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相亲,跟一在西餐厅里相对而坐。◎,

    在了解过双方的工作、教育、家庭、爱好后,交谈陷入困境。

    于是男子开始扯些社会话题。

    男子问道:“你是如何看待房市的?”

    愣了下,脸红着说:“还是,还是不要过于频繁比较好!”

    该来的始终会来。

    第二天训练一结束,更衣室里就有迫不及待的声音响起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得了,小小年纪就敢放话给主教练听,真当自己有人罩着可以横行无忌了?”

    先发话的是佩蒂特。

    这位老兄其实最近几场比赛表现也不怎么样,按理说并没有当面打脸的资格,不过有些时候时间紧任务重心情迫切,资格问题也只能往一边放放了。

    “是啊,估计是没吃过苦头,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此时接腔的是格里曼迪,说话的时候眼珠子不停乱转。

    法国同胞自不必说,一个个都是扬眉吐气的样儿。英格兰人好奇带了些兴奋的神情让他颇为满意,瑞典人闷着脑袋攥紧拳头的样儿让他暗爽无比,只是两名荷兰人面无表情的状况让他心有些没底。

    就在他收集完情报,准备继续和同胞串词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是在说我吗?”

    尤墨乐呵呵地走了过来,站在了他面前。

    格里曼迪心顿时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泥妹

    “呃,我们,只是,对,没错!”格里曼迪没敢抬头直视对方。迫切的眼神望着同胞们,直到收获了明确的信息后声音才连贯起来。

    “哦,多谢你们的提醒。”尤墨嘴角笑容不变,微一点头,声音转冷,“看来是打算让我吃些苦头了?”

    这货前一句话说完的时候。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他一眼,觉得好戏要泡汤了。结果第二句一出炉,每个人都感受到了骤然而来的压力!

    明明嘴角还有笑容,眼睛不但没有瞪圆反而微微眯起,可话一说完,凛冽的寒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迅速冰冻了之前所有的正常气息!

    太危险了,这个家伙!

    “你,你。你要干嘛?”格里曼迪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声音就忍不住抖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像个已经开始流血的猎物,正在被凶残的狮子上下打量。

    “你要干嘛?”阿内尔卡显然不是个善茬,眼前这种状况一下子就激起了他的肾上腺素。

    法国人本来也没打算当好人,这会更是恶向胆边生,说罢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拳头亮起。

    “哎呀,有话好好说嘛。暴力解决不了问题”佩蒂特也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不过在瞧见阿内尔卡突然暴起后。心顿时踏实起来。

    这么个混世魔王一出马,万事大吉!

    “是啊,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尤墨随口回答完毕,转过头,瞧了一眼迅速靠近自己的法国人。

    就在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时候,这货没等对方从一楞神恢复过来。就满脸疑惑地问道:“你一个人能行吗?”

    “我fxxk!”

    阿内尔卡刚刚收回来的拳头再不犹豫,气势十足地挥了过去!

    可惜,看起来威猛无比的架式只维持了一秒不到,法国人就痛的扭曲着身体单膝跪地!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看着阿内尔卡粗壮的手臂像是脱臼了一般,软软地耷拉在地上!

    “哇,你干了什么?!”格里曼迪吓的尖叫起来,不住后退的身体碰翻了一把椅子,发出“哐啷啷”的巨响,回荡在寂静的更衣室。

    “你,你,你”佩蒂特也吓坏了,手指着对方不但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腿却禁不住抖了起来。

    他看的很清楚,不是仿佛脱臼,是真的脱臼了,而且不是腕关节,他么的竟然是肘关节!

    “去把列叫来。”

    亚当斯最先回过神来,眉头紧皱,声音低哑沉闷。

    “我靠,这小子疯了,真疯了”基翁本来一直以恶汉自居,见着这一幕后只能喃喃自语着朝外走去。

    “早就说过,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偏偏不听。”尤墨没事人一般,摇了摇脑袋,头也不回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定,嘴角依然含笑,“还有没有人打算让我吃些苦头?”

