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很好的定位球来的并不容易。¥℉,

    已经跑不动的维尔托德,在被换下之前突然爆发,前场左路与队友成功配合后带球内切!

    并不强壮的身体在五级寒风面前步履维艰,可皮球却像粘在脚上一般,向前,横移,旋转,就是不离开双脚的控制范围!

    俄罗斯大汉原本不想在一个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家伙身上使用战术犯规,结果却发现他的目的居然不是护住皮球,他还想转身面对球门,还想制造威胁!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多达人的围抢竟然被他灵活的双腿一一征服,生生闯出了一条路来!

    面对超出认知范围的事情,他们只能用战术犯规来阻止可怕的后果。

    结果却发现,被放倒的家伙只是大腿被撞了一下,就站不起来了。

    他的队友们围拢过来,默默地看着他,目送他坐在担架上下场。

    没有安慰,没有鼓励,有的只是或轻松,或敬佩,或严肃的眼神。也没有拖延时间,没有反复商量,皮球被摆好之后除了两个站在皮球前面的家伙,其它人悉数散开,跑向自己的位置。

    皮球的位置在路稍稍靠左一些的位置,距离球门大约二十二米左右,算是射程以内,不过直接破门的难度很大。

    皮雷与维埃拉站在了皮球前面,一左一右。

    这种位置的任意球,即使思路明确,迷惑对手还是有必要的。两人前者擅长弧线球,后者是大力出奇迹那种类型,同时站在皮球前面,可能的变化会让对手分心思考。

    莫斯科火车头队以不变应万变,他们仗着身体优势明显,禁区内没有堆的人山人海,相互之间的站位很有层次感,谨防夭蛾子出来捣乱。

    事实证明他们想多了。

    皮雷与维埃拉同时起动,但后者跑了两步就停止不前了,前者左脚搓出了一记小弧线,目标是球门右侧远角。

    由于距离太近且身高没有优势,这记小弧线搓的很高,眼看就要飞过底线了,高度仍然在25米左右!

    这样的高度别说头球攻门了,摆渡或者后蹭都不现实,即使有弹跳能力堪比排球运动员的家伙,也只能跳起来稍稍改变一下皮球飞行的线路。

    除了目送皮球离开球场,还有别的可能吗?

    有,当然有!

    尤墨在冲到底线之前就踩了刹车,他仿佛一个后卫一般,确切说他就是在用后卫救险的方式,左脚蹬地,腾空,身体后仰,右腿抡起,脚背正皮球!

    倒勾!

    夸张的高度与干净利落的动作惊的所有人直吸冷气,原本已经踏实的心顿时抽紧,眼睛追着皮球,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没有人相信他有传球目标,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实在让人疑惑。

    真没有?

    亨利没有出现在最熟悉的位置上,身体对抗不如对手的法国人,巧妙利用了队友向前向左扯动后留下的空当,出现在右路大禁区角上!

    右脚轻碰皮球之后,站稳,左腿抡圆,一记弧线大到夸张的左脚内旋球,让整座火车头竞技体育馆彻底熄火!

    比赛第9分钟,阿森纳2:1逆转!

    “天呐!噢我的天呐!他们在干嘛?怎么能这样!太可怕了,这种配合!”

    天空体育的两个老家伙激动的语无伦次。

    “两名杀手之间的配合!太夸张了,仿佛背后长了眼睛!”

    “看这次倒勾!跳的如此之高,击球力量却控制的如此之妙!”

    “是的,这样的高度对其它人来说可能太勉强了,对o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亨利这脚射门同样精彩,夸张的弧线让门将即使飞身扑救也无可奈何!”

    “对他来说,这真是场戏剧性的比赛!”

    “没错,先是进了个乌龙,再用制造点球的方式扳平比分,最后再来一脚世界波逆转!”

    “哈哈,只攻破一次对方大门的帽子戏法?”

    “有趣的说法!在经历了长达00分钟的进球荒之后,这样一场比赛足以帮他打破心魔,找回以往那个犀利无比的蒂埃里*亨利!”

