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买床,美女售货员给儿子又是拿糖又是拿瓜子的,逗的儿子非常开心……

    临结帐,儿子依依不舍地对售货员说:“阿姨,你去我家好不好?”

    她说:“我去你家睡哪啊?”

    儿子:“我和妈妈睡新床,你和爸爸睡旧床……”

    啥也不说了,我的乖儿子没白疼你啊!

    面对自己的得意弟子,温格没有搞欲擒故纵那一套,很是直接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疑虑。ⅤⅨⅧ

    这种作法表面上来看有些不给人面子,实际上丑话说在前面反而有效避免了扯皮的可能。

    尤墨的回应就更直接了。

    值不值这个价钱,看过才知道,如果因为担心别人的质疑而止步不前,那明显不是搞竞技体育的料!

    这货很清楚伊布的身价给予对方的震惊,以他对温格的了解来看,即使瑞典人的挥再抢眼,门德斯吹的再神乎其神,法国人的本性也不会因此动摇。

    于是他脱口而出的话就成了双方理念的一次碰撞。

    到底是高投入,高风险,还是低投入,低风险!

    前者听起来吓人,实际上敢于成就大事业的家伙们无一不是出色的冒险家。面对金元足球渐渐抬起的势头,不趁着俱乐部帐面情况良好的时候运作几笔大买卖,将来就只能小打小闹勉力支撑了。

    后者其实也不是温格一贯奉行的策略。

    法国人并不是舍不得花钱的主儿,只是心的价值衡量体系比较落伍,少有冲动之下买人的时候。不过这两年来以小搏大的生意做多了,被人用“点石成金”大肆吹捧多了之后,难免会有侥幸心理产生。

    要是能继续目前这种小投入,大回报的状况,那该多好!

    这种心理的产生也属人之常情,毕竟世界那么大,有天赋的家伙那么多,为何要花几倍的价格买一个从未证明过自己的家伙?

    孰不知。创业者的想法永远不能随波逐流,往往越是出人意料的事情,背后越有意想不到的商机!

    换句话说,就是面对渐渐转型的市场经济。温格式的作坊化经营方式已经落伍了。他们需要迅完成与国际形势的接轨,才能在即将到来的激烈竞争占据有利之地。

    要知道,顶级球员带来的可不止是冠军。俱乐部的名气,招牌的商业价值,对其它球员的吸引力。都会随之水涨船高。目前这支阿森纳队已经聚集起不错的关注度,此时正是一鼓作气提高名牌含金量的时候,捡便宜的想法虽然操作起来效益不错,实际上仍然是穷人作派。

    其实无论伊布的转会能否最终成行,尤墨并不十分在意。

    成了固然好,不成也能表明自己的立场,顺便让法国人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

    周期长些没关系,他有的是耐心。

    随意又聊了几句后,尤墨起身离去。帕特*莱斯长出了一口气,还没说话就笑着摇头。“我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能有什么让他觉得害怕的东西,或许也就是这种敢作敢为的性格吧,让他与雷哈格尔一起干了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温格心的惊讶不比他的助手少,听了这话也笑,“是啊,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他是个聪明人,不至于听不出我的怀疑。这种状况下还要坚持已见的话,胆量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那您的意思?”帕特*莱斯屏住呼吸,静待答案。

    “我有预感。这不是一件心血来潮的事情,他应该早有准备。而且从态度上看,他对于球队建设这一块的热心出了旁人想象,我想更深入了解一下这背后的目的。”温格沉思片刻。缓缓道来。

    “意思是说,如果他的目的比较纯粹,那您会认真考虑他的每一个建议吗?”帕特*莱斯忍住有些加快的心跳,压低声音问道。

    “人都是会变的,我只知道他目前的态度没问题,以后的话”温格说着说着。迟疑了一下,才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继续说道:“他有领袖天赋,也有明确的目的和手段,因此不要用衡量普通人的标准来看待他的行为。不过,我不清楚他能否控制自己膨胀的权力欲*望,保持最初的想法。”

    “谁知道呢,或许我们自己也是如此吧,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偏离的本来的方向。”

    “是啊,很多时候自己还意识不到。”

    “或许时间能够证明一切。”

    即使是主场,博尔顿这样的队伍也很难给卫冕冠军制造多少麻烦。第十轮英战罢,阿森纳队在客场:o轻取这支目前排名岌岌可危的保级队伍。

    粒进球分别由博格坎普,阿内尔卡,鲍尔德攻入,其实除了荷兰人打破僵局的进球堪称惊艳之外,其它两粒都有对手失误的影子在里面,因此球队整场踢的轻松写意,换人都只用了一个。