    法国人的自由散漫在此时得到了良好的体现,佩蒂特慌不择路地起身直追基翁而去,格里曼迪躲到了更衣室一角,头都不敢抬,反倒是平时一贯沉默寡言的维埃拉站起身来,走到阿内尔卡身边,上下打量了几眼,不过最终也没说话。

    维尔托德只敢在人群背后探出脑袋观察事情进展,心更是慌乱的一塌胡涂。

    “好了,适可而止吧。”亚当斯咳嗽了两声,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之后,缓缓说道:“你们也一样,这里的事情留给这里解决,具体情况我会一五一十的汇报给boss。”

    声音依然低沉沙哑,命令般的语气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严厉劲儿。

    不过还好,虽然声音和内容听的都让人心里不舒服,但在此时出现无疑是缓解气氛的灵丹妙药。

    “你没事吧,,,o?”永贝里已经傻了足足有分钟,这会刚刚回过神来。

    “这种方式,会让boss比较为难吧?”奥维马斯比他好不了多少,使劲晃了晃脑袋才敢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以前也干过这种事情,不过没这么利落。”博格坎普冷笑着说罢,也转身朝门外走去。

    “喂,干嘛去,丹尼斯。你的东西还没拿?”奥维马斯被噎的够呛,眼瞧同胞的身影就要消失在更衣室门口,才忍不住喊了一嗓子。

    “真没劲啊,刚开始就结束了。”博格坎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继续尴尬着更衣室气氛。

    “动机是一部分,结果是另一部分。o,你可能要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一定代价,有这个心理准备吗?”鲍尔德眼瞅着仿佛缓过劲来的阿内尔卡又要暴起,赶紧起身站在法国人面前,一句一顿地说道。

    “好吧,下手重了点,下次一定注意。”

    尤墨的回答蛋疼了在场的所有人。

    还下次?

    心疯狂吐槽的人们适时在两人间摆起了人墙,不过分头劝说还没几句,队医列气喘吁吁地进来了。

    一同进来的还有帕特*莱斯。

    “靠!”列一进来就瞧见仿佛独臂大侠的阿内尔卡了。于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法国人一只胳膊抬的老高,挥舞着拳头,口不断骂骂咧咧,另一只却像肌肉萎缩一样软软地垂在身侧。

    “要不要紧,什么情况这是?”帕特*莱斯急的额头直冒汗,声音也控制不住地有些颤抖。

    “桡骨小头半脱位,四岁的小孩子比较常见,不过也不保准。万一他的手臂韧带没有想象结实,说不定会有桡骨小头撕裂性骨折。”尤墨回答的一脸诚恳。声音热情。

    “你大爷的”永贝里听的实在头痛,于是果断把吐槽付诸行动。

    “哦?看来你不光会弄伤别人,还懂伤势?”列转头向帕特*莱斯快速解释了几句,转头瞧了眼尤墨。

    “我担心他不会让我给他治疗。”尤墨连忙摆手拒绝,话一说完房间内咳嗽成一片。

    大爷的,刚才肃杀的气氛哪儿去了。为毛变得这么无厘头?

    “意思是说你控制了自己的力量,伤了他却不会影响他的运动生涯?”列却没有任何吐槽的打算,声音里的疑惑满满。

    用法语骂了半天的阿内尔卡闻言也顿时紧张起来,眼睛一会恶狠狠地盯住尤墨,一会求助般地望向队医。

    “是啊。故意伤害罪可不是小事情,当然要把力度控制在正当防卫的水平上。”尤墨叹了口气,一脸的不尽兴。

    这话一说完,一心想吐槽的家伙们都有些发楞。

    他们原以为尤墨是被激怒之后才愤然伤人的,结果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这家伙居然从头到尾都在实话实说!!!

    等待两人的只能是一纸罚单。

    鲍尔德的预言还算准确。

    尤墨领了一万英磅罚款内部停赛场的处罚,阿内尔卡领了五千英磅罚款内部停赛1场的罚单。

    两人虽然都是故意而为,但很明显一个是激*情犯罪未遂,另一个是预谋犯罪得逞,因此惩罚轻重不同也算常情。

    由于影响太过恶劣,更衣室内的确没人有胆子往外说,甚至连当事人阿内尔卡都果断闭了嘴。

    一方面是心后怕,另一方面是暴怒的温格恨不得把他的另一条胳膊也给折断!

