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场比赛结束,亨利当之无愧地成了主角。△,

    从加盟阿森纳的第一天起,法国人就被当成了阿内尔卡的替代品,成为球队战术体系非常重要的一环。

    甚至严格点说,是无法取代的一环!

    相比于尤墨来说,他的脚下技术更细腻,对进攻组织的帮助更大,有他在场上提供纵深,球队的场控制力更强,更容易压倒对手。相比于维尔托德,他的速度更快,反击的直线突击能力更强,在他出任单箭头时,球队即使被动,快速反击的威胁依然很大。

    虽然拥有诸多优点,但之前在尤图斯的失败经历让人很是怀疑他适应豪门的能力,再加上前任阿内尔卡的世界顶级身价与出色表现,他身上所承受的压力并不像一名22岁的一年级新生那么简单。

    这种压力随着前段时间他的持续爆发而缓解,在很多人看来,他已经证明了自己,告别了过去。

    可豪门级别的压力不是阶段性爆发就能完全消除的,连着场比赛没能收获进球后,急不可耐的英国媒体已经把“球荒”挂在嘴边,重新用怀疑的眼光打量起来。

    这种时候的压力,才是真正的压力!

    有过爆发,说明不存在能力问题;爆发之后归于平淡,说明对手已经找到限制他的办法,蜜月期已经过去,新秀墙来了。

    新秀墙这种东西,并不仅限于新秀赛季,很多像流星一样划过的名字,正是倒在这面叹息之壁下。若是球队整体表现出色,那优异的战绩会让新秀墙带来的压力骤减,至少有充足的时间来提升能力,找到应对之道。

    可惜阿森纳在群嘲之后连续遭遇粗野犯规,因伤减员严重,排兵布阵捉襟见肘。如此一来,球队的战绩不但因此下滑,来自队友的支援也明显降低了一个层次。

    这种时候遭遇球荒再正常不过,想要撞破新秀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再加上恶劣天气的影响,一周双赛兼长途旅行的体能压力,难度又上一个档次!

    这种状况下别说撞破新秀墙了,能正常发挥就算不错了。

    困难如此显而易见,就连英国媒体也没有无视,对阿森纳的魔鬼客场之旅做出了正确评估。

    打平即算完成任务!

    就在一片看衰的背景,所有人欣赏了一场亨利自导自演的大戏。

    乌龙,点球,逆转,每样都少不了他,以至于马丁*泰勒的那句“只攻破对方球门一次的帽子戏法”成为美谈,迅速传变伦敦的街头巷尾!

    “阿森纳迎来新王,能力与阿内尔卡相比毫不逊色!”

    “逆境的爆发,争冠版图的最重要一环,温格的又一笔好买卖!”

    “全能前锋的代名词,蒂埃里*亨利!”

    “一球价值千万英镑,转会费就是这么回笼的!”

    对于观众来说,眼前看到的一切最重要,耳朵听到的次之,那些背后的故事他们很难了解到。

    不过对于球员的家属来说,背后的故事才是真正的故事。

    家,晚上,临睡前。

    “冻坏了吧,让我摸摸看,还能用不?”

    从莫斯科回到伦敦已经是傍晚了,旅途劳顿带来的影响实在不小,就连尤墨这种够资格参加铁人项的家伙,也被一来一回折腾的够呛。王*丹瞧的心疼的慌,但又忍不住动手动脚,想看看重要零件坏没坏。

    要不是天后还有一场恶战的话,这货也就不顾禁欲令,把面前毛手毛脚的家伙喂饱了再好好睡它一觉。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老婆再多也不能不爱惜身体。

    “好用着呢,早上还挺头挺胸的不服气。”

    王*丹一听顿时高兴,眉开眼笑道:“干脆脱了睡吧,管家没说不让握着睡觉!”

    尤墨难得听话,两下去了背心短裤,直挺挺地躺着,“轻点搓,我兄弟需要安慰,不是折磨。”

    王*丹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儿,身上也是刚出生时的模样,语带羞涩,“哎呀,人家分不清有什么区别嘛!”

    尤墨对这种祸害人间的妖精一向没好办法,尤其是对方学会了不讲理战术后,更是时常头痛,“分不清就分不清吧,别一不小心带进沟里去了。”

    王*丹原本点头答应来着,想想又不服气,叫唤道:“沟里才是它该去的地方,管家简直太可恶了!”

