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不同,性格不同,说出的话含义不同。∈↗,

    尤墨若是个平时形象不够大度的家伙,此时说这种话无疑是伤口上撒一把盐。好在这货属于天塌下来先砸死姚大个的那种类型,刚刚被莱曼表扬过没心没肺,一转头的功夫就兑现了。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与亨利之间的关系在那摆着,并不担心会被误解!

    果然。

    “是啊,我已经不记得上次进头球是在什么时候了!”

    亨利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却没有看着亨利,转过头,直直地望着前方。

    “加油吧,黑马已经跑远了。”

    平静的声音让亨利那颗躁动的心安静下来,点了点头,没说话。

    有了这么一问一答,队友们纷纷从失望走出,开始正视前方。

    议论声也有,内容却不是有关于之前那一幕的。

    “他们高兴的太早了点吧?”阿什利科尔先嚷嚷起来。

    “是啊,咱们才刚刚热身完,不是吗?”皮雷笑着回了一句。

    这两位伤愈复出后表现规矩,受制于恶劣天气影响,他们更多是在本方半场忙碌,还没有机会制造威胁。

    球队整体被压制,前场也没获得位置不错的任意球。瞧着对手的树上开花结果,自己家的枝头却空无一物,两人心头有些不是滋味。

    “谁说不是呢,我感觉自己已经活动开了,你呢?”阿什利科尔有模有样地伸了个懒腰,不起眼的身体里有股足以对抗寒流的热血在涌动。

    “当然,就等你这句话呢!”皮雷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缝。

    “好,那就干他们!”阿什利科尔吼完之后倏忽归于平静,似笑非笑的眼睛里同样有寒光闪过。

    比赛继续进行。

    上半场时间已经不多,领先一球的莫斯科火车头队阵形稍稍回撤,让出了部分空间。阿森纳没有急着猛攻,他们保持了足够的耐心,来回倒脚,努力通过这种方式来找回以往的节奏。

    仿佛一台被冻住的发动机一般,在浇了足够的热水之后,开始缓缓发动了。

    他们的节奏不快,对手自然也不甘被压制,于是在几次攻防转换之后,双方的战场转移到场,开始寸土必争!

    论身体以及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他们不如对手,但高出一筹的技战术水平与平和的心态帮他们建立了优势,在上半场的最后时刻创造了几次机会出来。

    这几次机会是实打实的团队结晶,虽然终结于对手的顽强表现,但对于整个下半场的影响毋庸置疑。

    温格看到了弟子们的努力,在场休息时没有大发雷霆。

    身为主教练,压力很大的主教练,情绪偶尔失控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法国人在吼完弟子之后也意识到自己可能过激了一些,可惜话一出口无法收回,即使造成不良后果也不能怨天尤人。

    下半时很快到来。

    莫斯科火车头士气依然旺盛,深感一球不保险的他们在下半场采取的策略一点也不保守,甫一开场,就用连续几波冲击型打法让莱曼高接低挡忙碌起来。

    这种类似于英式传统的踢法简单粗暴,在身体对抗明显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往往效果不错。

    可惜他们忽略了一点。

    重要的一点。

    快节奏的比赛是阿森纳最需要的,而他们此时所祭出的长传冲吊式打法,同样是阿森纳最熟悉的节奏!

    惩罚很快到来。

    比赛第55分钟,莱曼出击后高高跃起,双拳击飞皮球!

    看似无脑解围的动作,在早有准备的情况下目标明确,皮球飞过一道大弧线,刚好落在线附近亨利的身前!

    法国人既没有托大强行摆脱,也没有左右张望错失良机,****停球后半转身护住皮球,先是向右一个虚晃,再用左脚一磕,横向带起了皮球!

    就在危机看似已经解除,阿森纳的反击被迫减速的时候,速度并不出众的皮雷拍马赶到,拉了身陷包围圈的亨利一把!

    火车头防守阵形未乱,不大的空间里盯人的盯人,压迫的压迫,很快就把皮雷连人带球挤到了边线附近!

    眼看快速反击已经泡汤,球权即将不保的时候,一道红色身影闪电般划过,沿着边路疾驰而去!

    阿什利科尔!

    突然出来抢镜的家伙并未引起注意,直到皮雷倚住对手,挑起皮球,一记恰到好处的倒勾传球送出后,警报顿时拉响!

