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赢得一切

 热门推荐:
    和女朋友打算去租房,由于房租太贵,想再找一对情侣合租。∈↗,女友假装不放心,说:“这要是哪天我出去了,那男的也出去了。。。。。。”我幽幽的说:“是啊,谁知道你们两个干啥去了。”

    闯祸的家伙没接主教练电话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这货很明智地在临睡前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目的本来是防止睡的迷迷糊糊时查岗露馅,结果一不小心就错过了大事件。起床后照例翻检来电时,主教练办公室的电话混杂在一堆不熟悉的号码当,他就没了兴趣一一打过去确认。

    当然,关机这种无法无天的事情他可干不出来。

    他不想让自己难得的修行机会陷入家人的猜疑之,最终得不偿失。对眼前这位漂亮的俄罗斯姑娘,他只是觉得投缘而已,既没有心动,也没有加深了解的欲*望。当然,孤男寡女形影不离地待上个一周多的时间,想避免暧*昧那是不可能的,他也不会用拒人千里之外来显示自己的精神洁癖。

    至于这种态度会给对方带来什么样的困扰,他即使能推断出来,也无法强迫自己改变一贯的作风。

    渣就渣吧,反正已经是男人公敌了,再多一项也无妨。

    这货洗完澡后很是百无聊赖地胡思乱想了一番,终于等到出浴美人了。

    两人在洗澡之前就接到了庄园主人的电话,此时时间已然不多。略一收拾,两人随即动身赶往庄园正一栋不起眼的两层小楼。

    虽然和他交手了几十个回合,并且在最后阶段取得了比较大的优势,可丹妮娅很清楚这家伙一直没用全力。如果再加上之前诺伯特*维纳明显的暗示的话,接下来的比赛仿佛也没什么好可怕的。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丹妮娅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不少,为了缓解战前紧张气氛,她这一路很有闲心地开起了玩笑。

    俄罗斯姑娘其实比他想象要坚强的多,知道自己和他仅有一趟假期的缘分后,不但没有暗自神伤不已,反而把不切实际的幻想彻底放下,珍惜起眼前的每一分每一秒来。

    从这一点上来讲,她和同样搞运动出身的傻姑娘李娟有点像,或许这也是尤墨并不排斥她的暧*昧动作的主要原因。

    当然,真要更进一步甚至发生关系,他还是会委婉提醒一下的。

    事关原则问题,马虎不得。

    “哇噢,竟然是在地下训练吗?”

    两人在一名侍者打扮的姑娘带领下一路拐八绕,一直走到了两层小楼的最尽头。正以为山穷水尽的时候,拐角处不起眼的地方出现了一截向下的楼梯。丹妮娅并没有真正近距离接触过这些生死边缘徘徊的家伙,此刻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盘旋的楼梯越往下走越开阔,灯光也随之越来越亮,足足走了有五分钟左右,人眼前豁然开朗。

    足足有半块标准足球场般大小的空间里,一座标准拳击擂台,一座落地摔跤擂台,一座八角格斗笼,从小到大,依次排开。

    本该黑暗压抑的地下室因为如此开阔的空间而变得让人身心轻松,如果不是早有确认的话,尤墨与丹妮娅实在难以相信这儿就是黑市拳手们的训练基地。

    “感觉一点也不压抑啊,他们难道不怕拳手们太过放松?”丹妮娅转头瞧了眼同样一脸好奇的尤墨,笑道。

    “噢,我尊敬的客人们,你们太准时了!”诺伯特*维纳腆着个大肚子从第一座擂台边走来,笑容满面。

    庄园主年龄约摸50往上,个子不高,秃顶,大胡子,红鼻头,笑起来满脸喜庆。这样一位老头儿和眼前这座地下训练场一样,很难让人联想起人命贱如草芥的地下黑市拳。

    “你有空就问问他嘛,我要开始热身了。”

    尤墨笑着和庄园主打了声招呼,甩了句话给丹妮娅后,快步往场地的擂台走去。座擂台第二座是空的,第一和第都有一对拳手在那较量。擂台下面也不是空白一片,不过由于离的较远,他无法确认为数不多的家伙们在那干嘛。

    “喂,等等我!”丹妮娅眼瞅这货说抛弃就抛弃自己,禁不住恶向胆边生,“小心别人一脚把你踢到西利亚去!”

