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可能没听出来温格语气的不善,也有可能听出来之后装没听见。↖,

    他其实很清楚,人一旦上了年龄就会变得忌讳多多,这种暗示意味浓厚的言语很容易引起误会,导致听众勃然大怒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这货一向是心之所至,敢作敢为,得罪主教练什么的压根不会有心理压力。

    他没有小瞧阿尔塞纳*温格,也没有被“世界名帅”这样的头衔唬住,在他看来,那些被赋予神格的传奇人物虽然各有长处,但共同点一望即知。

    务实!

    这种务实与胸怀大志无关,这种务实让他们每一步都走的踏实,即使冒险,也不会在失败之后一蹶不振。

    与之恰恰相反,那些曾经拥有过成功经历,看起来已经是成功人士的家伙们,若缺了这份务实心态,很容易在登上云端之后迅速跌落地面,丢了锐气,失了信心。

    老对手弗格森已经把这种心态彰显的淋漓尽致了,温格若因为心不爽而故意无视甚至刻意抹黑,那这种缺乏包容的心态很容易感染给其它人,最终导致整个团体变得浮躁功利。

    结局不用说也一目了然。

    心态失衡必然会反应在球场上,日积月累,差距会越来越大!

    盖球场是件百年大计,远比其它任何事情更需要务实心态参与其。如果一厢情愿地认为所有球员会因为自己的人格魅力而不生贰心,以为球迷会因为建球场所带来的种种压力而忍受不佳的战绩,最终的结局明显会让人失望。

    足球,并不是所有人的生命,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是娱乐或者名利双收的途径而已。

    他们缺乏耐心,也没有长远眼光,他们的心态具有普遍性,破坏力十足。理想主义者往往会瞧不起他们,也不愿意降低姿态去了解接纳他们。时间越久,分歧越大,直至上升为理念冲突,井水不犯河水。

    在尤墨看来,对抗是为了征服,是成为强者的最佳途径,而不是为了划分阶层,区别人群。温格已经把自己这份工作的难度从a级上升到s级了,若不能有相应的能力提升在背后支撑,很容易走上一条越想两全越难以两全的道路。

    成绩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盖球场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谁更重要?

    真正的强者会权衡利弊,抓牢两者的共同点去做章。伪强者们看似沤心沥血,实际上付出与得到远远不成正比。

    “凯泽斯劳滕付出了超出想象的代价,也得到了超出想象的收获。”

    尤墨笑了笑,没有转头去瞧温格,继续自顾自的说道:“这种大起大落看起很刺激,也符合人们的猎奇心理,但是对于俱乐部经营者而言,风险是毋庸置疑的。”

    帕特*莱斯心情有些忐忑,听完之后随口问道:“从这两年他们的表现来看,算是把握住了机遇吧?”

    尤墨笑着点点头,不无感慨道:“成功面前仍然能保持清醒头脑的人不多,雷哈格尔先生算是其一个。有他在,凯泽斯劳滕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不会因为心态失衡而影响前进的步伐。”

    帕特*莱斯忍不住瞧了一眼听众,发现对方一脸平静的神情后,略略放下心来说道:“是的,他在不莱梅时期的经历说明了一切。”

    尤墨的感慨其实另有其事,听这话反倒勾起了陈年往事。

    仰头想了想,声音里有止不住的怀念,“我认识他那会,他已经60岁了。被拜仁驱逐,赋闲在家快一年时间,接手降级队这些看起来让人觉得江河日下的事情,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雄心壮志。”

    帕特*莱斯好奇心顿起,瞧着时间已经不多,于是加快语速问道:“他那时就立下决心,要用一手缔造奇迹来向世人证明自己?”

    说完又补充道:“还有复仇?”

    尤墨摇摇头,笑了起来。

    “不,他只是看清楚自己的能力所在后,选择了一支适合自己的队伍,然后顺其自然,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帕特*莱斯瞪大了眼睛,声音里有止不住的好奇,“难道他一点也没有向世人证明自己,向拜仁复仇的心理?”

