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的时候伸了个懒腰,不小心打到了平胸的班主任。  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她的胸罩瘪了没弹回来。我是不是摊上大事了!

    对峙,是高手们正式较量前的开胃菜,重要性不可小觑。

    耐心,信心,决心,观察能力,分析能力,判断能力,这些高手对决的关键因素,无一不能从对峙找到蛛丝马迹。

    每一个对手的特点都不尽相同,每一场比赛双方的状态也随时处于变化之,尤其是面对一个从未有过交手经历的家伙时,对峙的时间无疑是非常宝贵的战术拟定期。

    约瑟夫即使没有正式比赛战绩,可堪比空手道九段的技术能力在那儿摆着,略一观察,原本就没有小瞧对手的态度愈认真起来。

    居然能如此轻松地和他对峙良久,这份心理素质不简单!

    他知道自己的使命何在,心里也非常清楚眼前状况。

    对他来说,想要圆满完成任务并不是件轻松写意的事情。

    既不能伤着对手,又不能故意相让,当然也不能因为这些原因在庄园主眼皮底下挥失常。以上要求共同作用下,谋定后动,稳守反击,让对手知难而退,就成了必然采取的策略。

    于是,对峙时间已经过去足足一分钟,两人依然保持着缓慢的脚下频率与固定的距离,没有哪一方打算先制人。

    这种局面如果有足够观众的话是要挨嘘声的,不过还好,地下拳手们对于过来观光的游客并不感冒,训练时的他们压根连回头看一眼的兴趣都缺乏。

    诺伯特*维纳,丹妮娅,还有那个叫“依莲”的侍女,个人就成了这场较量的见证人,此时并无不耐烦的神情浮现。

    人的想法此时大差不离。

    既然坚持要与地下拳手们过招,那不管结果如何,较量过程必须要有足够的内容支撑。才能让客人满意。眼前这种对峙也算是较量的内容之一,拿来凑数刚好。

    当然,此时有如果有暂停的话,丹妮娅很想问问尤墨现在的感受如何。

    感受如何?

    尤墨给出的答案并不让旁观者意外。唯独却让他自己有些意想不到。

    紧张!

    这种紧张来源于植物神经,是对手不断散出的杀气所致,即使被良好的心理素质掩盖,依然会在持续流逝的时间渐渐放大,最终无所遁形。

    所谓的杀气。并不是怒目相向所能带来的,这种直觉上的强烈冷感,由眼神,姿态,动作,这些肢体语言在微妙的节奏下组成,放大,直至巅峰。  想达到威摄对手的目的,杀手们需要把杀气维持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平上,这是需要强大的意志力来维持的。因此素质出色的杀手都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能力。

    想要正面对抗这种无孔不入的杀气,除了出色的心理素质外,还需要常年的训练有素。

    这一点上尤墨是有着明显欠缺的,即使胆子再大,没有足够经历自然会带来明显的不适应感。

    当然,如果是危急关头肾上腺素急剧分泌的情况下,他也能完全无视对手的杀气做出惊人之举来。

    现在,他那引以为傲的优点——耐心,正在逐步离他而去!

    没办法,对他来说。让对手伤筋动骨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真正面对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时,与生俱来的本能让他过分收紧了肌肉,加快了心跳。溢出了汗水。

    这种感受他真没有经历过。

    从小到大,他的性子虽野,但始终不是个爱主动惹事的主儿,即使拥有远同龄人的身手,他的打架经历也仅限于和混混们的拳脚之争,压根没有冷热兵器威胁到生命的可能。

    第一次造成对手严重受伤的经历。是因为卢伟被群殴造成的,事时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丝毫没有担心与害怕的情绪产生。后来那次是老为了救他而引起的,状态和第一次并无两样。

    这一次截然不同了。

    他与对手不但没仇,反而彼此印象还不错,直到临上场前,他的心态依然轻松有余,紧张不够。

    结果杀手就是杀手,只要站在属于自己的战场上,杀手的本能不会说谎!