    尤墨连连点头称是,等到对方情绪稳定下来,才压低声音说道:“还是要小心点儿,隔墙有耳懂不懂?”

    王*丹马上换了副笑脸,眨眨眼睛道:“好老公,说的太对了!”

    尤墨一瞧就知有夭蛾子,于是抓紧时间打了个哈欠道:“快睡吧,明天还得早起。”

    “明天不是休息一天的嘛!”王*丹说完就捂住了嘴,完全没注意自己的手刚刚摸了什么,“忘了,明天还有个商业活动”

    尤墨欠了欠身体,切换成睡觉姿态,“是啊,暴雪早就等不及了。”

    这话一开口,王*丹顿时默然,蠢蠢欲动的心思去了一半。

    暴雪在尤墨身上的投资得到了超出想象的回报,虽然也有心思把卢伟一并签下,但自从看到那货在曼联一步步成为核心,星光四射后,顿时觉得还是稳住自家这位更科学一些,别望着锅里丢了碗里。

    商家想要表示诚意,用钱来砸是最好的办法。暴雪也没能免俗,这赛季一开始就主动提高了价码,打算在两年合同到期后续一份大合同。

    原本听说他成了阿森纳助理教练后暴雪很是高兴了一把,觉得可以趁机炒作一番。结果没想到居然引来了媒体一致围攻,认为这货是在祸害球队,于是准备好的宣传计划再次搁浅,他们只能保持耐心,继续等待时机。

    结果就在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时候,这货来了个跌破一地眼镜片的帽子戏法!

    这种时候正是商业宣传的最佳时机,奈何球队踢完就起程飞赴莫斯科,新闻时效性再强,也得等人回来再说。

    还好比赛赢了,这货表现同样可圈可点,新闻时效性不降反增。

    至于球员本身是否疲劳不堪,实在无暇顾及了。

    “呀,居然忘了,你们踢完热刺之后,下一轮就是客场踢曼联了吧?”

    默默寻思了一会,王*丹又捂嘴惊呼。

    “是啊,关卡多着呢,得一道一道的闯。”

    尤墨其实也没睡着,他所关心的内容集在球队身上。

    球队虽然在客场拿了欧冠小组赛最重要的一场胜利,但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天后的同城德比,下周末的榜首大战,下下周的圣诞赛程如此密集的赛程压在身上,铁人也要软上分!

    除此之外,球队的伤病名单上又增加了一位。

    维尔托德!

    这位仁兄前段时间保持全勤,国家队赛事也没落下,体能早就临近危险状态了。这场冰天雪地里的关键战役之艰苦人尽可见,因此肌肉拉伤导致伤缺两周实属正常,怨不得运气。

    好在博格坎普本赛季状态不错,也没有受到伤病困扰,只要不坐飞机,荷兰人能在很大程度上弥补法国人因伤缺席所带来的损失。

    但一支面临密集赛程的球队,需要的不光是明星球员持续闪光,还包括板凳厚度!

    没有适当的轮换,持续的一周双赛会把绝大多数人的体能拖垮,即使能勉强站在场上,发挥也肯定会受影响。更重要的是,疲劳会增加受伤的机率,拼到最后卧床不起的实在屡见不鲜,甚至就此成了医务室的常客也不稀罕。

    阿森纳目前处于四线作战状态,欧冠与联赛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足总杯与联赛杯是年轻人练兵的舞台,为了长远打算也不可能随意放弃。如此一来,即使有轮换也非常有限度,大部分人不得不在一年最寒冷的时候持续不断地一周双赛!

    这些原本是该主教练头疼的事情,尤墨却甘之如饴,觉得不操心就对不住躺在病床上的战友们。

    “你们的比赛那么多,又没有冬歇期,难怪球员受伤这么频繁!”

    王*丹皱眉说罢,原本荡漾的心情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手握着的家当也很久没有分心折腾了。

    “所以阿森纳这样的球队想在英超获得成功,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尤墨点头认可,眼睛闭上,“这种状况下还想自力更生盖球场,纯属找虐。”

    王*丹顿时有些着急,摇了摇手的旗杆问道:“那怎么办,会不会因为盖球场耽误你们拿冠军?”