    “点球为什么要让给队友,现在看来答案已经水落石出了。”

    “是的,在这支球队,有一个为了球队整体利益而放弃英超金靴争夺的家伙。因为他的大度,成全了亨利在本赛季的出色表现。做为回报,亨利用这样一种方式告诉所有人,这是他应得的荣耀,而我,有更多的机会来打破球荒!”

    “强大的自信,这或许正是一名顶尖球员所必备的素质!”

    “没错,不过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送出助攻,帮他打破球荒的家伙,正是他一直念念不忘,想要报答的家伙!”

    “人生之戏剧性,莫过如此。”

    确实有些戏剧性,不过阿森纳球员们并不认为这是巧合。

    在他们看来,这都是上天安排好的,他们只须把自己所有的光和热散发出来,抵抗寒流即可,真正的英雄会带领他们走出困境,迎来胜利。这种想法是如此的坚定,以至于体力已经到了极限的他们,楞是撑完了比赛的最后十分钟,没有给对手任何翻盘的机会!

    2:1!

    阿森纳在客场拿到了至关重要的一场胜利!

    这样的逆转对于主场球迷而言无疑是难以接受的,不过奇怪的是,一向脾气火爆的俄罗斯人既没有大打出手来发泄愤怒,也没有通过嘘声来表达不满。90分钟的比赛结束后,他们摇了摇头,起身,秩序井然地退场。

    这种奇怪的现象让莫斯科火车头球员们从失望走出,沉默着,看着他们的对手。

    那群高矮不一,胖瘦都有,肤色不同的家伙们。

    这些曾经让他们瞧不起,觉得太软,不像个男人的家伙们,在他们的主场,天寒地冻,用一种顽强到超乎想象的毅力,逆转了比赛,终结了他们的主场神话。

    对这样一群人,他们只能用目光表示敬意。

    “传的那么准,不会是巧合吧?”

    帕特*莱斯把准备好的大衣包住迎面走过来的家伙,嘴里不忘小声念叨,“阿尔塞纳情绪波动很大,帮我想想办法。”

    “起跳的那一瞬间,有股强烈的感觉涌了上来。”尤墨面部肌肉有些僵硬,说话费力,“理想主义者容易走极端,您应该想办法让他多陪陪家人。”

    “嗯?”帕特*莱斯对前一个答案并不惊讶,对后一个实在是没想到。

    “您看,我原本是一个人,后来娶了个女人当老婆,她们有一堆家人,还打算给我生一堆宝宝”说到这,尤墨使劲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家人的陪伴会让人变得心平气和,即使有想想都觉得头痛的事情,也不会让时间变得难熬。”

    帕特*莱斯心念电转,眼睛明亮起来,“是的,阿尔塞纳与女友相识多年,孩子都16岁了还没结婚!我不太能理解这种做法,我觉得不管怎样,这都不是一件让家人满意的事情!”

    尤墨颇有些同情地转过头,瞧了眼自己的主教练,压低声音道:“您可别当面这么说他,会打起来的!”

    “居然把我说的那么笨?”帕特*莱斯扬了扬拳头,“先打你一顿再说!”

    温格走了过来。

    法国人的直觉准的很,一眼瞧见这两个眼神闪躲的家伙,就知道自己被人议论了。

    “在聊什么呢?”

    帕特*莱斯顿时有些紧张,还没来及开口,身边的家伙已经大大咧咧地说道:“在聊您呐!”

    “聊我?”温格笑了起来,“聊我什么?”

    尤墨指了指身边的好战友,一脸神秘状,“聊您的家人,不介意吧?”

    温格即使介意也说不出个“不”字来,于是只好绷着个脸佯怒道:“我的家人有什么好聊的,不如说说你,这趟回去怎样,说服了juan的家人吗?”

    帕特*莱斯原本准备开溜的,听了这话又站住了,一脸好奇。

    尤墨双手一摊,一脸无奈,“失败了,他的家人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嗯?”两个老头儿同时瞪大了眼睛。

    “你居然也会失败?”

    “专门回去一趟竟然无功而返?”

    尤墨一脸奇怪,一双细长的眼睛眨啊眨,很无辜的样子,“很正常啊,你们要是有女儿的话,多半也不会同意她嫁给一个已经有两个老婆两个孩子的家伙。”

    “不一定吧?”帕特*莱斯果断摇头。

    “我怎么觉得可以接受呢?”温格笑着说罢,又补充道:“如果她觉得那样做会让自己幸福的话,有何不可?”

