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话费用太多,想换个套餐,就去移动大厅,和前台说:“我男朋友一个月只给我o块钱交话费,请问有没有便宜的给我换换啊?”

    她看了我一下,淡定的说:“小姐,你要换的是男朋友!”

    尤墨的言下之意很清楚。≯≥  ≦

    转会这种事情即便在准备充足的情况下依然会有很多未知数,两人目前连建议权都需要斟酌表达方式,实在无须花费太多精力在这上面。

    对于两人来说,场上表现才是话语权的最终战场,其它一切都得往后边站。

    第十一轮英联赛阿森纳继续客场之旅,对手目前还是支升班马。

    曼彻斯特城队。

    这支在曼彻斯特墙内开花的队伍虽然在本市内拥有比曼联还多的拥趸,但在实力上双方实在差距甚远,本赛季至今只尝一胜,保级形势岌岌可危。

    由于阿内尔卡和维尔托德都没有进入这次国家队比赛名单,因此两人在这场比赛继续出场。永贝里,维埃拉,博格坎普人同时回归阵容,尤墨继续在板凳上看比赛。

    经过两周多的积极治疗后,奥维马斯出现在了18人的大名单,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荷兰人主动坐在了尤墨旁边。

    摄像机镜头也比较配合,不时地在两人身上扫过。

    潜台词很明显。

    卫冕冠军正面临着幸福的烦恼!

    比赛场面似乎也在证实这一点,已经开打十多分钟了,阿森纳牢牢占据着场上优势,只是还没有改写比分。

    “下周是第四轮欧冠比赛,下周末是与热刺队的北伦敦德比,真想快点好起来。”奥维马斯看着看着,感慨出声。

    “恢复的怎样了?”尤墨转过头,笑了笑。

    “还行吧。现在就打满全场的话估计有点勉强,不过我觉得替补应该问题不大。”奥维马斯压低了些声音,点头谢过。

    “这样的比赛密度,只要你自己觉得没问题,Boss大概不会让你一直替补出场吧?”尤墨很配合,同样压低了声音。

    “是的,列告诉我目前这一周是巩固期,下一周才是衡量最终康复效果的时候。可是比赛一场比一场重要,我实在有些等不及。”奥维马斯面带犹豫之色,说话间还转头瞅了眼教练席。

    温格坐的很稳当,看的目不转睛。

    “等不及?这才哪儿跟哪儿?”尤墨作惊讶状,张大了嘴。

    的确,英赛事连分之一还没过,目前高居榜的阿森纳队只需保持稳定挥即可,没必要让球员冒着巨大风险踢满全场。欧冠就更不用说,主场对阵温格最熟悉的法国球队,即使荷兰人不上,赢面也不见得小多少。

    “呃”奥维马斯卡壳了一会,脸上犹豫不决的神色愈明显。

    “上次受伤耽误了你不少时间,这次还是要小心谨慎些。”尤墨没有寻根究底的意思,很快出声转移话题。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对了,听说你从96年就开始参加成年比赛,到现在还没有受过伤,怎么做到的?”奥维马斯松了口气,顺便抛出存疑已久的问题。

    德甲联赛的激烈程度并不亚于英,唯一可能有些的不同的地方,只是判罚尺度不太一样而已。身为过来人,他很清楚一个十六岁的小家伙在声名大振之后会受到何种待遇。

    “丹尼斯让你来问我的?”尤墨嘴角含笑,卖关子。

    “哈哈,我如实回答的话,你可不许保密!”奥维马斯也笑了起来,瘦削的脸颊上有温暖的笑容漾开。

    “当然。”

    “是的,这段时间我和丹尼斯仔细回顾了一下这两年来彼此的职业生涯,最终得出的结论让人有些遗憾。”奥维马斯脸上的笑容一晃而过,轻轻摇了摇头,“丹尼斯的火爆脾气让他无法挥全部才华,我的伤病问题和我的踢球方式有关,看起来两个人都很难再进一步了”

    “接下来呢?”

