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贼偷水果被巡逻队抓,要关起来,

    那贼还理直气壮的说:不就偷了2o斤山竹,至于关起来吗?

    巡逻队不慌不忙的说:以前有个猴就偷了一个桃,被关了5oo年

    罗比*福勒的事件被媒体炒的沸沸扬扬,同样身处舆论心的尤墨却没有继续关注此事。≯>网>要说的话已经说给了该听的人听,他可没兴趣欣赏英格兰人如何吹捧自家人。

    周的时候,家难得迎来了两位客人。

    孙寄海,范智毅。

    两人一同出现在尤墨家,来意不用说也知道。

    今年英联赛的升班马,目前排名倒数第二的水晶宫队,向两人以及所属的俱乐部表达了转会意愿。

    即将面临的是机会还是大坑,两人心都有些没底,眼前这位虽然在国内依然名声不佳,但对于圈内人来说,流言蜚语不算什么,实打实的成绩与实力不会说谎。

    孙寄海当年也参加了9年健力宝巴西留学选拔赛,如果不是骨龄标太多的话,和尤墨的交情应该远远不止现在这般浅薄。当然,有同为辽省人的李京羽和李贴在,登门拜访一下也算人之常情。

    范智毅现在算是国足一哥了,按理说主动上门有些掉价,可实际上尤墨压根没在成年国家队待过,他在国内的名头再大,想影响眼前这家伙显然不太可能。

    因为同为魔都人的关系,朱广护提前打了个电话,告知了一些具体情况。

    两人在国内早已家喻户晓,甲a联赛冠军也都拿到过手,无论实力还是荣誉,国内战场显然已经无法满足他们。随着国足冲出亚洲,初步看清楚自己与世界的距离后,足协以及国内的俱乐部不再对球员留洋百般阻挠,他们的转会意愿实际上已经得到了上上下下一片肯定。

    不过,开了绿灯不代表前程大好。欧洲五大联赛水平有多高,竞争有多激烈,他们前几年只是听说,现在可不会有任何坐井观天的想法。

    比他们早一步走出国门的除了卢伟和尤墨外,还有正在德甲法兰克福拼搏的杨晨,荷甲阿贾克斯奋斗的张笑瑞。这两个家伙,前者能踢上比赛,但受制于球队实力孱弱,联赛排名一度岌岌可危。后者球队在荷甲到是一路高歌猛进,奈何队内竞争太激烈,小胖子到现在依然还是万年替补,难得捞着上场机会。

    这种状况导致后来的国脚们在出国留洋前有些望而却步。

    层次太低的球队与联赛吸引不了他们,层次太高的他们担心自己力有不逮,如此一来,观望就成了流行风。

    当然,除了上述因素外,没有合适的邀请,俱乐部方面的强烈意愿,个人的心气志向,也是制约国脚大规模留洋的重要原因。

    两人这次动了心思,主要原因还是国内已经无欲无求,出来看看的想法与时机都已成熟。

    在他们看来,此行唯二不确定的,就是自己能否适应对抗激烈的英联赛,能否有更进一步的展。

    排名垫底的水晶宫队于他们而言吸引力不大,主力位置什么的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他们已经习惯于在国内呼风唤雨的日子,压根没有把这支水平不入流的英垫底球队当成最终归宿。

    当然,当着尤墨的面,两人不会有明显的上述情绪流露。

    毕竟别人已经在顶级球队站稳了脚跟,已经拿到了国内球员眼红不已的一堆荣誉,他们的低调即使不是自内心,也不想在初次见面时让对方留下不良印象。

    这趟过来前两人早有准备,前者带来了一座价值不菲的翡翠白菜式花插,后者给属虎的小馨雅带了个分量十足的纯金牌牌。礼物出手时,两人明显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家人的神情反应,结果却让他们有些失望。

    除了客气之外,并没有惊讶到两眼放光的表现出来。

    反而是在他们看来应该见多识广的家伙有些大惊小怪。

    尤墨伸长脖子,把脑袋凑近了瞧,嘴里嚷嚷,“老范,大孙,这么称呼没问题吧?这礼物买的太让人惊讶了,我原以为管一顿饭就算交待了呢!”

