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天监考,快递小哥上午打个电话,下午打个电话,都没接到。∮,

    刚下考给他回电话,他狠狠说:“祖宗,我在食堂门口等你。”

    跑过去取了包裹,盒子上赫然写着,死不接电话。

    回家淘宝点开收货,物流显示:“快递已签收,签收人是小矮个。”

    锅分的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站桩式的传想要取得进球,难度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加拉塔萨雷斯秉承了土耳其球队的一贯特点,人高马大,身强体壮,技战术风格近似于英超传统球队,最不怕的就是长传冲吊。

    如果尤墨没有近四场比赛进了四个头球,如果两个边路充分打开,传质量与默契程度能够保证,说不定对阵斯托克城时发生的事情还会重演。

    可惜,阿内尔卡强调的内容不可能被对手忽略。

    球队整体状态低迷,进攻选择自然越简单直接越好,尤其是队有爆点的情况下,与其尝试把机会变得更美妙,不如多创造出些能发挥个人能力的机会来。这一点阿森纳队能想到,一直关注研究他们的加拉塔萨雷斯不可能想不到。

    尤墨在这支球队还没有以支点状态存在过,这要每次进攻都冲在最前线,对手的重视肯定空前高涨。

    换句话说,这家伙这句话一抛,等于是把自己扔前线肉搏去了!

    这种风格后防五老虽然熟悉,却并不感冒。

    一来是拿了冠军还要被人喷的感觉并不好受,现在球队转型大获成功,没理由走回老路,二来是这家伙刚刚主动和英格兰人决裂,他们怎么可能马上回头帮他!

    法国人同样需要拿出场上表现来增加自己的胜算。既不可能主动配合他的行动,也不可能把机会拱手相让。当然,有英格兰人在那当裁判,球权争夺不会过于明显,主要还是个人凭本事吃饭。

    如此一来,尤墨所能仰仗的只有左右两边同样不在状态的两个家伙了。

    永贝里与维尔托德到不是不相信他。只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冲击力太大,有些回不过神来。比赛状态即是如此,尤其是高水平比赛经验缺乏的年轻人,重压之下如果自身调整能力不足,那即使身体感觉良好,思想上的包袱依然会让他们的行动变的迟缓,决断变的犹豫。

    队友不给力,对手打鸡血,这种状态下想用肉搏战杀出一条血路。难度大的超乎想象!

    大锅有人扛,小锅自然责无旁贷。

    客场面对小组实力与积分双双垫底的球队,进不了球也就罢了,守不住实在不像话。对于心高气傲的家伙们而言,之前丢的那球只是急于进攻留下了防守隐患而已,并不是球队防守能力的真正体现。

    如果依靠如此简单的高空轰炸就能解决进球问题,那他们实在无法接受“守不住”这一顶乌黑的大锅砸死自己。

    这一次,无需队长表态。所有人来回交换了下眼色,算是默认。

    比赛并不等人。更不会给人以回味的时间,主裁判一声哨响,黑白相间的皮球开始滚动起来。

    加拉塔萨雷斯踢的虽然卖力,但由于对手的进攻实在渣烂,半场下来他们的体力并没有太大消耗。1;0绝对不是个让人放心的比分,场休息的更衣室里无论哪个主教练都不会忽略这一事实。

    于是。下半场一开始,他们的高位逼抢就让决心重整旗鼓的枪手们难受无比。

    英格兰人从态度上来说是两不相帮的,可更衣室的风波不可能一直瞒着主教练,日后若是追究下来,他们在此时的不作为无疑是需要背锅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落在头上。他们还是决定用一贯的比赛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态度。

    短传渗透,地面流。

    在这些家伙们看来,无论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在坚定不移地执行主教练的战术意图,球队踢的差劲并不是英格兰人的错。

    可惜,良好的愿望并没有得到对手的认可,为了避免更大的黑锅砸死自己,后防五老们不约而同地把法国人扔在一边,抱住了前场粗壮的大腿。

    尤墨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就在阿内尔卡不得不频频回撤接应的时候,他一个人迅速顶在了最前面。

    确切点说,是方圆十米不见支援的那种最前面!

