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老师给学生安排的作业是用“恳求”和“要求”造句。@,?

    作业本交上来后,其一生答:昨天妈妈炖了一锅猪脚,还没熟的时候爸爸吃了一块,说:“恳求不动”。

    妈妈说:“要求你啃!”?

    有什么办法?

    大卫*普拉特有话要说。

    他和后防五老一样,是乔治*格拉汉姆时代的阿森纳代表人物,即使私交一般,打声招呼能起的作用还是显而易见。

    当然,前提是他没有带坏好孩子的情况下。

    “嘿,史蒂夫,别在那发愁了,晚上一起喝一杯?”

    比赛前一天,训练结束各自整理背包的时候,大卫*普拉特拍拍鲍尔德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道。

    “哦,有什么事情吗?”鲍尔德显然对这份热情劲儿有些意外,楞了一下才从对方挤眉弄眼的表情领会到含义,于是同样压低了声音问道:“该死,他真的和你去鬼混了?”

    “嘿嘿嘿,想不想了解的更详细一些?”大卫*普拉特更加得意洋洋,声音也有些控制不住地大了起来。

    异样的眼神顿时从好几个角落飘了过来,游离不定。

    更衣室正处风雨飘摇之,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都会被放大,同样,任何有可能成为线索的东西也不会被人随意忽略。

    “什么时间?”鲍尔德有所察觉,皱了皱眉,问。

    “埃斯酒吧,九点。”

    “他也来吗?”

    “不。”

    “哦,好。”

    对话结束,两人肩并肩出了更衣室。

    永贝里从楞神走出,隔了挺远依然探过身子一把拉住尤墨,“不是吧,你真的去了?”

    “是啊,见识一下。”

    如此平淡的反应让瑞典人有些抓狂,于是加重语气,“喂,你真把我当朋友的话,就收手吧!”

    尤墨嘿嘿一笑,转头问道:“你呢,接触过这些东西没有?”

    “我?只是听说过,没有接触过。”永贝里楞了楞,摇头。

    “那你缺乏免疫力嘛。”尤墨除了模仿大卫*-普拉特的声音,连台词也照搬,“嘿嘿嘿,想不想了解的更详细一些?”

    “我靠,你这家伙”永贝里只能摇头叹息,忽又觉得这货说的不无道理,于是振奋了点精神问道:“原来你是为了提高免疫力,对吗?”

    尤墨猛点头。

    “那我就放心了。”永贝里一脸欣慰。

    “晚上来我家尝尝国菜?”尤墨随口问道。

    “噢?真的可以吗?”永贝里有点小激动,声音略抖。

    “记的带礼物。”尤墨一本正经。

    “哈哈”永贝里除了干笑,实在做不出其它表情来。

    晚上,家。

    瑞典人虽然年龄只有21岁,社会阅历却比同龄人强不少,携女友来队友家做客本是小事一桩,可他下的功夫明眼人一看便瞧的出来。

    礼节,着装,礼物,处处透着一股不同于英格兰人参加社交活动的味道。既真挚,又不落痕迹,“得体”二字用来形容这两人再好不过。

    由于临时通知导致时间仓促,一大家子人分了一多半人手去了厨房,如果不是肚子大的实在行动不便的话,江晓兰都舍不得把穿好的围裙摘下来。

    结果没想到,随意地聊了几句后,她反而心暗暗庆幸。

    幸亏没去!

