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说:“你不用还可以吃啊。”

    老师:“你出去。”

    的确是运气。

    脚后跟传球能从两人夹防的小小缝隙溜出去,说没有运气成分那是骗鬼。不过运气这种东西也有大小多寡之分,屡次尝试后突然灵验一下也并不值得过分惊讶。

    真正把运气扩大,直至掉落一地眼镜碎片的,是尤墨一反常态的踢法,以及永贝里在机会出现时的冷静从容。

    比赛最终结束于2:1,阿森纳队用一场胜利稳固了领跑者的地位。

    赛后混合区内,记者们神情复杂。

    尤墨在整整5分钟的时间里跑动不够积极,射门不够劲爆,传球不够水准,如果没有那一脚神来之笔,妥妥的黑成蜂窝煤。

    可足球比赛哪能只看过程不看结果?

    这货一上场阿森纳队就上演逆转大戏,搁谁眼里也是福将一个。而且他已经整整四场比赛一分钟没上了,这场又是替补出场,门前感觉平平再正常不过。这种背景下,除了铁心黑到底的家伙外,其它人要黑也得等到接下来几场比赛结束后,有了充足的底气再来黑。

    纠结的记者们最终还是获得了心仪的答案。

    “这十多天我去秘密特训了,没怎么碰球。”

    这句话是回应场上失误频频的,一出口就惊呆了一票记者。

    如此高调地宣布自己在搞特训,这到底是狂妄的没边,还是不清楚后果会怎样?

    都知道你这家伙不走寻常路,可目前球队的状况在那摆着,你居然在身体正常的情况下十多天不碰球?

    运气来了蒙了脚助攻就开始自吹自擂,就不怕败人品?

    “我相信自己的脚下技术还有提升空间,于是在离开球场这么久之后,特别想尝试一下不同的踢法。”

    这句话是回应比赛风格转变的。算是直接证明了很多人的猜想。

    作为斗殴事件的主要负责人,如果还想在这支球队待下去,必要的姿态是必须要有的。这种时候主动做出改变来适应球队的进攻体系,无论效果如何。态度上肯定能得到多数人的认可。

    毕竟阿森纳不是凯泽斯劳滕,枪迷们对防守反击也不太感冒,如果他能主动融入体系并且继续高光表现,打架斗殴这种事情完全可以理解成“血性”“真汉子”之类的男性荷尔蒙象征。

    “失误这么多还能得到队友们的大力支持,要感谢的人很多。就不一一细表了。”

    这句话是回应更衣室氛围的,听完之后众记者有些面面相觑。

    原本在他们看来,阿内尔卡虽然是个刺头儿,但毕竟是主教练的心腹爱将,口角之后主动挑衅别人实在算不上什么出格大事。而且球队的法国人人数众多,同胞被人用这种方式羞辱后,群情激奋那是肯定的。

    结果居然是这样?

    新来乍到还没有半年的家伙,凭什么得到教练与队友的巨大支持?

    难怪在他上场之后屡屡出现在镜头前面,原来是队友有意为之!

    “吸取教训吗?当然。在我的经历这种事情本来不算什么,但两周的薪水加上一万磅罚款。接近五万磅就这么飞了还是头一次。我下次会用更合适的方式来和他交流。”

    这句话是用来回答斗殴事件后是否心生懊悔的,得到答案的记者们仍觉头痛。

    居然用罚款为理由搪塞,这算是怎么个认错态度?

    把人胳膊都给折断了还不算什么,这家伙到底是野兽还是恶魔?

    已经这样了还能得到队友的支持,难道事情真的另有隐情?

    “不,你们得到的信息没什么问题,就是阿内尔卡朝我走来,在我面前亮了亮拳头。我呢在那一瞬间旧病复发,想过过瘾,结果一不小心下手重了点。前后大概持续了一分钟吧。队友拉开了我们。”

    这句话是回答斗殴详情的,听清楚之后所有人扶额。

    他么的怎么听起来像小孩朝大人示威,结果被揍一顿的无聊故事?

    说好的大战百合呢,怎么能如此偷工减料?

