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突然来消息:“我看错你了!”

    我一下子慌了,看来瞒不住只好坦白:“你听我解释!

    是你闺蜜先勾引我的!”

    消息出去的同时,

    收到女友的第二条消息:“刚刚路上有一男的背影型跟你一模一样!”

    虽然场上情况看似不妙,可比分领先是实打实的,阿森纳的球迷们没有吝啬掌声与欢呼,给了尤墨和阿内尔卡同样的待遇。≥≯

    两人没有交流,甚至连礼节性的身体接触都没有。阿内尔卡有意绕开了些距离,双手在空向欢呼的球迷们挥舞了几下,目不转睛地下了场。

    尤墨也没有自找没趣,闷着头小跑上了场。

    接下来的比赛节奏依然很快,2:1的比分让双方都有足够的动力去改写,轻松的比赛氛围让双方都充分放开了手脚,即使体能有所下降,向前的冲劲儿依然十足。

    尤墨没有改变他的踢法。

    改变,迎合,这些东西他不是不会,只是不想,也不擅长。而且,仅仅几天的接触实在难以深刻了解一些东西,想改变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改变。甚至连球队风格,化,他都只是凭借远古记忆在寻找线索。

    与其两眼一抹黑,不如还是干回老本行。

    他被温格派上场,是作为前场支点存在的。在教授看来,这个家伙块头不大,但动作灵活,对抗能力强,即使脚下技术弱点儿,可也不至于一停米远。只要队友及时给予帮助,球队的进攻体系应该能把他接纳进去。

    这种活儿尤墨在少年队时干过,当时干的也不赖。不过,他现在的个头依然只有18,体重仅仅5公斤。对于传统英式后卫来说,这样的支点就像木质栅栏一样,稍稍用点力,就足以碾压了。

    怀揣着各种各样的期待,所有人盯着场上飞奔的家伙。

    结果,所有人都有点失望。

    对手,队友,温格,弗格森。

    所谓的支点压根没有出线在前锋线上,虽然与队友的节拍格格不入,但这家伙自顾自地用满场飞奔的勤奋,屡屡给曼联队渐渐抬起的势头制造麻烦。

    德甲金靴?

    这他么就是一场搅肉机好不好!

    阿森纳队并不适应前场没有支点的踢法,进攻依然不够犀利。曼联伺机快反击的计划受阻,不得不频频起高球,依靠前锋的冲击力解决问题。如此一来,场上开放的局面渐渐收敛,双方的进攻都有点雷声大,雨点小。

    同样打满世界杯场比赛的维埃拉在o分钟被换下,阿森纳本来就不硬的场被进一步削弱。曼联队则越战越勇,控球率一路飙升。

    温格站在场边,直挠头。

    攻还是守?

    在他看来,被老对手这样压制住是件不科学的事情,眼前的比赛仅仅是热身而已,及时找出问题比拿下最终胜利更重要。

    问题在哪?

    普通球迷都能看出来。

    高价买回来的大杀器一直和对手在后场纠缠,锋线上没有一把直插心脏的尖刀。

    博格坎普最适合的位置是九号半,俗称“影子前锋”,支点之类的重活并不适合他。荷兰人身前需要有人掩护,转,射炮弹,才能最大程度地挥攻击力。没有人站在他身前的话,经验老到的埃尔和斯塔姆一人控制传球路线,一人负责贴身盯防,很容易就把阿森纳队的攻势化解了。

    如何改变?

    强行要求尤墨出现在支点位置,容易疏远彼此关系。继续置之不理,同样会给其它队员造成不良印象。

    外来的和尚本就不受待见,主教练的布置都视若无物的话,人前人后的非议肯定会升温。

    “随他去吧,就当是找找正式比赛的感觉。”

    帕特*莱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放松了他纠结的心情。

    “也对,两个月没踢正式比赛了,这种气氛下找找感觉也不错。”

