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回到办公室,看到小黑板上写着四个字“永不放弃”。≧,

    感觉太口号了,一点都不接地气。于是,我偷偷在后面加了两字“治疗”。

    钥匙已经找到,剩下的只是齐心合力开门了。

    其实门也不难推开。

    巴黎圣日耳曼队如果在本场比赛结束后只拿走一分的话,他们即使最终拿到与阿森纳队相同的分数,也会因为相互间的战绩而出局。比赛时间还有十多分钟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放弃仅有的机会。

    开放的局面是机会的土壤,阿森纳队右路配合一打开,巴黎圣日耳曼队只能把不多的防守兵力向这边倾斜。随着攻势越来越猛,这一区域的人员密度也越来越大。与此同时,被紧密盯防的奥维马斯在来回跑了几个空趟之后,路维埃拉的适时插上分球解决了所有问题。

    是的,拉开距离不只是为了打破荷兰人之间的二人转,更是为奥维马斯吸引足够火力,拉开足够空当!

    既然是爆点,那就努力制造一对一的机会,既然是大腿,那就让更多的人来抱一抱,这两点内容融汇在简单的一句“离你远一点”当,直到比赛第8分钟之后,才露出峥嵘!

    准备换人的温格在几波卓有成效的攻势下按捺住了暴躁的情绪,最终他的耐心取得了完美的回报。

    比赛第82分钟,阿森纳路大禁区前,亚当斯断球成功后第一时间一记直塞交给了回撤到圈弧接应的博格坎普。巴黎圣日耳曼防线顿时拉响警报,不等荷兰人有机会转身过人,路两人已经一拥而上。

    大师之所以能成为大师,经年累月的高水平发挥是最重要的基石。这种发挥建立在能力与信心的双重基础上,让他们比顶尖球员还要多一截创造力出来。比赛到了这个时间段,所有人动作都慢一拍的情况下,博格坎普没有强行转身,右脚把皮球向回一磕,身体向右稍倾。在两名上抢队员之间刚好错开一个身位的时候,左脚轻轻一搓!

    前后脚上来封堵的两个家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皮球从两人腰部之间微小的空当钻过,除了手之外,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无法阻挡这记刁钻的传球!

    精确到让人发指的传球路线让永贝里接下来的选择舒服无比。

    直线向前,冲!

    阵地进攻想打出反击效果,这种穿透力十足的传球是最有效的武器。瑞典人坦然接下大礼,右路衔枚疾进,直线冲了约十米左右后,面对且战且退的对手他没有选择并不擅长的强行突破。向右横向了带一步,余光瞄准路接应的维埃拉,一记横传送了过去。

    法国人超强的大局观在此时得到了完美体现,就在巴黎圣日耳曼将士们稍稍松了口气,准备稳住阵脚化解危机的时候,他没有选择回撤接应的阿内尔卡,左脚向右一扣,身体后仰。大长腿轻松自如地甩出了一记美妙的弧线!

    奥维马斯接球之前已经把防守队员甩开了两个身位。

    速度上的绝对优势,需要通过足够的空间以及量身打造的传球才能充分发挥出来。这一次进攻阿森纳将士们把这些内容做到了极限。荷兰人压根不需要与对方做身体上的纠缠,甚至皮球趟的稍大些都没有关系!

    当然,身为球队的顶梁柱之一,奥维马斯不会把困难甩给别人。带球冲到大禁区外之后,急停,变线。直奔路而去!

    这种偏向虎山行的选择既为队友创造了抢点时机,也让自己的传球路线不至于因为太长而横生曲折。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补防上来的卫,面对速度与技术完美结合的荷兰人只能不停地后退。一直被压迫到了小禁区前两米处,可以直接起脚威胁门将的时候,退无可退的防守队员只能选择上抢!

    一直耐心等待这一刻的奥维马斯。像是个终于等来目标的猎手一样,瞄准对手伸来的长腿,右脚把皮球向左一磕,左脚顺势向前一趟!

    突破!

