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貌美如花,还有当官的兄弟”老师:北宋有个人和你一样,他姓武!

    包厢内。

    年轻的服务生显然对人心的险恶程度估计不足,以至于被那双噩梦般的眼神上下打量时,吓的浑身都颤抖起来。

    “喂,我可是拜托过你的,不至于被这点小事情难倒吧?”克劳德依然还是劝说阿内尔卡时的那副笑脸,声音刻意压低了,像在说悄悄话一般。

    “没,不会,您的吩咐我当然记得,可是,他们”服务生哆嗦着,好一会也没能把话说完。

    “对不起,对不起,里奥太年轻了点,可能没有领会您的意思”领班硬着头皮走上前一步,满脸堆笑地解释着。

    “噢,原来是这样。”克劳德作恍然大悟状打断了对方的讲话,拉长了声音继续说道:“唉,真没办法,我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但年轻人嘛,犯错了自然要接受惩罚。这样吧,钱我不缺,女人也玩够了,你既然没能帮我留住他们,今天晚上就跟我回去好了。”

    听了这话,年轻的服务生里奥脸都绿了。

    个头最少有185的壮汉,居然是个GAY?

    这要被他带走,会留下一辈子的阴影和疤痕吧?

    “哇,不要,求求您”

    里奥带着哭腔往后退,结果没走两步就被克劳德一把拽住。

    “放心,很愉快的体验在等着你。雷朋特,帮我把尼古拉斯送回去。这么嫩的皮肤,感谢上帝!”

    里奥吓的腿都软了,惊恐的眼神在同伴们身上扫过,却只得到躲闪的目光。被唤做“雷朋特”的男子正是这里的领班,见状也是无可奈何。点头应了一声后,趁对方不注意,掏出了手机开始拨号。

    “喂,你还能看的下去吗?”丹妮娅显然没想到对方真正的猎物另有其人。此刻有些恼羞成怒。

    “看不下去了。”尤墨也没有料事如神,这会在那摇头叹气。

    两人的声音虽不大,突然出现在众人背后还是吓了他们一跳。克劳德明显楞了一下,才松开里奥,咬牙切齿地说道:“看不出来啊。两位,胆子大的需要吃点苦头才能记住少管闲事!”

    “你怎么看?”丹妮娅出人意料地没有暴怒冲上,反而撇撇嘴,转头问旁边的家伙。

    “醉酒不醉心,看的出来。”尤墨就更是一脸平静了,以至于仿佛见着救命稻草的里奥都有些迟疑。

    “两位可能是出于好心,我们表示感谢,但这件事情是我们的服务没有做到位引起的”雷朋特也迟疑了一下,瞧见克劳德随时可能动手,于是赶紧转身拦在人间。

    “这种客人值得你们如此袒护?”丹妮娅火气渐涌。语气转冷。

    “克劳德先生喜欢开玩笑,你们别当真”雷朋特显然不想节外生枝,快走两步到了两人身前,压低声音说道:“实在对不起,客人喝多了容易引起误会,我们会处理好的,拜托两位了。”

    “不,他不是开玩笑!”里奥眼瞅着救星即将被劝退,吓得惊呼起来。

    “胡说什么!”

    雷朋特转头呵斥了一句,继续满脸堆笑地拦在两人面前。其它几个服务生一拥而上。制住了快要崩溃的里奥。

    此时房间内陆续有保安打扮的家伙进来,个个虎背熊腰,面带凶光。丹妮娅常年出入这些场合,一眼就瞧出来这些家伙们腰间明显的鼓起了。只是不知别着的是警棍还是枪。打头的一位显然驾轻就熟,一个箭步冲上,拦住了克劳德扬起的拳头,好言软语劝慰起来。余下几位则背转身挡成了人墙,面带不善地瞧着两人。

    “看来和你所说的一模一样,我好像连帮助这么个孩子的力量都没有。”丹妮娅苦笑着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现在知道有钱为什么了不起了吧。”尤墨神色如常,说完朝雷朋特点头示意了一下。

    “谢谢您的配合,先生,您还有什么要求吗?”

