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桌吵架了,上课时,我俩谁也不理谁。…,

    突然手机收到一个短信,一看是同桌发的短信: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我看后顿时感动,正要回短信给他,同桌突然举手大喊,“老师,他上课玩手机!”

    寒冬已至,流言四起。

    在这个信息传播速度呈几何级增长的年代,身处放大镜之下的人们很难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

    好事者们为了满足好奇心自然无所不用其极,不过他们找来找去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不过对于媒体来说,没找到原因也不要紧,毕竟事实摆在那里,没有准确的答案可以发挥想象力来填补空白,顺便还能把话题炒的更热闹一些。

    这场比赛无论是锋位置上的阿内尔卡,还是后腰位置上的佩蒂特,甚至还包括主力位置雷打不动的维埃拉,发挥都不尽如人意,哪一个被尤墨换下都再正常不过。

    那么问题来了。

    主场,为保级而战的对手,0:1的比分,屡屡有神奇发挥的家伙,有什么理由只让热身不给上场机会呢?

    如果替补上场的个家伙表现优异也就罢了,可事实上除了永贝里表现的还算稳健外,其它两个家伙的发挥堪称灾难!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一时间聚焦的当然是主教练。

    结果温格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就此事只发表了一句看法。

    “在我的字典里,任何人都不可能超越整支球队的努力,因此他上不上场和最终结果没有关系,失利是所有人需要检讨的事情。”

    潜台词其实很清楚。

    新来的家伙肯定是破坏了球队原有的秩序,才导致惩罚降临到头上的!

    这一点其实不难理解。

    更衣室有如职场,地位与实力并不能随时随地划上等号。尤其是一支已经证明过自身实力的球队,背景再强大的新人加入,也同样需要经历新人们必备的洗礼。

    不过通常情况下这种洗礼都是球队的大佬级人物负责的,真正需要主教练插手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更衣室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已经嗅到血腥味的媒体们被屡屡拒绝后没有放弃,个别人充分发扬大无畏精神,比赛结束后的当天晚上就开始蹲点守候在尤墨位于维多利亚堤街的别墅附近,开始24小时不间断守候。

    如此辛苦自然不会一无所获。

    第二天上午王瑶挽着周晓峰出门购物的时候,刚出院门就被迅速伸过来的长枪短炮给吓了一跳。

    至于为何是这两人被拦住,原因其实很简单。

    不会开车

    两人在国内其实都有考过驾照,不过驾龄偏短,都不是老司机。现在来英国时日尚短,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贸然开车上路是件很容易惹麻烦的事情,因此先过了语言关再考驾照就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两人这趟出门也没打算干嘛,只是普通的买菜做饭而已,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有如此夸张的阵仗在等着他们。

    最初的混乱过去之后,周晓峰的江湖经验开始发挥作用,人群一位会的记者被挑了出来,代表同行们问出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o与主教练及队友之间,到底有没有无法调和的矛盾产生?”

    周晓峰那张黑脸一旦绷起颇有些不怒自威的味道,目光也是先环视了一圈,确认所有人保持安静后,才缓缓开口。

    “每个人对自己的定位并不相同,每个人肩上的担子都不一样,所处的位置不同,每个人的立场也不一样,因此所谓的矛盾是永远无法避免的。”

    “任何一名顶尖球员都有强烈的自我意识,或者说个性,这是他们能够成为顶尖球员并保持顶尖水准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痛恨平庸,拒绝随大流,即使可能会惹麻烦上身,也要坚持表达自我。”

    “阿森纳队的更衣室由很多国家的顶尖球员组成,由于化环境不同,各人经历区别很大,心态和想法自然也会随之产生差异。”

    “交流,碰撞,磨合,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任何刻意夸大矛盾,戴着有色眼镜的行为,都不是真正为这支球队着想的举动。”

    “事实上他与温格先生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我相信这次事件造成的影响很快会过去。”

    虽然上述内容官腔十足,套话一堆,不过有心人们还是听出来了。

    矛盾真实存在而且不小,是否能安然度过还要看事情接下来的发展!