    尤墨顿时头痛,45度仰望天空了一会,叹口气道:“化差异明显啊,咱们还是回屋再说吧。”

    这话一说,两位听众顿时觉得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冰封世界里讨论化差异是件多么蛋疼的事情。

    “该死,冻的脚都没知觉了!”

    “这鬼地方,这辈子都不想再来了!”

    两小时后,球队下榻的酒店里。

    时间已经是深夜了,温格与帕特*莱斯却相视一笑,敲响了房间门。

    要是换作以往,他们断然没有心情在这种时候还打扰球员休息,今天一来是因为球队取得了一场关键胜利,二来是亨利在这样一场比赛展现出了巨星潜质,来自然是好奇心作祟,他们才不相信这货会无功而返。

    尤墨刚准备呼呼,就听到了敲门声,于是只好爬起来开门。

    “呀,来看我也不拎点东西!”

    听了这话,帕特*莱斯一马当先给了这货胸口一记老掌,“你是主人好不好,没有准备好酒好菜招待我们,是你的不对!”

    “就是!”温格扬着拳头帮腔,“打的好,帕特,还可以再重一点儿!”

    尤墨顿时哭笑不得,一脸无奈道:“刚好带了些牛肉干过来,这下藏不住了!”

    “哇,不早说!”两个老头儿顿时兴奋,“是东方特产吗?”

    “不是,管家给我准备的,说这儿天气冷,要随时补充能量。”尤墨摇了摇头,返身在自己包里翻找,“东方特产太辣,你们吃不了。”

    “谁说的!”帕特*莱斯不服气,伸手过来抢,“英格兰人对烈酒和辣椒一样痴迷!”

    尤墨顿时觉得大英帝国的子民们果然更喜欢抢,于是果断松手,介绍道:“用辣椒水泡制的动物手掌,用来喝啤酒比较好。”

    “这种天气喝什么啤酒!”帕特*莱斯不信,“为什么是青绿色的辣椒,看起来一点也不辣的样子!”

    温格也挺好奇,不过法国人的确吃不了辣椒,于是起身道:“难得来一趟俄罗斯,正宗的伏特加可不能错过!”

    尤墨眼见劝说无效,只能叹了口气,安心看戏。

    五分钟后。

    “啊”

    一声惨嚎之后,是语无伦次的,“水,水,水”

    温格显然也存了看好戏的心思,见状慢悠悠地起身作寻找状,“还得现烧,可怜的老莱斯先生,还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吗?”

    老莱斯先生根本不敢把嘴合上,眼泪不住地往外淌,“啊……不,不用,凉水,凉水……”

    五分钟后。

    “太,太夸张了,怎么能这么辣!”帕特*莱斯惊魂未定,直吸冷气道:“老天爷呀,这么辣的东西你怎么吃的下去!”

    尤墨笑的合不拢嘴,“这在我们国家叫’下酒菜‘,需要慢慢品。您太着急,啃完第一个觉得好吃就马上啃第二个……”

    “难怪要喝啤酒!”帕特*莱斯后悔莫及,“可惜了,其实味道真不错!”

    说完又怂恿一旁嚼牛肉干的老伙计,“阿尔塞纳,你可以尝试一下,绝对是从来没有尝过的味道……不,不是辣,而是一种让人胃口大开的感觉……”

    温格一开始还没有动心,但架不住老伙计一再怂恿,于是鼓起勇气拿起了一个,小心翼翼地啃了起来。

    结果不啃不知道,一啃忘不了。

    “哇!这味道简直太棒了!”

    尤墨笑而不语,帕特*莱斯在一边不忘提醒,“慢点儿来,慢点儿来,不要像我一样……多喝酒,节奏放慢,仔细品味……”

    温格听着听着,忽然心一动,“说说看,你是不是因为不想急于求成,才让自己无功而返的?”

    尤墨笑的很开心。

    “走的快不要紧,因为走的太快而失去欣赏沿途风景的心情,就可惜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