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也行,慢慢聊呗。今天打开QQ迫不及待的加了她,

    结果提示问题是:我电话号码是?现在让我自己待会,我想静静……

    这样一场比赛结束,尤墨毫无疑问地再次上了头条。

    无论是媒体还是球迷,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对于他们来,循规蹈矩的比赛最没劲,别出心裁的行为最有趣。尤其是这种既有噱头又有实效的举动,很容易就让人因此记住一场比赛,一个人。

    就像上次这家伙因为救人上了头条一样,如果没有后来接受采访时的自我调侃,压根不会引起如此大的轰动。

    “实在让人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这种行为,反正不敢怎么说,结果是好的,勇气是值得鼓励的!”

    “他的倒勾解围太棒了,我从没见过身体素质如此出色的亚洲人!”

    “他才18岁就踢过场上这么多位置,会不会贪多嚼不烂?”

    “的确让人惊讶,要知道有很多天赋出色的球员都不敢做如此大胆的尝试,温格这次没有看走眼!”

    “真是个爱出风头的家伙,不过这一次我喜欢!”

    以上言论既有各种媒体上发出的,也有记者随机采访到的,无论立场如何,观点怎样,胃口是彻彻底底被吊起来了。

    商家自然心知肚明这一点,北伦敦德比大战一结束,蜂拥而来的电话让克莉斯娜笑的嘴都合不拢。

    这些家伙里面可是有不少摆完高姿态又回头装孙子的,不给点颜色瞧瞧能清楚老娘的手腕吗?

    打定了主意,克莉斯娜自然开始不慌不忙地吊人胃口。一整天的功夫下来,运气最好的家伙也只拿到了“需要考虑”之类的答复,更多的得到了嘲讽意味浓厚的“谢谢您的看重,我会如实转告Mo先生您的美意。”。或者“咱们的合作目前来说时机还不成熟。”

    转告个P呀,时机不成熟个鬼呀,谁不知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其实也不能怪小鬼难缠。

    尤墨在德国签的两家公司都是年合约。一家运动装备一家运动饮料已经涵盖了运动员所能涉及的大部分商业范围,再挑合作者自然需要精挑细选。

    商业代言需要少而精方能体现价值,一旦刷脸刷的公众审美疲劳了,补救都没办法!

    温格对于球员接受专访采取的保护措施在其它人眼里可能有些落伍,搁她这儿刚好对路。她可不怕自己的雇主无人问津。就怕自己沉不住气漏过后面的大鱼。

    眼下阿森纳队阵容齐整,战绩出色,她才不信熬到冬窗开启依然没有大鱼上钩!

    为了让雇主安心,晚上的时候她还专门打了个电话过去,好一顿情况分析。

    结果那货的回答让她觉得自己白操心了。

    “嗯,我相信你不会跟钱过不去。”

    克莉斯娜刚想吐槽,话筒里又传来声音。

    “对了,差点忘了,前段时间因为救人露了下脸,现在签高价代言不太合适。”

    听了这话。经纪人顿时楞住。

    怎么会没想到这一点!

    出大名得大利的家伙不遭人恨是不可能的,因此被人嫉恨不要紧,别落人口实就行。

    这要前脚救人刚刷了下脸,后脚就高调宣称自己代言XX产品,即使观正常的家伙听见了也难免会有不好联想。

    这种问题实属经纪人需要考虑的工作内容,从雇主这儿得到提醒明显有些不应该。好在克莉斯娜面子观不重,也没把对方当成小孩子,稍稍感慨了几句就打算挂了电话。

    结果对方还有吩咐。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我记得好像你也是瑞典人吧,帮我打听一下马尔默俱乐部经理诺顿*门德斯的来头。”

    要是放在以前。克莉斯娜绝对是要刨根问底一番的,现在明显没那个心情了。点头称是之后,她轻叹了口气,把手机扔到一旁。

    “哟。白天还见你兴奋的不行,怎么晚上了垂头丧气的?”