    “去那里的训练营练练再来?”这货脑洞大开,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

    “哈哈,oke先生真是幽默。丹妮娅小姐不打算和我们的拳手们过过招吗?”诺伯特*维纳适时凑了过来,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算了,我可没他那份执着劲儿。不过好奇怪,这儿的气氛让人一点都紧张不起来。”丹妮娅忍不住也笑,顺便抛出存疑已久的问题。

    想象训练杀人机器的地方,应该是残酷到堪比野外求生般的环境才对,眼前这种健身俱乐部般的感觉算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啊,我们只是想让他们明白,所有生物当,最可怕的就是人。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不能战胜面前的敌人,所有的享受都无从谈起。”诺伯特*维纳对这样的问题并不奇怪,张口就答。

    “间那座摔跤用的擂台场,是专门为他准备的吗?”丹妮娅面色虽然未改,心的震动可不小。

    那些看似残酷到冷血的地下拳手们,其实同样拥有正常人的需求,他们的心理即使再扭曲,最初的愿望和目标不至于忘记。随着一个个对手在自己面前倒下,一张张支票在自己面前挥舞,他们的心态显然也会起变化。

    如同职业足球运动员一样,持续优异的表现肯定会带来生活的巨大变化,随之而来的心态变化也会直接反应到竞技状态。想要攀的更高,想要全身而退,显然不能回避这种改变带来的冲击。

    正视自己的需求,把物质与精神上的需求最大化地转化为原动力,才不至于夭折在半路上。

    明白了这些,她似乎有点理解尤墨为何一意孤行了。

    没有人能持续创造奇迹,厚积之后,才能薄发!

    “是啊,拥有高弹力护垫的场地既能充分缓解摔倒带来的冲击,还能减慢双方的步伐,降低受伤的可能性。”诺伯特*维纳瞧着远处尤墨那东瞅瞅,西看看的模样,忍不住抚须微笑。

    丹妮娅点了点头,顺着庄园主的目光瞧了一会,开口问道:“他的格斗实力应该在黑带段左右吧,您的安排没问题?”

    “空手道吗?还是不错嘛,年纪轻轻的就能有段实力。”诺伯特*维纳脸上笑容更甚,说着说着还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状,“约瑟夫的技术实力如果换算成空手道,大概在九段左右吧,打过招呼的情况下,肯定不会对一个年轻小子痛下狠手。”

    “九,九段?”丹妮娅嘴皮子抖了两下才顺溜,脸色开始发白,“刚刚20岁的家伙,居然有九段的技术实力?”

    “是啊,没什么好奇怪的。”诺伯特*维纳一脸的从容淡定,说完不忘解释,“就像战场上下来的特种兵与训练营刚出炉的特种兵一样,区别在于实战的各种磨炼。内容包括了心智上的,手段上的,以及经验上的。”

    “那斯蒂芬*古兹曼的实力呢?”丹妮娅努力通过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过到了嘴边的问题还是没忍住。

    “他?已经不能用段位来形容了。他那种层次的拳手,所有的动作都是凭借本能产生的,大脑只是为了场下发挥作用而存在。”诺伯特*维纳难得语气也有些严肃,仿佛讨论的内容本身就让人肃然起敬。

    “杀人机器吗?场下会是什么样子?”丹妮娅对这样的答案并不感到奇怪,于是又问。

    “能达到他们那种境界的家伙,都是些疯子。不过正常状态下的他们,同样拥有平常人的种种特点,有的甚至还会养些小动物,并且把它们照顾的很好!”诺伯特*维纳显然边说边脑补了些画面出来,说罢眼神居然有些神往。

    “约瑟夫来了,他该不会认错人吧?”丹妮娅同样听的悠然神往,不过她的注意力显然还有一半在尤墨身上。

    “你们之间的感情真不错,有点让人羡慕这个小家伙了!”诺伯特*维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才感慨出声。