    “告诉克劳德,我是Mo,他弟弟的队友。”尤墨话音刚落,面前几位保安已经齐齐变了脸色。

    几人或许不是球迷,但经常在此出现的阿内尔卡兄弟是个什么来头他们都很清楚。尤墨那张东方人的面孔开始还让他们颇为不屑,现在一听之下立马对号入座,面面相觑起来。

    这家伙最近的名头实在太响,酒吧这种地方正是英格兰球迷的最爱,海吹神侃时怎么可能忽略如此让人兴奋的话题。

    雷朋特也是接接实实地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转头告诉了克劳德。

    包厢内顿时有点冷场。

    不过很快,克劳德那副夸张的笑容就重新出现在尤墨面前,热情洋溢的声音也毫不违和地响起。

    “噢,我的老天呐,感谢上帝,在这儿竟然能遇见我尊贵的东方来客!”

    “伦敦的确够小的,出来喝个酒都能碰着熟人。”尤墨主动伸出手,免得被热情的拥抱勾起不必要的联想。

    克劳德稍稍楞了一下,上前紧紧握住,喜笑颜开,“您真幽默,承蒙照顾,尼古拉常我和说起您,对您那可是赞不绝口!”

    “过奖了,这儿有点闹哄哄的,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尤墨说罢转头,朝呆若木鸡的里奥笑了笑。

    年轻的服务生显然意识到自己得救了,使劲挣脱同伴的束缚,双手绷在身前,不停鞠躬。

    “哦,好,没问题,走,我请客!”克劳德看都没看他一眼,大手一挥,上前搂住尤墨肩膀就往外走。

    “不是吧。你?”丹妮娅显然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瞧见两人貌似很亲密的样子都有些傻了。

    “你不是要唱歌的吗,还去不去了?”尤墨嘟囔着,掏出手机拨号。

    “去。你大爷的!”丹妮娅哭笑不得,转头狠狠瞪了一眼雷朋特后,尾随着两人向外走去。

    半小时后。

    Selina夜总会KTV包厢。

    丹妮娅期待的事情虽然没有落空,但心情已经天壤之别,包厢内坐定就自顾自地点歌去了。压根没有搭理那两位的意思。

    “不好意思啊,今天喝多了有点失态,让两位见笑了。”

    克劳德这一路上没少猜测对方的意图,结果想来想去依然拿不准,瞧着目前氛围还不错,索性戏演全套。

    “小事一桩,不必介意。”尤墨笑着摇了摇头,话锋一转:“尼古拉的转会运作的怎样了?”

    “呃,这个您的消息够快的。”克劳德面部肌肉抽搐了几下才回过劲来,继续说道:“其实也没必要瞒着您。毕竟是早晚的事。正在谈,尼古拉对肖像权这一块不太满意,今天把我叫来就是为这事。”

    “皇马是全球顶尖的会员制俱乐部,商业利益是排在战绩之前的。与其想着怎么把肖像权的比例拿高一些,不如想想怎么借着他们的宣传造势尽可能扩大你弟弟的商业价值。”

    尤墨依然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语气也是懒洋洋的,可说出的内容却让克劳德眼睛亮了起来。

    “您说的太对了!现在足球运动员光会踢球可不行,要有个性,要适合商业包装,最好场内外话题不断。才能最大程度地实现商业价值。尼古拉还是太年轻,要有您这番心性和见识就好了!”

    “哪儿的话,就事论事而已。你们兄弟都是有大志向的人,阿森纳这种股份制的俱乐部发展太慢。即使再拿几个冠军,商业价值也没法和皇马比较。”

    “就是,阿森纳眼光太浅,完全不懂得球员的真正价值在哪儿!像我弟弟和您这种,未来巨星,哦不。当世巨星级别的球员,拿着2万磅的周薪,和一群身价还不足千万的家伙们一起踢球,简直是有辱身份!”

    “其实我和您弟弟的关系并不好,这么说您大概会认为我别有目的吧?”