    永贝里的女友叫薇拉瑞安,现正就读于帝国大学社会学专业,还有一年即将毕业。瞧着男人们正在说正经事,她主动拉近距离,寻了个常见话题和准妈妈聊了起来。

    结果不聊也就罢了,一聊起来就收不住。

    江晓兰实在没有想到眼前这位时尚女性居然是世界顶尖学府的高材生,更想不到的是仅仅22岁的年龄就能全权把握两人的职业规划,无论是长远打算还是阶段目标,条理分明,思路清楚。

    她活了21年可从来没和这样的人群打过交道,一见之下立马心向往之。

    薇拉瑞安对她同样好奇,不过这种好奇更多是化习俗与性格经历方面的,两人的世界大小简直没有可比性。

    永贝里目前只是在瑞典踢出了点名堂,欧洲范围内的名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与尤墨庞大的人气和背后的市场相比,瑞典人实在渺小的可怜。

    同样可怜的,是仅仅5000英磅的周薪。

    按理说如此大的差距会让交流变得谨慎,即使彼此都有好感,肯定也会保留必要的距离以供缓冲。结果这一顿饭下来,除了江晓兰多了个闺密外,尤墨长长的兄弟列表也多了个名字。

    弗雷德里克*永贝里。

    直爽,乐观,头脑冷静,信心十足,这样的家伙压根没把两人差距颇大的身价和收入当回事情,这一晚上完全是以兄长的身份竭尽所能地帮他分析局面,思考对策。更为难得可贵的是,这些东西条理清楚,思路明确,显然不是临时起意所能为之。

    严格说起来尤墨的阅历完全超越了永贝里一大截,当前局面也可以说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造成的,可就是这么个幕后黑手般的家伙,也不得不承认瑞典人的思考价值。

    “boss把这支球队打上了特点鲜明的烙印。可能是同为法国人且不断提拔培养法国同胞的缘故,队上的法国人有些误会,把这种烙印当成了自己的得意杰作。”

    “这种误会属于人之常情,你无法苛责什么。法国人在这支球队姿态很高,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主教练是国籍只是原因之一。世界杯冠军,联赛冠军,足总杯冠军,法国人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取得了如此瞩目的成就,自信心膨胀是必然的。”

    “和他们相比,英格兰人既不服气,也难以接受球队越来越庞大的外籍军团,但是球队的状况在那儿摆着,不服气也没什么好办法来扭转局面。”

    “荷兰人一向不擅长与外界打交道,他们的态度取决于对方的态度。如果感受不到一支球队该有的氛围,他们会继续选择封闭自己,或者谋取其它途径来解决问题。”

    “其实据我观察,法国人的性格比较散漫,看起来挺团结,真正面临利益冲突时,大部分时候还是会从个人角度出发,以满足个人利益为前提,来决定自己的立场。”

    “比如说维尔托德,之前和我们走的比较近的时候,就是看出来这么做带来的巨大利益了。还有维埃拉,国家队他被德尚和佩蒂特压了一头,心不服气是肯定的,虽然同为法国人,他很明显是特立独行的那一个。”

    “我和荷兰人打交道不多,按理说没有办法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但有一句话我始终记得。”

    “所有人都说是那么回事的时候,当事人可能会就势掩藏自己,不自觉地扮演起了那种角色。”

    “我个人觉得他们还是对这家俱乐部有感情的,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在这里找到成功的感觉!”

    “好了,结论看来可以得出了。”

    “对于法国人来说,眼前利益》荣誉》长远发展。对于英格兰人来说,长远发展》荣誉》眼前利益。对于荷兰人来说,荣誉》眼前利益》长远发展。嗯,补充一下,荷兰人心目,眼前利益与长远发展的重要性可能相反,也可能持平。”

    “如此看来,法国人会持续成为球队的不确定因素,矛盾的数量取决于心态失衡的程度。英格兰人脾气火爆,面对这些事情时缺乏足够的耐心与诚意,搞不好还会激化矛盾。荷兰人比较简单,球队战绩就是他们的动力。”

    “局面分析完毕,我们来思考对策。”

    “首先,矛盾的根源在于boss的新球场建设计划。虽然能得到英格兰人和俱乐部的大力支持,但其它人的利益损失所带来的震荡肯定会持续存在,时间越久,矛盾越难以调和。”

    “因此,我要是boss的话,眼前问题越早着手解决越好,必要时采取些严厉手段也无妨。”

