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

    第二天充斥报端的不是阿森纳主场大胜,而是对利兹联的冷嘲热讽。

    “大卫*奥莱利为念旧情,双手奉上分!”

    “画虎不成反类犬,青年近卫军完败!”

    “利兹联太过温柔,溃败纯属自找!”

    媒体就是这样,为了满足观点需要,捕风捉影不算什么,无生有才显功力。尤其是英格兰小报这种著名的无底线媒体,恨不得把每件事都用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每个镜头都用阴谋论来研究一番。

    不过这一次它们不是孤军作战,像《卫报》《泰唔士报》这种更接近主流的媒体,同样站在了它们这一边。

    “一场看似精彩但没有任何悬念的比赛,大卫*奥莱利对老东家手下留情了。实力不如对手的情况下,对攻是自寻死路。温格与他的阿森纳非常欢迎这样的对手,如果其它英超球队都这么温柔的话,法国人做梦都要笑醒了!”

    “英格兰人赖以生存的战斗精神在这支青年近卫军身上渐渐消失,长此以往,利兹联将彻底沦为二流球队。温格应该感到庆幸,在一场焦点大战他的对手只是为了面子而战,而不是生存。”

    这些评论在阿森纳人看来确实不爽,但不爽归不爽,当真就输了。王*丹原本是个容易着急上火的家伙,在经历了长达年的磨炼之后,她的心性成熟了许多,不再一点就燃了。

    不过有件事情仍然让她放心不下。

    周一一大早,家。

    早饭吃罢,众人各自散去,王*丹叫住了往健身房走的家伙。

    “你说,利兹联这么踢下去,会不会离目标越来越远?”

    尤墨在赛后专门查了下资料,了解过大卫*奥利莱的历史后,也多了几分感慨。此刻被人问起,难得郑重其事地回答道:“不知道。就这个赛季的竞争激烈程度来看,会比较难。”

    王*丹顿时面露忧色,皱眉道:“那他们的主教练会不会因此下课?”

    尤墨摇摇头,没说话。

    “应该不会吧,媒体的话,哪能当真”王*丹转过头,喃喃自语。

    尤墨笑了笑,继续往上走,“看来你对竞技体育的残酷性,还是有些准备不足。”

    王*丹顿时跳脚,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你急着跑什么,话还没说完!”

    尤墨无奈停下,转头道:“资本已经开始大举入侵了,想单纯地指望青训取得好成绩,难度会越来越大。”

    王*丹叹了口气,抓住他胳膊的手松开,“大卫*奥莱利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吧,那为何不学他们的同行?难道只是为了念旧情?”

    尤墨站着没动,笑道:“或许和温格一样,也是个理想主义吧。”

    王*丹的眼神顿时变得迷茫,聊天的兴趣也急转直下,“算了,别人家的事情,操心太多容易长白头发”

    尤墨没理她,自顾自地上楼去了,直到健身房近在眼前,才懒洋洋地来了一句,“放心吧,性格成熟的理想主义者都有自己的评价标准,成功与否并没有你眼那么重要。”

    听了这话,王*丹总算松了口气,高声回道:“是啊,用自己的观点去理解别人,很容易一步错,步步错。”

    “回头帮我给卢伟打个电话。”尤墨笑了笑,伸了个长懒腰,“也不知道那个货最近在忙啥。”

    卢伟在忙什么?

    不用问也知道,在帮徒弟姚小胖补课呗。

    姚厦在这次奥运会预选赛上表现还不错,四场比赛贡献了两球一助攻。只可惜他的高光表现没能带动队友,球队又一次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这其实也是国字号球队最大的问题。

    没有核心,没有精神领袖,没有关键时刻能站出来一呼百应的家伙。这样的球队在顺风顺水时往往也能踢的不错,但在困难骤然而至,人心开始动摇的时候,球队的战斗力顿时锐减,用“一盘散沙”来形容毫不为过!