    这种情况和他在阿森纳的处境非常相似。

    和美国人库卡一样,从骨子上来说,他也是个非常情绪化的家伙。只有内外条件都符合要求的情况下,他的能力才会充分施展,成长,爆。

    由于一贯的成见所在,他始终难以对这支球队抱以深厚的感情。球队里除了永贝里和两名荷兰人外,只有帕特*莱斯让他感觉不错。这种状况下,即使他不在乎法国人的挑衅与英格人的排外,也难以在球场上尽情挥洒。

    其实对他来说,与凯泽斯劳滕的伙伴们一起创造奇迹之后,并不需要长达一年的时间来缓冲。真正造成现状的原因,还是在于缺乏认同感。

    没有认同感,场上表现只能局限于职业态度所带来的正常水平;缺乏深厚感情,场下他也无法像从前一样用凝聚力打造一支铁血队伍。

    就像眼前这场较量一样,没有充分的情绪调动,单单凭借自身实力的话,他生平第一次在较量前觉得有些心生无力。

    “稍等,尿个尿!”

    继续对峙了一分钟之后。  这货向对手示意。

    咳嗽声顿时响起,放大,最后变成掩饰不住的笑声,就连一直沉默寡言的约瑟夫都有些忍不住双手一摊,朝庄园主耸了耸肩膀。

    “哦,好的,没问题。”诺伯特*维纳心虽然有点小失望,脸上可没表现出来。

    “不好意思啊,有点紧张。”尤墨抓过丹妮娅一脸坏笑着递过来的毛巾,胡乱擦了几把,闪身走人。

    “真没意思。”

    直到尤墨已经走远,依莲才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也不错了,坚持了这么久才下来。”诺伯特*维纳迅扭头,观察了一下丹妮娅的脸色,转头。又瞪了依莲一眼。

    “算啦,随他去吧,鬼知道他在想什么。”俄罗斯姑娘脸色稍变,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她已经过了小女生崇拜英雄的年龄。空手道九段级别的黑市拳手有多危险她可不敢小瞧了。

    “哈哈,只要客人高兴就行,约瑟夫才不会介意。”诺伯特*维纳指了指场上百聊赖的俄罗斯人,笑容可掬。

    两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被庄园主用眼神教训了的家伙找到了聊天对象。

    “还是第一次有客人直接挑战拳手。居然会以这样的结果收尾,真没劲。”

    “哦?难怪今天见你一脸兴奋呢,原来有人牛皮吹的这么响?”

    说话的家伙一看年龄就老大不小了,语气也是一副街头老混混的架式。

    “是啊,没想到上去站了两分钟就溜了,好意思说自己是去上厕所。”依莲压低了声音,忍不住笑。

    “那回来咋办?”过来凑热闹的家伙很是配合,不过声音却没有刻意压低。

    “还能咋办,这样一溜走,约瑟夫自然知道对方实力了。回来装模作样的比划几下就算完事了呗。”依莲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抬头瞧见庄园主正在和丹妮娅言谈甚欢,于是放下心来继续念叨。

    “那可不像个男人。”凑热闹的家伙一脸不屑,声音转冷,“我要是他的话,干脆就不回来了,省得丢人丢到家!”

    “塔纳特,可以闭嘴了!”诺伯特*维纳毫无征兆地回过头来,面带愠色。

    还没等凑热闹的家伙表达态度,主角溜了回来。

    “这位是?”尤墨适时从角落里钻了出来。很有闲心地问道。

    “塔纳特*梅甘,档a级拳手,比约瑟夫更厉害哟,不想试试吗?”依莲显然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此时扭头过来殷勤介绍。

    她看的出来,尤墨与约瑟夫之间的良好互动造成了双方都不愿意主动出手的局面,这要换个满脸嘲讽的家伙上去,分分钟就能战个痛快淋漓。

    “依莲,别在那添麻烦!”诺伯特*维纳语声转厉,说罢又转头瞪了一眼跃跃欲试的家伙。

    塔纳特可没有依莲那份顾忌。

    对于地下拳手们来说。赢得比赛是最重要的,这里的主人是谁,幕后老板是谁,都不是他们需要关心的内容。不过现在擂台上站着的是约瑟夫,他如果想上去一展身手的话,直接越过庄园主不太合适。

    “这个主意赞。”尤墨猛点头,深以为然。

    “你不是吧?”丹妮娅皱了皱眉头,面色不善地瞧了过来。

    “你看嘛,他的块头和我差不多,面相也和善的多,拿来当对手很合适嘛!”尤墨一本正经地解释完原因,转头询问诺伯特*维纳:“可以吗,和他来一场?”