    “好了。我知道你们不信,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接下来的比赛对手们大概会从得到提示了,我得投入更多的精力来准备,谢谢大家的关心。”

    结束语说完好一会了,记者们仍在面面相觑。

    本以为这家伙有一肚子的话要说,结果没想到人家已经完全走出事件阴影。态度积极地向前看了!

    难道秘密特训真不是吹牛,真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

    怀揣着各种疑问,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本来的主角永贝里门庭冷落,温格遭遇了狂轰滥炸。

    法国人的回答很是小心谨慎,太极功夫用的是炉火纯青,以至于记者们明明觉得猛料在前却撬不出一分一毫,最终只能郁闷收场。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温格与永贝里并肩离开,心情还不错的法国人主动开口,先是询问了一番瑞典人的状况。

    永贝里心知肚明主教练在担心什么,于是快速简洁地回答完毕后,耐心等待话题转换。

    温格也不绕弯子,又勉励了几句后,开口问道:“事情目前来看已经朝着良好方向在发展了,你和他关系不错,应该很清楚接下来的处境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以你的了解来看,他做好准备了吗?”

    永贝里思考了一会,点点头道:“不清楚。表面上看我和他关系不错,实际上我只能感受到他的那颗热心肠,其它方面的了解十分有限,反而是他对我的了解远远超乎常人想象。严格说来,他对这支球队的所有人都保持了不同程度的关注,不像外面说的那样,目空一切,狂妄自大。”

    温格点点头,目光的探询少了一些。语气颇有些感慨:“我知道他在用那种方式回应挑衅之前,肯定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这或许于他而言落差比较大,但是说老实话,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是职业球员迈向巅峰的必备素质。因为一时冲动毁掉所有努力的例子太多了。”

    “我会如实转告他的,谢谢您的忠告。”永贝里微一点头,嘴角泛起笑意。

    主教练这番话一出口,他一直担心的事情算是水落石出了。

    同是法国人,且都是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得力干将。说没有偏袒鬼都不信。这种情况下坦然承认球队内部风气不正,远比百般遮掩来的更让人放心。

    毕竟每一个能在顶级俱乐部坐稳帅位的人,都不会眼睁睁地瞧着歪风邪气在球队内部助长。

    主教练的态度明朗后,剩下的博弈是球员之间的事情了,虽然初来乍到,但瑞典人有信心笑到最后。

    又随意聊了几句后,两人挥手别过,永贝里迅速钻进座驾,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拨通了熟悉的号码。

    结果比较悲催。

    关机

    略一思考。永贝里满脸苦笑。

    这种时候还不关机的话,估计得是受虐狂才能坚持下来!

    本打算直接驱车回家的,结果走了一截后瑞典人心一动,掉转方向,凭着记忆朝自己曾经两度作客的地方驶去。

    半个多小时后。

    一家人对于永贝里的不请自来丝毫不感惊讶,很是热情地招呼了一通,大肚子的家伙居然还主动上前责问他为何不带女友过来。

    瑞典人一一谢过后也不绕圈子,上来就直入主题。

    “BOSS主动找我谈话了,聊了些你的事情。”

    人与人之间就这样,彼此关系不睦的时候。找个双方都有好感的家伙转达一下想法是件事半功倍的事情。瑞典人当然不会辜负主教练的信任,于是在得到对方的认可后和盘托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件事情我从头关注到尾,心里的震惊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退。你用这种方式向他们发出挑战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以至于那段时间我一直有些心神不定。全队的状况和我也差不多。结果连续两场输球导致你背负了更大的压力。”

    听了这话,尤墨满脸笑容道:“你们的好意我能感受的到,在此一并谢过。选择用这种方式回应挑衅,受惩罚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永贝里也笑,声音明快了许多,“BOSS有些担心接下来的比赛你的处境。觉得你并没有做好100%的准备。我其实知道这么问不太合适,但心里的好奇实在忍不住。”

    “想问就问呗!”一旁的王大记者比他还性急,听了这话连忙催促。

    眼前这货一走就是十多天,回来之后也没有一五一十地交待清楚细节,要不是看在满身瘀青的份上,早就吊打一顿以求真相了。

    不过还好,从这几晚的表现来看不像是出去鬼混了。

    “哈哈,那我代表两位荷兰人和我自己,可能还有主教练和帕特*莱斯大叔”

    永贝里还没说完就被不耐烦的家伙打断。

    “哎呀,快说快说,弗雷德里克都专门跑过来一趟了,好意思让人带着疑问回去吗?”