    什么状况?

    这种配合?

    这种速度?

    歇了足足两场比赛的阿什利科尔,单薄瘦小的身影在俄罗斯巨熊身前显得那么渺小,但致命的人球结合速度让所有的对手都来不及思考。他们只能凭着本能靠近过来,想撞倒他或者留下皮球。

    他们失败的毫无悬念,仿佛积累了足以燃烧整座球场的热量一般,英格兰人的两条腿频率快的不可思议,连续的直线超车后,已经成了单刀!

    碰不到,摸不着,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骑绝尘而去!

    虽然距离球门还有将近0米远,虽然位置在边线附近,可单刀就是单刀,犀利无比的速度会抹平一切困难。火车头门将迎了出来,努力压低身形,试图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为了保持向前速度,阿什利科尔既没有减速,也没有大辐变向,他的眼睛里没有球门,没有对手,只有同样直奔终点的队友!

    亨利!

    皮球划过了一道美妙的低平弧线,即将寻找到它的主人时,不甘心束手就擒的俄罗斯人从侧后方倒地,送上了点球+黄牌。

    谁来罚?

    好像没有疑问,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点球制造者身上。

    正经历球荒,本场又进了乌龙的家伙,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但在转过头之后,那份犹豫不决消失了。

    他看到了竖起的大拇指,他决定用更艰难的考验来磨砺自己,他不想让两人之间的竞争不在一条起跑线上!

    “让我来?”

    看着跑拢自己面前的家伙,尤墨真有些惊讶。

    这货倒没怀疑对方是不是怕点球不进更有压力,但于情于理也轮不到这货头上。

    球队的第一点球手是博格坎普,本场负责主罚任意球的是皮雷,亨利其实也有一脚不错的任意球功夫,不过没机会施展。这粒点球是他自己拼出来的机会,虽然队友的功劳看起来更大,但若没有来自路的威胁,指望阿什利科尔长途跋涉50米后过掉门将射门得分纯属yy。

    既然于情于理都无可挑剔,那又为何?

    “是的,我距离球门只有二十米,你却有八十米,这不公平。”亨利仍然有些喘,声音急促。

    “哦,那感情好”尤墨眨了眨眼睛,瞬间捋明白了,于是大吼一嗓子,“放着我来!”

    一分钟后。

    鸦雀无声的火车头竞技体育馆内,所有人欣赏了一次时速超过150公里/小时的射门。

    太泥妈残暴了

    所有人泪流满面。

    被扳平的比分没有消磨火车头队的心气,但却让他们意识到了危险。考虑到打平依然是个能够接受的结果,他们已经回收的防线进一步压缩,娴熟地打起了防守反击。

    熟悉到想吐的犯规战术也没有闲置,瞧着有危险的时候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生拉硬拽也不能放对手过去。

    由于已经判给客队一粒点球了,主裁判难以避免地需要考虑主队情绪,于是看起来可判可不判的犯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他们的气焰,随着时间推移,对手因为长途跋涉带来的体力影响而放慢节奏,他们渐渐看到了获胜的希望!

    阿森纳的问题所有人都很清楚,但所有人都没有好办法。

    无人可换,恶劣天气,旅途劳顿,这些或大或小的影响随着比赛趋近尾声而愈发明显,除了咬牙坚持,没有任何退路!

    时间渐渐流逝,气温也越来越低,晚上九点过的莫斯科郊外,没有任何动人的风景,只有透骨彻髓的寒风,携着暴虐而来,想彻底掩埋那一抹红色。

    温格站在场边,已经快成了雕塑。

    他的思维也仿佛一并冻僵了一般,依然停留在点球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里,有些跟不上正在进行的比赛。

    他明白自己又一次犯错了,他更清楚,因为尤墨的存在,他犯的错误不但没有铸成大错,反而成了激励弟子前进的勇气!

    这让他觉得沮丧,进一步坚定了之前的看法。

    “他比我更适合,坐在这个位置上!”