    尤墨被摇的有些动摇,伸手在身边的软肉肉上捏了一把,“球员转会,薪资待遇,这些影响是最直接的,眼前的赛程你也看见了,不是咬牙就能坚持下来的。”

    王*丹没察觉他的小动作,继续问道:“意思是说,这个冬窗球队不会买人了?”

    尤墨手上不停,捏着捏着就换了个地方试试水,“买人也不会买正当红的家伙,年轻小妖或者不得志的可以撸几个来备用。”

    “嗯”王*丹敏*感部位遭袭,身体起了反应,“干嘛,想背着管家偷吃?”

    说完也不忘正事,补充道:“撸什么撸,听起来好邪恶,能不能换个正常点的词?”

    尤墨振振有词道:“管家只说不让用,没说不让摸!”说完又摇头,“撸惯了,改口有点费劲。”

    王*丹哪是怕人摸的主儿,听了这话心下窃喜,身体一侧换了个更方便的姿势,“是哦,管家说的对,姐帮你撸!”

    忙活了一会,两人呼吸有些不顺,于是齐齐叹气,“这样不是个事儿呀!”

    王*丹鬼主意多,眼睛一转道:“管家是怕你累着,怕你伤元气,那我自己动,玩一会就睡!”

    尤墨已经快一周没尝过滋味了,一听这话顿时深感贤内助的重要性,于是果断交枪,配合着进了港。

    口不忘念叨管家的好,“幸亏给我带的干粮多,不然两个老同志可不好伺候!”

    “嗯?”王*丹一上车就忍不住加速,正高兴着忽然听到了内幕消息,于是放慢节奏问道:“哟,找你要吃要喝了,关系处的不错嘛!”

    尤墨在别的事情上一贯低调,这种事情上一贯自豪,开口就唱:“若要讲博感情,我是世界第一等!”

    王*丹一听顿时激动,星星眼亮起,动作更是卖力,“呀,想不到你唱粤语歌还挺有味道!”

    尤墨头痛,强忍住翻身上马的冲动,叹气道:“是闽南语好不好?”

    王*丹哼哼了一会,有些累了,于是放慢节奏问道:“和你聊些什么?吃好喝好之后,有没有放权给你?”

    “喝酒聊天而已,没说什么正事。”

    尤墨真心对权力无感,不过身为过来人,他也清楚名不正言不顺的后果,说完想了想,补充道:“关键我这张脸太嫩,给了再大的权利也要慎用。人都要面子,你一个二十岁还不到的家伙在那绷着脸训话,是人都会觉得脸上挂不住。”

    王*丹深有同感,翻身上马继续摇晃,“是哦,你倒是看的清楚,知道别人的心情。”

    说完又感慨道:“我大概是最大的受害者,经常被你折磨的生不如死!”

    尤墨顿时起了联想,挺腰配合道:“游戏规则偶尔打破还可以,经常的话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像你知道bug一样,偶尔用用无伤大雅,如果拿来当成资本炫耀,难免会招惹是非,也容易让自己变懒。”

    跟在这货身边久了,王*丹对这些充满新鲜感的词儿早已耳熟能详,此刻欣然躺下享受,口念念有词,“管家说了啊,只许玩不许来真的对了,亨利真让我看走眼了,这场表现很大气嘛!”

    尤墨深觉“只许玩”也不错,于是加快节奏道:“是啊,没想到他会把点球让给我。”

    “你为何不拒绝呢?他不是闹球荒吗?”王*丹的呼吸逐渐加快,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嗯啊哦了一会,又随着对方的动作变慢恢复了些清明,“之前还进了个乌龙,正是将功补过的好机会,干嘛要让给你?”

    尤墨确实累了,冲刺一番就知道自己打不了持久战,不过就此结束的话又有些意犹未尽,于是放慢节奏道:“他的自尊心还是挺强的,大概是觉得我踢后卫他踢前锋有些不公平。”

    王*丹觉得不过瘾,扭腰摆臀动个不停,“你还没说说,为何不拒绝呢?”

    尤墨扭头看了眼床头,顿觉女人才是时间杀手,于是加快节奏道:“接受别人的好意,本身就是件好事,不然有来无往惯了,时间一久,关系就变味了。”

    “嗯嗯,我能感受的到,客气话说太多的家伙,真不一定是好人!”

    王*丹说完就忍不住大声叫唤起来,没一会就直叹气道:“遭了,玩过头了!”

    尤墨也叹气。

    “好久没吃快餐了,偶尔试试也不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