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买家写给成人用品卖家的好评:“我已经没有力气写好评了”

    足总杯与欧洲优胜者杯收入囊后,欧洲冠冠军联赛和英超联赛,这两项最重要的冠军在向这支历史战绩平平的球队招手。¥℉,还清了俱乐部沉积多年的债务之后,维亚利,佐拉,德尚,德胡耶,勒伯夫,辛克莱尔,迪马特奥,这些星光闪耀的名字在球场内外持续散发光与热。

    这些积极因素影响下,与俱乐部谈判破裂后负气出走的古力特不再成为这支球队继续前进的阻碍。即使卫冕冠军携五连胜的余威而来,切尔西的士气也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从比赛的第一分钟开始,双方在场的拼抢就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与士气高涨的主队相比,阿森纳队的状态明显落了下风。

    连胜必然掩盖很多问题,温格在用人这一块一向欠缺灵活性,一套主力阵容只要运转顺畅,很少因为战术与体能方面的考虑而采取主动轮换。尤墨,永贝里,维尔托德,个在周联赛杯上表现抢眼的家伙本场比赛一起坐在了替补席上。

    这样的重头戏扮演龙套角色,任何一个有心气的家伙都会有点不甘,有些无奈。

    两支球队的纸面实力相比较而言,阿森纳队明显占据了上风。可足球比赛之所以迷人,全在于局面与结果的双重未知性,以及那些或明或暗的影响因素随时可能发挥的作用。

    战术,士气,运气,这些东西同样属于实力的一部分,在这样一场强强对话,叠加起来的效应远远超越了双方的纸面实力差距。场争夺战经过开场十分钟的较量之后。阿森纳已然全面落于下风。

    包括0:1的比分。

    切尔西的进球到来于比赛第9分钟,角球混战由勒伯夫头槌砸在帕洛尔肩膀上攻入。其虽有些运气成分,但全队冲劲十足的攻势是其不能忽略的重要因素。

    除此之外,战术方面的较量切尔西队同样技高一筹。意大利人维亚利和佐拉的到来为这支球队注入了智慧的光芒,前者在古力特出走后接下了球队的教鞭,以球员兼教练的身份。活跃在每一个角落。

    战术这种东西,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赛前研究再充分,对于对手的了解再全面,瞬息万变的场上形势都会时不时地打乱赛前布置。如果没有做好面临复杂困难局面的心理准备,场上表现就会明显跟不上节奏,像个局外人一样,被高速前进的列车越甩越远。

    两名意大利人同时在场的情况下,切尔西队的平均年龄比后防五老压阵的对手还要偏大些。可偏偏就这样一驾老爷车。从比赛一开始就保持了高压状态,前场紧逼的强度让自恃技术了得的阿森纳场都觉得难受之至!

    场运转不流畅,后防线压力就大,法国人佩蒂特明显受到之前脚踝伤势的影响,场上表现不够活跃,几次地面传球终结于他的脚下之后,阿森纳队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鲜有还手之力。

    开场就获得了连续的角球机会。对于切尔西队来说是改写比分的绝佳时机。阿森纳队几乎还没有从对手疾风骤雨般的攻势回过神来,0:1的比分已经当头一棒落下!

    以主场大屏幕上一遍遍的进球慢放为背景。蓝色海洋般的斯坦福桥陷入狂欢。

    伦敦德比的重头戏本来是阿森纳与热刺这对死敌,切尔西的强势崛起显然有些横插一杠的味道。温格在赛前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段话原本是为了缓和紧张气氛的,结果事到如今,他发现自己犯了个原则错误。

    手下这帮弟子们哪儿是紧张嘛,他们明显是兴奋度不够,上来就被对手的板斧给砍晕了!

    在他的印象。意大利风格的球队排兵布阵偏保守,进攻节奏偏慢,擅长打防守反击。针对这支年龄偏大的切尔西队,他在赛前布置时一再强调稳妥为先的战术策略,打算用技术优势放大对手的体能缺陷。争取在不败的基础上顺利拿下对手。

    结果,对手不按常理出牌

    0:1落后不算什么,时间有的是。可如果场面还像比赛前10分钟这种状况的话,后果会不堪设想!