    尤墨继续摇头,笑容满面。

    “复仇的力量,证明自己所带来的动力,会随着目标达成而消失。甚至有些时候还会形成反噬,把原本正常的节奏打乱,用看似大步迈进的方法,毁掉多年来的基业。”

    这话听的英格兰老头儿直吸冷气,也忘了转头观察主教练的反应了,直直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咱们盖球场这件事情,意义很大,但是相比于取得足球世界里的至高荣誉,它依然有些逊色?”

    尤墨收了笑容。

    “对于那些毕生渴望获得最高荣誉的家伙们而言,新球场所带来的荣耀,完全弥补不了心的遗憾。”

    比赛已经开始,温格已经坐在了熟悉的位置上,心却依然回不过神来。

    他发现,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盖球场这件事情,从开始提议到最终付诸实施,他在其的努力功不可没。相应的,如果球场顺利完工,百年老字号阿森纳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大球场,那他的名字与雕像注定会被竖起在俱乐部大门前,与赫伯特*查普曼一起,向世人诉说着荣耀。

    属于他个人的,无上的荣耀!

    可如果因为盖球场而负债累累,球队不得不连年出售最好的球员来维持运转,那一个个错失的冠军里,他是不是要负上很大责任?

    他有什么权力要求弟子们做出牺牲,放弃短暂的职业生涯原本触手可及的冠军,成为他的绿叶?

    一已私欲?

    “帕特,我好像犯了个错误。”

    温格的声音低沉无力,眼睛虽然直直地看着场上,眼神却不在。

    帕特*莱斯心里也不平静,听了这话刚好勾起了未了的话题,于是叹道:“这不是你的错,阿尔塞纳,想想看,如果你坚决反对盖球场,同样会背上沉重的包袱。”

    温格听的一楞,旋又苦笑满脸,“但是我选择了牺牲球员们的利益一旦新球场动工,球队能稳定获得欧冠资格就已经算是完成任务,我的位置也不会动摇。如果我反对的话,就不会有成绩上的让步了。”

    帕特*莱斯一时有些语塞,伸手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没说话。

    温格继续摇头,声音里满是苦涩,“若是没有曼联队的成就在那立着,我们的球员们可能也不会有太大遗憾;若是没有切尔西的支票在那摆着,我们的球员们可能也不会太过动摇”

    听到这里,帕特*莱斯忍不住打断道:“别灰心,阿尔塞纳,咱们,咱们”

    话没说完,老头儿继续不下去了。他看到老伙计眼晶莹的泪水了,于是只能暂停下来,静静地转过头,看着场上。

    比赛很激烈,却与他们无关。

    良久。

    “告诉戴恩先生,我同意索尔*坎贝尔的转会,愿意为他提供一份周薪万英镑的合同。”

    帕特*莱斯听的直吸冷气,转过头,一脸不可思议地瞧了过去。

    温格却像放下了所有心事一般,直直地坐着,直直地看着场上。

    沉默了一会。

    帕特*莱斯先点了点头,又忍不住问道:“您不需要再考虑一番吗?这样的周薪太夸张了,而且用高薪挖来热刺的队长,这种事情会让您和他一起背上很大压力!”

    温格忽然笑了,一脸轻松地说道:“他的合同明年夏天到期,一直没续约的话,说明他对自己的处境并不满意。我们为何不能像切尔西一样,挥舞着支票本,去签下一个个优秀的球员不管他是不是同城死敌?”

    帕特*莱斯仍然有些回不过神来,咧嘴道:“即使能获得他的认可,转会最终成行但一名后卫拿万英镑的周薪,这会打破球队内部的工资结构,会造成方方面面的巨大影响!”

    温格没说话,瞧着场上。

    很快,法国人原本握紧的双拳松开,忍不住叹了口气。

    场上。

    亨利对于自己再次错失机会显得非常懊恼,右拳举起,用力地砸了下地面后,低着头往回跑。

    这场比赛的对手曼城队实力不强,目前排名仅仅第十位,按理说不应该对联赛九胜平保持不败的阿森纳队构成威胁。

    可惜事与愿违。

    仿佛从同城死敌所创造的奇迹获得了力量一般,今晚的缅因路球场上,曼城队球员个顶个的发挥出色!