    库卡刚好从电脑屏幕前转过头来,一瞧之下惊讶地嚷嚷起来。

    这家伙和凯泽斯劳滕一样遭遇了状态起伏不定,现在12轮德甲结束,球队排在第6,他只进了个球。贡献了两次助攻。如此平淡的发挥自然招来不少非议,甚至连凯泽斯劳滕本地媒体也有公然唱反调以搏眼球的家伙,在那大肆抨击雷哈格尔用人不当,当家射手人在心不在。

    欧冠赛场上他们的形势同样岌岌可危,四轮战罢仅积6分的状况实在难言乐观。

    “操心我干嘛,你们现在的状况才让人着急!”克莉斯娜依然少气懒言,斜了他一眼,撇撇嘴道:“你该不会还念念不忘Mo在的日子吧,振作点儿,小家伙。”

    “靠,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库卡明显楞了一下,才一脸不屑状转过头去。

    克莉斯娜即使看的不是很仔细,也能从这家伙的神情当找到些线索,于是继续忠告:“竞技体育就是这么残酷,接受现实吧,你和他基本不太可能在一支球队踢球了。”

    “哦”库卡拉长声音应了一声。

    沉默了好一会,克莉斯娜忍不住说道:“他在阿森纳过的还不错,场上场下还是像以前一样,明明不愿意出风头却又老是出风头。”

    库卡没有如她所愿笑起来,只是楞楞地回了一句:“那你接完电话为何叹气?”

    克莉斯娜站起来,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好了,他没有值得你担心的地方。要是想见他的话,不如周末的时候我们去趟英国吧。”

    克莉斯娜已经辞去了体育记者的工作,现在有大把的时间以供挥霍。尤墨的吩咐虽然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一点也不妨碍她利用自己国内的关系调查一个还算名人的家伙。

    其实通过网络查找资料要快捷的多,不过她觉得那个家伙不至于想不到这一点,于是采用了最为稳妥的笨办法。

    面谈。

    结果让她有些崩溃。

    见面的第一眼,对方就知道她背后的家伙了。句话一说。她还没有从对方嘴里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自己的老家底都快要被掏个干净!

    其实克莉斯娜在瑞典也算小有名气,当记者之前曾经往影视圈发展过一段时间,后来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没能继续下去。但那份艺范儿的气质还是给不少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她本以为对方是曾经看过她的作品才认出她来的,结果被实话实说打击到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Mo的经纪人吧?”

    “这么看来,你特意跑来见我大概还是为了兹拉坦的转会。”

    “他没有告诉你原因吗?那我告诉你好了”

    “不过我觉得身为过来人,还是有必要忠告他一句。球员转会是主教练与俱乐部经理份内的事情。外人插手太多并不好,尤其是他才到球队不久,根基尚浅的情况下。”

    听到这里,克莉斯娜有些不服气。

    别人是别人,这家伙是这家伙,怎么能相提并论?

    诺顿*门德斯瞧出了端倪,继续笑着解释。

    “我知道温格先生非常看重他,但是看重是一回事,明白自己的权力与义务范围是另一回事。换个角度想想,如果经纪人没有经过球员同意就擅自做了转会决定。是不是再好的关系也会产生裂痕?”

    这话说的克莉斯娜无言以对,只能点头。

    诺顿*门德斯继续趁热打铁。

    “我不清楚Mo为何会对这桩转会如此兴趣浓厚,不过他在我的印象是个行为不拘常理的人,或许有更深层次的用意在里面吧。你可以转告他,我有个侄子叫豪尔赫*门德斯,是个专业球探兼经纪人,手里应该会有他感兴趣的资源。”

    “不要小瞧这个21岁的年轻人,严格说来我只是经验上占了些优势,眼光,决断。耐心,精力,这些重要的条件豪尔赫都在我之上,将来整个葡萄牙都会是他任意驰骋的天地。”

    克莉斯娜从蒙圈状态走出。觉得信心倍受打击。

    如此老辣的家伙都不敢说自己有多高明,那自己还得意个啥劲儿?

