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典型的马拉多纳式进球最考验球员的综合能力,组织者,制造者,终结者,一肩挑起;带球推进,掌控节奏,把握机会样样精通。

    如果对手分量不足,名声不显,还可以说成球王附身,撞了大运。

    可惜不是。

    能让世界足坛身价最高的卫一对一完败,能让德国国家队门将恼羞成怒,能在串联起全队后,孤身一人杀入禁区,直捣黄龙,这份表现完全可以用“一战成名”来形容!

    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最后的摆脱过人以及精确到让人发指的外脚背射门,完全是闭着眼睛进行的!

    发生了什么?

    是什么让一名默默无闻的球员,忽然间充满了神秘感,仿佛外星来客一般?

    难道是因为对手,那个拥有同样肤色,据说曾在一支球队效力过的家伙?

    没有人知道答案,甚至连当事人给出的结果都模棱两可。

    “我也不清楚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大概与你们所说的名字有关吧。”

    张笑瑞丝毫没有狂喜加身的神情流露,嘴角若有若无的微笑,时不时游离的眼神,看起来实在不像个一战成名的家伙。与尤墨的关系被他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只字未提两人的过往。

    这么做的原因成疑,不过还好,记者们关心的不是过去。

    “进球没能帮助球队拿到分数,让人有些遗憾。我对这里的生活很满意,希望能用更精彩的表现回馈所有人的支持。”

    这样的回答让所有人面面相觑,不少人又重新翻了一遍资料,想确认这家伙的真实年龄。

    真的只有22岁不到?

    “不,我不觉得当替补是受到不公正待遇的结果。我的身体还不够强壮,对抗能力较弱。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不断地学习战术知识,不断地加强身体训练,为的是机会来临时不错过它,而不是证明什么。”

    想套点料出来的媒体纷纷败下阵来。心有不甘的他们,把目标对准了接下来要出场的家伙。

    结果更让他们失望,尤墨压根没出现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

    温格与维尔托德一个严肃,一个搞笑,十分钟不到就完成了任务。

    不过下来之后。两位法国人展开了兴致勃勃的讨论。

    维尔托德迫不及待地问道:“干嘛老是提到Mo,难道他真的与那粒进球有关系?”

    温格一脸神秘微笑,颇有些自负地回答,“为什么对方不敢直视,为什么闭上眼睛会有更出色的发挥?很明显他的存在刺激了对手,才导致让人难以想象的情况发生!”

    维尔托德听的一脸神往,旋又问道:“太神奇了,难怪他待过的每一支球队战斗力爆表,每一名队友个人能力猛涨可为什么分开之后还能实现巨大突破?”

    温格一楞,神情严肃起来。“或许是感受到信仰的力量,触摸到这项运动最原始的魅力,才会在他离开之后持续前进,直至完成突破。”

    维尔托德难得一本正经地目视前方,感慨道:“您的选择是对的,他给每一支待过的球队带来了信仰,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快乐,助理教练这个位置再合适不过。”

    温格面现得意之色,伸手拍了拍弟子的肩膀,“没错。最开始我考虑让他来当队长,后来觉得单纯的队长无法发挥出他的能力,最终”

    说到这里,法国人有些卡壳。

    最终听取对方意见?

    “难怪您为了他而不惜得罪所有英格兰人!”维尔托德一脸激动。完全没察觉主教练脸上古怪的神情,“太帅了,我只想说,太帅了,您的决定!”

    温格脸上微微有些发烫,不过身为主教练。偶尔装B也是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于是法国人下巴抬起,一脸傲然之色,“得罪英格兰人?那是他们的思想太保守,无法接受超出常理的事情而已!”

    维尔托德听的浑身来劲,两眼猛眨,“意思是我们将持续和他们对抗下去,将在质疑的目光拿下一个又一个冠军?”

    这话一出口,温格立马明白了弟子们有些纠结的心理状态。

    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热血上头的时候或许会不管不顾,冷静下来时难免会有担心。

    强龙不压地头蛇,想在英格兰人的地盘上让英格兰人低头认错,难度远比一两个联赛冠军要大的多!