    从来没有见识过教授这一面的阿内尔卡真的害怕了。

    说老实话,虽然他现在被一群豪门相,人前人后高调的不行,可实际上阿森纳队依然牢牢地掌控在温格手。如果他和主教练有分歧的话,无论是俱乐部高层还是普通球迷,都会坚定不移地站在主教练身后摇旗呐喊。

    换句话说,就是孙悟空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一旦温格故意在转会设置阻碍,他不但去不了豪门,留在球队也不会有好日子过。这一点是他哥哥克劳德亲口告诉他的,虽然可信度不高,可他也无法接受万分之一的可能。

    只有认怂了。

    和他一起认怂的还有佩蒂特。

    这位仁兄显然只有嘴炮的本事,事情搞大之后顿时也从主教练暴怒的情绪找到了危险因子,于是果断把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

    另一个出头挑事的格里曼迪已经被下放到了预备队,据说已经向俱乐部主动递交了转会或租借申请。

    还有一个苦逼的家伙也受了牵连。

    维尔托德被罚款5000英磅,理由居然是挑唆队友!

    这货真没想到亚当斯居然会老帐新帐一起算,此时恨的牙根痒痒也没法。

    事情告一段落后,所有人才回味过来。

    合着这家伙仅凭一人之力,仅仅付出场停赛一万英磅的代价,就干翻了一票法国人?

    意识到这一点的家伙们忍不住抱头癫狂。

    知道你猛,可猛成这副模样也太夸张了吧!

    其实真正有心的家伙们依然记得队医列的那句话。

    “意思是说你控制了自己的力量,伤了他却不会影响他的运动生涯?”

    这句话的含义明明白白,只不过当时的他们不敢相信罢了。

    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尤墨自知瞒不过去,于是一五一十地告知了家人。

    结果让他有些意外。

    “早该教训那帮孙子了!”****第一个跳起来,拽着他的胳膊一阵穷摇晃,眼的神采简直飞扬。

    “嗯,不错,不错,适可而止,略施薄惩。”王九经显然也有英雄情结在胸,光是详细过程就听了不下遍。

    “就是,不能让他们随便欺负人!”江晓兰明明眼忧虑满满,依然握紧了小拳头打气。

    “多大点事儿。”周晓峰简直觉得太稀松平常,听完了居然直打哈欠。

    “是啊,真没劲。”王瑶身为半个圈人士,同样深感稀松平常。

    “谁敢打我们墨墨,我就抄起擀面仗敲他!”张楠扬起手家伙,底气十足。

    “哇”尤馨雅果断被她吓哭,奶嘴都不好使了。

    玩笑开过,正事自然不能不提。

    场内部停赛的第一场是周末对阵富勒姆的联赛,虽然是客场,虽然少了尤墨和阿内尔卡,但只要正常发挥,拿下的可能性并不小。

    第二场是下周的欧冠联赛,同样是客场,对手是意甲劲旅拉齐奥队不说,博格坎普又铁定缺席,因此这场比赛看起来比较悬。

    第场是下周末对阵布莱克本的足总杯2强赛,有没有尤墨问题不大。

    场比赛实际上是在8天时间打完的,如果加上上一场联赛被冷藏的话,那尤墨就将整整缺席15天,4场比赛。这种情况下媒体不可能保持冷静,无论场比赛结果如何,铺天盖地的报道是少不了的。

    除此之外温格的态度同样成疑。

    毕竟尤墨是前事未了又生新事,法国人的脾气再好,也架不住轮番轰炸。如果他一气之下做出些过激选择,事情走向又会变得的未知。

    “还是要看球队的场表现如何吧?”****率先发表看法。

    “这个是肯定的,任何一名主教练都不会把比赛当儿戏,尤其是这些顶级俱乐部的主教练们,压力之大远远超乎常人想象!”周晓峰点了点头,话锋一转,“不过眼下的阿森纳队还算有本钱,输个几场问题不大,也不保准温格会不会采取些过激的措施,或者说意气用事。”

    “周叔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稍稍有些紧张,话一出口立即屏住了呼吸。

    “有人要笑喽。”

    一直在逗女儿玩的尤墨懒洋洋地来了一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