    其实这支以健力宝巴西留学队为基础建立起来的球队,本不应该踢的一盘散沙。奈何外力干扰太多,球员们在风格问题与内部矛盾处理上都犯了错误,最终兵败如山倒,结结实实地当了一把民族罪人。

    风格问题不用说,自然是鲍比*霍顿的身体流踢法与朱广护的桑巴流技术踢法产生的矛盾。

    这种矛盾让球员们背锅实在是冤枉,但是没办法,指望足协内部取得统一比登天还难。

    说白了,还是权力斗争出现的扯皮问题,双方都没有妥协,最终只能拿比赛来交学费。

    足协内部有矛盾,国奥队内部也不平静。

    别看出国留洋的家伙们名声在外,一个个俨然明日巨星,但在国奥队里,他们的话语权并不比国内踢球的家伙们高多少。

    究其原因,还是小弟当惯了惹的祸。

    国内同龄人,能进国奥队的都是地方队的骄子,一个个大爷当惯了,自然无法临时转换角色,为了球队整体利益而卖苦力。而且说老实话,他们的不少人也有酸葡萄心理。

    不是牛b吗,不是能扛着球队往前走吗,上啊,咱在背后给你加油!

    有这种心态存在,球队的内部矛盾自然愈演愈烈,直至战斗力锐减,场上表现大打折扣。

    除了上述问题,还有老生常谈的俱乐部与国家队取舍问题。

    隋东谅,李建,李京羽,李贴,四个家伙刚到球队没多久,自然是卖力表现的时候。结果在俱乐部脚跟没站稳不说,四场比赛来回奔波导致的体力消耗,让他们状态下滑明显,最后一场比赛前,四人只有李建首发出场,其它人都因伤缺阵。

    名主力缺阵,再加上大腿肌肉拉伤的孙寄海,整支国奥队等于缺了一半主力,兵败麦纳麦实属正常。

    姚厦心知肚明这一点,既没有因为表现出色而自我感觉良好,也没有因为一盘散沙的国奥队忧心忡忡。从国内一回来,他就忙不迭地找到卢伟,好一番请教。

    两人的关系经过一段时间磨合后,不再像刚开始那么别扭了。小胖子悟性还不错,有样学样,很快就找到了相处之道。

    专心,投入,其它事情一概扔在脑后!

    他在全兴成年队待了整整四年,身上难以避免地沾染了些国内球员的毛病。刚开始出来时自己还不觉得,但在卢伟眼到处都是,因此产生距离感再正常不过。

    如同尤墨所言,只有一心觉得自己“还不够好”,才能跟上他们的步伐,才不至于被国内球员小瞧,才不会出力不讨好。

    “那个货打电话找我,下午你去不去遛一圈?”

    上午的加练快结束的时候,卢伟抬头瞧了眼阴沉沉的天气,直打呵欠。

    姚厦顿时一脸兴奋,猛点头的同时,又不无担心地问道:“师傅你又熬夜了吧?”

    “是啊。”卢伟不以为意地点点头,“游戏一玩起来就忘了时间。”

    姚厦有些挠头,最终还是忍不住道:“郑睫一走,你老人家原形毕露啊。”

    卢伟又打了个哈欠,开始收拾装备,“和你们老大相比,我算是职业玩家。”

    姚厦听的更不是滋味,试探着开口道:“要不要和老大说说?”

    “随你吧。”卢伟叹了口气,“这种事也要问我”

    下午五点过,一胖一瘦两个家伙出现在尤墨家客厅里。

    由于提前打了电话,两人的到来没有引起轰动,只有脑门上贴着退热贴的尤馨雅激动不已,叫唤着过来求抱抱。

    由于江晓兰去上课了,尤悠佳顿时成了没娘的孩子,王瑶抱着哄了半天也不好使,刚好听家来人,于是抱出来转移注意力。

    于是两个家伙还没见着正主儿,一人怀里抱了个小姑娘。

    一个病娇娇,一个公主病,都不是好伺候的主儿。

    卢伟与姚厦算起来都已经结婚快两年了,不过目前状况出奇的一致,都是想要不得,努力的状态。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进度慢。

    郑睫刚刚下定决心想要一个,立马怀上的可能性实在微乎其微。姚厦找了个空姐当老婆,在国内的时候都聚少离多,现在更是难得见上一面。

    两人哄着怀姑娘,打心眼里佩服那货的本事。

    娶个老婆不难,难的是个老婆不闹,一大家子和和睦眭。

    正热闹着,正主儿终于现身了。

    尤墨下午睡了一觉,起来后出去遛了一圈,接到家电话才往回赶。

    “听说被骂很惨?”