    考虑到新闻时效性,记者们没有轻易放过周晓峰夫妇俩,后面的问题自然是温格的立场,或者说屁股坐的位置。

    “阿森纳的主教练是法国人,球队有不少球员也是法国人,由此让人产生联想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不过这一点你们清楚,阿尔赛纳先生更清楚。”

    “博斯曼法案实施之后,每一支顶级俱乐部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阿森纳只不过是英超俱乐部的先行者而已,并不值得拿来用放大镜仔细研究。”

    “比赛是验证一切的最好方式。”

    说罢,周晓峰拉着王瑶挤出人群,头也不回地直奔目标而去。

    记者们虽然有些意犹未尽,却也清楚当前状况下双方谨言慎行的目的何在,默默消化了一会也就散去了。

    家凝重的氛围却不会因此散去。

    温格的固执是出了名的,尤其是眼前这种看起来颇有些原则性味道的问题上,想让法国人认可尤墨那套歪理邪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之前这货插手球员转会已经让主教练心生警惕了,现在这种理念不同导致的矛盾犹如火上浇油一般,迅速无比地让法国人感受到了威胁!

    这才来球队几个月就敢当面放话给主教练听,长此以往还得了?

    “我觉得你还是找个机会和温格谈一谈吧,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吃饭的时候,****忍不住念叨了一句。

    永贝里打电话告知情况的时候她也在旁边,结果听的心凉到底。

    自家人知自家事,她可清楚身边这位是个什么脾气,指望他低声下气地主动找别人沟通纯属做梦!

    果然。

    “没必要啊,我既然是说给他听的,自然对结果有心理准备。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没事干,说过了话再往回收?”尤墨的胃口显然没受影响,边吃边说不带停顿的。

    “哎呀,你可以继续坚持你的观点,但态度上可以更诚恳一些嘛!”****不死心,继续舌灿莲花,“你看,帕特*莱斯还专门找到永贝里给你传话,这说明对方并不打算深究此事,只是需要你有个态度上的转变就行!”

    “哦,明白了。”尤墨点点头,在一片期待的目光自言自语,“嗯,明天我直接找到头儿,诚恳地告诉他:一切场外手段都是可耻的,对付坏人的最好办法就是跟他们保持距离”

    “呃,这样?”****听着听着又觉得不对劲,于是打断,“场外手段也包括转会吧,一棍子打死不合适吧?”

    “还有保持距离。”周晓峰适时补充。

    “周叔,你到底帮哪边?”王大小姐脸上顿时挂不住,扯着脖子发嗲。

    “就是,干爹你太惯着他了!”江晓兰见状不忍,挥舞小拳头声援。

    “真不是惯着他,你们只是担心,其实并没有看清楚。这是理念上的碰撞,如果想要达到效果,立场上是不能有任何动摇的,否则哪儿有说服力?”周晓峰没有像往常般哈哈一笑揭过,表情严肃的很。

    “我只是觉得,伊布拉稀什么的已经刺激到温格了,紧接着又拿弗格森那一套来刺激他,会不会力度太大了一些?会不会引起误会?”****也收了笑容,只是在说到伊布名字的时候惹笑了旁边猪一样的队友。

    “要想改变观点适应时代,就不能浅尝辄止,眼前这种节奏我觉得挺好。至于引起误会这些不必太在意,时间会证明对错。”周晓峰语气虽坚定,说完却忍不住叹了口气。

    事情显然不会如此简单。

    不说别的,单只是面子问题法国人就难以接受。

    哪儿有弟子给老师上课的道理?