    温格意识到了危险来临的前奏,快步走向场边,唤来了叉腰楞神的佩蒂特,仔细叮嘱了一番。

    其实不用他说,场上所有的枪手们也同样感受到了危险。这支阿森纳队在比赛经验上并不欠缺,他们已经明白双方节奏不同步是引起当前局面的最主要原因。

    这种情况下,所有人迅速提高了跑动积极性,开始用大范围的覆盖面积降低对手的进攻威胁度。与此同时,后防线经过开场这一段的高频率冲击后,也渐渐找准了对手的进攻线路,开始用丰富的经验阻挠对手高涨的士气。

    冲撞,卡位,犯规

    只可惜士气这种东西,很多情况下不是丢球能唤回来的,阿森纳队虽然成功延缓了对手的上升势头,却也没有找到扳平比分的正确道路,于是只能继续屯兵后场,与对手缠斗不休。

    场上频频响起的哨声让切尔西球迷不耐烦起来,他们原本是期待一场火星撞地球般的比赛的,结果看的正过瘾时,对手居然选择了保守策略!

    这些家伙可是趾高气扬的卫冕冠军,此时不嘲讽一下枉称切尔西球迷了!

    “我们斯坦福桥敞开大门欢迎你,为何你们兵工厂今天集体罢工?”

    “我们想看:0,4:0,5:0,配合一下好吗?”

    “你们可是双冠王,完美足球的代言人,为何踢的如此丑陋?”

    上半场过半的时候,看台上此起彼伏的叫喊声。嘘声,临时编起的段子,像一把把飞舞的盐粒,撒在了枪手们的伤口上。

    能忍住?

    没有人知道答案,或许接下来的比赛会说明一切。

    替补席上的人组已经提前起身去跑道上活动了,闷着头冲刺几趟后。凝重的脸色被看台上传来的声音压抑的更加难看。

    当然,其有个家伙是个例外。

    “嘿,我说,你难道不生气吗?”

    维尔托德一看到尤墨那副仿佛局外人一般平静的脸就来气,不过打交道次数多了,他也明白这家伙与众不同的地方了。

    心理素质。

    “是啊,有些时候愤怒也能带给人力量!”

    永贝里经历了这一段时间的高光表现后,信心与胆子都大了许多,压腿的时候一手搭在尤墨肩膀上。另一只手握紧成拳,在空挥舞了一下。

    “多大点事儿”

    尤墨的回答让两人抓狂不已。

    “靠靠靠,你多大年龄了,怎么像个老头子一样?”

    “晕死我了,被人骂的如此难听,你居然说‘多大点事儿?’”

    听着两人的叫唤声,尤墨笑道:“好吧,我生气了。进了两球也不给上场机会,我找boss说理去!”

    两人听的一楞神的功夫。这货已经撒开脚丫子冲向了教练席!

    “我靠,他不会真去吧?”维尔托德瞧着不远处的背影,目瞪口呆。

    “我也猜不到他的脑袋里想什么,一点也猜不到!”永贝里喃喃自语。

    10秒钟后。

    “大叔,情况有点危险,是时候让我上场了!”

    看到这家伙疯跑过来。听清楚他的要求之后,教练席上的帕特*莱斯手搭尤墨肩膀,连拉带拽地把他摁在了身旁。温格仍然在场边徘徊,没看到身后自己的位置已经被人霸占了。

    “呃,说说看。你打算用什么来说服温格先生?”

    帕特*莱斯显然有些心理准备不够,嗑巴了两下,才算把意思表达清楚。说完还抬头看了眼高悬天上的比赛时间,确认现在只过去25分钟之后,情不自禁地睁大眼睛,转头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家伙。

    一脸认真的表情让人难辩真假。

    “这可是伦敦德比,输球不要紧,输人太难看了!”