    比赛继续进行。

    最后十分钟来临,曼联队开始孤注一掷,四后卫变成了后卫,级替补索尔斯克亚成了第前锋。

    尤墨变得更忙碌了。

    阿森纳这样的球队,喜欢且习惯于用犀利的进攻来击垮对手。防守这种东西虽然同样有很高要求,但选材时的考量已经决定了球队防守的整体欠缺性。

    这种情况也算人之常情。

    进攻这种东西需要想象力与创造力,这方面有天赋的家伙,性格往往异于常人。或者狂傲不羁,或者孤独冷寞,或者任性执拗。

    才华与纪律,仿佛天平的两端,选择一边按下去,另一边必然翘起。

    场上这支阿森纳队,防守队员个人能力不俗,经验更是个顶个的丰富,性格上也足够强硬。对上实力不如眼前对手的球队,仅仅依靠四名后卫加一名防守型场就足够了。

    眼前这个对手,明显不是仅仅依靠防线就能压制住的。

    压制不住,必然狼狈,时间一久,犯错就成了必然。错误次数多了,性质严重了,丢球,失利,也就成了大势所趋。

    这样的球队最不缺的就是才华,最欠缺的就是意志。

    当然,足够强的对手才能让这种缺陷暴露出来。场上这支曼联队有资格做到这一点,奈何时间太短,办法上的选择不多。

    比赛已经进行到了85分钟,尤墨还没有在进攻表现过任何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

    这种状况让一些挑剔的现场球迷有些不满。

    “嘿,射门靴不带不要紧,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可别忘了!”

    “水土不服吗?晚上来沃德酒吧,我带你习惯习惯!”

    “拿出你的水准来啊,我们讨厌看这样的比赛!”

    “防守什么的只是附加值,你的真实本领不会只是这些吧?”

    听起来有些苛刻,实际上还算正常反应。

    预期越高,落差越大,凯泽斯劳滕在这一年所创造的神话,影响力远远过了阿森纳历史上的第二次双冠王。媒体们对这支球队趋之若鹜,球迷们难免心生对比。

    仅仅依靠铁血防守,快反击,出人意料的战术,这些东西取得的成绩,哪儿能和攻势足球扫平英来的畅快?

    戴上了这种有色眼镜,尤墨技术上的短板就被人为放大了。除了队友视他为无物,球迷们同样担心他能否融入这支战术体系已经成型的冠军之师。

    曼联队替补席上,卢伟身旁坐着弗格森的得力助手。

    基德满脸疑惑,说话的语很快。

    “他以前也是这么踢比赛吗?怎么感觉哪儿不对劲?”

    “新来乍到,不太适应吧。”

    “我怎么觉得是有人故意不传给他?”

    “或许吧。”

    “你好像并不太在意这种事情?”

    “是的。”

    “你不担心他吗?”

    “不。”

    “和你聊天真没劲!”

    “”

    场上,贝克汉姆右路带球向前,碰到了老熟人。

    来英国后,两人联系不多。

    原因其实很简单。

    没来之前,他觉得豪门才适合自己看重的这个家伙。可真正成为对手了,那种无处不在的抹黑让他只觉得厌烦。不想给双方带来麻烦,那就尽量装不认识。

    没办法,谁让弗格森最痛恨的就是温格呢。

    他和爵爷的关系渐行渐远,很多事情的看法上开始产生分歧。眼前这个家伙是他力主来英展的,结果消息却不知从何处走漏,成了两人矛盾的源头之一。

    他其实心理也明白,爵爷并不是真和他过不去。只是场外生活,只是高度曝光的偶像明星之路,只是风头比他还劲的妻子,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埋下了锋利的倒刺。

    他真的不想离开曼联,一点儿也不想。场上这些被称为“92班”的家伙们,是他能有今天成就的最好伙伴,任何金钱与名利都不能换走他和他们之间的感情。

    斯科尔斯,巴特,吉格斯,内维尔兄弟,还有他,一起经历了十年风风雨雨后,现在正是收获果实的时候,他若就此离开,难免苦涩整个职业生涯。

    眼前这个家伙,离开了自己最好的兄弟,离开了自己创造的神之领域,孤身一人面对双冠王之后的骄傲之师,会有怎样的心情呢?