    “那接下的比赛墨墨会一直坐冷板凳了?”江晓兰皱了皱眉头,一脸担心。

    “冷板凳不算什么。”

    周晓峰的额头皱纹层层叠起,眼神的忧虑清晰可见,沉吟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人心可畏啊,这种时候。”

    这话一说,所有人秒懂。

    阿森纳的更衣室本就不太平,现在尤墨又失去了主教练的支持,那些隐忍已久的家伙们肯定会有所行动!

    “怎么办?”

    意识到这种即将到来的现实后,****有些慌了神。

    她可是刚刚寻觅到一座可以大展身手的舞台,这还没上路台柱子就已经四面楚歌了,即使再相信自家这位武功盖世,双腿能敌千军万马,也难以心安理得。

    “墨墨才不会怕他们!”江晓兰反而没有这份担心,小拳头又挥舞起来了。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都是队友,又在这么个敏*感阶段,稍微处理的欠妥当一点,就会被人刻意抹黑。”

    周晓峰说罢转头看了一眼尤墨,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情绪,于是继续说道:“毕竟墨墨刚来球队没多久,即使再占理,球队因他陷入震荡之也是明摆着的事情。如果继续意气用事,把状况搞的一团糟再拍拍屁股走人,可以想象迎接他的下一个支球队会是什么态度。”

    “他的那些队友没那么可恶吧?”江晓兰一脸疑惑,问出声之后忽然想起了些什么,于是变了脸色。

    ****的脸色愈发难看,声音也是恨恨的,“那些法国人最可恶了,仗着自己和主教练是同胞,完全不把队友放在眼里!”

    “法国人的确让人头痛,不过他们是明面上的对手,墨墨不会不防。”周晓峰轻轻摇了摇头,目光转向一边:“英格兰人也早就看你不惯了吧,这种情况下估计少不了冷嘲热讽。”

    “患难见人心,好事情嘛。”尤墨停了筷子,满面笑容。

    周一的训练内容本来应该是常规的恢复训练,但是气头上的教授显然不打算让球员们轻轻松松度过这一天。结果上午的力量训练就直接累趴了一票壮汉,下午的分组对抗更是累的一个个叫苦不迭。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缘由何在,于是没人敢发出声音表达情绪,一直挨到训练结束,等候已久的法国人还是没捞着机会。

    帕特*莱斯适时出现在更衣室,领走了尤墨。

    两人的目的地并不是主教练办公室,从更衣室到停车场这段约摸五六分钟的路程成了两人的交流场所。

    尤墨不清楚这份好意是眼前这位大叔的主意还是温格的授意,凭直觉他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永贝里应该向你转达了我的意思吧,有何感想?”

    “还好吧,您大概也知道,我以前可是野惯了的,初来乍到肯定会惹些麻烦出来。”尤墨的回答规矩,声音也是不卑不亢,

    “其实呢,事情也没有你想象那么严重,阿尔赛纳的脾气我非常清楚,他不会因此对你产生偏见的。”帕特*莱斯故意把语速放慢,边说边观察身边家伙的反应。

    结果让他有些失望。

    尤墨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您其实清楚我的用意何在,也明白我和boss的分歧何在,放心吧,我有心理准备接受一切后果。”

    帕特*莱斯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无奈,“是的,阿尔塞纳说的没错,你和他都是坚持已见的人,言语上的说服力并不足以打动对方。”

    “所以呢,我得说声谢谢,您的态度让这种状况下的我处境好过不少。不过放心吧,有些事情迟早会来的,我没有躲在别人背后,期待别人出面解决问题的习惯。”尤墨脸上的笑容不变,说罢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唉,怎么说你好呢,何苦要把自己处于这样的境地?”帕特*莱斯坦然接受了对方的好意,只是脸上的苦笑有些难看。

    “习惯了吧,我从1岁那年来到第一支球队的时候就喜欢这么干了,现在只是老毛病发作,停不下来。”

    “好吧,祝你好运。”

    “谢谢。”

    “对了,莱曼的转会已经在洽谈了,谢谢你的努力。”

    “应该的,不客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