荡,因此采取了一种低调谦和的方式,来慢慢化解这种震荡,直至最终被所有人接受,成为团队的核心人物。

    上一场比赛最终结果悬念不大。过程却足以支撑起一个版面的话题。任何一个家伙解说完这场比赛。都会觉得酣畅淋漓。

    两人也不例外。

    不过,天空体育的金字招牌在那儿摆着,两人除了痛快之外,下来稍做分析,结论已经得出。

    球队整体作战遇到了麻烦,球员的个人能力在比赛的比重开始放大。身为球队风格最诡异的家伙,他只要有机会出场,肯定会继续这种方式的表演。

    结果,才19秒而已,两人已经捂脸了。

    “不同寻常!”“实在是不同寻常!”

    停顿了一下。两人一开口又是差不多状况的抢词。

    还好,两人资格够老,经验也够丰富,不至于让这种状况继续下去,惹毛观众和后台导演。

    “虽然仅仅是一脚射门,但一直关注这支阿森纳队,关注这个风格诡异的Mo的人们,都会对此产生疑问!”

    “是的,这更像是一种宣言!”

    “我来了,我征服。我统治!”

    只要彼此之间没有肤色问题困扰,荷兰人从不介意队友的出色发挥。尤墨开场就用这种方式宣告了比赛的主宰所在,两位荷兰人顿时精神一振。

    两人年龄虽不大,但比赛经验极其丰富。相比于年龄更大一些的后防五老,他们的欧战经验只多不少。

    意甲球队有多难缠,战术风格有多相克,拉齐奥队实力有多强

    这些如果不够的话,再加上自家风雨飘摇的更衣室,压力山大的主教练

    有了以上因素打底。两人和海布里的枪迷们一样,无比期待焦点的家伙能继续上一场的发挥。除了两人之外,维尔托德,永贝里,维埃拉,这个家伙不用说,压根不存在配合上的心理障碍。后防五老,左后卫温特伯恩老实人一个,兢兢业业是他最标志的场上表现。右后卫鲍尔德头脑更灵活一些,想法也更多一些,但有了大卫*普拉特的提前关照,对尤墨的态度还是有所转变。亚当斯,基翁,希曼,这人很少参与前场进攻,即使心有看法,也难以在场上直接表现出来。

    于是,从尤墨的第一脚射门开始,整支球队迅速找到了以往熟悉的节奏,一波又一波的攻势把对手牢牢压制在了半场!

    当然,擅长防守反击的意甲劲旅也可能是有意为之。

    不过球迷们可不管这些,瞧着球队攻势正猛,士气正旺,一切都仿佛运转良好的情况下,呐喊,咆哮,欢呼,当然也包括掌声,一浪高过一浪。

    此情此景让替补席上的个家伙再也按捺不住,压低声音交流起来。

    “情况有点出人意料。”

    佩蒂特双手环抱胸前,仰坐在位置上,先打开了话匣子。声音虽平静,微微皱起的眉头却出卖了他的心情。

    其实也不能怪法国人自私。毕竟他之前是俱乐部与国家队的绝对主力,两条线上都拿到一堆荣誉的情况下,自信心膨胀也算人之常情。眼下只是一场比赛发挥不佳就被人抢了首发,而且发挥还这么出色,换成其它人可能也不会有更大度一些的表现来。

    他和温格的私交相当不错,两人除了经常的电话联络外,生活上的交集同样不少。后来因为尤墨的到来让两人产生了分歧不说,关系也渐渐随之疏远,现在更是几乎被摁死在了替补席上。

    这种对待如何能忍?

    “是啊,我们都有点小看他了。”

    阿内尔卡的声音同样平静,除此之外,平静的表情俨然超越了老大哥,显得颇有城府。

    自从出道以来,法国人一直用无与伦比的天赋横扫一切,狂傲是他的风格,叛逆是他的标志。在他看来,狂傲是因为有实力,叛逆是为了释放个性,他以前所受的非议和困难只是天才之路的小小障碍而已,压根不用担心什么。

    直到遇见眼前这个对手。

    低调从容的表象下面,是霸气张扬的自信和实力,天分已经不容置疑,心理素质更是好的惊人,把这种家伙当对手,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更认真一些了。

    上一场比赛结束后,他难得把比赛录像多看了两遍,又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两个月来球队的各种状况,最终确认了一些细节问题。

    从赛季初开始到现在,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这家伙在球队得到的帮助并不多。但就在这么有限的帮助下,这家伙居然能挤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主教练,队友,球迷,媒体,甚至包括对手心里,都建立起强大无比的印象!

    这种能力虽然夸张,但法国人相信自己也有,只是苦于无法施展而已。如果不是危及法国帮在这支球队的根基的话,他是有心用真正的实力进行一场男人般的对决的。

    他和温格的关系同样不错,现在虽然没有明显疏远,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在主教练心目的地位开始直线下降了。

    这种事情如何忍得?

    “不能再让他这么嚣张下去!”格里曼迪恨恨地说道,声音即使刻意压低了,依然能听出一股仇恨来。

    这位老兄境况就更悲惨了,自从上次欧冠首发出场后,他到现在还没捞着上场机会。除了记忆深刻的那次该换他最终换了尤墨之外,目前后腰位置上的排序他俨然在第四顺位!

    如果这么继续维持下去,他顶多能在联赛杯露露脸而已,距离他在赛季初雄心勃勃的大计划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能这么被动地等待下去!

    “直接针对他的话,不太好吧?”佩蒂特转头看了眼阿内尔卡,心略略有些惊讶。

    这小子何时变得这么沉的住气了?

    “是啊,目标太明显了容易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依我看,那些围着他转的家伙更可恶一些!”阿内尔卡微笑着转过头,迎上了对方的目光。

    “就是,维尔托德这小子,下来得好好教训教训他,还有维埃拉这家伙,没大没小的,都不把大哥放在眼里了!”格里曼迪目光盯着场上,越说越起劲,“还有永贝里这小子,平时看着挺乖巧,一有风吹草动就现原形,我算是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家伙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