    比赛往往就是这样,平衡一旦被打破,局面很容易就偏离了预定方向。尤其是实力较弱的队伍面临这种困难局面的时候,方向上的偏差会加剧双方的实力差距,从根本上扼杀了比赛的悬念。

    其实对付阿森纳这样的球队,上一场他们的对手热刺队就是个不错的榜样。奈何博尔顿队在主场迎接卫冕冠军的挑战时,明显有些找不准定位,在开场的时候他们踢的兴奋无比,随后虽然状态有所回落,但所有人都仿佛形成了错觉,觉得这么维持下去爆冷将是希望颇大的事情。

    结果上半场比赛一过半,越踢越顺的阿森纳事实上已经掌握了比赛主动权,他们却依然不为所动,继续坚持开场抢攻的策略。最终他们的进攻没能在接下来的比赛打出内容不说,防线漏洞却被对手一抓一个准。真正到了需要破釜沉舟的时候,心气与体力都已经远远落了下风。

    这种状况其实是主教练对于比赛缺乏整体战略思维的体现。

    任何一支球队都不可能在整整9o分钟内保持高强度奔跑,球员们的体力,注意力,意志力都各有高低,必须合理搭配才能充分挥球队的战斗力。

    这也是比赛的某个阶段往往会特别精彩的重要原因。

    毕竟1:o也是分。5:o也是分,与其把精力分散到9o分钟内,不如在看清楚形势的情况下放手一搏,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这种思路每个教练都有。只不过运用起来水准高低有别而已。

    最简单的例子莫过于开场抢攻。

    很多球队都喜欢板斧式的开场,认为那种作法既能吓对手一跳,又能鼓舞士气,搞不好还能带着领先的比分进入更衣室。尤其是实力较弱的一方,主教练往往会刻意强调士气的作用。并且寄希望于球员们的常挥。实际上常挥难得一遇不说,个人的常挥能否形成化学反应,真正让球队获利才是最重要的。

    否则就会沦为昙花一现。

    板斧式的开场看起来气势汹汹,打出的内容也经常让人眼前一亮。实际上这种状况更多的只是球员期待比赛的一种正常心理状态,刻意强调其重要性的结果,往往是让球员们在接下来的比赛越踢越闷,越闷越紧张,越紧张越犯错。

    熟悉运动员心理的主教练们不会在整场比赛一直怒吼不止,但只要他们出现在场地边,用一些球员们耳熟能详的手段鼓舞士气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像吃了兴奋剂一般上紧了条,用出色的状态提升比赛节奏,给对手制造足够多的麻烦。

    所谓的临场指挥即是如此。

    个高手们像极战场指挥官,深深懂得士气与战术的完美结合才是致胜王道,单单指望一条腿走路注定是要栽跟头的。

    像博尔顿这样的球队,如果想给卫冕冠军制造足够的麻烦,那就得认清楚双方真正的实力差距,从一开始就抛弃一战成名的幻想,踏踏实实地做好防守的每一个环节。随着比赛的进行,场面的瞬息万变。场边的主教练需要持续清醒地阅读比赛,了解当前局面是否失去控制,能否通过抢攻占据短暂的上风,体力分配是否合理。等等。

    只有充分利用一切有利条件,爆冷的希望才会大增,而不是单单指望士气搞定一切。

    这场比赛尤墨和永贝里,奥维马斯都没有得到上场机会,顶替他们维尔托德,佩蒂特。帕洛尔均有不俗挥,外人看来这支球队俨然一副人才过剩的模样。

    于是比赛结束后,媒体的吹捧就有些无节操了。

    “对阿森纳队来说这将会是个完美的赛季,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们了!”

    “冠王,我们的目标是冠王!”

    “卫冕冠军已经绝尘而去,其它英球队要加油了!”

    “摧枯拉朽的攻势足球即将横扫欧洲战场!”

    “传尤,a米,国米,巴萨,皇马,拜仁,多特,均对阿内尔卡和永贝里表现出了强烈兴趣,冬窗打开就会奉上报价。另据可靠消息,温格口的非卖品,除了博格坎普还有o,实际上早就有俱乐部私下接触了!”

    这些评论在英格兰媒体的强大资源助推下持续走高,以至于兴奋的记者们纷纷找来些大人物以鉴定真伪。

    结果自然是花花轿子人抬人。

    “是的,他们已经拥有了问鼎欧洲的实力,球队的每一个环节都很棒,期待他们接下来的表现!”