    舆论压力,对手加成,裁判因素,球员转会等等一系列方面,都会受到或轻或重的影响。短期内球队可以凭着热血支撑,直面挑战,时间一久,麻烦越积越多,未来会蒙上巨大的阴影。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大心脏,面临长期高压,指望所有人都能不改初衷,直面困难,无疑有些天真。

    于是他们的大多数人,不得不做两手准备。

    眼前状况会一直维持下去,还是打打嘴仗而已?

    其实对于经常见诸报端的名人来说,都明白这样一句经典台词。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当双方的利益发生冲突时,言论可以把对方当仇人,极尽诋毁之能事。而当情况变化,利益指向发生偏转的时候,相逢一笑泯恩仇反而会被当成大度能容的体现。

    即使这种转变看起来生硬之极,现实依然屡见不鲜。

    身为球员,如果不清楚主教练的真实想法而对媒体大放厥词,无疑是件危险之极的行为。

    “我无法保证你们的未来,任何也无法保证,我只能做到我认为的极致。”温格缓缓开口,目光如炬,“表面上看来,是我们做了一件不为主流认可的事情,才导致状况恶化。所有英格兰人一拥而上,横加指责的。”

    顿了一顿,法国人的脸色愈加肃穆,“实际上。是我们的风格已经被接受之后,因为曼联的巨大成功,我们的建队策略开始受到质疑。英格兰人无法认同一支全部由外籍球员组成的伦敦球队,尤其是法国人居多的情况下,单纯用风格来获得他们的认可已经不够。我们需要在压力下赢得一切,才能获得真正的支持!”

    维尔托德听的直吸冷气,小心翼翼地问道:“意思是说,是在成功后才能享受别人的支持,而不能指望他们在此之前拥有高度的认可?”

    温格点点头,一脸怅然,“是的,9至98赛季,我们同样不被看好,但那时是因为风格问题导致的。后来的事情你们也都清楚。英超的技战术水平远远落后于世界,不改变就没有出路我们用冠军实现了翻盘,改变了他们的看法。”

    维尔托德听的有点燃,不等主教练继续就踊跃发言,“没错,这一次也一样,只有冠军才能让他们闭嘴!”

    温格苦笑满脸,缓缓摇头,“首先是高度不同曼联这座大山再次横在我们的面前,冠王成了我们要征服的目标。其次是环境恶化我们将生活在高倍放大镜下。获胜依然会被挑毛病,稍微犯错都会被嘲讽的一不值。最后是对手不同除了更强大的曼联,还有切尔西。”

    维尔托德开始还听的直点头,听到最后却有些不以为然。“切尔西?那种有钱人的玩意已经被我们击败了。”

    温格轻叹口气,直摇头,“切尔西的威胁来自场下”

    法国人欲言又止,瞧着两人已经快到目的地,索性挥了挥手,扬声说道:“这下我们场上场下都不缺对手了。那个家伙会高兴的做梦都要笑醒!”

    原本一脸忧愁的维尔托德也高兴起来,拳头扬起,空用力挥了挥,“那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我得找他聊聊!”

    温格转过头去,留了个遗憾的背影给对方。

    “你最好抓紧时间接下来的两周,他会消失在我们面前据说是去参加女足世界杯了。”

    尤墨本打算一回伦敦就出发的,结果大小老婆都不放心,都想跟着去。最终一家人趁他不在召开了一次民主会议,一致通过了周晓峰同志全程陪同的会议决定。

    这货心知肚明家人在担心什么,于是爽快答应,顺便把行程推迟了两天。

    由于此前多次交恶,他与足协的关系至今水火不容。目前除了还没有荣登大宝的阎事铎,足协大大小小的官员们一提起他就头痛。

    影响力在那摆着,想无视吧不可能,想抱大腿吧心里不爽,想按正常程序来吧对方压根不按常理出牌!

    对这种刺头儿,官架子十足的足协官员们自然想找机会抓些把柄在手,省的发生对抗时无牌可打。

    女足圈内虽然风气稍好,但真正掌握实权的家伙都是男足圈摸爬滚打过来的,面对他这种横插一脚的外来和尚,肯定不会有好脸色。如此一来,这趟劳民伤财的女足世界杯之行前景很不乐观。

    不过一家人心知肚明他的脾气,也清楚他的牵挂不是眼前困难所能动摇的,于是在商议之后选出了合适人选。

    周晓峰曾在女足圈待了整整八年,即使赋闲在家,人脉依然不容小瞧,对于圈规则的了解也比外人强的不知几何。有这样的军师在侧,事半功倍不好说,惹祸上身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事情落实之后,一家人放下心来,于是本该占据话题焦点的家伙重新浮出水面,成了茶余饭后的最佳谈资。

    张笑瑞!