    “对于咱们来说,如此复杂的局面下想安心踢球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你,肯定会成为各方势力的重要关注对象,或者拉拢,或者排斥,或者继续观察。你选择与法国人保持一定距离是对的,这支球队始终是英格兰人的,只有得到他们和球迷的认可,长远发展才有更坚实的基础。”

    “我们初来乍到这支球队,不必急着挣大钱,拿很多荣誉。长远发展应该放在第一位,荣誉应该放在第二位,最后才是名利双收。这么一来,我们和英格兰人就有了共同点,即使私交不算好,立场上的一致也能带来很大的帮助。”

    “上次你和boss在比赛的长谈肯定会被人曲解,无论是你的想法还是最终结果,都无法按照正常的轨道运行。因此,即使结果不尽如人意,你也不要太在意了。一支拿了冠军的队伍,第二年总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与矛盾,解决好了,球队才能更上一个台阶。”

    “说了这么多,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无论得出结论。”

    “boss的性格和手段,是不是足以支撑接下来的动荡局面!”

    永贝里的长篇大论惊呆了王大记者。

    她了解这支球队的过去,明白当前局面的缘起,但如此细致透彻的分析,丝丝入扣的逻辑,入木分的理解,精准直接的判断,无一不在她之上!

    貌不惊人的家伙居然如此厉害,这让心高气傲的王大记者如何忍得!

    “哪有那么严重嘛,只输了一场球而已。或许他们只是耍耍脾气,想让俱乐部提高自己的待遇!”

    面对异性挑战,瑞典人丝毫不惧,端起饭后茶点小酌一口后,先点头,“是有这种可能,而且,boss如果选择退让一步,答应他们要求的话,球队的氛围说不定能迅速回归正常!”

    接下来轻叹口气,“可我觉得boss这次像是下了决心,不会轻易做出这种选择。想想看,同胞一闹就给他们加薪,别人会怎么想?”

    面对哑火的对手,瑞典人没有得意之色,语气愈加低沉,“这其实是一场多方博弈,boss,法国人,英格兰人,荷兰人,其它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判断,局面将会复杂到难以想象。”

    “那接下来的比赛呢?”王大记者彻底哑火,声音有气无力。

    “可能会做出人员调整吧,我不知道。”永贝里也仿佛受了感染一般,紧紧地抿了下嘴,旋即转头问道,“o,听我说了这么久也没见你发表意见,有什么看法?”

    “他一开口,保准你吓一跳!”****声音恨恨的,心里却忽然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忿气了。

    这一路走来,自家这位似乎从来没被难倒过,难道是担心他也会束手无策?

    “法国人想看看自己人的能量有多大,boss瞧出来这一点了,至少目前情况下不会低头,荷兰人和英格兰人要当背锅侠了。”

    尤墨伸了个长懒腰,起身。

    第轮联赛开打时,已经是金秋十月了。伦敦的绵绵秋雨下了整整一周还没停,明明冬天还早,冷嗖嗖的感觉却像是不受欢迎的客人一般,只能在心里咒骂。

    斯托克城,又名“天空之城”。

    这支很有代表性的传统英式球队,集合了各式高人,打法简单粗暴,效果却时常出人意料。尤其是对阵地面流代表球队阿森纳时,无视场高举高打的老办法横行无忌,效果好到让这支球队被好事者冠以“克星”的称号。

    虽然两支球队无论实力还是战绩,甚至包括相互间的胜负,都缺乏说服力。

    所谓的“克星”,大约只是心里不虚而已。

    此番客场对阵卫冕冠军,斯托克城丝毫没有出人意料,防守靠人数,进攻靠头球,比赛已经开始十多分钟了,场面居然一点不落下风。

    更衣室飘摇动荡的兵工厂本来战力就不在最佳,雨天湿滑的场地更加让人无奈,即使温格同时派上永贝里和尤墨,依然未能阻止球队在第1分钟时角球攻防城门失守。

    某老师给学生安排的作业是用“恳求”和“要求”造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