    “哈哈哈,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小家伙!”塔纳特眼瞅自己的计划就要大功告成,此时抓紧时间上来助攻。

    诺伯特*维纳瞪了他一眼,转身拍了拍尤墨的肩膀,示意对方跟过来。

    两人往擂台的另一边走去,还没到地方,庄园主的忠告就来了。

    “塔纳特的正式比赛战绩是12胜1负,现在刚刚伤愈复出。虽然潜力不如约瑟夫大,但两人目前的实力差距并不大,甚至从比赛经验来看,前者还要高出一截。你确定自己的选择吗?”

    “没问题。”尤墨笑着点点头,在对方一脸不解的神情解释道:“我突然现,就这项运动来说,彬彬有礼的较量会让人束手束脚。”

    诺伯特*维纳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朝塔纳特挥了挥手,作了个上台的手势。

    五分钟后,分居擂台两侧的家伙弹簧一样同时跃起,迅靠拢。

    塔纳特实在找不到谨慎小心的理由,于是对峙什么的就免了,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尤墨自家人知自家事,即使对面的家伙对自己嘲讽有加,可火药味还没有充分点燃,对峙时间久了他依然可能重蹈覆辙。

    这种二话不说直接抄家伙的较量无疑对格斗经验的要求很高,塔纳特心知肚明这一点,一上来就用疾风骤雨般的腿法猛攻对手路和下盘。

    地下拳赛,各种阴招损招都在规则范围之内,因此一旦双方零距离接触,不可预知的手段与状况就随时可能出现。为了避免在实力出对手的情况下败在阴招上,占优的一方通常都会保持良好的距离,利用威猛无比的腿法来攻击对手。

    塔纳特的个头只有18o,体重也仅仅8o公斤,重击力量不足的情况下,度优势必须充分利用起来,才能让对手吃尽苦头。

    这场较量他一心想在外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因此腿法虽然华丽,但力量却没有用足,目的自然是想让对手在自己凌厉的攻势下慢慢被打跪。

    结果却没有料到。

    比他高4公分的家伙身形灵活无比,他那些看似无解的攻击通通被闪过不说,支撑腿上居然挨了一记鞭腿!

    虽然是仓促之下正脚背的一记奇袭,但出想象的力量迅从腿上传来,撼动了他的整个身体和心理。

    什么情况?!

    他那丰富的格斗经验在此时挥了作用,于是立即收了攻势,保持着一米多的距离,仔细打量起对手来。

    尤墨只觉心畅快无比!

    这种程度的对手,真正挥出实力的时候是稳稳在他之上的。但过于浅薄的目的,急躁冒进的心理,让胜负的天平开始倾斜。就像是赛前热身一般,对手上来一阵看似热闹其实没什么杀伤力的攻势,正好帮他熟悉了地下拳手们的常见作战方式!

    心有底自然脚步不慌,对手收了攻势转成对峙,他则有了时间来消化刚才的身体感觉。

    那种只有经常站在擂台上才能找到的感觉。

    就在台下人看的目瞪口呆时,似乎永远不会主动攻击的家伙居然先提高了移动度!

    对峙局面两人若想保持局面平衡,步伐上是要处于同步节奏的,这种突然提高移动度的举动显然是动攻势的信号。塔纳特即使心不以为然,身体自带的应变能力迅启动,让他跟上了对手的动作。

    可惜,还没等进入攻击范围,震耳欲聋般的一声怒吼让他的动作不由自主地随之一滞!

    尤墨的攻势就卡在这一滞的当口,携着风声,呼啸而来!

    尤墨只觉心畅快无比!

    这种程度的对手,真正挥出实力的时候是稳稳在他之上的。但过于浅薄的目的,急躁冒进的心理,让胜负的天平开始倾斜。就像是赛前热身一般,对手上来一阵看似热闹其实没什么杀伤力的攻势,正好帮他熟悉了地下拳手们的常见作战方式!

    心有底自然脚步不慌,对手收了攻势转成对峙,他则有了时间来消化刚才的身体感觉。

    那种只有经常站在擂台上才能找到的感觉。

    就在台下人看的目瞪口呆时,似乎永远不会主动攻击的家伙居然先提高了移动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