    所谓的支点,其实就是桥头堡,主要作用就是拉开场地纵向宽度,为边路快马提供突破机会,或者为路盘带大师提供转和掩护。

    快马奥维马斯不在,大师博格坎普不在,按理说这种战术并无太大意义,可放在实战所有人才恍然。

    对手才是什么档次,哪儿用的着两位大师级的人物救场?!

    永贝里反应较快,没用多久就把自己重新定位了。瑞典人不再拉开宽度准备个人突破,只要后场高球一起,就立即往右侧肋部靠拢,随时准备抢第二落点。

    维尔托德反应比较迟钝一些,但榜样的作用在那摆着,几个回合之后,法国人也来到了对称的位置,把边路让给了自己身后的温特伯恩。

    现代足球讲究体系,单纯一个大脚就把对手防线打穿的可能性不是说没有,只是近乎于零。尤墨出现在支点位置其实干的是脏活累活,压根没有球队攻势顺畅时抢点射门来的轻松自在。

    后防五老们解围般的大脚一开始并没有章法,更不觉得这么踢能改变被动局面,可多尝试几次之后,显著的效果让他们别无选择。

    加拉塔萨雷斯高位逼抢虽凶,却是付出了后场兵力薄弱为代价的。阿森纳队后卫越过场直接找前锋,战术看似简单粗暴,实际上刚好避开对手优势兵力的同时,只要落点大差不离,尤墨那夸张的弹跳能力总会让皮球变得有利于已方进攻。

    几次番之后。对手的防线开始慌乱!

    与此同时,永贝里和维尔托德慢慢拾回了信心。

    想在擅长头球的对手身上用高空轰炸解决问题,边锋的能力要求非常夸张,两人在尤墨夸下海口时并未出声附和,实际上就是信心不足的直接体现。

    两人的速度都不快,脚下技术虽好。明显还达不到一条龙过人的程度。边路突破无力的情况下,如果仅仅只能在过了线后贡献一脚45度传,他们自己都觉得丢人!

    就在两人做好上刀山下火海的心理准备时,意料之外的情况出现了。

    薄弱的防守,大片的空当,更靠近路危险地带的区域,这一切对于喜欢拿球进攻的球员来说无疑是最美妙的局面。虽说尤墨的努力不是次次都能奏效,但只要成功那么一两次,两人的信心就开始蹭蹭往上窜!

    加拉塔萨雷斯的主教练坐不住了。大手向后猛挥的同时,破锣般的嗓门不断怒吼。

    可惜调整来的太晚,太僵。

    他们看出尤墨作为支点的恐怖作用,开始盲目增兵后场,实际上一对多的情况下第一落点成功率并不高,反而是第二落点的威胁才是必须扼杀在摇篮里的。

    比赛第59分钟,温特伯恩一记力量稍大的长传球从后场起飞,直奔前线。其实对手已经降低高位逼抢的强度。开始分兵后场的情况下,阿森纳队完全有能力走地面了。奈何球队氛围不正常,场上的家伙们执行能力有些刻板。

    这脚传球落点不够精确,力量也偏大,换作以往多半是尤墨奋力起跳干扰,最终看运气照顾哪边。结果脏活累活干的上瘾的家伙突然当起了甩手掌柜,不但没向前冲。反而急停转身,侧滑步向回跑!

    比赛时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

    传球力量过大是负面因素,准确性太差也是负面因素,但负负得正,往往是这种不靠谱的传球最终让对手仓促之下送上大礼!

    这一次也不例外。高高跃起的加拉塔萨雷斯球员本来只想着头球解围,结果没有干扰的情况下突然有了更高的追求,奈何皮球的力量太大,即使努力控制落点,最终依然成了绝妙的助攻!