    荷兰人带球到了底线处的时候,虽然没有任何射门角度,但整条巴黎圣日耳曼防线已经被压缩到了极致。一记轻松的倒角传,就给了一直在进攻打酱油的家伙美妙的起脚机会。

    不过尤墨的运气实在一般,大禁区内无人干扰的重炮轰门最终被人在门线上用身体挡出。反而是一直努力为队友做嫁衣裳的阿内尔卡得到了幸运女神的垂青,门前混战抢点补射成功!

    进球后的法国人在疯狂庆祝了一把之后,心还是有些茫然。

    忙活了快90分钟,想干的事干砸了,没想干的事干成了?

    这他么的算是怎么一回事情?

    比赛在10分钟之后顺利结束,即使再有不甘,巴黎圣日耳曼仍然完美演绎了“站着死”的光辉形象。不过说老实话,这场比赛他们完全发挥出了自身水平,输球只是不甘心接受拿一分走人的结局而已,没什么好遗憾的。

    从直接竞争对手那儿拿到两场胜利之后,阿森纳队已经确保了16强席位,接下来的两场比赛只需要为小组第一努力了。这种结果本来在赛前预测占据了绝大多数,但过程之曲折是很多人没想到的。

    尤墨设计的战术因为发挥时间太短,暂时没能让更多的人瞧出端倪,于是风暴依然只是内部刮起。

    赛后更衣室内。

    “你上次说的那些话,我琢磨了一下,觉得他们的反应看来是被世俗偏见蒙蔽了眼睛的结果。”

    比赛结束有一会了,奥维马斯依然有些兴奋,抓紧时间收拾完东西后,荷兰人快步走到尤墨身前,拍了拍对方肩膀。

    他的声音并不大,可竖起耳朵在听的法国人依然同时脸色难看起来。与此同时。听清楚内容的英格兰人露出了微笑。

    这种状况并不让人意外。

    尤墨当众说出的体力分配问题正是佩蒂特在这场比赛犯的错误,因此法国人最怕别人旧事重提,拿这个让他们下不来台。另外,部分极端的家伙把丢球直接归咎于法国人的做法虽然有甩锅嫌疑,但英格兰人很乐意这么干。

    “是啊,超越自己是要有计划性的。尽全力比赛只是其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

    被所有人目光聚焦的家伙没有得意洋洋的表情,可出来的话却让法国帮上下恨的牙根痒痒。

    其包括维尔托德。

    你这家伙,能不能别火上浇油了,哥现在很难做知道不知道?

    “有点意思,照你这么说来,拼尽全力然后看看运气如何是弱者的表现?”

    火药味渐起的更衣室,博格坎普适时添了把柴火。

    不过法国人可不敢拿这位脾气火爆的大佬怎样,有看法也只能在同胞之间发发牢骚。

    “你觉得呢?”尤墨转头问奥维马斯。

    “我觉得吧,真正的强者是不会担心自己在关键时刻能否拿出关键表现的。因此从长远角度来看。根据对手不同来调整自己的比赛方式很重要。尤其是像我这种特点的球员,一味地猛冲猛打并不是勇者作风,反而是信心不足的直接体现!”

    荷兰人这段话说完,更衣室陷入短暂的沉默。

    不止是法国人,英格兰人脸色也不好看。

    传统英式风格正是猛冲猛打,最值得骄傲的就是男人般的战斗精神。可惜现实是无情的,自从66年在家门口拿到世界杯冠军后,整整2年内英格兰不但大赛成绩惨淡。就连一名世界顶级巨星都没出现过!

    前者可以解释出许多原因,后者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毫无疑问。英格兰这片土壤生长不出顶级巨星。所谓的“男人般的战斗”,更多只是别无选择下匹夫之勇的体现。

    他们这支阿森纳队是在质疑声开始变革的,一直到目前为止,依然有很多保守的英格兰人对于技术足球持怀疑态度。甚至包括他们在内,也都觉得眼前这些技术出色的家伙在意志上缺了些东西,不如他们英格兰人勇猛顽强。

    荷兰人的一席话虽然是自省。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爱面子的英格兰人难以接受“信心不足”这顶大帽子。

    “那是你们荷兰人的想法,在我们英格兰,随时随地保持100%的热情正是对这项运动的尊重!”马丁*基翁是个急脾气。转了一圈发现没人跳出来反驳后,忍不住粗声粗气地说道。

    “热情?”博格坎普冷笑,直直地盯着对方,“这个世界上对这项运动拥有热情的人实在太多,能做到你说的这一点人的也不计其数。因此在我看来,停留在热情这个阶段的家伙们不会有多大出息!”