    两人范智毅29,孙寄海21,都是打小踢球主儿,化程度显而易见。虽然两人现在富的流油,可本质上依然是大老粗一个,真要称呼他们“范先生”“孙先生”的话,估计距离能一下子拉老远。尤其是出门在外时,“老范”“大孙”这种称呼对他们来说俨然有种难得的亲切感。

    至于“原以为管一顿饭就交待了”,明显是进一步活跃气氛的话头儿,一出口,范孙两人就对望了一眼,未语先笑。

    两人的来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小处说,自然是英联赛的特点以及身为球员的最大感受。这些东西虽然通过媒体也能了解到,但远远不如亲身经历来的更详细,更有价值。

    大处说,他们的主战场毕竟在国内,即使随着国家队满世界乱飞,也不代表对外面的世界有多了解。眼前这家伙已经在德甲威名远扬,英想必也不会影响力平平。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还是希望尤墨能主动出头牵线,多方位更全面地了解一下水晶宫队。

    身为心性成熟的职业球员,两人都明白经纪人这类人的职业性质,不会对天花乱坠般的说词轻易打动。不过,他们能接触到的毕竟是俱乐部的基层人员,很多具体情况即使在这待上十天半个月也难以搞清楚。

    如果万一碰到个没心气的球队,难伺候的主教练,以及一帮不好相处的队友,那这趟满载全国球迷期望的出国镀金难保最后不落个灰溜溜回国的下场。

    范智毅无论年龄还是资历都不是孙寄海能比的,这种情况下自然是他先开口。

    “小小心意,见笑了。既然你叫我‘老范’,那我索性倚老卖老,叫你‘小尤’好了。”

    说罢,不等孙寄海张嘴,范智毅一把拍在他的肩膀上,“我这么叫可以,你们是一拨儿的,没必要还像国内一样分那么仔细,累人。”

    这话一出口,潜台词已然明朗。

    范智毅无论在地方上还是国家队,都是当惯老大的人了,即使开口表示不喜欢那些论资排辈的做法,也不代表手底下的兄弟们不把这当回事情。

    至于他本人是真性情还是假惺惺,眼前这一切并不算数,只有进入他所在的圈子才能真正了解。

    尤墨笑着看了眼表情略尴尬的孙寄海,点点头,“以前在川足少年队的时候,他们喜欢叫我‘尤大脑袋’,幸好这几年个头比脑袋长的快些,不然‘尤大头’这个绰号是跑不了了。我叫你‘大孙’,你叫我‘大尤’好了。”

    说罢,不等众人笑够,又补充,“别叫错了哈,是‘大尤’,不是‘尤大’。‘犹大’这称呼在这儿犯忌讳。”

    孙范二人虽是大老粗,犹大的故事却都听说过,一听这话,原有的些许陌生不适感顿时无影无踪。

    随着气氛变得热烈,慢节奏的攻防开始加快节奏,留给参与者思考与解读的时间越来越少。

    “唉,真是可惜,世少赛没能和你们一起参加,巴西也没去成,我到现在都还有点耿耿于怀。不然多交交你们这些朋友,见识都要广的多。”孙寄海面相老成,言语也挺诚恳,只是在说完之后,不自觉地转头看了眼旁边的范智毅。

    这话其实说的有点小打脸。

    他现在是跟着郝海栋,范智毅这些国足大佬们混的,严格说来与健力宝那一拨走的路线完全不同。甲a联赛锻炼起来的水平与留学巴西的长进哪个大,这番话里已然有了当事人的答案。

    即使是国足内部,尤墨当年的小弟们和这些国内联赛土生土长起来的家伙们也有些格格不入,关系虽说不差,但自己人的感觉并不强烈。

    “是啊,我要年轻个5岁,早就一咬牙一跺脚,混不出来也要出去见识一番了!”范智毅却没有想象的神情变化,脸上的横肉是不少,并没有绷起来吓人。

    这番话也算是大实话。

    年龄越大,出国闯荡的风险也越大,29岁已经是球员生涯的夕阳阶段了,这要一世英明栽在一时冲动上,后悔药可没处买。

    “老范你这样想就不对了,你这身板儿放在英再合适不过,年龄大是大点儿,经验在那儿摆着。你现在要是决定来这儿混了,万一失败,最多被人说成想吃天鹅肉。这要成功了,搁哪儿都是励志典范!”