    皮球是被永贝里拿到的。

    尤墨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移动太多距离,他想要的局面其实就是对手在这种更高的追求下出现的失误。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简单。

    加拉塔萨雷斯队员们瞧着第一落点没问题,且对手已经回撤,于是放心大胆地压出来,准备用人数优势解决问题的同时,就势展开反击。结果没想到无人干扰的情况下队友居然失误!

    永贝里拿球后轻巧地一个变线过人就甩开了防守,意识到不妙的他们齐齐停下脚步,有上抢的,有退到更深位置保护的,有转头盯防危险人物的。

    可惜太迟!

    尤墨看到皮球即将被永贝里得到后就已经转身,全速向前冲了,贴身防守他的家伙压根没想到这货居然这么快就去而复返!

    瑞典人的眼睛里除了他真没有别人,此刻心领神会,在尤墨即将越位前用右脚划出了一记轻巧的小弧线!

    号称要用头球解决问题的家伙这一次无法得逞了,这脚传球显然是用来****停球后拔腿怒射用的。

    最终,已经忘了这家伙脚下功夫的人们,目瞪口呆地盯着球网里打转的皮球,久久回不过神来。

    还是一如既往地简洁,直接,暴力,还是一如既往地不给对方门将机会,见血封喉,一击必杀!

    阿内尔卡痴呆般的目光,永贝里和维尔托德比当事人还激动,两个家伙实在没想到他们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圆满完成任务,一时间只想通过能让自己缺氧的怒吼,来释放心积蓄的各种负面情绪。

    愤怒,迷茫,压抑,这些东西伴随了他们一路,现在终于无影无踪!

    “真的好奇怪,你压根不是体系内的球员,为何能如此轻松地把握住机会可能出现的瞬间呢?”

    情绪释放完毕,永贝里抓紧时间请教。

    瑞典人不像法国人那般情绪化,如果不是一次性得罪两大帮派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大,他不至于状态起伏的像维尔托德一样。

    这粒进球他的作用堪称巨大,可在完成之后,一股奇妙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这家伙的踢球方式看似随心所欲,实际上只要能在电光火石之间和他擦出火花,绝妙的配合简直让人如痴如醉!

    “我一直在用旁观者的身份观察你们,现在只是把了解到的东西逐一展现出来。”

    尤墨的回答让永贝里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在他眼里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这家伙眼只是冰山一角吗?

    如果全部释放出来,英伦岛,不,整个欧洲,怕是要凉彻骨髓吧?

    “太让我惊讶了,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能尽情地释放自己的创造力,尽可能放松心情去比赛,你始终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在最关键的位置上吗?”

    比赛马上就要重新开始,永贝里本该抓紧时间收拾心情投入比赛的,奈何心的激动不能完全释放的话,心情好像过于亢奋了一些,于是他不再保留,直接问出了心最大的疑问。

    “只有我在那种时候出现在那种位置上并不够,只是眼下我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战斗。”

    听了这话,永贝里深吸口气,抬头,看了眼远处璀璨的灯光。

    已经十一月了,夜风凛冽。

    阿森纳的豪门之路看似只有一步之遥,其实这一步的距离有多大,所有人都有些小瞧了。真正走在正确道路上的人,不会用处处标榜自己的方式吸引别人的注意,只有和他们并肩战斗的人们,才能感受到那种发自心底的信仰。

    金钱,荣誉,这些旁人眼无比重要的东西已经被信手放在一边,唯有遥不可及的宏伟目标,才是真正超越自己的动力。

    英超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内耗越来越大,想要保证联赛竞争力的同时冲击大耳朵杯,难度只会越来越高。

    欧洲足球现在除了意甲一家独大外,德甲,西甲,英超家你追我赶,目前尚未分出高下。各大俱乐部既是参与者,也是最终获利者,如果能把握住机会一举上位,带来的效应会放大至难以想象!

    和其它俱乐部不同,阿森纳为了豪门之路必须要建一座新球场来保证自己的持续造血能力。没有强力外来资金注入下,俱乐部的资金链与球队的成绩链紧密挂钩,仿佛火车赖以前进的两条铁轨一样,缺一不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