    “好了,马丁,丹尼斯,讨论至此为止。周末是我们的死对头热刺,希望你们依然能拿出这场比赛最后时刻的表现。”

    亚当斯的一番话给这场硝烟弥漫的更衣室辩论划上了句号,这样一场比赛结束后,各怀心思的球员们既没有绝杀对手的兴奋,也没有德比大战前的紧张肃穆。

    化上的差异带来了认知上的不同,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他们这些人在一起能保持职业态度就不错了,谁想说服谁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欧冠提前两轮晋级16强后,伦敦媒体快要乐疯了。

    阿森纳前两个赛季也都出现在了欧洲顶级赛场上,可两次无一例外地小组赛铩羽而归。上赛季拿了双冠王之后,无数球迷,媒体,专家们纷纷预言这个赛季这支球队有戏。现在正是章鱼保罗们显灵的时候,不拿来吹嘘一番实在对不起爹娘把自己养这么大!

    首先要大吹特吹的自然是弗雷德里克*永贝里。

    从不入流的瑞典联赛一步踏入世界前的英超联赛,瑞典人几乎没有任何不适的表现,一场比一场出色的发挥除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外,又一次验证了温格点石成金的能力!

    这一场除了一球一助攻外,最后时刻绝杀对手的进球也有他的功劳,这种含金量十足的表现让媒体们直接把永贝里捧到了顶级球员的行列!

    除了他之外,最值得夸的自然是尼古拉*阿内尔卡。

    法国人最近5场进了6球,效率之高让人咋舌。本场比赛他在前锋位置上的表现非常活跃,除了最终保证球队提前晋级的进球外,进攻可圈可点的地方简直一抓一大把!

    更让专家们颇为惊喜的是,法国人像是突然开窍一般,学会给队友创造机会了!

    法国人一直因为踢球太独被人诟病,再加上场内场外是非不断的情况下,不少人对他是又爱又恨。现在这种浪子回头般的表现顿时激起了一片圣母心,除了讴歌之外为其百般辩解。

    阿内尔卡本来没有多好的心情,但架不住众人拾柴火焰高,乐呵呵地看玩评论之后,顺势就把尴尬的老大给扔一边去了。对他来说,转会的关键阶段能持续这么久的出色发挥,正是谈判的重量级砝码,与队友的过节真不至于完全蒙蔽住他的眼睛。

    其实佩蒂特只是在队友面前失了面子而已,比赛本身除了禁区前被过那次算是失误之外,其它时间发挥同样不错。媒体对这位老将复出后的表现还是以肯定居多的,没有人揪住那次失误不放。

    相比之下,除了那脚缺了些运气的射门算是间接助攻外,尤墨的其它表现只是规矩,在媒体看来这家伙的作用并未远超被他替换下场的佩蒂特。

    这种背景下,法国帮并没有在比赛结束后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对付这家伙和永贝里,默认的“两场比赛后再说”依然生效。

    周末比赛到来之前,尤墨被温格叫到了办公室。

    几句寒喧之后,法国人直入主题。

    “你建议的门将人选我仔细看过了,以他目前的水准及特点来看,符合我们球队的要求。不过他的状况你也清楚,ac米兰是支什么样的俱乐部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转会谈判即将正式展开,有什么好建议吗?”

    “没有。”

    尤墨回答的一脸诚恳,温格却差一点把喝到嘴里的咖啡吐了一桌子。

    “没有?”法国人瞪大了眼睛,想发火又缺了点怒气,想笑又笑不出来。

    “是啊,我和他只是球场上聊的来,场下没什么来往。在了解有限的情况下,随便出主意可能会起反效果”

    尤墨继续实话实说,还没说完,温格已经失望地摇起了脑袋。这货收了声音,瞧见对方皱眉深思的样子,又试着开口,“要不我试着接触一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