    尤墨幸亏早有准备,不然这种状况下100%露馅。

    “当然是去特训了,不过你们可能有些误会。这次特训主要是精神上的,和苦行差不多,放到比赛短期内可能还有负作用。”

    “每个人的职业生涯都会遇到大大小小的瓶颈,有些时候咬咬牙坚持一下就能冲破,有些时候是方向选择错误造成的困难,越坚持越坏事。”

    “我在凯泽斯劳滕达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巅峰,其的原因很多,现在总结来看,还是自己的性格在那种环境下如鱼得水造成的。”

    “现在的环境你们也看见了,屁大点事都能吵的沸沸扬扬,我如果还像以前那样处处与人为善,难免会有人得寸进尺。”

    “想成为豪门俱乐部,就得舍弃平民俱乐部的亲热和睦,这或许有些残忍,但是比更衣室秩序混乱来的要好的多。”

    “单纯的职业精神并不足以完全释放战斗力,一支球队想建立王朝成就伟业,灵魂必须足够坚强,才能承受住一路的折磨与诱*惑。”

    “现在这支阿森纳队只有教练和球员,没有灵魂,因此踢的再好看也成不了大事。”

    听的如痴如醉的两个家伙同时动容,对望一眼后,由永贝里先开口问道:“一支球队想要拥有灵魂,该如何做到呢?”

    ****跟着补充:“你们这支球队不是一贯以优雅著称吗,怎么会没有灵魂呢?”

    “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到底是先有豪门,再有豪门气质,还是先有豪门气质,再成为豪门的。”尤墨笑了笑,开口问道。

    简单的问题却让两位听众同时陷入沉思。

    过了一会,永贝里先开口说道:“我了解过那些豪门俱乐部的发展历史,其虽然有不少内外部的环境影响,但最主要的还是那一群追逐梦想的人,在奋斗的过程始终坚持自己的道路,即使屡受打击依然执着前行。”

    ****点点头道:“是的,单纯靠钱来收买人心,指望球员的职业素养来赢得比赛的俱乐部,可能会取得不错的成绩,打法也可能赏心悦目,但真正遇到困难时,尤其是场外困难时,人心散的收都收不住。”

    “没错,所谓的气质是人带来的,一两个人最多只能带来量变,一群人的不懈努力才有可能带来质变。”

    尤墨没有陪着他们思考的习惯,随口说罢,伸手接过张楠递过来的宝贝蛋儿,碰了碰她的小脸蛋。

    尤馨雅显然对面前这家伙有了印象,这么久不见后高兴的咿咿呀呀直叫唤。

    “明白了。只有找到一群志同道和的人,豪门之路才能走的下去。不然就像今天的球队一样,虽然看起来场上是11个人在踢,实际上是路人在各自为战。”永贝里长呼一口气,说罢已经是笑容满面。

    “不是吧,有那么严重?”****瞪大了眼睛,一脸怀疑。

    “更衣室其实就是办公室,各种利益纵横交错,永远处于变化之,越是豪门,更衣室水越深。”尤墨依然头都不抬一下,话都是对着怀小家伙说的。

    “我讨厌政治意味浓厚的办公室氛围,你们球队难道就不能像凯泽斯劳滕那样?”****撇了撇嘴,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没意思。

    穷人乍富之后自然不想回到过去,即使是今天的凯泽斯劳滕,怕也没有从前的样子了吧?

    “看来是不可能了。”永贝里也觉得有些怅然若失,说完禁不住叹了口气。

    尤墨却笑了。

    “也不尽然,就像结婚日子久了一样,或许大部分时间都是平平淡淡的,但总归心理踏实。只要有心的话,也会有难忘的时刻来临。”

    一听这话,****立马跳脚。

    “浪漫,我要的浪漫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