    “嗯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个时间呃,换谁好呢?”帕特*莱斯琢磨了一下尤墨的回答,发现其并无恶作剧的成分,于是只能沿着思路往下走。

    “佩蒂特吧,他今天身体不适。”

    “啊,哦,刚好,您回来了。他,o,想找您谈谈。”帕特*莱斯看到温格正一脸疑惑地往回走,赶紧起身迎了上去。

    “现在?”温格的状况比助手好不到哪去,站定了,脸上明晃晃地挂着“什么情况”几个大字。

    “是的,他告诉我”帕特*莱斯把他和尤墨的对话重复了一遍,顺势压低声音说道:“您看,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只是这么早就换人的话,会不会对佩蒂特造成心理影响?”

    温格用同样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的得力助手。

    潜台词很清楚。

    搞错没有,难道你答应他了?!

    帕特*莱斯秒懂了老搭档的意思,连连摆手的同时,不忘帮尤墨说两句好话:“呃,呃,当然没有。您看,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他也是被现场气氛感染了,才会”

    “嗯,我和他谈谈。”

    温格摆摆手,打断了助理的好心。看到自己位置上大马金刀地坐着个青涩小子,法国人嘴角居然抹过了一丝笑容。

    仿佛眼前这个让他头疼的家伙已经自投罗网,不再让他左右难办了。

    “您好,o先生。”温格走到自己的位置前,伸出手,绷住笑容,一本正经。

    让帕特*莱斯想不到的是,他居然用德语!

    “您好,温格先生。”尤墨迅速起立,双手握住,使劲摇晃了几下,同样流利的德语继续说道:“抱歉在这个时间打扰您,我的来意帕特*莱斯大叔看来已经告诉您了。”

    “是的,他几乎要被你打动了,不过最后时刻保持了一点清醒,向我汇报了此事。”

    “嗯,我的目标是接下来打动您。”

    听到这样的回答,温格依然保持了平静的表情,只是用力咽口水的表情出卖了法国人并不平静的心情。

    这家伙!

    “好的。”

    “那我开始了。对了,有件事情还没谢谢您。您大概没在德国生活过吧,为何德语如此流利?”

    “我出生在德法边境,两种语言伴随着我长大。德国化氛围很好,我很喜欢他们的哲学理念。”

    “懂了,那我直入主题好了。伴随着英超联赛的影响力日增,阿森纳俱乐部现在正处于形象推广的关键时刻。眼前这场比赛会有非常多的国家,接近千万人次在观看。他们可能并不是两支球队任何一支的拥趸,但很有可能比赛结束后,他们会选择其的一支,成为自己长期支持的球队。”

    温格脸色渐变。

    尤墨稍做停顿,继续说道:“是的,市场。亚洲市场正在觉醒,庞大的人口数量会给俱乐部带来极其丰厚的商业利益。您在日本的时候应该对当地球迷的热情有所感触,他们对您的支持会直接转嫁到这支球队上。”

    温格点头的频率有些快,没有转头看正在激烈进行的比赛,反而看了眼蓝色海洋般的看台。

    “其它球迷就不一定了。有些喜欢打法漂亮一些的,比如上赛季的我们;有些喜欢成绩出色的,比如上赛季的我们;有些喜欢持续带来惊喜的,比如上赛季的我们。”

    听到这段话,温格忍不住问道:“这个我们,是指凯泽斯劳滕吗?”

    “包括阿森纳。”

    尤墨的回答让法国人彻底楞住。

    好一会,对话才得以继续进行。

    “你的意思是说,既然我们坚持要踢出最好看的比赛,就应该忽略背后的风险,对吗?”

    “您理解的非常透彻。”

    “你的意思是说,阿森纳在拿了两个冠军之后,事实上已经动摇了对完美足球的追求,对吗?”

    “一无所有的时候,任何理想都会让人干劲十足。”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赛季已经取得的胜利并没有增强我们的信心,反而让我们在面临困难时准备不足,对吗?”

    “穷人乍富之后,很难接受一朝回到过去的事实。”

    “我突然想起你们夺取德甲联赛冠军的那场比赛了,能和我说说其的故事吗?”

    “好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