    尤墨这番话一说出口,孙范二人的胃口顿时高涨起来。

    虽说气氛不错,但哥俩来这儿可是有要紧事的,这唠了半天可算进入正题了!

    两人既然有心思出来,国内那块一亩分地自然需要舍弃,国家队的成绩即使更重要,个人荣誉本上能有国外闯荡的成绩,那老来也值得骄傲一番。29岁对于职业球员来说其实是个分水岭,如果没有大的伤病影响,依然还能维持个两年的高水平阶段。尤其是场上位置更靠后的家伙们,这个年龄说成是黄金阶段并不为过。

    范志毅身高18,体重8公斤,前锋出身,曾拿过95年的甲级联赛金靴奖,是95,96两届国内足球先生。现在随着年龄增大,场上位置也越来越靠后,98年法国世界杯前他已经被成功地改造成了后卫。

    身体素质出色,场上经验丰富,这两点对于后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已经马上而立之年了还能在国外闯下一片天地的话,搁谁看来都值得大书特书一笔。

    范志毅人糙心不糙,这个弯转的顺溜,听完后马上直入主题,“过奖了。听你这么一说,我这可是小投入干大买卖,能给咱讲讲英的特点吗?”

    说完又忙着补充,“对了,大,小孙这情况,你给瞧瞧?”

    相比于老大哥,孙寄海出国闯荡的决心无疑更大一些,原因无它,年轻有冲劲而已。以至于让别人眼红之极的两位家伙,在他心并没有留下阴影般的对比。

    或许只是性格原因,他反正觉得这一切只是阴差阳错造成的,他的职业生涯还长的很,实在没心情守在国内的一亩分地混饭吃。

    听了这话,他本来打算表示一下决心的,话到嘴边收住了。

    他这一趟可不仅仅代表自己,旁边这位不说,国内的一众兄弟还眼巴巴地瞧着他呢。不听听别人的意见就表决心,那这趟来的未免有些多余。

    “大孙是右后卫对吧,身体条件我记得比老范略差,但比国内那些家伙强老了去。有老范在你身后,事半功倍啊!”

    尤墨向来不喜欢长篇大论,这几句话一出口,众人皆笑。

    道理简单之极,却又无比重要。

    相比于范智毅的老辣,孙寄海在比赛经验这一块上明显要弱不少。但家有一老犹如一宝,两人在国家队的配合如果能完美移植到英赛场上,那不得不说是件事半功倍的好事情。

    “听你说了半天,重点我瞧出来了。身体素质,对吧?”范智毅开怀大笑了一番,问道。

    面对这样的问题,尤墨自然需要多费些口舌了。

    “英不像意甲西甲,对于技战术什么的要求很高。这儿的比赛比其它联赛密度更高,更讲究冲击力。下游球队的心气一样很足,这赛季我们遇到好几场这种对手,没一个好啃的。”

    这个答案让孙范两人都很满意,同时点点头后,孙寄海开口说道:“我们来之前大概了解了一下,应该是前年吧,英联赛的转播费用开始大幅上涨,连带着下游球队都富的流油。这算是他们心气高的主要原因吧。毕竟排名越靠前,收入跨度就越大,一旦降级,肯定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了。”

    这份功课做的在座之人都很满意,似乎一直在当旁观者的周晓峰难得开口说道:“不错,你们有心,了解的很仔细。”

    孙范二人一番谦让后,看老爷子似乎还有话要说,于是作洗耳恭听状。

    周晓峰转头看了眼尤墨,从那张熟悉的笑脸解读出了不同于眼前气氛的东西,于是不再遮拦,开门见山道:“球队想要出成绩,球员太注重个人表现是不够的。尤墨前面说的东西都很听,但多了自然容易让人产生盲目乐观情绪。”

    这话一出口,气氛稍冷。

    不过冷归冷,却没有让人产生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尤墨毕竟年龄在那儿摆着,如果面对这样两个上门求教的家伙时,摆出一副老成相在那滔滔不绝地评头论足,指点迷津,那即便道理听,听者也会有异样感。这要再换成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说不定心早就暗骂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