    诺顿*门德斯又瞧出她的病根了,未语先笑。

    “或许你这一路走的太顺了吧,有些把经纪人这一行想的过于简单了一些。其实涉及到商业利益的时候,人的本性都是贪婪的,经纪人在别人眼更是吸血鬼一样的存在。”

    “事实上要想成为顶尖的经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手下一个个默默无闻的球员慢慢成长为巨星。于是我们要保持耐心,付诸心血,必要的时候把迷途的家伙们拽回来,并且帮他们不断地竖立新目标。”

    “像一个称职的主教练一般,把弟子们的成就视若珍宝。”

    “而不是一笔笔提成。”

    连续恶战之后,阿森纳即将迎来相对宽松的一段赛程。在这段为期周的时间里,他们的联赛对手分别是博尔顿,水晶宫,桑德兰,在这之后才是魔鬼赛程正式启航。

    或许是轻松的赛程缓解了更衣室剑拔弩张的气氛,这一周的训练无论场上还场下都不缺笑声。

    周末动身去客场挑战博尔顿之前,尤墨得到了克莉斯娜传回的消息。

    这货的直觉还是挺准的,豪尔赫*门德斯果然是隐藏BOSS!

    俱乐部经理不可能还兼任着球员经纪人,这让他在第一时间就产生了强烈兴趣,想打听一下诺顿*门德斯的来历。结果克莉斯娜这个小菜鸟不但冒冒失失的去见了人家,还一脸憔悴地回来忠告他。

    这货能不知道这事犯忌讳吗?

    去博尔顿的火车上,帕特*莱斯正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看风景,尤墨大大咧咧地坐到了旁边。

    “我主动联系了一下莱曼,聊了有十多分钟吧。他倒是认我这个朋友,可朋友归朋友,转会可是人生大事,我和他的关系没到兄弟那个境界上,很多话还是不方便说。”

    帕特*莱斯略略有些皱眉,不过这个结果显然在预料之。

    毕竟有AC米兰这么个庞然大物在那摆着,小家伙那空口无凭的几句话能有多大作用。

    “是啊,你们毕竟只当过对手没当过队友,哪儿来的兄弟情分。不要自责,有你在其发挥些作用,再加上阿尔赛纳和大卫的努力,应该会有很大把握的。”

    “大卫?”尤墨也蒙圈,实在是这个名字烂大街,不加上姓简直搞不懂说的是谁。

    “哦,大卫*戴恩,俱乐部副主席,阿尔赛纳就是他力主邀请来的。”帕特*莱斯脸上笑容绽开,伸手拍了拍尤墨肩膀,“他们两人给这家俱乐部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转变,这一切仅仅用了年不到,想来真是觉得不可思议。”

    说话间,温格走了过来。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法国人一脸微笑地瞧了眼自己的老伙计,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尤墨一眼。

    “莱曼的转会嘛,顺便也聊了聊你和大卫副主席的故事。”帕特*莱斯依然笑容满面,只是声音稍稍压低了些。

    “对了,你和莱曼联系了吗,结果如何?”温格显然早有预料,一听这话立马问道。

    尤墨可不是一五一十回答问题的主儿,听了这话目光转向帕特*莱斯。

    “联系了,据说聊了有十多分钟,我想着效果应该不错吧。毕竟Mo在德甲影响力那么大,现在在这也踢的让人眼前一亮。”

    温格一脸的不置可否,继续问尤墨:“上一场踢了半场的后卫,感觉如何?”

    “一般般,太陌生了,老是忍不住向前冲。”

    这样的回答让法国人心事去了大半,于是不再拐弯抹角。

    “莱曼这种性质的转会,我代表俱乐部感谢你在其付出的努力。不过兹拉坦的转会就不一样了,身价与资历差距太远的话,难免会让人怀疑有人在其做手脚。”

    帕特*莱斯显然也听过这个名字,现在见法国人态度骤变,心下有些疑惑,“好像还是个1岁的小家伙吧,身价很夸张吗?”

    这个问题温格也想问,于是目光一起集过来。

    尤墨左右各看一眼,嘴角泛起笑容。

    “是啊,很夸张,据说要价居然高达550万英磅。对了,米饭叔,我的转会费是多少来着?”

    “啊,1100万,俱乐部纪录的嘛,这都能忘?”

    “真不简单啊这个1岁的小家伙,背着550万英磅的身价,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尤墨这话一出口,温格与助手迅速对望一眼,同时点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