    他不够冷静,容易心软,有时会感情用事,身为球队的掌舵人,他有些怀疑自己能不能在给俱乐部输血的同时,继续保持强大的竞争力。

    他明白那种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他沤心沥血,忘我工作。但每次当他觉得自己已经竭尽全力时,那个家伙总是会用一种想象不到的方式,轻轻抹去他的痕迹,告诉所有人,“还有更好的方法”

    他不明白那个家伙的智慧从何而来,他不觉得那只是种天赋,直觉告诉他,那是一种人生阅历,是经历过得失之后,沉淀在心的人生经验。他毫不犹豫地让那个家伙成为了助理教练,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重视,却每每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智慧的力量。

    他有些迷茫,不知道该如何平衡两人之间的关系。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哈哈,真他么的冷啊!”

    对手换人时,莱曼的声音又活跃起来,暂时打断了他的思维。费力地扭动脖子,转过头,他瞧见了另一个家伙。

    “瞎说,我怎么觉得挺热闹?”

    尤墨的大嗓门也不遑多让,可惜俄罗斯人能听懂英语的不多,否则多半会以为这货在虚张声势。

    阿森纳球员们却不这么认为。

    “是啊,大老远地过来一趟,难道不留点纪念回去?”阿什利科尔依然跃跃欲试。

    “可恶啊,你们怎么还能活蹦乱跳的,我感觉自己的耳朵一碰就会掉下来!”维尔托德身为万金油选手,此时是体力透支最严重的家伙。不过在瞧见队友们依然生龙活虎的样子后,他有些怀疑自己。

    这帮****的,都吃了熊胆虎鞭吗?

    “那个,谁要是捡着西尔万的耳朵,请保管好”皮雷没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声音里有说不出的痛快。

    “掉了就掉了,不会比现在更难看!”维埃拉呵呵呵的傻笑起来,一张黑脸上嘴张的老大,牙花子都露完了。

    “”亨利双手一摊,笑的很无辜。

    温格站在场边,看着,听着,心渐渐有热流涌动起来。

    身后有声音传来。

    “他们都是好样的。”帕特*莱斯拍着他的肩膀,目视前方。

    “是啊。”温格费力地张开嘴,勉强说道:“我们都老了”

    “别瞎说,阿尔塞纳!”帕特*莱斯手上使劲,声音也提高了八度,“咱们都还年轻,还有很多年的美好时光在前面等着我们!”

    “好吧,听你的。”温格转过头,瞅着老伙计那头花白的头发。

    帕特*莱斯依然没看他,目光由热切变得平静,仿佛正在看的不是一场寒夜搏斗,绝地厮杀,而是朝阳升起,万物复苏。

    好一会。

    “你知道吗?我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足球除了激*情,还能带来灵魂上的安宁。”

    帕特*莱斯像是在自言自语,目光幽远,声音沧桑。

    温格没说话,嘴角有笑容浮起,在绷紧的脸上努力占有一席之地。

    “自从决定要盖球场,你就进入了对未来的不断谋划之。”

    “这让你费尽心血,平添许多烦恼。”

    “其实呢,未来哪能被我们事事掌握?即使安排好详细的计划,又有哪次能没有波折?”

    “所以我觉得啊,不用那么折磨自己,没必要。”

    “未来的事情交给未来好了。”

    温格听的苦笑满脸,摇摇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帕特,可我不是你,我没办法不去想,不去担心。即使最后做了无用功,我依然觉得那是值得的,是探索的路上必须付出的代价。”

    帕特*莱斯轻轻点了点头,手指场上忙碌的那个家伙,“他告诉我,一直以来,他的脑袋里装满了胜负,心里却从来没有。”

    温格楞了一会,试探着问道:“难道一次例外也没有?”

    “还真有!”帕特*莱斯笑了起来,“那是他决定去美国的时候,由于担心不可预知的未来,而产生了忧虑。”

    温格也笑了起来,很得意的那种,有股孩子气,“好吧,总算有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帕特*莱斯笑的愈发灿烂,拳头扬起,空挥舞了一下,“后来呢,他告诉自己,未来没有那么可怕,即使一事无成,沉淀在时间里的记忆,依然值得我们慢慢品味。”

    声音转瞬即逝,寒风满耳,温格忽然觉得眼前明亮起来,仿佛在寒夜寻找到灯光一般,不用靠近就能感受到温暖。

    “明白了,帕特。”

    老伙计没看他,声音里有止不住的惊喜。

    “咦,位置不错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