    向右虚晃,向左一扣,左脚蹬地,刚想启动车的时候,他现面前的家伙已经后背对着他了。

    什么情况?!

    这么快?

    回过神来的贝克汉姆赶紧转身,回追。

    “哇噢,让人惊讶的转身度!”

    天空体育台的两位解说从闲聊惊醒,情绪瞬间燃了起来。

    “太快了,仿佛只是眼前一花的功夫,他就完成了18o度转身!”

    “贝克汉姆大意了,这样的丢球会给曼联防线带来危险!”

    “一气呵成的抢断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以至于他把皮球控在脚下时,双方都好像迟钝了一下,才做出反应!”

    “是的,这种状况下球员只能依靠本能反应了,我猜他们的心里应该还在惊讶着呢。”

    “没错。好了,阿森纳的快反击被基恩破坏出边线,这下大家有时间看看慢镜头,回味一下了!”

    “这是什么?!”

    “看来是这样的。他仿佛料到对手会向左移动,于是提前一步右脚跨出,踩实地面,身体像个陀螺一样,一鞭子抽过,立即高旋转起来!”

    “这种转身技巧我从来没有见过!”

    “是的,太夸张了,蹬地那一下产生的爆力太惊人了!”

    “他的动作快的像流星,干净的像草坪,哦不,干净的像是秋风扫落叶!”

    “看看贝克汉姆的表情,你就能明白这一刻对手的心情了!”

    “哈哈,爵爷同样惊讶!”

    何止是惊讶,弗格森吃人的心都有。

    尤墨在阿森纳受到的待遇,让他一整天都处于兴奋状态。这种感觉,既有所料不差的味道,也有计谋得逞的意思。

    舆论造势只是小把戏,他的场外手段远远不止媒体这种墙头草。

    如何让纸面实力强大的对手从内部出状况?

    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制造双方差距,造成心理落差。

    卢伟在曼联受到的隆重欢迎,迅在球队找到位置的良好状况,以及更衣室开门纳新的诚意满满,都有他刻意营造的痕迹。目的,自然是让另一个家伙心天平产生倾斜。甚至再往前追溯一些日子,曼联队开出的转会费和薪水,都有刺激老对手的意味在里面。

    瞧瞧,谁更大气!

    在他看来,没有对比,不知道差距。

    两人受到的待遇差距如此之大,心难免会计较得失,带着这种心理进入陌生环境,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一半。

    可谁能想的到?!

    阿森纳上上下下都在按照他的思路走,偏偏当事人不按牌理出牌!

    从这家伙上场五分钟之后,他的心理就有不详预感了。

    曼联队技术比不上对手,战术打法同样落后于号称世界顶尖的兵工厂,但韧性,铁血精神这些,远远压住了对手一筹。上半场扳回一球后,球队的士气正旺,温格又非常配合地把佩蒂特,维埃拉这些场悍将一一换下。

    照理说,比赛的最后阶段应该被他的弟子们接管了。

    结果这家伙化身肌肉战士,用德甲锻炼出来的对抗技术屡屡让他的球队进攻受潮,这些就不说了,算是这家伙用脑踢球的结果。可是,这家伙居然在场搅肉机的基础上,又做到了更夸张的事情,这种效应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眼前比赛不算什么,他输的起,真正让他在意的,是以后。

    低调,冷静,专注,充满爆力的个人能力,这种家伙谁不喜欢?

    即使不进球,只要能保证比赛胜利,缺点就会被人为掩盖,漏洞就会被有心人提前补上,弱点就会被一场场胜利淡化。

    这种结果让他有些心惊肉跳!

    等到状况变坏再着手准备,这种事情与他绝缘。以他的性子,手段不是问题,效果好就行。

    “喂,别在那唠叨了,有价值的东西是那种态度能得到的吗?”

    听到这话,基德一脸茫然地转过头,看着那张熟悉的脸。

    似笑非笑,似怒非怒。

    比赛已经进入了补时阶段,依然落后一球的曼联队继续孤注一掷,谢林汉姆替下基恩,组成了怪异无比的4阵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