    江晓兰就不说了,王*丹对这个笑容腼腆的小胖子印象同样深刻。

    6年前的广岛,每一个人,每一场比赛,每一个值得铭记的瞬间,都已经牢牢地刻在她的脑海里,与那场广岛之恋一起,一触即溃。

    临行前一天晚上,临睡前。

    “呀。丹姐,穿成这样干嘛来了?”

    房间的女主人很不客气,瞧见来人打扮后,起身过来。从头到脚仔细鉴赏了一番,顺便伸手指指点点。

    王*丹一身贵妇打扮,还精心化了晚妆过来的,要不是一眼可见的真空上阵,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要去参加晚宴。

    “哟。你个小浪*蹄子,是不是趁我没在偷吃一顿了?”

    江晓兰早非吴下阿蒙,听了这话脸不红心不跳,声音居然懒洋洋的,“偷没偷吃你都有得吃,怕什么就是不知道这招欲盖弥彰效果好不好,墨墨喜不喜欢。”

    王*丹听的心头大恨,面上却顾左右而言它,“他人呢?干嘛去了,这么晚才洗澡?”

    江晓兰果然老实人一个。没有咬住不放,“之前一直坐电脑跟前,好像在查女足资料。”

    王*丹听的直皱眉,语带不屑,“女足有啥好了解的,水平太低了。”

    江晓兰歪着脑袋想了想,点头道:“是啊,墨墨都成了温格的助手,在国内当个主教练应该没问题了吧?”

    王*丹眼睛一转,语气夸张。“那肯定,国家队主教练都绰绰有余!”

    江晓兰果然上当,惊喜交集道:“那娟姐这几年辛苦总算不会白费了!”

    王*丹听的直泄气,恨不得伸手在对方脑门上敲两下才能解心头之恨。“你呀你,总是搞不清楚状况,她这几年辛苦全是自找,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江晓兰没说话,得意地眨了眨眼,显然心所想非是。王*丹心顿时一惊。眼睛瞪大,“哟,哟,哟,想跟新来的搞好关系,一起对付我?”

    “一起对付你?”尤墨的声音出现在门口,两女一抬头的功夫,已经闪身进来,“你又不是BOSS穿成这样干嘛去?”

    不等王*丹洋洋得意,江晓兰迫不及待地介绍道:“贵妇人嘛,荡漾起来会形成鲜明对比,让人欲罢不能!”

    尤墨闻言大慰,一手一个搂过,“一个媳妇,一个情*妇,都不错,都是值得信赖的好同志!”

    王*丹顿时从咬牙切齿状态切换成高冷女王姿态,一声轻哼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谁料对手夷然不惧,迅速反击道:“偷的着不如偷不着那您是不是打算留住清白之身,看着我们爱爱?”

    这份思维能力与脸皮厚度简直形成鲜明对比,尤墨惊喜异常,直感慨,“管家比以前进步太多,我居然看走眼了!”

    王*丹原本有些下不来台,听了这话刚好把气撒在左拥右抱的家伙身上。

    为了表达心情,贵为情*妇的家伙一把扯掉这货的浴巾,握住把柄再说。

    “张笑瑞那种痴情种子你学不来也就算了,卢伟你也学不来?”

    尤墨哭丧着脸,直吸冷气,“痴情种子?你们讨论的力度够深刻的”

    江晓兰原本还打算展示胸所学的,刚打算开口却脸色一暗,没说出口。

    尤墨眼角余光察觉到异常了,于是咬咬牙忍住,一脸关心地问道:“又被哪篇报道打击到了?”

    江晓兰歉然一笑,摇了摇头。王*丹轻哼一声,松了手,“下午刚得到的消息,说张笑瑞在新闻发布会上压根没提你和他的关系,更别说把成就归因于你的指点与帮助了。”

    尤墨闻言大惊失色,好一会才缓过劲来,幽幽开口。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呀他居然还像从前一样听话,这孩子简直长不大了!”

    惨淡的五月即将进入收尾阶段,新增订阅太少要挨骂了。

    小伙伴们,你们在哪?(。)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