    尤墨这话一出口,克劳德悬着的心反而放下了不少。

    人与人之间经常会这样,一直防备着的事情被对方亲口说出后,再强的戒备心理也会打个折扣。

    “您这么一说,我反而觉得自己的怀疑有些没道理。”克劳德难得一本正经的,举杯和对方碰了一下,“你们之间的竞争报纸上天天都在炒,我知道我弟弟的个性,很清楚你们之间会是什么样的关系。要是这种情况下你不建议他转会,我才要怀疑你的真实目的!”

    “是的,我在这支球队与法国人相处的并不好,通过这种方式解决矛盾其实对双方都有好处。”

    “没错,您说的太对了!尼古拉只觉得您对他的位置构成了威胁,所以才对您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不过没关系,有我在,你们之间不会有误会一直存在的!”

    “那感情好,以后有空再聊。”

    说罢,尤墨把杯酒一饮而尽,唤来丹妮娅,挥手作别。

    克劳德很是热情地挽留了一阵子,最终也没有勉强,掏了张名片递过去,眉开眼笑地目送两人离开。

    “不是吧你,别说他现在成你朋友了!”

    出了夜总会大门,驱车行驶在公路上的时候,丹妮娅冷冷的声音传来。

    “在你的印象,什么样的家伙最招人讨厌?”尤墨不以为意,随口问道。

    “你这样的家伙,他这样的家伙,两面刀的家伙!”丹妮娅恨的咬牙切齿。

    “为什么讨厌呢?”尤墨一脸诚恳。

    “因为恶心!”

    “还有呢?”

    丹妮娅叹了口气,声音软了下来。

    “好吧,我承认,你们这样的家伙都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当成对手的话,我会觉得有心无力。”

    “因为自己无能为力,所以觉得恶心吗?”

    “是的,我现在有些痛恨我自己,为什么那么早就放弃了一直追求的东西。”

    “年轻嘛,走点弯路再正常不过。”

    “你呢,应该只是利用他吧?”

    “小人嘛,利以诱之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难道就让他一直那么得意下去?”

    “太过得意的时候,离遭殃也就不远了。”

    “你怎么像个神棍一样?”

    “承蒙夸奖。”

    “喂,下次能不能主动约我出来?”

    “下次再说。”

    周打完欧冠,周末迎来的却不是联赛。

    足总杯,对手是英冠联赛排名游的考垂队。

    尤墨这场比赛坐在了替补席上,边看边和永贝里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两人本是温格心的轮换球员,现在俨然成了主力,在这种难度不大的比赛做壁上观。

    佩蒂特上一场首发并且打满了全场,表现只能说一般般,赛后评论普遍认为他是因伤长期缺阵导致状态平平,于是懂球帝们在赛前就纷纷呼吁要多给机会。温格这一场继续派他首发出战,显然有些顺应民心的味道。

    维埃拉最近一直保持全勤,这场比赛难得被轮格里曼迪轮换,不过法国人依然保持了高冷姿态,即使坐在替补席上也黑着个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意思。

    维尔托德上一场在左前卫位置上的表现同样只是一般般,这一场被温格换到了路,在影锋位置上继续试脚气。大卫*普拉特难得有了的上场机会,和右路的帕洛尔遥相呼应,组成了难得一见的英格兰本土双翼组合。

    首发阵容唯一让人有些意外的是阿内尔卡。

    法国人上一场比赛到了最后已经疲态毕露,按理说该适当轮换休息一下了,结果温格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动他。

    上轮联赛上演帽子戏法后,阿内尔卡已经以8粒入球排在了英超射手榜首位。10轮8球,上场时间平均80分钟不到就有一球入帐,如此亮眼的数据自然引得媒体一阵猛夸,顺便再冷饭重炒,把那些与他曾经眉来眼去的欧洲豪门扒拉一番。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在这支球队的作用还是无可替代的。这一点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于是难度不大的比赛他依然首发出阵就值得考量了。

    难道冬季转会窗口一打开,这家伙就要直奔豪门而去?

    其实风言风雨传了那么久,对于这家伙的转会传言所有人都有些审美疲劳了,眼前这场比赛虽然再次透露出了此类信号,观众们显然也不太买帐,看台上“Nicholasgogogo!”响成了一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