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整个英格兰?

    温格有这种想法,尤墨没有。↗,

    事实上这货身为英超资深球迷,对英格兰国家队好感十足,其球员更是耳熟能详。

    只可惜欧洲国队是出了名的神经刀,观赏性不如法国荷兰,韧劲不如意大利德国,主教练也经常出些昏招来加速灭亡,最终往往在大赛留下一堆遗憾,先领便当而去。

    造成这种状况的罪魁祸首,其实就出在英格兰人身上。

    过于发达的媒体资源成了造星机器,过度商业化的职业联赛扼杀了年轻人的成长空间,简单粗暴的政策支持让户口本身价与能力完全不符

    如此多的问题纠缠在一起,最终导致他们的国家队还不如法国这种海外军团。

    温格痛恨这些问题,所以决定对抗到底。尤墨不觉得强摁对方低头是最佳选择,所以劝了主教练两句。

    两句

    好吧,这货一向如此,从不会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也不会拒绝增加挑战难度的行为,更让人发指的,是在整个英格兰都闹的沸沸扬扬的时候,他的心思已经飞到了大洋彼岸!

    那里的国女足小组顺利出线,即将迎来四分之一决赛。

    他已经向温格告了假,眼前这场欧冠比赛一结束,就将起程赶往纽约,与分别了快两年的朋友们再度聚首。

    当然,在此之前,还有个让人挂心的家伙,正在替补席上一脸微笑地瞧着他。

    张笑瑞!

    小胖子凭借勤奋与天赋,总算把自己的名字挤进了18人大名单,经常能捞着出场机会了。可惜在这场比赛前两周。一次训练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导致多灾多难的家伙脚踝受了点伤,现在刚刚痊愈,能否上场成疑。

    不过上不上场真不太重要,两人心里也没有成为对手一较高下的念头,反而像一对分开多年的老朋友一样。相逢一笑已然满足,再不念其它。

    国内媒体原本对这种噱头还挺感兴趣,后来随着曼联横扫欧冠,国人第一次捧起圣伯莱德杯后,所谓的“巅峰对决”已经不再适用于此时此刻了。

    至少等到欧冠淘汰赛,再拿来形容也不迟!

    其实要是央视能买下欧冠或者英超的转播权,诸如此类的噱头会屡屡上演,奈何目前只是奢望,球迷能在电视里看到杨辰。李健,隋东谅这几位就不错了。

    这其实也是尤墨与卢伟在国人心依然无法封神的重要原因。

    光是录像与集锦自然缺乏说服力,再夸张的数据也没有现场直播带来的震撼效应!

    晚点半,一声长哨响起,99至2000赛季欧洲冠军联赛小组赛第二轮开打。

    吸取了第一轮教训后,阿森纳排出了最强阵容。阿贾克斯同样不敢怠慢,除了尽遣主力外,战术上选择了稳妥起见。丝毫没有凭借主场之利让对手吃个下马威的意思。

    造成这种状况的最主要原因,其实还是球星流失严重。欧战成绩一年不如一年导致的。这是身为传统劲旅的悲哀,也是金元浪潮下的必然趋势。

    不过在尤墨看来,这刚好是小胖子上位的机会,远比坐在看台上欣赏球队一路势如破竹来的更重要。

    比赛的节奏很快,但由于双方都没有拉开了互爆防线,一直到了上半场快结束。比分依然没有改变。

    相比于漫长的8轮联赛,欧冠犯错的后果太严重,因此温格吸取教训,再度将维尔托德后置,亨利摆在了单前锋位置。

    阿贾克斯显然早有防备。整支球队的防守体系层次分明,站位合理,没有给状态火爆的法国小将足够的空间施展才华。

    简单点说,就是在阶段性爆发之后,亨利引起了对手足够的重视,开始面对新秀墙的挑战了!

    与此同时,上一轮双双进球的博格坎普与维尔托德,出现了状态下滑的表现。

    两人的前者是被怒火影响了情绪,后者的状态有些微妙。

    8轮联赛进了球的家伙,按理说应该身处最能发挥威力的位置,拥有无限开火权才对。奈何新人突然抢镜,主教练偏爱有加,身为队内最佳射手,维尔托德在这样一场重头戏再次远离球门,扮演起了绿叶角色。