    “丹尼斯告诉我,你这儿可能有答案,让我试一试。”奥维马斯叹了口气,满脸苦笑。

    显然,荷兰人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身为欧洲顶级快马,奥维马斯风一般的度是标志性的个人风格。尤为难得可贵的是,荷兰人的脚下技术也非常优秀,带球突破时除了度上的优势外,人球结合技术同样出色。

    任何一支球队拥有了这样的球员,个人突破总会成为打破僵局的重要手段,阿森纳队也不例外。

    可惜,老天爷在赐予他宝贵的天赋时,顺便拿走了些东西,以至于刚出道没两年,伤病就找上门来,让他屡屡倒在与自己的搏斗。

    其实能在英立足并且打出一片天地,荷兰人的身体条件与对抗性并不差,导致伤病频频生的最主要原因,还是高运动骤然增大的种种不可预知性。

    对手,自己,场地,运气

    按理说已经步入成熟期的他不必过于追求度,技术上的优势同样可以撑起球队的左路攻势,可身为顶尖球员,强烈的心气促使他无法藏刃不用。

    从这一点上说来,他和博格坎普的问题一模一样。

    性格导致的个人选择,有反抗的余地吗?

    “我的度比你差了一大截,没有办法体会到那种状态下身体的感觉。”尤墨没有开导对方的意思,语气不急不缓,“其实你也知道,依靠度吃饭的球员受伤的风险比较大,而且随着年龄增大,度上的优势也会慢慢下降。这算是自然规律,任何人都无法违背。”

    “我明白。”奥维马斯苦笑满脸,未语先叹,“是的,任何人都无法违背。其实我已经在阿贾克斯拿到过俱乐部的最高荣誉,这里也拿过两个冠军了,并不需要用这种危险的方式继续证明自己。”

    顿了一顿,荷兰人说道:“但不知为何,我心里面始终有些放不下的东西在那横着,只要一上场,胸口就像有团火在燃烧,很快就忘记了一切”

    尤墨静静地倾听着,直到对方仿佛说累了,期待的眼神又重新燃起了,才微笑着开口说道:“每个人的心都有团火,区别只是脑袋里装的是油还是水。当然,大部分人都会被自己的情绪左右,很难把油与水彻底分开。”

    “你的意思是说,我还是不够冷静?”奥维马斯虽然皱起了眉头,声音却并不愤怒。

    “不,你缺的不是冷静。”尤墨轻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

    “那是什么?”奥维马斯有些楞神。

    “你生活在另一个人的阴影之下,缺了些信心。”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荷兰人只觉整个后背到脖子都僵住了,一股冰冷的感觉从腰椎上行,直入脑髓。

    脑袋里各种念头混乱成一团,不停地旋转,最终却只留下四个字。

    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另一个人

    良久。

    “好些了吗?”尤墨瞧见对方脸色由白转红了,才开口问道。

    “好些了。”奥维马斯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态,深呼吸了几次,觉得大脑仿佛恢复正常运转了,才迫不及待地问道:“你说的非常在理,但这么明显的事情为何我自己一直没有察觉到呢?”

    “每个人都很难真正看清楚自己,尤其是经年累月的自我暗示下,很多人会逃避,会被自己洗脑,会以为眼前的一切都理所当然。”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出生的那一年,26岁的克鲁伊夫拿到了他的第座冠军杯和第二个欧洲金球奖。于是从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应该是刚开始展现出自己的足球天赋的时候吧,一个个伟大的名字就不断地出现在我的生活。当然,在荷兰几乎每个像我这样的孩子都会遇到这种事情,也都会把那些伟大的名字当成自己前进的方向,想象着他们的世界,模仿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把他们当成生活的一部分。”

    “小孩子的模仿心理很正常,也没有多大危害。成年人如果还是这种想法的话,难免会造成些不必要的麻烦了。”