    “在英这种对抗激烈的氛围下坚持技术流踢法并不容易,这支球队能在吸引大量关注者的同时还能保持如此优异的战绩,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他们的每一场比赛内容都很厚实,这说明他们依然拥有很高的成长空间。”

    “没啥好说的,实力就是实力,无须怀疑。”

    克莉斯娜和库卡就是在这种氛围来到伦敦的,两人心情颇为复杂。

    高兴是必然的,失落是肯定的,实际行动是无力的。

    两人这趟过来之前没和尤墨打招呼,目的其实也不是吓他一跳,只是觉得没必要大张旗鼓地彰显关系,就这么平平淡淡的。甚至装成有事路过最好。

    现在见着这番景象,库卡甚至有些打退堂鼓。

    没办法,过去的两年时光里那个家伙留给了他太多东西,现在仅仅过去半年不到。他实在没有办法坦然面对彼此之间新的关系。

    是的,朋友而已

    这种状况也间接影响了他的状态,甚至严格来说,大半支凯泽斯劳滕都和他的症状差不多。

    对于国化颇有研究的克莉斯娜一直信奉“心病还须心药医”,因此瞧见他和整支球队不在状态之后。早就嚷嚷着要找当事人讨些药方回来。

    可惜库卡冷冰冰地来了一句。

    “离开我们他其实更难受,所以还是不要用过去来打扰他,让他能有充足的时间来冲淡这一切吧。”

    这话说的克莉斯娜实在无言以对,于是计划一拖再拖,直到今天。

    “看来他在新环境融入的不错呢。”

    两人正在地铁上看报纸,库卡让人有些意外地打破了沉默。

    其实尤墨成为伦敦媒体的宠儿这种事情显然在克莉斯娜的掌握之,只是不想刺激身边这位才一直含糊其辞的。

    “他那种性格自然不缺朋友,不过据我所知,阿森纳的更衣室可比不了凯泽斯劳滕,英国人也不如德国人好相处些。”

    “哦”库卡拉长声音应了一声。目光从报纸上移开,侧起耳朵听不远处两个半大小子在那眉飞色舞。

    克莉斯娜也楞楞地瞧了过去,听没一会,苦笑满脸。

    两个小家伙自然没有什么人生阅历,报纸上的内容被他们当成真事儿一样膜拜有加。

    “啧啧,称霸欧洲,拿下金球,这家伙的球迷已经如此疯狂了吗?”库卡笑的很勉强,声音也有些有气无力。

    “早着呢,阿森纳哪有想象那么强。上次主场打拉齐奥的比赛难道这些人都忘了吗?”克莉斯娜见状有些不忿,声音有了怒气加成,很容易就钻入了不远处的耳朵里。

    “喂,说什么呐你?”其一个半大小子站起身来。瞧见对方是个女人后,作不屑状转过脸,告诉了同伴。

    另外一个家伙明显是个火爆脾气,听清楚内容后“腾”的一下站起身来。

    “我看看是谁在这放屁!”

    19o往上的个头即使有些抽条也依然足够吓唬女人了,奈何克莉斯娜认识一个更加变*态的家伙。

    “小家伙,嘴巴放干净些才能讨女孩子子欢心。你这样的架式会让警察误会的。”

    “我靠,真当我不敢打你?”高个子停在离她两米远的地方,亮起了拳头。

    “好吧,试试看?”克莉斯娜满不在乎地说罢,转头捅捅身边家伙,“还好他不知道我是谁,不然他可能会哭着为他的行为道歉的。”

    库卡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头都没怎么抬起来,眼睛也没放在对面,“是啊,是啊。”

    “这女人大概是活够了!”高个子作势欲上的时候却被同伴拽住了,于是嚷嚷着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你这是什么态度嘛!”克莉斯娜瞧见身边人这副态度顿时来气,抓住他的胳膊一阵摇晃,“喂,有人都要朝我动粗了,你居然还能无动于衷?”

    “算了,别和他们计较了。即使是为了出风头,能有个真心喜欢的对象也不容易。”库卡还是有些楞神,呆了好一会才蹦出来这么一句。

    “喜欢他才不能无原则地维护他!”克莉斯娜继续一脸不忿。

    “是啊,所以我开始试着在心里恨他。”

    “嗯???”

    “他给予的东西没有人能给的了,这让人以后的生活简直了无生趣。”

    “有那么严重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