    “他是个没良心的家伙,哪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丹妮娅恨恨地嘟囔了一句,没敢实话实说。

    “哈哈,年少自然风流嘛,这样胆子大又爱玩的小家伙自然招姑娘们喜欢。”诺伯特*维纳笑得眉眼没个正形,说罢手指着第二擂台边上带他们过来的姑娘,压低声音道:“我昨天听到依莲和她的朋友们打赌,说如果oke能在约瑟夫凌厉的攻势下坚持超过一分钟,她就甘愿为他表演一段钢管舞!”

    “靠!”丹妮娅原本放下的心思顿时浮动起来,步并作两步地往第二擂台赶。

    快走近的时候,尤墨显然已经和对手完成了互动,准备站上擂台开始较量了。见着她过来,那货一脸得意之色,“真是不虚此行,原来这样可以练脚头!”

    说罢还得意洋洋地指着不远处一排排钢管,仿佛那些东西是黄金珠宝一般。

    丹妮娅伸手捶了捶他的肩膀,顺着目光看了过去。只见那一排钢管直径最少都是5公分,一头固定在地面上,另一头固定在高度不等的铁架子上。钢管上各有一个护具般的垫子固定在侧面,看起来应该是用脚踢的部位了。

    一个大块头此时正在练习当,随着不断传来的呼喝声,5公分直径的钢管像是纸糊的一样,迅速变弯!

    “靠,太狠了吧!”丹妮娅回过头,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家伙的小腿。

    能有钢管结实?

    如果不是约瑟夫太过沉闷的话,尤墨可没闲心陪她聊天,看着时间已到,这货顿时急不可耐地蹦上擂台,开始活动拳脚。

    “不用带护具真的没问题?”丹妮娅又有点不淡定了。

    “护具束缚了这项运动的真缔,如果怕死的话,带盔甲也没用。”诺伯特*维纳脸色突然严肃起来,说出的话吓了俄罗斯姑娘一大跳。

    “您说什么?”

    “你大概曲解我的意思了。其实道理很简单,你只是因为担心而没想到。”诺伯特继续一本正经地说道:“力量,速度,技巧,这些东西都有极限,就像百米赛跑一样,到了一定阶段的时候,提升的幅度会越来越小。”

    停顿了一下,老头儿脸色愈发认真,声音也是充满了股虔诚劲儿,“精神力量的强弱,成了同等级对手们决出胜负的决定因素。尤其是一场艰苦的战斗,能笑到最后的家伙必然拥有过人的精神力量!”

    “如果因为担心受伤而带上护具,那还不如站在场下感受拳手们的风采。”

    “oke先生的勇气可嘉,所以我没有强迫他换上护具来体验。约瑟夫同样明白这一点,除了钦佩外,别无其它心思。”

    这话一出口,丹妮娅很是认真地转过头,仔细打量了一番老头儿。

    看起来平平常常的苏格兰老头儿,没想到观察力如此非同一般。

    “您的意思是说,约瑟夫目前还没有正式战绩,所以存在急于证明自己的可能?”

    “是的,每个人都有证明自己的决心,只是强弱不同,方法各异而已。这其实是人类的动作本能,最常见于求偶的阶段。”诺伯特*维纳说着说着哈哈大笑起来,气变得十足,“约瑟夫,拿出招待远方贵客的精神来!”

    “拜托,他可是黑手道九段的实力,用的着您这样提醒吗?”丹妮娅一脸的不以为然,尤其是看到尤墨在那一板一眼地热身后,表情变得更加咬牙切齿。

    可心情却有些惆怅。

    明明刚才已经放下心来了,这会又担心的要命,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不要小看任何对手,这是擂台场上生存法则的第一条。”诺伯特*维纳一脸认真地说完,又补充道:“放心吧,只有全身心投入进去,才能掌握好平衡。不然万一oke先生没控制好做出危险动作,约瑟夫有可能会引起激烈反应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