    有点不爽。

    人就这样,没有享受过富人生活,自然不会念念不忘,一旦曾经阔绰过,能甘于贫困的少之又少。

    维尔托德也不例外,虽然这场比赛他被主教练安排在了后腰位置,可他的活动范围却更靠近对方禁区,对于球权与开火权的要求也比以往多了不少。

    这种要求源自心理不平衡,体现到场上就是拖慢进攻节奏,各种不合理选择导致只开花不结果。

    由于底气不足,他迫切希望能用之前那种表现来重回云端,现实却像一瓢冷水一样,不停地浇落在头上。

    比赛第41分钟,前场路拿球被断后,维尔托德情绪有些失控,一记侧后方铲球为自己赢得了黄牌一张。

    熟悉的声音终于响起,他不知道自己该难过还是欣慰。

    “最困难的事情,就是忘掉过去的风光,把自己当成一无所有的新人。”

    光环之下,必有阴影。

    没有人愿意生活在阴影之,尤其是看起来风光无限的职业球员们,只要有一点点可能,就不会放弃成为主角的念头。

    这种念头支撑着他们,也困扰着他们。

    尤墨心知肚明这一点,不等对方抬头,继续说道:“其实我也做不到这一点,拿来要求你有些强人所难。所以我的话听听就可以,不必念念不忘。”

    听听就可以?

    维尔托德楞楞地抬起头,看着他。

    不知从何时开始,眼前这个家伙已经成了心的灯塔,用光照亮前方,用热驱散寒冷,只要抬起头,就能从吸收能量,继续前进。

    这是一种与年龄性别无关的感受,更接近于信仰所带来的精神支撑。

    有这样的家伙当队友,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维尔托德常常会这么想。

    但是今天,此时此刻,他从迷茫走出,清醒了没一会,就进入了另一种迷茫。

    他也做不到?

    怎么会呢?

    任何困难都难不倒的家伙,已经成为信仰般的存在了,怎么会有做不到的事情?

    这意味着什么,信仰崩塌吗?

    维尔托德没说话,陷入了苦苦的思索。

    及时吹响的场哨声带来了灵感,法国人终于明白了。

    即使被人奉若神明,也会有烦恼,也会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而真正的信仰,会让人变得坚强,乐观,而不是期待信仰之力加身,所有问题迎刃而解。

    相信他,是因为他的真诚与坦率,而不是无所不能!

    “难怪他们常常笑话我,原来我的确挺可笑的。”

    场休息结束后,走在通道里的维尔托德凑到尤墨面前,一脸自嘲。

    0:0的比分规矩,温格没有因此发火。倒是这位仁兄的发挥被不点名批评了一下,顺势招来了几道嘲讽意味十足的目光。

    永贝里,维埃拉,阿什利科尔,这个家伙其实发挥也只是一般,情绪或多或少地受了些舆论影响。不过相比于维尔托德面临的处境,他们的担心不值一提。

    毕竟年轻,当反派什么的不但毫无心理压力,反而会有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豪情充斥全身。

    当然,除了年轻,目前球队的状况也让他们底气十足。

    联赛,欧冠,刚刚结束的足总杯,他们十场比赛未尝败绩,攻击力冠绝英超,有绝对的资本迎接挑战!

    “其实当开心果也不错,只要把观众当成粉丝就行了。”尤墨好言安慰过来,一本正经的。

    维尔托德果然容易进入角色,嘴一咧,目光环顾左右,“敢笑话我的家伙,眼神就足以让他们后悔莫及!”

    永贝里忍不住咳嗽起来,还没来及发表意见,阿什利科尔一脸惊讶道:“西尔万已经复活了吗,这么快?”

    维埃拉先是一阵嘿嘿傻笑,旋又一脸严肃道:“他刚才是假死,侥幸躲过一劫。”

    永贝里总算在笑声回过劲来,继续补刀,“呀,boss,您怎么又回来了?”

    维尔托德不信,继续眼神睥睨,“吓唬我没有用,boss来了我依然依然要忠告你们,西尔万已经复活了,唯一的主角即将大开杀戒!”

    咳嗽声顿时此起彼伏,眼尖的家伙们屏住呼吸,静待好戏。

    温格本来打算回更衣室拿外套的,结果刚好赶上这一出,于是扬声说道:“好样的,西尔万,不想当主角的演员不是好演员。”

    说罢,法国人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帮大眼瞪小眼的家伙。

    答案实在有些出乎意料,屏住呼吸的家伙们纷纷泄气,收拾心情准备散场了。

    不料还有片尾曲。

    尤墨伸手在目瞪口呆的维尔托德面前晃了晃,转身走人。

    懒洋洋的声音从球员通道口传来。

    “其实相比于很多主角,那些镜头不多的配角反而容易被人牢牢记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