    打完招呼,这货的开场白丝毫不怕冷场。

    姚厦是个实在人,没有拿各种理由来为自己洗白,略一点头道:“应该的,挨骂才能长记性,也能看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这话让旁听的王*丹喜形于色,刚想开口,又听那货问道:“现在知道为啥要出来了吧?”

    姚厦脸色愈发严肃,双眼圆睁道:“出来了才明白,想要站的高,眼前的东西就不能看的太重。”

    王*丹听不下去了,皱眉提醒,“你别一副凶巴巴的样儿,人姚厦表现的超出他们一大截!”

    听了这话,不用尤墨开口,姚厦自己就一口否认了,“不,不,我明白老大的意思。输球其实与个人能力关系不大,球队太散,劲使不到一块去。我要是能站出来像老大一样领着他们,也不至于预选赛都出不了线。”

    王*丹听的直叹气,眼神幽怨道:“心大就是好,比那几个魂不守舍的家伙强太多!”

    尤墨来了兴趣,转头问道:“打电话效果不佳?”

    王*丹点了点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儿,“态度倒是挺好,可话都懒的说几句,我一个人能唱多久的独角戏?”

    姚厦一脸同情地建议道:“他们估计是觉得对不起老大,心里正难受着呢,过段时间应该会好起来的。”

    王*丹叹了口气,直摇头,“事情都过去了,职业球员哪能因为输球一蹶不振?他们在球队的状况也不好,哪有时间耽误?”

    听了这话,众人都有些无语。正冷场着,一旁与尤馨雅玩的正开心的卢伟,冷不丁地冒了一句,“重色轻友的货,米国的月亮圆不圆?”

    一片咳嗽声,尤墨一本正经地回道:“哪有心情看月亮圆不圆,差点就被套牢,女色果然是陷阱!”

    哄笑声,卢伟头也不抬地继续问道:“高层风向有变,是迫于压力还是早有打算?”

    “都有吧。”尤墨伸手接过又开始哭闹的小公主,玩起了人力电梯,“袁大佬也算看清楚了,足协那帮家伙指望不上,只有外力足够强大,才能从病因入手。”

    卢伟打了个长哈欠,还没开口,姚厦抢白道:“老大,卢伟最近经常熬夜玩游戏!”

    话一出口惊四座,所有人都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瞧了过去。

    细心的家伙很快有发现!

    黑眼圈,居然有黑眼圈!

    “虽然名字里有个‘伟’,你们也不用把他想的太伟光正吧?”尤墨瞧的一脸蛋疼,忍不住出声提醒。

    众人先是集体“哦”了一声,再回过神来开始议论纷纷。

    议论的结果很快出炉。

    不信!

    肯定有原因!

    “爱信不信。”尤墨懒得解释,转头继续逗小公主。

    这副模样反倒让众人信了几分,于是纷纷转头,瞧着一脸无所谓的家伙。

    “真的吗?”

    “知道他为什么叫‘老牛’吗?”卢伟对这一屋子爱八卦的男女老少很是头痛,于是反戈一击。

    “为什么?”

    “除了一身力气外,干什么都笨,像头蛮牛一样,最擅长搞破坏。”

    “嗯?”众人瞪大眼睛,玻璃心欲碎。

    “知道他为啥叫‘卢总’吗?”尤墨拉垫背的。

    “为什么?”

    “玩啥都是高手,一群人出来,玩啥都得他说了算。”

    这话前半句所有人都信,后半句就让人怀疑了。众人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也不急着追问细节,两两讨论起来。

    没一会,姚厦惊呼道:“我明白了!”

    众人顿时眼神围观过来,小胖子一双圆眼睛睁的滚圆,声音急切,“一直以来,老大和卢伟都是我们的榜样,这让我们在偷懒放松的时候总会有负罪感!”

    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的事情让众人默然,姚厦并不去管听众的感受,继续自顾自地说道:“他们俩的名字,就像两道绳索一样,勒在所有人心,脖子上。可是,人哪能没个嗜好,尤其像咱们这种从小疯野惯了的家伙,玩起来哪能收的住?”

    王*丹也如醍醐灌顶一般,眼神明亮起来。

    “难怪!”(。)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