    “没错,你说的一点也没错。我成长的那些年,正是荷兰足球人才辈出的年头,但可惜的是,代表足球世界最高荣誉的奖台上,还没有出现过荷兰人的身影。这种让人沮丧的事情成了对手嘲笑我们的理由,也成了很多荷兰人心的刺。阴影笼罩在成年人的心,导致他们在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就把大人物的功绩灌输进去,成为至高无上的标准。”

    “天才太多,有些时候真不是件好事情。”

    “或许吧。荷兰人的性格就是如此,一方面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一方面对于能否到达目的地持悲观态度。我在成年以后,渐渐意识到了这种模仿带来的危害,开始追求自我风格。但就在这个时候,群星璀璨的阿贾克斯又横空出世了一位天才的天才。”

    “看吧,上天在这方面比较公平,丹尼斯没你运气好,早离开了两年。”

    “哈哈,你真会安慰人。”

    “我喜欢实话实说。”

    听到对方这么一本正经的回答,奥维马斯楞了一下,问道:“嗯?你认真的?”

    “当然,运气这种东西是实力的一部分。”

    奥维马斯一脸怀疑,继续问道:“真的假的?如果说上帝是公平的话,那为何有人荣誉满身,有人怀才不遇?”

    “没有实力,光有运气也没用,这是其一。运气总是有好有坏,没有人能一直维持一种状态下去。能在运气好的时候为自己铺设下更多的道路,运气差的时候自然有路可走。同样,运气差的时候默默积累,运气好的时候自然能够持续爆,这是其二。”

    “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同等条件的情况下,关键在于你怎么做,做了什么,对吧?”

    “没错,在我们国的化里,‘运’与‘气’是分开解释的,这也是运气总是在不断变化的缘故。”

    “这么看来,该丹尼斯羡慕我才对?”

    “是的,说不定他也和你一样,胸口有团火在那不停燃烧,停都停不下来。”

    “这么说来我们其实都犯了同一个错误?”

    一听这话,尤墨笑容满面,“只是不够顺其自然而已,算不上错误。你在潜意识里比较的对象让你卯足了劲向前冲,也不是件坏事。只是现在该看清楚这一切,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路的时候了。”

    “谢谢。”

    “不客气。”

    长谈结束。半场比赛也即将随之结束,阿森纳队凭借阿内尔卡与博格坎普的两粒入球以2:o领先对手。

    曼城队犯的错误算是英下游球队的通病。

    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匹配高昂的心气。

    缅因路球场来了万多球迷观看这样一场比赛,声势浩大的看台给球员们带来了巨大的动力,同时也让不够冷静的头脑愈冲动。阿森纳队在猛攻十多分钟未果后放缓了步伐,这种自然而然的事情让曼城将士们高估了自身实力,随后互有攻防的场面一打开,攻击力上的差距就让主队防线成了筛子。

    两粒进球个个精彩。

    第一粒是阿内尔卡右路大禁区前接维尔托德横传球,很小的空间里连停带过甩开了防守,接下来的射门更是精准到了厘米范围!

    弧线飞行了2o米左右后,皮球最终从门将与门柱之间仅有的空隙钻入网窝!

    第二粒进球相比于第一粒有过之而不让。

    博格坎普左路小禁区外接永贝里传,在高冲刺用左脚外脚背完成了一记度极快的小角度射门!

    皮球的度实在太快,又是外旋弧线,守门员只来的及抬起手,就只能目送着皮球擦着横梁飞入了网窝!

    这样两粒进球实在让人无话可说,以至于球迷们虽然对比分有些气馁,但潜意识里仍然觉得比赛值回票价了。

    于是热闹的看台一直没有停寂下来。

    “这儿的氛围真不错!”

    球场正,奥维马斯正在和尤墨有球热身,荷兰人心结去了大半,此刻颇有闲心地四下打量。

    “是啊,这么大的球场是Boss最向往的吧。”尤墨点点头,同样四下张望,“或许这儿的球迷也会有同样的向往。”

    “没错,Boss是个理想主义者,追求的东西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奥维马斯微笑着回应了一句,不无感慨,“这支球队的同城死敌战绩那么出色,真是难为这些球迷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