    遇强不弱,遇弱不强,这种神经刀球队在自己的主场战绩一向不错,此番对阵伤兵满营的强敌,强烈的爆冷欲*望进一步激发了他们的渴望。上半场比赛时间已经过半,双方在各项数据上战了个平手!

    与他们的出色表现恰恰相反,阿森纳难以避免地陷入了难为无米之炊的境地。

    尤墨回归卫勤王,永贝里与皮雷双翼齐缺,助攻能力出色的阿什利科尔不在场上如此一来,防线或许比上一场更稳固了,但进攻受影响不是一星半点。

    连续的爆发之后,维尔托德与亨利的特点都已经大白于天下,想要继续惊艳表现的难度大大增加。若没有队友的强力支援,他们凭借个人能力硬闯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只可惜成功率太低,不能当作常规手段。

    与他们相比,博格坎普这种大师级的人物表现依然精彩,算是本场比赛阿森纳队不多的亮点所在。不过这种精彩是个人意义上的,没有强大的团队在背后支撑,往往如同流星般划过,留不下难以磨灭的痕迹。

    “蒂埃里好像遇到瓶颈了,最近几场比赛给人一种有力使不出来的感觉。”

    又瞧了一会,帕特*莱斯皱眉说道:“丹尼斯与他的联系方式也过于直接了一些,场地宽度利用不够。”

    温格的心思真没有多少放在比赛上,听了这话直摇头,好一会才开口说道:“他最近有些着急,或许是看到希望之后心情变得更迫切了吧。”

    帕特*莱斯没有那么敏锐的直觉,听完之后楞了一下,“着急什么?难道尤图斯时期带来的阴影还在,他依然迫切希望证明自己?”

    沉默了一会。

    温格摇了摇头,面沉似水,“如同o所言,每个人都需要专注于自身的成长,任何把注意力放在其它地方的家伙,都很难获得持续稳定的提高。你我都是,每个人都是!”

    帕特*莱斯苦笑起来,声音颇有些无奈,“您别介意那个家伙用这种方式来提醒您”

    温格忽然有些莫名的激动,声音提高八度,“他其实比我更适合”声音骤然压低,双目失了神采,“这个位置。”

    帕特*莱斯吓坏了,先是想捂住老伙计的嘴,发现不太合适后转过头,确认了下替补席的反应。

    还好,比赛正在激烈进行,没人注意他们两个老头子在搞什么鬼。

    好一会。

    “您没事吧?”帕特*莱斯瞧着老伙计脸色渐趋平静,心下踏实了些,提醒道:“情绪太激动了对身体可不好。”

    温格长呼了一口气,声音平静下来,“对不起,我的确有些激动。不过你也看见了,他每次都能走在我们的前面,像个充满智慧的长者一样,不断地指出问题,给出建议,帮我们,呃,一路成长,直至今天。”

    帕特*莱斯想笑又不敢,只能压低声音绷紧面皮道:“奥托*雷哈格尔真有那么伟大?鬼才信,我觉得肯定是他和另外一个家伙搞的鬼!”

    温格摇头叹气,一脸无奈,“你看看今年的曼联队,就知道弗格森当时的眼光有多准了。”

    说到这里,帕特*莱斯忽然想起一事来,于是笑道:“曼联队这一轮与我们同时开球,对手居然是拥有两名国人的水晶宫队。要是放在以前,我真不会相信亚洲球员居然会在世界顶级俱乐部成为核心,但现在不得不说自己的看法有些落伍了!”

    温格同样起了好奇心,点点头道:“我们与他们的比赛也没几轮了,是时候提前做准备了。”

    “嗯,两轮之后就是与他们的决战。”帕特*莱斯说着掏出手机。

    不一会,老头儿直咧嘴。

    “:0了!”

    温格心理素质还不错,当然也可能是被某个家伙感染,学会苦作乐了。

    双拳握紧,一脸认真。

    “好主意,等他们火力全开之后,就是我们征服老特拉福德的时候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